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身特工 第三百零五章 扮演媒人的角色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近身特工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月有阴晴圆缺,人有旦夕祸福。

    世上的事,总是那么让人难以预料的。

    在之前项化生给杜彩诗操办丧事的时候,或许他怎么也想不到,那么快就轮到别人来给他办丧事吧!

    项化生的丧事,显然要比杜彩诗的隆重许多。

    项化生作为红兴社的龙头,在江湖上举足轻重,不夸张的说,打个喷嚏,香江这个江湖就要起风云,更何况他是死了。所以他的死讯一传出,整个江湖都被震动了。

    在举行他的丧礼的时候,闻讯前来的人络绎不绝,太平山也一度人满为患,除了香江本地的帮派,全球各地的黑社会集团纷纷派人前来哀悼。

    尽管杨洋洋那边早有准备,联合几大警区,出动了全香江警察三分之一的人手来维持秩序,但太平山依旧被挤得水泄不通,交通更是陷入瘫痪状态。

    丧礼上,严小开又一次作为家属出现在家属席位上。

    不过这一次,他并没有像上次那样把自己当作一个跑龙套看待,也没有吊儿啷当的坐在那里,而是一直虔诚的跪着。

    项化生虽然死了,可是生前确实对严小开不薄,不但倚重他,看好他,甚至直接就把他当作是女婿一样看待!

    人,有时候是必须讲良心的!

    严小开做这个孝子,为项化生尽孝,他心甘情愿!

    至于项珂儿,那就不用说了,不但哭肿了眼睛,而且几度情绪激动的在丧礼上哭晕过去。

    相对于项珂儿,项丰就显得坚强了许多,整个丧礼从开始到现在,一滴眼泪都没有留,只是表情麻木的应对着前来哀吊的客人。

    叔父身死,父亲至残,如此剧变,使这个纨绔子弟一夜之间成长了起来。

    丧礼进行到下午,主持人又一次唱道:“有客到!”

    站在灵堂两侧排成几排的红兴社古惑仔们闻言,齐齐扭头往大门看去,但当他们看清楚来人的时候,立即就杀气腾腾的迎了上去,将他们挡在灵堂外面。

    严小开和项丰见状,这就赶紧的站起来,从人群中挤出去。

    当项丰看清楚来人的时候,也是愣了一下,因为来的人竟然是左光斗的左右手,东星帮头号响马旺哥仔,后面跟着东星八虎。

    看见旺哥仔,项丰神色多少有些不自在,因为他已经从严小开那里知道,这个旺哥仔不仅仅是左光斗的左右手那么简单,同时还是左光斗的亲侄子,自己活活的把他的大伯弄成了一个植物人,难免就感觉心里发虚。

    相对而言,严小开就比他要镇定多了,不但没有丝毫的心虚之感,反倒是迎上前去,怒声喝斥道:“你们来干什么?”

    听见严小开这样说,旺哥仔脸上虽然没有什么表情,暗里却不由苦笑,要不是你威胁我,让我必须来的话,我怎么可能来呢?

    尴尬一阵,旺哥仔才硬着头皮道:“身为江湖同门,项生过世了,我们理应过来上柱香的。”

    严小开暗里微赞一下,这厮虽然有点贪生怕死,拳脚功夫也不行,但门面功夫却是不错的,这话说得合情合理,滴水不漏,不过他还是硬着心肠,按照事先安排好的剧本往下演,朝大门一指,喝道:“我们不欢迎你们,给我滚!”

    旺哥仔有些苦笑不得,心里暗道:大哥,你这戏是不是太过一点呢?既然你真的不欢迎我,干嘛还逼着我来呢?

    正在旺哥仔一等进退两难之际,站在后面的项丰上前来轻轻扯了扯严小开,低声道:“妹夫,你不是说过吗?以后我想当好这个家的话,那就首先得和东星处好关系,现在人家既然有这份心意,我们怎么能赶人家走呢?”

    严小开心里大赞,经过这场变故,项丰真的开始成长了,人啊,果然要历苦难才能明白事理,不过表面上他还是装模作样的道:“我说是这样说,可是我一看到这狗日的,心里就忍不住来气。”

    项丰反倒过来拍拍严小开的胸口道:“好了,好了,妹夫,今天是叔父忌辰,什么事都先放下吧!”

    严小开只好装作不情不愿的闭上了嘴。

    项丰见他不吱声了,这就向旺哥仔作了个手势,“旺哥,请吧!”

    旺哥仔点了点头,从项丰与严小开的身边走了过去。

    只是来到那班红兴社那班古惑仔面前的时候,却发现他们不愿让开,立即面色一冷,两眼凶光尽露,硬是直直的往前走,撞开拦在他面前的人。

    严小开在后面见了,不由得再次暗里颌首,果然是龙生龙,凤生凤,项化强的儿子不是烂泥,左光斗的侄子也不是孬种。

    在旺哥仔带着人给项化生的灵位上香的时候,严小开和项丰也回到了家属席位上。

    上了香,鞠了躬,主持人就唱道:“家属谢礼!”

