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身特工 第二百九十七章 人死不能复生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近身特工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战斗,彻底的结束了。

    整个山庄又恢复了严小开初临时的沉闷与死静,如果不是地上横七竖八倒卧着的尸体,一切都像是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

    严小开看着眼前熟悉又陌生的郝婞,缓缓的走上前来,怯怯的,弱弱的叫了一声:“姐!”

    郝婞默然的站在那里,没有动,也没有答应。但严小开却明显感觉到她的身体轻颤了一下。

    这点几乎微不可闻的反应,严小开却一下就感觉到了,心里也欢喜起来,因为她记得自己,她的心里还有着自己,想到这个,他瞬间就有了勇气,张开双手,一下就抱住了她。

    郝婞的面容突地一沉,水袖也突地裙口中伸出,像条蛇一般弯起一个弧度,准备从严小开的后倒袭而下。

    只是在这个瞬间,她的耳际又响起了严小开的声音:“姐,我好想你!好想你,好想你啊!”

    深情无比的语言,使得郝婞整个人一滞,注满真气的坚硬水袖也在这个瞬间软了下去。

    郝婞呆站在那里任由严小开搂抱着,神情虽然麻木,身体却忍不住阵阵轻颤,或许激动的,也不仅仅只是她的身体,还有她的内心吧!

    严小开控制不住自己的思念,紧抱她一阵之后,这就抬起她的下巴,张开嘴往她那艳红如血一般的红唇吻了下去。

    四唇相接,严小开真的说不出的欣慰与甜密,只是吻着吻着,他却感觉不对劲了,因为郝婞并没有像以前一样,张开嘴用她那香甜柔软的小香舌来迎接自己,和自己忘情的激吻,反倒是一点反应也没有,紧紧的闭着贝齿。

    正当严小开想尽办法的用舌头要却撬开她的牙关之时,郝婞冷喝道:“够了没有?”

    严小开愣了一下,看到她没有一点感情的冰冷双眸,整个人都呆住了。

    郝婞伸手狠狠的一把将他推开。

    毫无防备的严小开直接被推得跌坐到了地上,愣愣看着郝婞。

    郝婞紧紧的盯着他,声音没有感情的道:“严小开,我欠你的,已经还给你了。从今往后,咱们谁也不欠谁的。”

    严小开摇头不绝,“不,姐,你从来不欠我什么。”

    郝婞冷冷的道:“你好自为之吧,这是我最后一次救你,以后你是死是活都与我无关!”

    看见她转身要走,严小开急忙的从地上爬起来,飞奔过去,一把从后面紧紧的抱住了她,“不,姐,你不要走,不要走!”

    感觉到他熟悉的体温,听着他情深意切的话语,郝婞生硬的表情终于有一些松动,眉眼轻颤了一下,只是一瞬间,她的脸色又沉了一下,转过身一把推开他。

    严小开看着冰冷无情的郝婞,心里痛得仿佛撕裂开来一样难受,声音嘶哑的唤道:“姐!”

    郝婞突然激动起来,怒吼道:“不要再这样叫我!”

    严小开却是不管不顾,张嘴叫道:“姐,姐,姐,姐!你是我姐,以前是,现在是,以后也是。”

    郝婞恼了,双手突地从水袖中伸出,一手揪住他的领口,一手扬了起来,“严小开,你不怕死吗?”

    严小开勉强有所平静,脸上浮起了凄凉的笑意,反问道:“你想杀我吗?”

    郝婞狠狠的道:“你别以为我不会杀你,如果你再跟我这样胡搅蛮缠,那你就是自寻死路。你应该已经知道,我已经不再是你认识的那个我了,我杀起人来,眼睛都不会眨一下的。”

    严小开摇头不绝,“不,不是这样的,你还是曾经的你,要不然你不会来救我,你也不会留下这块玉佩!”

    看着严小开手中扬起的帝王绿,郝婞的眼眶微微泛红了。

    严小开情深款款的道:“姐,你难道忘了吗?你说过的,你说不管你是不是恢复记忆,你都会记得我,你都会爱我的,你都要和我在一起的,你忘了吗?我们曾经在一起的那些日日夜夜,你……”

    郝婞终于没办法再平静了,霍地转过身,打断他喝道:“严小开,我拜托你别天真了,你知道我到底是谁吗?”

    严小开下意识的问:“你是谁?难道你真的是暗门的圣主,难道你不叫郝婞吗?难道你真的是倭国人?”

    郝婞缓缓的摇头,“我不是圣主,我就是郝婞,他们要找的不是我,是我的孪生妹妹郝啬!”

    严小开疑惑的问:“你妹妹?”

    郝婞道:“不错,我和她很小的时候就失散了,她被人带去了倭国,成为暗门的圣主。”

    严小开大喜过望,“既然这样,那还有什么可以阻止我们在一起呢?”

    郝婞再次摇头,“你不会懂的。我比她的遭遇更加的离奇与复杂,我的身世……算了,不说也罢。反正你只要记着,我和你再没有任何瓜葛就够了!”

