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身特工 第三百零二章 船上风月夜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近身特工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临岸的小货轮上。

    麻包袋里装着的黑田俊熊已经被放了出来。

    出于人道主义精神,夏冰和严小开一起给他处理了伤口,确定他的生命无忧之后,严小开就点了他的穴位,将他扔进了底舱。

    做完这一场,两人才回到船头,假装成一对恋爱的情侣般站在那里喁喁私语……假装这个词明显是不正确的,因为实际上他们就是一对情侣,当然,前提是夏冰愿意承认的情况下。

    在严小在向夏冰诉说香江这边发生的情况时,夏冰没有发表意见,也没有冲他呼呼喝喝的,只是撑着船上的护栏,托着腮,躬着腰,微微翘着俏臀安静的听着他说话。

    月光酒在她的脸上,俏美与冷艳的五官也变得柔和起来,让她此起看起来格外的迷人与诱惑。

    严小开看着看着,就有点痴了,话也停住了。

    夏冰正听得津津有味呢,却发现他突然没了声,不由疑惑的问:“怎么了?”

    严小开喃喃的道:“夏冰姐姐,你知道吗?其实你真的是一个很美的女人。”

    不喜欢听赞美的女人,绝对不算是真正的女人。

    夏冰愣了愣之后,脸上竟然红了下,心里感觉十分的舒服,嘴里却喝道:“这个用得着你来提醒我吗?”

    严小开:“……”

    夏冰狠白他一眼,“汇报情况就汇报情况,开什么小差呢?”

    严小开道:“夏冰姐姐,其实如果可以,在这么浪漫的月夜,又是在这样的隐蔽货船上,我真的不想和你说这些打打杀杀的事情。因为太煞风景了。”

    夏冰面无表情的问:“那你说该做什么?”

    严小开道:“做点别的比较温馨与甜密的事情。”

    夏冰沉着脸问:“例如呢?”

    严小开没说话,只是走到她的身后,用下身抵着她的臀部才道:“例如这个!”

    夏冰和严小开接触的时间虽然不长,总总共共也就三四个月的时间,可是她对这厮的脾性已经十分的了解,不夸张的说,他一翘起尾巴,她就知道他是想拉屎还是拉尿了。一开始听到他那样的语气,就已经隐约猜到他想干什么,只是她万万没想给点颜色,他就开起了染房,竟然敢到自己的身后摆造型,心中一恼,一个马后踢就朝他的裆部踢去。

    严小开明显是早有防备,她的腿一抬起,他就刷地一下退开,神色夸张的道:“哇,夏冰姐姐,你想让我断子绝孙啊!”

    夏冰转过身冷冷的道:“你再跟我没正没经的,你看我会不会真的打断你三条腿!”

    严小开弱弱的道:“可是……人家真的很想你吗?”

    这嗲哩嗲气的语气,让夏冰心里一颤,鸡皮疙瘩迅速的冒了起来,喝问道:“严小开,你还敢再贱一点吗?”

    严小开摆出黯然神伤的表情,“如果想你也是一种贱,我想我可能真的已经贱得无药可救了!”

    夏冰脸上浮起一根根黑线条,感觉也很古怪,想生气生不起来,想笑又不好意思,只能喝道:“想什么想,你总共来香江才几天呢?”

    严小开款款深情的道:“夏冰姐姐,难道你没听过一日不见,如果三秋吗?”

    夏冰软瘫瘫了,转过头不理他。

    严小开又赶紧如影随形的贴到了她的臀后,极为温柔的道:“夏冰姐姐,咱们来上一发,以解相思之苦吧!”。

    夏冰终于受不了了,反身一脚扫过去,大吼道:“严小开,你个瘪二犊子,你脑袋里装的到底是脑子还是精/子?”

    严小开闪开了这一脚,不过却什么都没说,只是满脸委屈的看着他。

    夏冰被磨的没了办法,终于扛不住了,低声道:“我来事了!”

    严小开疑惑不解的问:“来什么事?”

    夏冰声音高了一些,瓮声瓮气的道:“亲戚来了!”

    严小开又问:“哪个亲戚!?”

    夏冰忍不住吼了起来,“大姨妈!”

    严小开惊叹道:“你的大姨妈还在世?”

    夏冰终于失控了,手里的鞭子一扬,“呼”的朝他抽了过去,同时大发雷霆的质问:“严小开,你个混蛋,你什么意思?我大姨妈不在世?你又骂我老是不是?你又变着法儿的说我老草吃嫩牛是不是?”

