近身特工 第二百八十二章 我要报案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近身特工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杨洋洋感觉到自己的后面被别人紧紧的贴着,一阵阵的热气从对方身上传来,原本就窝火的她更是恼怒,回头一看,发现贴着她的人竟然就是那该死的严小开,忍不住就喝问:“你跟着我干嘛?”

    严小开无辜的道:“洋洋同志,这地铁好像不是你家的吧?既然你能坐,我为什么不能坐呢?”

    杨洋洋被弄得无语凝噎,好一阵才喝问:“那你贴着我干嘛?”

    尽管贴着她美好又柔软的臀部十分的舒服,但严小开也知道这样是十分失礼的,所以他揭力的往后退了退,可是地铁紧跟的微晃,使得他后面的人又往前压,一阵排山倒海的力量传来,刚退了一点点的严小开又被弄得重重的撞到杨洋洋的臀上。

    杨洋洋霍地整个人竭力车了过来,杏目圆睁,咬牙切齿的瞪着严小开,“你……”

    严小开吃力的往后退了一点,双手扬起作投降状,“请相信,我绝对不是故意的!”

    话音未落,一波挤压又从后面涌来,严小开被挤得不由自主的再次往前撞去。

    杨洋洋看着他往自己身上挤来的时候,原本想后退闪躲的,可是她已经被逼到角落了,后面紧贴着的就是车厢,根本退无可退,所以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严小开结结实实的压到自己的身上。

    当她那丰挺圆润的胸部被严小开的胸膛紧紧压着的时候,她感觉即羞又恼,可是又无可奈何,因为严小开确实不是故意的,而是今天双佳节的缘故,乘地铁往返的人确实太多了。

    对于飞来的艳福,严小开心里虽然有少许抱歉,但更多的还是享受,要知道和高级美女警司面对面亲密接触的机会,绝不是谁都有的。

    感觉到严小开胸膛上传来的阵阵热力,杨洋洋感觉尴尬得不行,这就想把手伸上去,挡住自己的胸部,耐何的是两人实的挤得太紧了,她的手只伸到小腹就没办法再往上伸,反倒是碰到了一个不该碰到的东西。

    意识到那是什么的时候,她的脸刷地就红了,赶紧的撒了手。

    然而这不经意的触碰,让美女免疫力为零的严小开迅速有了反应。

    当杨洋洋感觉到下腹部有什么东西在抵着自己的时候,刚开始还没反应过来,当她终于明白那是什么的时候,顿时就是一阵眦目欲裂,羞恼万分的瞪向严小开。

    尽管她什么都没说,但那神色表情无疑是在痛骂:禽兽,当庭百众,众目睽睽之下,你还敢有这样的反应?

    严小开一脸无辜看着她,仿佛是在说:我的身体要那么健康,反应要那么正常,我又能有什么办法呢?

    两人的交流,是无声的。地铁的行进,却是轰隆隆的。

    也许是因为人太多的关系,这一趟地铁显然要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颠簸一些。

    这样的颠簸,对于别人而言,或许没什么大不了的,可是对于正处于水深火热的这对男女而言,那就极为要命了!

    严小开作为男人,相对还好一些,虽然有些难忍,但咬咬牙,挺一挺,也就过去了。

    只是敏感得超乎常人的杨洋洋却感觉遭罪了,每一次颠簸,都会带来一次碰撞,每一次碰撞,都让她心乱如麻,双腿发软,最后她只能抓住严小开的衣服,才不致于自己无力的滑落到地上。

    刚开始的时候,严小开还没有发现她的异样,因为他正努力的分散着自己的注意力,扭头看向窗外的风景,想让自己浮躁的心血平静下来,但试了又试,最终还是徒劳无功,因为这样的贴体厮磨实在是太刺激了。直到衣服被拽住的时候,他才扭过头来,然后才发现杨洋洋的不对劲,满脸绯红,呼吸急促,额间甚至还见了微微的细汗。

    严小开心里就不免暗暗称奇,因为他真的没想到这个女人竟然敏感到如此程度,承受力和自己的免疫力一样,竟然都为零。

    为了避免她抓不稳而滑到地上出丑,严小开好心的把双手扶到了她的腰际,谁知道就是这样的动作,反便使她的身体一震,然后就仿佛被点中了穴位似的,整个人都伏到自己的身上。

    直到她贴过来的时候,严小开才听到,她嘴里在死死压抑着的喘息声。

    地铁,仍在轰隆隆的颠簸中前行着,撞击却仍然无声的进行着,耳边的喘息声却越来越粗急。

    最后的那一刻,杨洋洋竟然突在一下咬住他的耳根,双手紧紧的抓住他的手臂。

    这个女人,竟然……严小开明白过来的时候,心里很是服气,因为女人他见过不少,可是像眼前这位这么敏感的,他还从来没遇到过。

    地铁,经过了一个站,又一个站。车厢里的人,也相继下去了一些又一些。

    在第三个站的时候,旁边终于有了空座位,严小开这就赶紧的扶着杨洋洋坐下。

    两人默然而座,感觉尴尬的他们谁都没有出声。

    又过了一个站,车厢里只剩下稀稀落落的几个人,他们的座位周围也没有人的时候,严小开终于开了口,“洋洋。”

    杨洋洋张嘴下意识的想要答应,可最终只是咬了咬唇,什么都没说。

    严小开没理会她的反应,只是继续低声的道:“我有一件事情和你说!”

