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身特工 第二百八十九章 浮出水面的阴谋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近身特工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视频中的男人竟然就是东星帮的龙头左光斗,这是严小开预想得到,却最不愿意看到的结果。

    同时,他也十分的费解,旺哥仔不是口口声声的说他的大伯绝不会干这样的蠢事吗?怎么又干了呢?

    当下,他就有种拿着视频去质问旺哥仔的冲动,只是细细的一想,却又发现这个视频看起来好像没有什么破绽,其实却是疑点重重。

    首先一个,视频开始的时候,杜彩诗已经晕晕乎乎,四肢瘫软,神智不清的躺在床上了,显然在这之前已经被灌了迷药,那么这个迷药是谁给她灌下去的呢?

    其次一个,如果说迷药是左光斗给她灌下去的,那为什么他自己也喝得醉熏熏的,晕乎乎的呢?在清醒状态下玩霸王硬上弓,不是更刺激吗?为什么要把自己灌醉呢?这对一个御女无数的老风流而言,是不是不太符合其性格了呢?

    另外一个,从视频的固定角度来看,这明显属于偷拍的,而且时间点掐得十分准确,没有之前杜彩诗被怎样灌下迷药,又怎样放到床上的片段。同时也没有之后她被活活掐死的画面,仅仅只有她被左光斗強暴的一幕。

    再一个疑点,那就是如果这件事情真的是左光斗在自导自演,一手策划,那他为什么还要把视频寄到项化强的手中呢?难道他不知道这样做的后果?难道他真的希望两大黑帮大厮杀吗?

    结合种种的疑点,严小开几乎可以确定,真凶并不是左光斗,而是另有其人,甚至可以说左光斗也只是其中一个受害者。这个人在背后策划了一切,目的就是为了陷害左光斗,让项化强与左光斗互相残杀,让两大黑帮拼个你死我活,从而把香江这趟水搅浑。

    谁会有如此狼子野心,严小开用脚趾头猜一下就知道了,除了黑田俊熊,不会还有别人!

    当黑田俊熊这个名字从脑海里浮起来的时候,严小开对整件事情的真相也有了清晰的推测。

    显然,一开始就是黑田俊熊用某种手段绑架了杜彩诗,然后给她灌下迷药,把她扔到那张床上,接着又想尽办法将左光斗灌醉,或许还在他的酒里加了一点催情助性的东西,因为左光斗在做那事的时候,脸上有着一种病态的兴奋,双眼也赤红如狼。在他凌辱杜彩诗的时候,黑田俊熊用偷拍设备记录下这一幕,最后将视频寄到项化强的手上。

    想明白了这一切,严小开也不免暗自心寒,黑田俊熊这个小鬼子也未免太无耻,太阴险,太歹毒了!

    为达目的,手段竟然无所不用其极啊!

    不过现在,他首先要做的,并不是马上去找这个人渣,而是得赶紧阻止这一场无谓的互相残杀。

    只是这个时候,项丰与六叔都已经离开了大宅,赶往新安集团召集人马去了。所以他只能去找项化强,因为只有说服他,让他下令收兵,才能避免血流成河!

    回到灵堂后面的时候,天色已近黄昏,原本光线不足的暂厝区,此刻更显昏暗。

    项化强一手扶着棺木,一手捂着胸口,满面的悲痛愤绝之色,眼中混浊的泪水不停的在眼睛里打着转。

    他的心情,严小开虽然不能体会,但却是可以理解的,因为这种事情,发生在任何一个男人身上,那都是无法承受的。

    项化强的弟弟,也就是严小开那个假假岳父则站在旁边,一手紧握着手机,满脸赤红的咬牙切齿,额上的血管一根根的突显起来,显然已经愤怒到了极点。

    严小开犹豫了一下,终于还是走过去,“项大伯,项二伯,我可以和你们说几句话好吗?”

    两人抬眼看向他,项化强什么表情都没有,项化生的神色则缓和了一些,然后冲他悄悄的摇头,显然告诉他,现在这个时候,最好什么都不要说。

    严小开自然清楚现在并不是谈话的时候,但有些话如果现在不说,以后再说就没用了,所以他还是坚持把种种疑点与自己的推测一股脑儿的全部倒了出来。

    项氏兄弟作为一代枭雄,如果一点脑子没有,不可能时至今日还在风光浮华之中,早就横死街头,尸骨无存了。

    只是,让严小开意外的是,项化强听完之后,脸上仍然没有一点儿表情,回头又看一眼棺木中的杜彩诗,这就默然的走了出去。

    看见他一声不吭,什么也没表示的就离开了,严小开有些反应不过来,这,什么意思啊?

    看着愣在那里的严小开,项化生苦笑道:“小开,刚刚你所提出的疑点与推测,和我所想的一样,而且我也已经对你大伯说了。”

    严小开忙问道:“那他让项丰和六叔收兵了吗?”

