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身特工 第三百一十章 缠绵之夜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近身特工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黑田优美终于有了父亲的消息,不但知道他还活着,而且还和他通了话,心头压着的一块大石总算是放下了,心头也终于再没有什么牵挂。

    把电话还给严小开的时候,由衷的说一句:谢谢!

    严小开摇头,“你应该知道的,我不希望你说这两个字。”

    黑田优美道:“我明白,我会遵守自己的承诺,从今以后,我就是你的奴仆,我的一切都是你的!”

    严小开苦笑道:“优美,你误会我的意思了,我是说我们之间已经用不着再说谢字。并不是要你兑现承诺。而我更想说的是,既然已经这样了,那从现在开始,你就为你自己而活吧!”

    黑田优美摇头道:“刚才你救了我的命,而且你也说话算话,真的让我父亲活着,所以不论怎样,我都会兑现我的承诺。以后,你就是我的主人!”

    严小开哭笑不得,“我的意思是说,只要你喜欢你愿意,你可以不用为任何人而活的!”

    黑田优美固执的道:“不,从今天起,你就是我的主人。”

    严小开汗得不行,软瘫瘫的道:“优美,我怎么就和你说不明白了呢?”

    黑田优美道:“主人,请允许我这样叫你。另外,以后你不要再叫我优美了,昨日的一切犹如昨日死,过去的那个黑田优美已经不在了,以后我就是毕韵瑶,以后主人叫我小瑶好吗?”

    严小开只好道:“我可以叫你小瑶,但是如果你不愿意,你可以选择自己想要的生活!”

    黑田优美道:“跟着你,伺候在你左右,那就是我的选择。”

    严小开道:“可是……”

    黑田优美打断他道:“主人,请让我伺候你洗澡好吗?”

    严小开:“呃!?”

    黑田优美转过身去,重新给浴缸放热水。

    转过身来后,温柔的看严小开一眼,这就开始轻解他身上的衣服钮扣。

    她的态度转变,让严小开多少有些无所适从,手足无措的站在那里,不知道该享受,还是该拒绝。

    当他勉强硬起心肠,想要将她的手拨开,可是看到她那专注又虔诚的目光,又心生不忍,犹豫来犹豫去,上身的衣服已经被她解开了。

    接着,她做了一个让严小开十分意外的动作,那就是对着自己跪了下去,然后开始解裤子上的腰带,将自己的长裤脱了下来。

    既然已经这样了,严小开再去说什么,显然是矫情造作,太过装模作样了,所以他就索性任由得她。

    不多一会儿,他就被脱得一丝不挂了。

    尽管两人已经不是第一次坦诚相对,但黑田优美看到严小开那结实又匀称的身体,还有身下挺拨的硕大之时,脸上还是情不自禁的红了红,也跳也快了一些。

    不过既然已经下定决心了,那也没有什么好犹豫的,将他脱光之后,她就伸手拉开了浴袍上腰带。

    腰带一松,浴袍就敞了开来,里面玲珑苗条的身体也隐现在欲袍之中,随着欲袍缓缓的从身上落下,她那洁白如玉的身体也无摭无掩的坦露在严小开面前。

    看着她那挺俏圆润在胸部,纤细得只堪盈盈一握的柳腰,腰下那柔美平顺的腹部,还有那凄凄的杂乱芳草,严小开直感觉一股火从腹部涌了起来,全都汇集在一处。

    看到严小开的反应,黑田优美的脸更红了,扭头看了看浴缸的水,发现已经半满了,这就道:“主人,进浴缸里面去吧!”

    严小开这就走了进去,在浴缸中坐了下来。

    黑田优美也跟着进去,坐在他的身后,用莲蓬将他的后背打湿,涂上沐浴露,轻重有力的开始搓起来。

    一边搓的时候,黑田优美还柔声的问:“这样力度合适吗?会不会太重了!”

    严小开点头道:“不会,可以!”