    “不!”严小开叫了一声,固执无比上前来拉着她的手道:“我不管你是谁,我也不管你有着怎样的身世与秘密,我只知道你是我姐,我爱着你,你也同样深爱着我。”

    郝婞的神情再次变得漠然,猛地甩开他的手,水袖一展,突地就缠到了他的脖子上,“我最后一次警告你,如果你再缠着我,我就杀了你!”

    严小开看着她,凄然的笑道:“如果你真的想,那你那杀了我吧!反正没有了你,我的人生也没有什么意义了!”

    郝婞的神色一厉,一只手从水袖中突地钻了出来,狠狠的朝严小开的颈脖劈了下去……——

    “妹夫,妹夫!”

    迭声的叫唤与摇晃使得昏迷中的严小开醒了过来。

    张开眼睛左右看看,发现项丰和六叔正蹲在自己的身旁,他们的身后,无数人马正潮水般涌上来。

    严小开再往左右看去,郝婞已经不知道什么时候走了,丑奴等人的尸体还瘫在那里,黑田俊熊也依然倒卧在不远处。

    项丰看见他醒来,急声的问道:“妹夫,你怎么样了?”

    严小开活动一下脖子,感觉还是很酸痛,暗里不由苦笑,这个女人下手可真狠啊,难不成就没有别的温柔点儿的办法将自己弄晕吗?

    看到严小开摇头,项丰这才稍稍放心,赶紧的带着人冲进了渡假山庄,只是没多久,里头就传来了他凄凉的号陶声,“爸,爸,二叔,二叔!”

    严小开心头一惊,赶紧的站起来,急步往里面走去。

    当他走到项丰跟前的时候,发现项化生和项化强两人都倒卧在血泊之中,浑身上下都是刀伤,项化强虽然还有微弱的气息,但项化生已经没有一点儿动静了!

    严小开急忙的去探项化生的脉博,可是一碰到他手,他的心就凉了一大截,因为项化生的手已经完全冰冷了,脉博也早已经不再跳动,显然已经气绝多时了。

    想起他对自己的欣赏与扶持,心下不禁惨然,好人果然不长命啊!

    难过一阵,看见项丰还在抱着他的尸首痛苦,而旁边的项化强已经出气多入气少,这就赶紧的伸手在他身上的几处穴位连点几下,止住他流血的势头后,这就赶紧的让人弄来担架,将他送往医院——

    伊丽沙白医院。

    急诊手术室外面,严小开正陪着项丰坐在椅子上等待着。

    整个走廊,已经被红兴社的一班大小头目堵得严严实实的。

    不一会儿,外面传来了一个声音,“大小姐来了!”

    随着这声叫声响起,人群让开了一条道儿,项珂儿脸色煞白的急急从外面走进来。

    一见到严小开和项丰,她就慌张的迭声问:“哥,我爸怎样了,大伯怎样了?”

    项丰泪流满面的道:“我爸在里面抢救,二叔,二叔他已经……呜呜……”

    项珂儿闻言,感觉一阵天旋地转,眼前阵阵发黑,人也撑不住的往地上软去。

    严小开赶紧一把抱住她,然后又掐了几把她的人中,这才让她悠悠的醒过来,一醒过来,她就立即抓住严小开的手臂问:“哥,我爸呢,我爸呢?”

    看着她方寸全失,六神无主的样子,严小开忍不住阵阵心疼,最后也只能硬着心肠道:“项伯父已经过世了,珂儿,节哀顺变吧!”

    “不,不!”项珂儿连声尖叫起来,抓着严小开的手连连摇晃,状若疯狂的道:“你骗我的,你骗我的!”

    严小开赶紧将她抱紧,“珂儿,珂儿!”

    项珂儿挣扎一阵,终于软了下,嘴里却发出了凄凉无比的哭嚎之声。

    安慰了良久,项珂儿仍然哭嚎不绝,严小开只能住了嘴,幽幽的叹气。

    正是这个时候,手术室门上的灯灭了,然后门就被推开了。

    医生还没走出来,项丰已经抢上去前,迭声的问道:“医生,医生,我爸怎样了?我爸怎样了?”

    医生摘下口罩,呼一口气道:“人暂时算是抢救回来了,不过你们要做好心理准备!”

    项丰一把揪住他的白大褂,“什么意思,说清楚一点!”

    医生道:“他伤得很严重,脊柱上有一道很要命的刀伤,所以就算治好了,也有可能半身瘫痪。”

    项丰一下就扬起了拳头,怒道:“不,这不可能的,你们这些庸医,庸医……”

    严小开赶紧的拦下他,“项丰,你给我冷静点。”

    好容易,项丰终于平静下来,刚做完急救手术的项化强也被医护人员从里面推了出来,要转往重症监护室。

    可正是这个时候,外面又有人来了,全是荷枪实弹的警察。

    红兴社的大小头目见状,立即就堵了上去……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