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身特工 第二百八十七章 可怕的野心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近身特工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张爱玲曾经说过:到女人的心里的路要通过隂道。

    这样的话,不管是古代还是现代,那都是震憾事人心的。

    轻飘飘的一句话,将古往今来女性贤良淑德,矜持含蓄的保守形象撕得粉碎。

    这样的一句话,咋一看着实让女人份外尴尬,可是细细看来,话糙,理却不糙。看着淫蕩,却又透着智慧。

    是的,女人和男人都一样,没有太大的不同。

    通过胃,到达男人的心!通过隂道,到达女人的心!**裸的言语,残酷而直白,前一句和我们常说的“抓住男人的心先要抓住男人胃”同出一辙,后一句话也是常有的,很多女人一开始并不爱这个男人,和他上床后,反倒死心塌地的爱着他。

    不是说女人贱,这是和女人的天性有关。很多女人,第一次都是稀里糊涂的,并不明白什么,快感几乎可以说没有,事后也不一定就和这个男人白头偕老,天长地久。

    只是,上过床与没上床,关系是绝对不一样的,上过床的这个男人,总会在她心里留下些什么,好的坏的,总归有些。

    这,或许也就是很多男人有处女情结的原因。男人总希望自己是女人的第一个男人,女人总希望自己是男人的最后一个女人。

    男人做完爱,总担心女人纠缠他;女人做完爱,总担心男人不要她。这样看来,做愛对男人来说是一个故事的终结,而对女人来说却是一个故事的开始。

    第一次稀里糊涂的女人,第二次第三次便一定是认真的了。她若肯躺在床上让你进入,先前,她必定已经把你放在心里了。当然,你要说是妓女,那就除外了。

    女人就是这样,一旦爱上一个男人,如赐予的一杯毒酒,心甘情愿的以一种最美的姿势一饮而尽,一切的心都交了出去,生死度外!

    黑田优美对于严小开,虽然还没有到达这么情深刻骨的一步,但她对他,无疑已经有了很多特别的记忆。要不然,刚开始的时候她不会那么敏感,后面也不会那么大的反应。

    当一场欢爱终于结束的时候,严小开并没有立即离开黑田优美的身体,而是轻拥着她,缓缓的抚摸着。就像是爱车一族,车开过之后,总会细心的做保养。

    对于黑田优美而言,不管他这样做出自真心还是假意,她都感觉很安慰。

    这一场欢爱,开头或许有些勉强,但过程却没有痛苦,结束的时候,她甚至感觉无比的愉悦,尽管……她并不愿意承认这些。

    沉默良久之后,严小开终于开了腔,“你感觉好吗?”

    也许是剧烈运动后的疲惫,也许是巨大刺激后的慵懒,黑田优美收起了那一身的凌厉,幽幽的道:“快乐总是过于短暂,痛苦总是过于漫长。”

    严小开犹豫了一下,终于问道:“你可以告诉我,你是谁吗?”

    这个问题,他早已经知道答案,但他更想她亲口告诉自己。

    黑田优美沉默良久,张口道:“有时候,真相并不是那么美好的,因为真相就是现实,现实往往是残酷的。你确定你真的想知道吗?”

    严小开道:“是的!”

    黑田优美道:“我叫黑田优美!黑田俊熊是我的父亲,我们在倭国是显赫一时的皇族。”

    严小开点了点头,陷入沉默。

    黑田优美道:“你没有别的想问了?”

    严小开道:“你已经告诉了我,你的真名,我想这已经够了!”

    黑田优美心头轻颤了一下,疑惑的问:“你从深城来到香江,真的只是为了来看我,和我做这个事情!”

    严小开点头,随后又补充道:“这次来,我主要是来看你,顺便也来处理杜彩诗的事情。”

    黑田优美突然笑了,笑得有些幽怨与讽刺,“严小开,你是个很虚伪的人!”

    严小开脸上窘了下,摇摇头道:“刚才的话我或许是说反了,但我确实想来看你!”

    黑田优美突然推开了他的身体,从床上坐了起来。

    严小开也跟着坐起来,从床头柜上拿过纸巾,想递给她擦拭下身。

    只是转过身来之后,把纸巾伸过去的时候,却发现黑田优美正举着一把小巧玲珑的银色手枪,黑洞洞的枪口直对着自己。

    在这一瞬间,严小开其实可以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进行反袭,如果他尽全力而为,或许仍会被子弹射中,但应该不会是要害,而在中弹的瞬间,他肯定已经将黑田优美立毙于掌下。

