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身特工 第三百零九章 我要你的人 更要你的心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近身特工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在这个杀手将他们是什么人,又是谁派他们来进行刺杀的内幕,一五一拾全都招了之后。

    黑田优美当场就精呆了!

    严小开也有些难以置信,因为派人来刺杀黑田优美的竟然是她的堂兄黑田景虎。

    好半响,黑田优美才反应过来,然后一把掏出手机,赶紧拨打黑田景虎的号码。

    她原本以为,电话不可能接通的。

    只是电话才响了一下,那边就接听了,然后黑田景虎的声音从里面传了出来。

    黑田优美强压着心头的愤怒,努力的让自己的声音显得平静下,“黑田景虎,你告诉我,这些来杀我的人,不是你派来的!这是别人在栽赃陷害你!”

    黑田景虎在电话那头沉默一阵,终于道:“不,优美,你错了,人确实是我派去的。”

    黑田优美终于忍不住了,喝道:“那你是什么意思?为什么要这样做?”

    黑田景虎犹豫了一阵,答非所问的道:“你知道吗?爷爷差不多要走了!”

    黑田优美没有反应过来,因为她的爷爷多年以来一直缠绵病塌,尽管野山参什么补品每天不停吊着,可是身体还是每况愈下,这一段时间更是越来越不行,几次都陷入病危,好容易才抢救回来,但这样的情况之下,早晚也是要走的。

    “这和你来杀我有什么关系?”

    黑田景虎默叹一口气,“父亲大人说,爷爷要走的话,必须得有一些人跟着走。”

    黑田优美终于反应过来了,“这么说,我就是必须跟着走的一员?”

    黑田景虎没有说话,但显然是默认了。

    黑田优美感觉有些绝望了,凄然的笑道:“这就是我的家,我的亲人?”

    黑田景虎沉吟了一阵,最后道:“优美,既然他们没有杀害你,那你就好好的活着吧,从此隐姓埋名,走得远远的,永远不要再回倭国,更不要再在黑田家出现!”

    黑田优美冷笑道:“从今往后,你以为我还会当我是黑田家族的人,还会承认你们是我的亲人,还会再回去吗?”

    黑田景虎道:“这样最好!”

    电话挂断,黑田优美将电话狠狠的摔到了地上,然后眼泪也落了下来。

    看着她啪嗒啪嗒的掉眼泪,严小开差点就冒出一句“节哀顺便”这样的话来安慰她。

    黑田优美默然的哭了一阵,看到地上扔在呻吟挣扎的那个杀手,眼神一厉,捡起自己那把已经弹出了尖刀的铜管,一刀插进了这个杀手的胸口。

    严小开木然的看着眼前的一幕,直到确定三个杀手都已经死了,这才对黑田优美道:“此地不宜久留,咱们走吧!”

    黑田优美默然的点了点对,然后跟着他出门。

    离开了那个凶案现场,坐到车上的时候,严小开感觉有些头痛起来,自己该怎么安排黑田优美呢?

    最好的办法,当然是带她回内地去,可是现在两大黑帮的事情还稍见成效,任务还没有完成,自己暂时还不能离开的。

    那将她带着一起回项家?这也不是不可以,因为项家的人并不是知道黑田优美是黑田俊熊的女儿。而事实上,也很少人知道黑田俊熊有这么一个女儿。只是,真的把她带回去的时候,严小开又怕项珂儿会打翻醋坛子,何况现在项化生的丧事刚过,自己就带着个陌生女人回去,这像是一个准姑爷做的事情吗?

    思来想去,严小开只能先找个酒店去暂时安置她,准备等到自己回去的时候,再让她跟着自己一起回去。

    看见严小开一边驾车,一边东张西望,黑田优美问道:“去哪?”

    严小开道:“找个像样点的酒店。”

    黑田优美摇头道:“不用找酒店的,我有另外一个住处!”

    严小开有些担心的问:“安全吗?”

    黑田优美道:“放心吧,那个地方我安置好了之后,从来没住过,别说黑田景虎,就连我父亲都不知道。”

    严小开只好点头,“那你指路吧!”

    不多久,严小开就顺着黑田优美的指引来到了她之前在位于西玖龙的深水步。

    这里,可以说是香江这个国际金融中心的贫民窟了,由于早年缺乏城市规划,以致市容混乱,建筑物多于五六十年代建成,十分残旧破败,非法僭建的房屋比比皆是,环境差,人口又密集,加上也是外来人口集中的地方,所以显得龙蛇混杂。

    不过要说到藏身躲命,这里无疑是最适合的地方,小隐隐于林,大隐隐于市嘛!

    进到了黑田优美在一个普通住宅楼里租下的房子,严小开左右看了看,很小的一个单位,总共也不够七十平米,两房一厅,装修得也一般,甚至可以说是有些简陋,但地方虽小,一应设施却样样俱全,尤其值得称赞的还是这地方的位置,监近街面十字路口,站在窗前往下看,三个方向的一举一动尽收眼底。

    尽管早早就布置好,但因为从来都没住过,所以沾染了不少灰尘,黑田优美领着严小开进来之后,这就拉过一张椅子,擦干净之后,示意严小开坐下,然后她自己就挽起袖子,开始忙碌起来。

    放下黑田家族的各种龌龊不提,黑田家族在倭国是绝对的贵族,出身于这个家族的黑田优美是绝对的贵族千金,但她的身上,明显没有叫娇生惯养,好吃懒做的大小姐毛病,反倒是勤恳朴素,能干非常。

    看着她忙前忙后的身影,严小开突然有种错觉,仿佛是看到了曾经的郝婞一样。

    看了一阵,严小开终于忍不住,挽起袖子也帮着一起拖地擦凳。

    黑田优美见状,吃了一惊,忙道:“不,不用你的,你坐一下,我很快就弄好了!”