    旺哥仔这就领着人来到家属席位之前,与项丰等人相互行礼。

    礼完之后,旺哥仔对项丰及严小开道:“项生,严生,项小姐,几位请多节哀。”

    说完之后,旺哥仔这就准备领人离开。

    严小开见状,立即就凑到项丰耳边低声道:“项丰,你不打算问问情况吗?”

    项丰疑惑的问:“什么情况?”

    严小开道:“早上的那件事情!”

    项丰一下就明白了过来,犹豫一下,张嘴喊道:“旺哥,请留步!”

    已经快走到门边的旺哥仔疑惑的转过头来,“项生还有事?”

    项丰看了眼他身后的八虎,道:“能否耽误你一阵,借一步说几句话?”

    听到他这样说,旺哥仔心里多少有点忐忑,因为搞不好,自己就要被留下,出不了这个门了,只是再想想,又觉得这种担心有些多余,自己都已经被严小开下毒了,性命都握在他的手里,还有什么能比这个更甚至?想到这里,他就光棍了起来,对八虎道:“大家请到外面等我吧!”

    八虎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犹豫了一下,这就走了出去,反正这么多江湖中人在,他们也不怕红兴社的人敢对旺哥仔怎样。

    在项丰要领着旺哥仔走进侧间的时候,严小开也跟在后面。

    项丰苦笑道:“妹夫,你……”

    严小开赶忙道:“我只是看看,什么都不说,”

    项丰想了想,这就不再说什么,三人一起走进了侧间。

    进了房间后,旺哥仔就首先问道:“项生,你要和我说什么?”

    项丰看了一眼严小开,然后道:“旺哥,我听说,今天上午你们东星在西贡那边的一个单位楼里和别人发生了枪战。”

    旺哥仔听他这么说,以为他是要找自己算账,因为西贡那一边可全都是红兴社的地盘,自己贸然的带着那么多人杀过去,虽然不是冲着红兴社去的,但也算冲犯了人家,于是拱手道:“项生,今天早上的事情有些逼不得已,事先也没来得及和你打招呼,在这里给你道声歉。但请你相信,我们绝对不是针对你们红兴社的。”

    项丰点头,“我知道,我也没有怪你的意思,我仅仅是想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而已!”

    旺哥仔道:“黑田俊熊那条老狗把我大……我大佬绑架到了那个住宅区,我是为了救人才不得不带人杀过去的。”

    项丰忙问:“那人救出来了吗?”

    旺哥仔道:“人是救出来了,我们也干掉了不少小鬼子,但黑田俊熊那个老杂碎不在里面,他那个侄子黑田景虎也逃走了!”

    项丰有些心虚的问:“那左老大怎样?没受伤吧?”

    旺哥仔脸上浮起悲痛之色,“龙头他身受重伤,现在正在医院里抢救,医生说……”

    项丰急忙问道:“医生怎么说?”

    旺哥仔道:“医生说就算人能救得回来,恐怕也是个植物人。”

    项丰差点脱口而出道,这样就好了。

    一直在旁边没吭声的严小开突然张口骂道:“这个小鬼子,真tm不是东西,竟然费尽心机挑拨离间,想让我们互相残凶。”

    两人深以为然的点头,这一切的事情都是黑田俊熊弄出来,要是没有这个小鬼子从中作梗,事情绝不会像现在这样子的。

    严小开趁势就道:“这样的时候,我觉得我们应该放下以前的恩恩怨怨,团结起来,共同对抗小鬼子,将他们彻彻底底的赶出香江。”

    对于他的提议,项丰和旺哥仔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谁都没有吭声。

    严小开就道:“怎么,你们还不愿意吗?都打了这么多年了,你们不累吗?”

    两人仍是没表态。

    严小开道:“你们说话呀?”

    两人再次负顾一眼,还是没说话。

    严小开这就对旺哥仔道:“旺哥,你是怎么想的?”

    这样问的时候,严小开的目光柔中带凶,紧紧的盯着他,那意思再明显不过了,你说个不愿意试试,看看你能活到下个月不?

    旺哥仔心中一禀,犹豫一下,终于道:“严生怎么说,那就怎么好了,我没意见的!”

    严小开满意的点点头,然后转向项丰,“项丰,你呢?”

    大道理,严小开昨晚已经对他说很多了,项丰也清楚的知道,两个帮派这样争斗下去确实没有意义,而这一次,是极为难得的一个契机,因为大家都有了共同的目标,共同的敌人,于是点头道:“好,我也没意见,咱们联手将小鬼子赶出去。”

    严小开及时道:“那你们两握握手吧!”

    项丰和旺哥仔互看一眼,最后终于把手伸出去,交握在一起。

    看到这一幕,严小开这个媒人婆终于笑了,但只是在心里,因为现在还在项化生的丧礼上呢!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