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身特工 第二百八十六章 重温旧梦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近身特工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男孩要变成一个真正的男人,必须经过反反复复的千锤百炼,有时候就算炼过也还不成,否则也不会有那么多人唱老男孩了!

    女孩要变成一个真正的女人,仅仅只需要一夜,有时候也许不用一夜,只是十几二十分钟,倒霉遇上个不行的,也许只是三两分钟!

    不过不管是一夜还是几分钟,从女孩变成女人的过程都是短暂的,但却是绝对难忘的。

    不管时光过去多久,它都会一直在你的心里,时不时跳出来,扰乱你仿佛已经平静的心湖,让你想起那一幕。

    毕韵瑶……不,该说是黑田优美才对,她不知道别人的第一次是怎样的,是快乐?是痛苦?是煎熬?是幸福?又或是种种感觉都兼而有之。她唯一只知道,自己的第一次,不算痛苦也不算快乐,更扯不上什么幸福。

    莫名其妙的,一切就那样发生了。

    从深城回到香江,已经一个星期有多了,那一夜的点点滴滴却依旧历历在目,无法忘怀。

    一个星期来,她总是魂不守舍,甚至可说是浑浑噩噩,到了夜里,就会整宿整突的失眠。

    她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不是说好了,过去就让它过去的吗?

    是的,如果那一晚她对上的是旺哥仔,而不是严小开,或许一切就真的过去了。因为那只是任务,仅仅只是任务,可是老天抓弄,偏偏就让她和严小开这样的男人阴差阳错的有了一场欢好,而这个该死的男人竟然不杀她,也不折磨她,而是一往情深的将她放走了。

    也正是因为这样,那个身影,那张脸,那些话语,总会时不时从记忆中跳出来,让她想起那个说不清是痛苦还是快乐的初夜。

    今夜,她还是像这几天一样,很早就上了床,可是在床上翻来覆去,怎么也无法入睡,折腾到后半夜,终于有了点睡意。

    朦朦胧胧之际,她感觉到房间里突然多了一个,就站在窗台边上,默然的看着自己。

    月光洒在他的脸上,照出他的面容,也照出他那习惯性似笑非笑的表情。

    黑田优美的心忍不住颤了颤,这,不就是一直缠绕在记忆中,始终挥之不去的那个男人严小开吗?

    刚开始的时候,她以为自己是在做梦,他在内地,怎么可能来香江呢?就算来了,又怎么可能找得到自己呢!

    这是在梦里,绝对是的!

    黑田优美眨了几下眼睛,想要将眼前的虚影赶跑,可是定睛再看,发现他还在自己的面前,正淡淡的对着自己笑。她疑惑的伸手在被子下拧了拧自己的腿,疼痛的真实感觉,让她一瞬间完全彻底的清醒起来。

    天啊,这是真的,自己不是在做梦!

    严小开真的来了,活生生的就站在自己眼前!

    黑田优美心头巨惊,一咕噜从床上爬起来的时候,手中已经从枕头下面拉出了锋利的短刀,奇快无比的朝严小开的胸膛刺去。

    严小开微退一步,肩头微晃,身体侧了侧,极为轻描淡写的就避开了这一刀。

    黑田优美一刀刺空,立即就要收刀再刺,可要缩手的时候,发现发他的手已经如蛇一样缠了过来,瞬间就缠死了她的手腕,然后手上一股巨力传来,吃痛的她再也无法把握着短刀,惨叫中,刀也落到了地上。

    紧跟着,严小开就一个饿虎擒羊的姿势,一下将黑田伏美给摁倒在床上。

    黑田优美被摁实的时候,毫不犹豫的就叫嚷开了,“来人,来人!”

    严小开也不捂她的嘴,就那样压着她,脸上带着淡淡笑意的看着她,任她撒开喉咙的叫唤。

    看见他这样的表情,黑田优美心里忍不住打了个突,一种不好的预感也涌了起来。

    果然,她一连叫了数声。

    外面仍然静悄悄的,半点反应都没有!

    黑田优美愤怒又惊恐的喝道:“你对我的人做了什么?”

    严小开放开了她,摊了摊手道:“没做什么,就是让他们睡得更香一些而已!”

    黑田优美一被放开,立即就准备再次进攻,可是想到这厮恐怖无比的身手,心里又生出浓浓惧意,为了自取其辱,她赶紧的抱着自己的胳膊,一个劲的往床角缩去。

    严小开也不扑过去,只是坐在床边,神色温和的看着她,好一阵才道:“有一段时间没见了,过得还好吗?”

    黑田优美露神情复杂的看着他,紧抱成团的身体却在瑟瑟发抖,嘴巴紧紧闭着,什么也不说。

    看见她眼中流露出的惧意,严小开有些好笑的问:“你怕什么?你以为我是来杀你的?”

    黑田优美仍然紧盯着他,保持着沉默。

    严小开语气温和的道:“放心,我并不是个薄情寡义的男人,咱们怎么说都曾做过一夜夫妻,所谓一夜夫妻百日恩,百日夫妻嗯嗯嗯,我怎么舍得伤害你呢!”