    只是最后,他什么都没做,只是依然坐着,依然扬着手中递出的纸巾,依然目光温柔沉静的注视着她。

    是的,他不想两败俱伤,所以他想要赌一把。

    黑田优美手举着枪,手指只要轻轻的扣动板机,子弹就可能射穿他的胸膛,替父亲,替黑田家族除去一个劲敌。

    然而,面对着他温和又平静的眼神,想起刚才那一幕幕,她的手忍不住抖了起来,感觉手中的板机奇重无比,手指头仿佛僵滞了一般,怎么扣也扣不下去。

    看着她在犹豫的颤抖,矛盾的挣扎,严小开心里多少是有些解脱与安慰,因为他赌对了,面前的女人还没有到完全泯灭人性与迷失自己的地步。

    严小开酝酿了一下,终于缓缓的开口,用一种温柔而坚定的语气道:“优美,如果你觉得杀了我,会让你心里好受一些,那你就开枪吧!死在你的手里,我没有怨言。”

    他款款深情的话语,使得黑田优美忍不住咬紧了唇,眼眶红了起来,握枪的手也颤抖得更加厉害。

    看见她这样子,严小开竟然更合作的闭上了眼睛,既然要赌,那就赌彻底一些。

    冒一次大险,虏获一个红颜佳人。

    这样的生意,严小开认为还是做得过的。

    闭上了眼睛之后,他就平静的等着,但也仅仅是表面平静而已,他的心已经因为害怕与紧张狂跳起来,后背也被冷汗打湿了一片。

    等了好一阵,没有枪响,也没有痛苦,反倒是听到了压抑的抽泣声,严小开忍不住张开了眼睛。

    黑田优美仍然举着枪,但她的眼泪已经落了下来,泪流满面的看着自己。

    严小开安静的看了她一阵,终于轻轻的伸出手,将她的枪拨开,然后用纸巾温柔的擦拭她眼角不停溢出的眼泪。

    他专注的目光,轻柔的动作,终于彻底的打动了黑田优美的心,一瞬间,她就崩溃了,扔了枪扑进他的怀里,“哇”的一下痛哭失声。

    严小开揽着她,轻轻的抚着她顺滑与光洁的后背,心中充满了喜悦,因为从这一刻开始,这就是自己的女人了。

    女人是水做的,这话真的不差。

    黑田优美哭了好久,眼泪不停的落下,弄得严小开的肩头湿了又干,干了又湿。

    直到她不再哭了,严小开才让她躺下来,把她搂进自己的怀里。

    好久好久,黑田优美才声音嘶哑的说出了一句话:“我该怎么办?”

    严小开想了想道:“如果你可以选择,那你跟我走吧,安安心心的做我的女人,我会对你好的……”

    黑田优美摇头打断他,“不,你说得不现实,我是黑田家的女儿,我根本没有选择。”

    严小开叹口气。

    黑田优美突地又坐了起来,轻推着他道:“你走吧,赶紧!”

    严小开疑惑的问:“去哪里?”

    黑田优美道:“从哪里来,就回哪里去!”

    严小开道:“为什么?”

    黑田优美急道:“因为杜彩诗的事情,你不可能解决,如果你留在这里,你会死的!”

    严小开皱起眉头,“嗯?”

    黑田优美道:“杜彩诗的死,并不是那么简单。而且你别以为你的武功很高强,父亲那里,已经来了好几个更可怕的高手,他们会杀了你的。”

    严小开道:“你可以和我详细的说说,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吗?”

    黑田优美摇头,“不,我不能,我告诉你这些,已经算是出卖我的家族了!”

    严小开叹气,既然已经出卖了,那就干脆出卖得更彻底一些嘛!

    黑田优美又推他一把,“你赶紧走吧,现在就走,离开香江,这里很快要变成战场了。”

    严小开疑惑的问:“战场?”

    黑田优美点头,却并不愿多说,“看在咱们在一起过了两夜的份上,你走吧。只有离开,才能保命!”

    严小开摇头道:“优美,我和你恐怕真的是同病相怜了,你没有选择,我也同样没有!我来了,就没办法走了。”

    黑田优美疑惑的看着他,“你什么意思?”

    严小开苦笑道:“你觉得我是什么身份?”

    黑田优美道:“不就是红兴社请来的特级保镖吗?对了,还可能是项珂儿的男朋友?”

    严小开道:“不,你错了,现在我已经是红兴社新任的龙头之一,未来,恐怕还要做项化生的女婿!”

    黑田优美连连叹气道:“如果是这样的话,那我们恐怕只能不死不休了!”

    严小开问道:“你们黑田家族到底要干什么?”

    黑田优美被逼得急了,无可奈何之下终于说出了实情,“我们准备将香江的黑帮重新洗牌,建立一个新的地下秩序。”

    严小开被吓了一跳,因为原来的时候,他只以为黑田俊熊只是想把香江这趟水搅浑,从中获取一点渔利,没想到他的想头竟然如此之大。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