    杨洋洋心里突然一颤,赶紧的开了口,“你不用说!”

    严小开道:“不是的,我是想……”

    杨洋洋连连摆手道:“你什么都不用想,我是不会和一个黑社会交往的。”

    从来不会晕车的严小开突然感觉有些犯晕,“我……”

    杨洋洋又赶紧的打断他,脸红红的低声道:“严小开,我知道刚才你不是故意的,我也不是,我会当作……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

    严小开苦笑道:“杨洋洋,麻烦你不要自欺欺人好不好,事情明明就发生了,怎么可能当作没发生呢?”

    杨洋洋的眼眶突然有些红了,沉默一阵,竟然突来了一句:“那你想我怎样嘛?”

    “我想……”严小开下意识的张了嘴之后,又不免一阵哭笑不得,因为绕着绕着,他也被绕进去了,忙用双手在空中按了按,语气缓和的道:“杨洋洋,你什么都别说,你先听我说。刚才的事情,不发生已经发生了,但那是逼不得已的,过去了我们就让它过去,谁都不要再提。我现在只是想向你举报一个案子。”

    杨洋洋愣了一下,喃喃的问:“案子?”

    严小开点头,问道:“你知道项化强的女人吗?”

    确定他真的要向自己报案,而不是说别的,杨洋洋心里微松一口气,但同时又有种怅然若失之感,好一阵才道:“项化强有很多个女人,新欢旧爱一箩筐,我怎么知道你说的哪一个?”

    严小开想了好一阵,终于想起了那女人的名字:“杜彩诗!”

    杨洋洋恍然的点头,“我记起来了,他是项化强的女人中最受宠爱的一个,很年轻,也很漂亮,仅仅只项珂儿大两三岁而已。”

    严小开道:“她死了!”

    杨洋洋愣住了,“死了?”

    严小开点头,“被人姦殺之后,扔到项化强的家门口。”

    杨洋洋又愣了愣,问:“你说的是真的?”

    严小开道:“我骗你有意思么?”

    杨洋洋道:“可是没有人报案啊!”

    严小开道:“我现在不是向你报了吗?”

    杨洋洋汗了下,“那尸体呢?”

    严小开道:“在向化强家里的地下室冰库。”

    杨洋洋沉吟一下道:“如果你说的是真的,我回去就立案!”

    严小开道:“你立案归立案,但是绝不能告诉任何人,说是我报的案。”

    杨洋洋疑惑的问:“为什么?”

    严小开欲言又止,最终只是道:“不为什么!”

    杨洋洋蹙起秀眉,看了他好一阵才问道:“严小开,你到底是谁?”

    严小开笑道:“你不是说了吗?我是个黑社会。对了,我现在好像有了一个新的身份,红兴社的名义龙头。”

    杨洋洋的眉头皱得更紧,“那你为什么向我报案?”

    严小开道:“因为我怀疑这是一场阴谋,有人借杜彩诗的死,欲挑起整个江湖乱斗。而这种事情,不但是我不想看到的,我相信你们香江警方也不愿意看到。”

    杨洋洋沉吟一下,终于问:“你确定尸体真的在项家地下室。”

    严小开道:“应该是的!”

    杨洋洋有些不悦的道:“什么叫应该是?是就是,不是就不是,万一到时候我申请了搜查令,又搜不到尸体,你让我怎么下台?”

    严小开道:“我是昨天晚上才得到这个消息的,现在还没到香江,也没有见到项家的人,所以不太能肯定,不过如果没有什么意外,尸体应该在项家没错的。”

    杨洋洋定定的看了严小开一阵,这才道:“严小开,你没向我说实话!”

    严小开摊手道:“我怎么没说实话呢?我了解到的就是这样子。项珂儿没必要骗我,我也没必要骗你。”

    杨洋洋道:“不,我说的是你的身份的事情!”

    严小开愣住了,过了一会儿才问道:“这个重要吗?”

    杨洋洋点头,“当然重要,如果我不知道你是谁,我怎么相信你的话?我没办法相信你的话,又怎么能出正确的判断呢?”

    严小开摇摇头,“杨警司,你不用多想,我只是个黑社会而已,而且以后我也会尽职尽责的做一个黑社会,至于我刚才说的话,你爱信不信,不信就拉倒!”

    恰在这个时候,地铁到站了,严小开看了眼站牌,这就率先一步走了出去,迅速融入人群中。

    杨洋洋看着他的背影,心里骂道:你是个屁的黑社会,你要真是黑社会的话,刚才挨着我的时候你会那么忍让?你早就掏枪了!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