    严小开摇头道:“我帮忙会更快的。”

    黑田优美见他坚持,只好不再说什么!

    男人和女人,发生了关系和没发生关系,那是完全不同的,最少发生了关系之后,两人相处起来将不再生份,而很多事情也变得容易沟通。

    床都上了,还有什么不能磨合的呢?

    严小开和黑田优美两人合作,很快就将房子收拾一新。

    完了之后,黑田优美就低声问道:“你今晚住这儿吗?”

    严小开想了想,点头道:“可以的!”

    黑田优美声音更低的道:“那我去放水给你冲凉,我去楼下买点吃的东西。”

    出于她的安全考虑,严小开摇头,“你去冲凉吧,我下去买!”

    黑田优美乖巧的答应一声,这就进冲凉房去了。

    严小开下楼在附近找了个超市,吃的喝的用的采购了一大通,回来之后,竟然发现冲凉房的水声还在响着,轻唤两声,却又不见答应。

    他的心里立即就警惕了起来,赶紧的放下东西,慑手慑脚的靠近冲凉房,拧开门之后,却又愕然的发现,一丝不挂的黑田优美正坐在浴缸之中,默默的流着泪。

    看着她那个样子,严小开竟然突然生出一种心疼的感觉,这就走过去,蹲下身后,轻抚着她的秀发道:“没关系的,就算世界上所有的人不要你,我还是要你的!”

    这话,平时听来或许像是虚情假意,可是在这个最伤心落魄的时刻,却让黑田优美感觉无比的安慰,忍不住就张开手,揽住了他,然后呜呜地哭起来。

    严小开轻轻的抚摸着她湿漉漉的光滑柔顺的脊背,如果是以往的时候,他的手就习惯性的往她的胸部滑去了,不过这个时候,他的心里没有任何的**,只是觉得她很可怜,想要给她一点安慰。

    黑田优美哭了很久,这才勉强平静了下来,声音嘶哑的问:“可以告诉我,我父亲现在是生是死吗?”

    严小开道:“他还活着!”

    黑田优美近乎绝望的目光中终于涌出一点点的光亮,“那我可以见到他吗?”

    严小开摇头,“这肯定是不行的,最少……现在不行!”

    黑田优美的目光又暗淡了下去。

    严小开想了想道:“不过你可以和他通一下话,但仅仅只有这一次!”

    黑田优美忙点头。

    严小开道:“你等一下!”

    说着,他就走了出去,掏出手机,打给了夏冰。

    “夏冰姐姐,黑田俊熊现在的情况怎样?”

    夏冰道:“情况很平稳,我正审问他呢,不过有些奇怪,之前在船上的时候,我和你审问他,什么都肯说,现在回到这边,他又不开口了!”

    严小开想了想道:“你让我和他说几句吧!”

    夏冰这就把电话交给了黑田俊熊。

    听到黑田俊熊的粗重呼吸声,严小开道:“黑田俊熊,你最好还是合作一点,你只有老实交待,才能争取到宽大处理!”

    黑田俊熊漠然的笑道:“我就算把所有的事情都说出来,我能活吗?我能回倭国吗?”

    严小开道:“这些我都不能保证,但我们可以尽量的替你求情。另外,或许你不知道,如果你留在我们的国土内,也许有一线生机,但你如果回去倭国,绝对是死路一条!”

    黑田俊熊道:“你什么意思?”

    严小开道:“因为你的堂侄黑田景虎正在追杀你的女儿!”

    黑田俊熊的情绪一下就激动了起来,“不可能,你骗我!”

    严小开冷哼道:“那就让你的女儿来跟你说吧!”

    说着,严小开就拿着电话进了浴室。

    这个时候,黑田优美已经从浴缸中起来了,正在穿浴袍。

    严小开摁下了电话的免提键,这才递给黑田优美,“是你父亲,你和他说几句吧!”

    黑田优美接过电话,声音激动的问道:“父亲大人,真的是你吗?”

    黑田俊熊显然是没想到自己还能亲生女儿通话,声音有些发颤的唤了一声,“优美!”

    黑田优美忙答应道:“是我,父亲大人,你现在怎样,还好吗?”

    黑田俊熊苦笑,都已经沦为阶下囚了,还有什么好不好的,想起刚才严小开的话,这就问道:“刚才那姓严的魂淡说景虎要杀你,这是真的吗?”

    黑田优美道:“是的,刚刚要不是他救了我,我现在已经死了!”

    黑田俊熊冷笑道:“优美,你醒醒吧,这是他玩的苦肉计!”

    黑田优美道:“不,父亲大人,我已经问过黑田景虎了,他也承认了,杀手确实是他派来的!”

    黑田俊熊有些难以置信的道:“这,这怎么可能,他为什么要杀你?”

    黑田优美道:“他说爷爷要死了,黑田本太郎说必须有人跟着爷爷一起陪葬!”

    知兄莫若弟,听到她这么说,黑田俊熊一下就明白了,为了遗产,为了家族中那难以估值的天文数字遗产。

    黑田优美接着又道:“黑田景虎还让我隐姓埋名,远走高飞,永远不要再回去!”

    黑田俊熊默然的长叹一口气,“听他的吧,这也是我想要对你说的!优美,父亲以前做的很多事情,也许都是错的,但你既然是个听话的孩子,那就听父亲最后一次话,隐姓埋名,好好的活着!”

    黑田优美眼泪再一次落了下来,“好,我知道了,父亲大人你多保重!”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