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身特工 第三百零一章 两个我都要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近身特工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下到了项家大宅的地下室。

    严小开看到幽深昏暗的光线中,两个硕大无比的铁笼并排摆在那里,左光斗和黑田俊熊分别被捆着手脚,堵着嘴,被扔在铁笼里头。

    一看到这两人,项丰和项珂儿的眼睛就红了,熊熊的怒火几乎要喷出来……

    项珂儿抹干了眼角的泪痕,冲看看守在黑田俊熊那个铁笼外的人喝道:“把他给我提出来。”

    几人这就打开铁笼,七手八脚的将黑田俊熊从里面拖出来。

    黑田俊熊看到严小开和项珂儿等人,尤其是看到项珂儿与项丰眼中那浓浓的仇恨之色时,预感到大事不妙的他十分恐惧,连声大叫起来,可惜嘴巴被堵着,只能发出含混不清的声音。

    项珂儿面无表情的指着旁边的一张桌子,“把他放上去。”

    几人将黑田俊熊往桌上一扔,然后分别固定好他的四肢。

    见他被捆好之后,项珂儿这就从旁边的架子上拿起了一把尖刀。

    严小开见状,心里寒了下,赶紧拉住她,在她耳边低声叮嘱道:“珂儿,答应我,不管怎样,不要弄死他!”

    项珂儿犹豫了一下,终于点了点头,然后走了上去。

    看见那尖锐而锋利的刀子,黑田俊熊脸上现出惊恐万状之色,使劲的挣扎起来,嘴里更是发出更加含混不清的声音。

    项珂儿扬手,一下拔开了塞在他嘴里的破布。

    黑田俊熊立即就连连求饶道:“不要杀我,不要杀我,求求你,不要杀我,我不想死!”

    项珂儿双手握紧了刀,虽然有些颤抖,但目光却紧紧的盯着他,“那我爸呢?我红兴社那么多的兄弟呢?你杀死他们的时候,你想过自己会有这样的下场吗?”

    黑田俊熊不敢去看项珂儿的眼睛,只是低声辩解道:“不是我亲手杀的,不是我亲手杀的!”

    项珂儿怒极反笑,“是啊,不是你亲手杀的,你只不过是动了动嘴皮子而已是吧?行,阿仁,过来!”

    一个黑西装的板寸男立即走了过来,恭敬的唤了一声,“小姐!”

    项珂儿把刀扔给他,“去,在他的腿上给我割下一块肉来。”

    阿仁立即就接过刀,然后拉起他的裤脚,这就要割肉。

    黑田俊熊被吓得尖声大叫,“不,不要,我有钱,我有很多钱,我可以给你们钱,买我的自己的命,你们想要多少,我就给你们多少!”

    阿仁要割下去的刀犹豫了一下,回头看来项珂儿。

    项珂儿突地扑上来,一把抢过刀,毫不犹豫的一刀扎进他的小腿里。

    “啊~~”黑田俊熊立即惨叫起来,叫声凄厉得就像是一头被捅了刀子的猪一般,五官因为疼痛紧紧的扭曲在一起,使得他显得无比丑陋。

    并没有做过这种事情的项珂儿原本是被他吓一跳的,可是当她想起自己惨死的父亲,心肠又硬了起来,握着刀子在他的腿上狠狠的绞了起来,“你有钱?你有多少钱?多少钱能买你的命?多少钱又能换回我爸的命?”

    黑田俊熊的惨叫一声惨过一声,发现向她求饶无用,这就转向严小开,“严小开,不,严先生,你帮我说句话,让她放了我。你不是想搞我女儿吗?我让你搞,只要你喜欢,随便你怎么搞!只要你们肯放了我……”

    严小开叹气摇头,替黑田优美难过,因为她那么娇美可美的一个女孩儿,身为一个异族,已经是很不幸的事情,再摊上这么一个禽兽不如的父亲,无疑就是不幸中更大不幸。

    对于黑田俊熊的话,严小开虽然没有太大的反应,但项珂儿却是被严重刺激到了,猛地一把抽出了带血的刀子,在黑田俊熊的腿上又扎一刀,接着又是一刀,一直扎到黑田俊熊的一条腿血肉模糊,人也吃痛不住,昏过去了。

    严小开才终于忍不住走上前去,拉住项珂儿的手道:“珂儿,够了!”

    项珂儿情绪激动的道:“不够,就算将他千刀万剐都不够。”

    可是你这么乱斩乱砍,会把他弄死的?

    这样的话,严小开自然是不能直接说的,所以只能婉转的道:“那也不能让他的血弄脏了你的手啊。你看看,多脏啊!”

    项珂儿垂头看看,发现自己握着的刀沾满鲜血,手上也沾满了血,刀尖下面,是那条血肉模糊的腿,血水顺着他的腿流得满桌都是,说不出的血腥与恐怖。

    看多两眼,项珂儿感觉一阵恶心,差点没当场吐出来,刀子也“咣当”一声掉在地上,赶紧跑到洗手台那边使劲的洗手。

    严小开则趁着这个空档,走过去点了黑田俊熊的全身要穴,避免他失血过多而死。

    不多会儿,项珂儿回来了,可是一看到黑田俊熊那张面目可憎的脸,心中的仇恨又涌了起来,让人提来一桶冰水,哗啦啦的全部淋到黑田俊熊的头上。

    冰水的刺激,使得黑田俊熊从昏迷中醒来,感觉到腿上的剧痛,忍不住又是连声惨叫。

    项珂儿冷哼一声,冲刚才那个板寸头喝道:“阿仁,你来,把他的手筋,脚筋全部给我挑断!”