    项化生摇头,“没有!”

    严小开:“这……”

    项化生道:“不错,这件事情确实存在着种种疑点,而且几乎可以说,这就是别人精心设计的一场阴谋。但这个事情,我们必须一分为二来看,因为就算有人在背后设计,可是姓左的强姦了你小婶,这是不争的事实,所以不管怎样,这姓左的必须付出惨重的代价,至于那个黑田俊熊,他是绝对没有活路的!哪怕是上天入地,你大伯都会把他找出来,让他死无葬身之地。”

    严小开急道:“可是……”

    项化生打断道:“你是说,就算这样,只要针对姓左的一个人就够了,没必要如此兴师动众,引发两个帮会残杀是吗?”

    严小开连连点头。

    项化生却摇了摇头,“小开,你这样的想法,证明你还未真正成为一个黑道中人。左光斗身为一帮龙头,一言一行不仅仅代表他自己,还代表着他统领的整个帮会,他做错了事情,不但他,整个帮会都要因此付出沉重的代价。”

    严小开有些茫然的道:“黑道中人,不是一直讲究罪不及父母,祸不及妻儿吗?”

    项化生叹口气,“这种原则,很早之前就消失了。小开,现在你还不到时候,等到了时候,你自然会明白的。”

    严小开仍不死心的道:“项伯父,你和项大伯在红兴社中的地位平等,如果你下令收兵,他们会听你的吗?”

    项化生点头道:“当然会,可是我不会这样做!”

    严小开道:“为什么?”

    项化生道:“人争一口气,佛争一柱香。我们项家的人被人如此辱杀,不叫对方血债血偿,我大哥没面子,我没面子,我整个红兴社都没面子。”

    严小开气急的道:“为了面子,你就忍心看着兄弟们去流血,去牺牲吗?”

    项化生固执的摇摇头,“小开,你还是不明白,有些东西,我们可以不争,但有些东西,我们必须争。哪怕明知道会流血,会牺牲,都将义无所顾!”

    这下,严小开软瘫瘫了。因为他彻底明白了,他和这个老江湖有代沟,一道无法愈越的代沟。

    或许,这也不算是什么代沟,是因为所站的立场不同,看待事物的角度不同,以致想法与观念也不同。

    最后,严小开只能道:“项伯父,真的没有什么能让你们收回成命了吗?”

    项化生摇头道:“我想应该没有了!”

    严小开想了想道:“如果我能把左光斗给抓来呢?”

    项化生双眼突地一亮,“你真的可以?”

    严小开点头,“我可以,但要给我一点时间!”

    项化生犹豫了一下,问道:“小开,你为什么这么反对我们进攻东星帮呢?”

    “首先一个,两个帮会实力不相伯仲,如果真的打起来,他们有损失,我们也必定有伤亡,这是我不希望看到的。另外一个,这明显是别人在挑拨离间借刀杀人,我不想咱们中他的计。再一个……”

    项化生追问道:“再一个是什么?”

    严小开见自己动之以情,晓之以理,项化生仍表现得无动于衷,终于只好来个狠的,“再一个就是我是新上位的龙头,尽管仅仅只是名义上的,但在红兴社中也算是地位崇高,这是你们三大龙头共同的提议,所以下面的人表面上也不敢说什么,但我知道私底下很多大佬和坐馆都对我不服气,我想用自己的方法平熄这场纷争,以此立威,证明我是有能力也有资格坐在这个位置上的!”

    在严小开说前面两条的时候,项化生不以为然,甚至还觉得他太过优柔寡断,可是当他说到最后一点的时候,项化生终于服了,神色大动,当即一口拍板道:“好,我答应了!”

    严小开喜出望外的道:“真的吗?”

    “别高兴得太早!我是答应你了,但这毕竟是你大伯的决定,我作为他的亲兄弟,不可能和他唱对台戏的,所以我仅仅只能答应你,尽可能的给你拖延一点时间。”项化生说着,抬腕看了看表,然后道:“现在是六点半钟,我给你五个半小时的时间,十二点钟以前,你必须把姓左的带到我的面前,只要你做到了,我来负责说服你大伯!”

    严小开赶紧点头,“项伯父,你赶紧打电话吧!”

    项化生这就掏出手机,打给了六叔,只是说了一阵,脸色又是一变,然后放下了电话。

    严小开忙问道:“怎样了?”

    项化生道:“我已经通知了老六,让他暂时按兵不动,可是项丰已经和一个坐馆领着五百人马杀进湾仔了!”

    严小开脸色大变,赶紧的扭头就往外跑,迎面碰上项珂儿的时候,伸出手急声道:“车钥匙给我!”

    还没明白怎么回事的项珂儿愣愣的掏出车钥匙递给他。

    严小开一把抢过,大步流星的飞奔出去,然后听得“轰”的一声引擎咆哮,车子已经如离弦箭般朝山下疾驶而去……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