    早有防备的严小开脚步一滑,刷地一下闪了开去,迭声道:“别激动,别激动,我和你开玩笑的,我没有说你老,真的,就算老也是老得很有女人味的那种,我没骗你……”

    不解释还好,一解释,夏冰心头更是火大,一鞭接着一鞭,不停的抽向严小开。

    瞬间,铺天盖地的鞭影密不透风的罩向严小开。

    若换了几个月前,这一顿鞭子下来,严小开必定已经是皮开肉绽了,只是现在,严大官人早已不是吴下阿蒙了,人家已经恢复六成功力了,迷踪九步一展,身形就在鞭影中穿梭起来,看起来好像左支右拙,险象环生,实际上鞭子一点都耐何不了他。

    倒是那艘货轮,因为两人激烈的动作,而变得左摇右晃,仿佛正在经历狂风暴雨一般。

    激战越继续,夏冰就越是惊讶,因为这厮武功的进步,实在是太恐怖了,相比于几个月前,简直就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同时,她也感觉十分无力,因为现在自己就算是使出了全力,也已经没办法耐何得了他了,再假以时日,他恐怕就会超越自己,反过来收拾自己了。

    狠厉的鞭子,一直抽着,抽到最后夏冰感觉手软了,终于不得不无奈的停下来。

    只是她才刚一停下,严小开已经如影随形的贴上来,搂着她的纤腰道:“夏冰姐姐,你累了吗?”

    “……”

    对于这样一个打不死,煮不烂的家伙,夏冰姐姐终于是被弄得软瘫瘫,彻底无语了……

    感觉无力的她,没有拨开他的手,也没有再喝骂,只是幽幽的叹气。

    严小开则很体贴的道:“夏冰姐姐,你不用叹气的,今天不方便,咱们就改天再切磋。虽然我不是女人,但我也知道做女人的辛苦,你记得回去之后多吃红枣鸡蛋,多喝红糖水,多休息,对了,还要放松心情。”

    对于这种情深款款的交待与叮嘱,夏冰说不感动,那绝对是假的,随着他的话语,浮躁的心情也终于平伏了下来,被他搂着的身体也不再紧绷,缓缓的放松了下来。

    在这个瞬间,夏冰甚至有种错觉,我恋爱了,有了一个很心疼我的男人!

    只是,当严小开的手从划过她的腰,沿着裤沿往下伸的时候,她又突地清醒过来,心中的浪漫瞬间消失无影,一把拍开他的手喝道:“混蛋,摸什么,你以为我还会骗你不成!”

    严小开有些尴尬的干笑一下,因为这只是习惯性动作。

    夏冰正了正神色,这才道:“黑田俊熊你虽然抓到了,但照你刚才所说的,你的任务明显还没完成。”

    严小开道:“我来香江之前,你不是说把黑田俊熊抓到给你,就算完了吗?”

    夏冰摇头,“不,黑田俊熊仅仅只是其一,你重要的还是得维护香江的地下秩序,现在项化生死了,项化强半死不活,左光斗也再劫难逃,那么这两大帮会就注定重新洗牌,你的任务,无疑就是要起到润滑剂的作用,把这两副牌给洗好!”

    “润滑剂?”严小开愣了一下,“我们好像从来不用那玩意吧!”

    夏冰狠盯他一眼,“刚正经了一会儿,又不正经了是不是?”

    严小开只好道:“你继续说!”

    夏冰道:“我没有什么可说的了,反正香江这个局面,什么时候平和下来,你的任务什么时候就算完成。至于怎么执行这个任务,我相信不用我教你,你也该知道怎么做吧?”

    严小开摇头道:“不知道!”

    夏冰瞪他一眼,“用不着墨守成规,必要的时候可以先斩后奏,这都不懂吗?”

    严小开又摇头,“不懂!”

    夏冰喝道:“蠢货,我的意思就是说,任务第一,只要能完成任务,可以不择手段!这样还不懂?”

    严小开终于点头,道:“你早这样说,我不就懂了!”

    夏冰:“……”

    过了一阵,夏冰又道:“还有什么要说的吗?”

    严小开道:“上官,五素,完颜他们怎样了?”

    夏冰道:“他们很好!”

    严小开对这个答案显然不太满意,“除了很好,没有别的了?”

    夏冰反问道:“你还想要什么别的?”

    严小开道:“例如他们现在在哪儿?正在做什么?”

    夏冰道:“你以为我可以告诉你吗?”

    严小开沉默了。

    夏冰见状,语气就稍为缓和了一些,“他们都在完成自己的任务,同时也进入另一个锻炼阶段,而且照现在来看,表现得都非常不错,最起麻比你要出色一些!”

    严小开道:“这样的话,我就放心多了!”

    夏冰听了这话,明显愣了下,问道:“你就没想过和他们比一比,看谁更优秀?”

    严小开道:“他们都是我的兄弟姐妹,有什么好比的。他们能超过我,我开心还来不及呢!”

    夏冰怒其不争的骂道:“没大志!”

    严小开则是无耻的嘿嘿直笑。

    夏冰看了看时间,这就道:“行了,没别的说了,你就滚吧。我要回去了!”

    严小开道:“还有一件事!”

    夏冰道:“什么?”

    严小开突然伸出了手,揽着她的颈脖将她拉了过来,在她的唇上吻了起来。

    被他这么一吻,夏冰的脑袋就有点发懵了,过了一阵却又情不自禁的迎合起他,只是当她正投入于这个热吻之际,又感觉压在脑后的手重了重,然后身子就被迫压了下去。

    意识到严小开要做什么的时候,夏冰心里感觉有些恼,头也不愿意低下去,可是感觉到那只手坚决的力度,心里又不知怎么想的,竟然神差鬼使,半推不就的蹲了下去……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