    阿仁答应一声,这就捡起了地上带血的刀,三下五除二,手脚利索的将黑田俊熊手上脚上的韧带通通都挑断了。

    看见这厮已经变成残废了,项珂儿终于多少有些解恨,可是心里却依然无比难受,因为正如她刚才说的一样,就算将黑田俊熊千刀万剐,也不能让自己的父亲活过来了。

    不过这个时候,她已经没有兴趣再继续折磨黑田俊熊了,感觉身心交疲的她对严小开道:“哥,人给你了,你想要怎么办就怎么办吧!”

    严小开点点头,“你也累了,去休息一下吧。”

    项珂儿这就脚步虚浮的往上走去了。

    看见她离开,严小开这就叫人拿来了一个大号麻包袋,将已经奄奄一息的黑田俊熊装了进去。

    不过当他准备要将这厮带出去的时候,项丰却拦住了他。

    严小开疑惑的看着他,“怎么了?”

    项丰冲麻包袋狠狠的踢了一脚,然后道:“妹夫,我不问你要带这个人渣去哪儿,我也不管你要将他怎么样,但我希望,你不要让他好过,必须让他下半生都在折磨与苦难中渡过,让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严小开想了想,反正黑田俊熊下半辈子注定了在大牢里,也算是求生不得求死不能了,于是点点头道:“放心!”

    项丰这就转过身,准备走向另一个笼子里已经被吓得脸无人色的左光斗。

    严小开道:“项丰,等一下!”

    项丰回过头来问,“怎么?”

    严小开指了指左光斗,“别把他弄死了!”

    项丰疑惑的道:“这个你也要?”

    严小开道:“先不管我要不要,这个左光斗和黑田俊熊不同,因为他怎么说也是东星帮的龙头,留着他,比让他死了更加有用。当然,你要是愿意把他给我,我自然是要的!”

    这个也要,那个也要,你是垃圾回收站吗?如果是以前,项丰肯定会这样问他,但今天,他没有这个心情,想了一下道:“妹夫,不管是黑田俊熊,还是左光斗,都是你给抓回来的,怎么处置,当然是由你说了算。你既然不想让他死,我就留他一条狗命,不过,他强奸了我小妈,就算死罪可免,活罪也是难逃的。”

    严小开道:“行,那你先玩着吧,我去去就回来。”

    项丰点头,目送他出门。

    他扛着麻包袋的身影一消失,刚才那个阿仁立即就凑上来,“少爷,要不要我派几个人跟着他!”

    项丰疑惑的问:“为什么?”

    阿仁道:“万一,他把人给放了呢?”

    项丰直接就一巴掌赏了过去,“阿仁,你TM能不能给我收起你那点小心眼,人是我妹夫抓的,是杀是放,都由他说了算。”

    阿仁讪讪的不敢出声了。

    项丰接着又扫了一眼站在地下室的这些心腹,“你们都给我听好了,严小开不但是我的妹夫,还是我们红兴社的龙头,地位和我父亲叔父一样,你们对他,要比对我更加的尊重,以后我要是听到你们谁在背后对他说三道四,我一定把你们的舌头都给割了!”

    十数名心腹心中一禀,赶忙答应道:“是!”

    项丰这才道:“去,把姓左的老杀才给我拖出来!”

    ……

    严小开驾着车出了项家大宅,下了太平山后,又在道上兜兜转转的好几圈,确定没有人跟踪之后,他才驱车前往尖沙咀码头。

    在他抵达岸边的时候,发现那里已经有一艘小型货轮停在那儿,船头站着个女人,正在左右张望着。

    严小开仔细的辩认一下女人的容貌,这就用车灯打了三明三暗的信号。

    女人见了,这就猛地一跃而起,从离着岸边有三四米的船头一下跳到了岸上。

    看到她走上前来,在车头前等着的严小开忍不住笑笑,这就张手要拥抱她。

    女人却一把拍开他的手,冷声喝道:“严小开,少给老娘来这套,这么急把我找来,到底什么事?”

    严小开吊儿啷当的道:“想你了,所以就着急让你过来了呗!”

    女人的脸色一沉,“呼!”的一声轻响,手中已经多了一条长鞭,这就准备抽他。

    严小开见状吓了一跳,忙道:“夏冰姐姐,你别急,我和你开玩笑的,我找你来是有好东西要给你!”

    夏冰这才收起鞭子道:“什么东西?”

    严小开指了指后尾箱。

    夏冰疑惑的走到后面,摁开了后尾箱,看到里面有个麻包袋,这就解了开来,看了里面的人一眼,不由吃了一惊,“黑田俊熊?”

    严小开点点头,重新把麻包袋扎紧后,这就拎了出来,“嚅,人交给你了,任务我完成了!”

    夏冰有些恼的道:“你干嘛不自己押回去,让我从深城跑过来接?”

    严小开道:“我怕夜长梦多,所以就让你过来了,而且现在这边情况有点乱,想和你亲自汇报一下。是这样的……”

    “等下!”夏冰警惕的摆了一手,左右看看,然后道:“船上去说。”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