    黑田优美的心忍不住颤抖了一下,终于冷声喝道:“那你来干什么?你不是放我走了吗?”

    严小开道:“我来香江了,所以就来看看你!”

    黑田优美又问:“你怎么找到我的!”

    严小开从口袋里掏了掏,然后将掏出来的东西,扔到她的面前。

    黑田优美垂眼看看,发现是三枚金灿灿的硬币。

    严小开毫不脸红的道:“我琴棋书画,医卜星相,天文地理……十八般武艺样样精通,找一个人这么小的事情,都不用问人,用这三枚铜币占一卦就知道了!”

    黑田优美听得一愣一愣的,最后吐出两句:“布湿!”

    严小开收起硬币,笑道:“请别跟我说英文,OK?”

    黑田优美显然没有他这样的幽默感,也不欣赏他这样的幽默感,冷声喝问道:“你到底是怎么找到我的!”

    严小开扬了扬手中的硬币,“我不是已经说了吗?可是你不相信,我有什么办法。”

    黑田优美只好改口问:“那你想干什么?”

    严小开又道:“我刚才好像也说过了,我来香江了,所以来看看你,顺便……如果你不介意的话,咱们再深入的交流切磋一下!”

    黑田优美茫然的问:“交流切磋什么?”

    严小开有些不好意思的道:“就是……那天晚上我们做的!”

    黑田优美刷地就脸红了,咬牙切齿的骂道:“混蛋!”

    严小开竟然很委屈的叫起来,“哎呀呀,就兴你那个我,就不兴我找你切磋交流吗?”

    面对这样的无赖,黑田优美真是被弄得哭笑不得。

    严小开没理会她的反应,一边脱鞋子,一边霸道的道:“我可不管,我这么大老远的来了,你可不能让我白跑这么一趟。”

    黑田优美见他上床来了,吓得一个劲的往后退,“你要干嘛,你别乱来!”

    严小开伸出手,抓住她的一个脚踝,欲把她拉过来。

    黑田优美拼死的乱蹬起双腿,但最终还是被他拖了过去,并压在身下。

    严小开凑近她,深深的吸了下她身上还不是特别熟悉,却让他迷恋的味道,然后悠悠的吐出一口气道:“我想我真是有点犯贱,送到床上的我不要,竟然大老远的跑到这里来找你。”

    黑田优美不明白他在说什么,只知道自己很害怕,可是当他的手伸上来,在自己的身上缓缓抚摸的时候,却又忍不住想起那一夜,身体竟然莫名其妙的兴奋起来。

    严小开的手在她的睡衣下摆里伸了进去,温柔又带着些粗鲁的抚摸她没有束缚的胸部,然后竟然很不要脸的问:“你想我了吗?”

    我想你,想你什么时候去死!羞愤交集的黑田优美在心里恨恨的道。

    严小开见她不答应,也不生气,只是上下其手,不停的施展着推拿神技。

    黑田优美想躲闪,抗拒,挣扎,可是被他死死的压着,一点也动弹不得,刚开始的时候,她还极力的扭动着身体,可是随着这样的剧烈动作,气息急了,身体也热了起来,因此就变得更加敏感。

    在她渐渐变得无力,身体渐渐发软的时候,严小开又问:“你想我了吗?”

    黑田优美死死的咬着唇,双眼紧紧的瞪着他,因为她怕稍一放松,就会泄露心底最深处的想法。

    严小开仍然没有听到回答,这就把手往下面探去,然后他就忍不住笑了,“你嘴上虽然不说,可是你的身体却出卖了你自己,你不但想我了,而且想得很要命!”

    黑田优美羞愤欲绝,因为他说的就是事实,她虽然不愿意承认自己想过他,也不愿意再和他发生那晚一样的事情,可是当他的身体压上来,当他的手伸上来,她就忍不住有了反应……再确切一点说,她湿了,一塌糊涂!

    尽管已经知道她动静了,但严小开并没有急于做什么,而是仍旧不紧不慢的撩拨她。

    渐渐的,黑田优美感觉受不了,理智在他火热又温柔的挑逗下一点儿一点儿的融消,退散。

    她不再去抗拒的扭动了,也不再用手去推挡阻拦了,不是她不想,而是她的身上已经软得使不出力气了。

    当他的唇吻上来的时候,她原本应该狠狠的一口咬下去的,然而事与愿违,他的唇覆盖到她的唇上的时候,她的大脑就轰的响了一下,心里的防线瞬间冰消瓦角,变得一片空白,什么都想不到,仅仅只剩下本能的**在支配着她。

    感觉到她的反应与迎合,原本还心惊胆颤的严小开也暗里稍松了一口气。

    那谁说的,只要锄头舞得好,那就没有挖不到的墙角。只要功夫深,再硬的豆子也能磨出汁来。

    水到,渠成,一切又回到了初夜场景。

    只是这一次,占据主动位置,把控着一切的不再是黑田优美,而是人品爆发的严大官人……——

    身体还是不好,所以更新有些拖沓,希望大家多多谅理。听到起点那边有作者过劳猝死了,我的心里很难过。看来,这场病结束之后,我真的不能再这样一天到晚宅在家里了。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