    黑田优美这就给他搓洗起来,动作时而轻柔,时而缓重,极为的用心与细致。

    严小开被弄得极为舒服,闭上眼睛享受起来。

    这种感觉,他原以为已经很美了,可没想到的是更美的还在后头呢!

    搓洗进行了一阵之后,后面的黑田优美突然停了停,不知道弄了什么,然后他就感觉到后面有两团柔软与滑溜贴到了后背后,缓缓的上下游动起来。

    一瞬间,严小开明白了,她是在用胸部给自己揉洗后背,这舒爽得笔墨无法形容的美妙感觉使得他差点无法把控的呻吟出来,

    过了约有近十分钟那样子,黑田优美的双手又从他的两腋之下穿了开来,半抱半拥着他,同时给他进行前胸与腹部的搓洗。

    这下,严小开终于忍不住了,舒服得滋溜溜的连连吸气。

    黑田优美柔声的问:“主人,这样感觉好吗?”

    严小开一个劲的点头,喃喃的道:“好,好得不得了!”

    黑田优美微微笑了下,更是用心的伺候他。

    后面与前面终于洗完了,黑田优美就道:“主人,你转过身来吧!”

    严小开转过身来,黑田优美再一次用手给他清洗起来,无丝的细致与温柔,从上到下,从里到外,没放过任何一个地方,任何一寸肌肤。

    严小开爽得魂飞天外,几次都无法自控的呻吟了出来。

    在全身上下都清洗完毕之后,黑田优美并没有让严小开离开浴缸,而是让他站了起来。

    接着,让严小开更觉意外与欢喜的事情发生了,黑田优美竟然就跪在浴缸之中,主动的张开了嘴,凑到了自己的胯间,用一种更是独特又贴心的方式给他清洗!

    人比人会死,货比货得扔!

    没有比较,那就无从知道的,可是有了比较,那就强弱立判了。

    以前的郝婞,无疑是很会服侍人的,在黑田优美没有出现之前,他曾认为婞姐是全天下最会服侍男人的女人,可是她和现在的黑田优美比起来,那真的是太弱了,也太没技术含量了。

    严小开在享受的同时,心里也多少也有些感悟,难怪倭国男人那么高傲自大,原来都是倭国女人娇宠出来的。

    不过,他却不得不承认,要论起服侍男人,真的没有哪个国家的女人能比得上倭国女人。

    只是,不管怎样都好,郝婞在他心里的位置,那是没有任何人能够替代的。

    很快,胡思乱想就被身下绵绵不绝的快感冲垮了,让他没办法再集中精神去想任何的事情。

    这样伺候了他约有十几分钟,黑田优美就在他身下抬起头来问:“主人,咱们去床上好吗?”

    严小开点头答应一声。

    黑田优美这就站了起来,给严小开迅速的清洗一下,又给他擦干身上的水珠,这才道:“主人,你先去吧,我马上就来!”

    严小开走出了浴室,进了主卧室。

    躺在那张崭新的大床上的时候,他还是有一种在做梦的感沉,就是这样,自己收了一个女奴?

    尽管这个事情来得有些突然,可是想想,又觉得这也没有什么不好。

    郝婞不告而别后,自己的生活变得紊乱又糟糕,家里必须有个人照料着,何况黑田优美真的很美,服侍人也很有一套。

    正这样想着的时候,黑田优美进来,主动的脱掉了身上的浴袍之后,她就上了床。

    在她凑上前来的时候,严小开闻到她身上如兰似麝的香味,嘴里还有淡淡的薄荷味,显然是刚才抽空刷了牙。

    严小开这就将她揽过来,在她的唇上亲吻起来。

    黑田优美毫不抗拒,反倒主动的张开贝齿,送出丁香小舌迎合起他来。

    缠缠绵绵的热吻之后,她就顺着他的颈脖,缓缓往下亲吻,一寸接着一寸……

    当她的唇要再次落到严小开的腹下之时,严小开却将她轻轻的拉了上来,“优美,呃,小瑶!不着急的,咱们有一整夜的时间,可以慢慢来,咱们先聊一聊好吗?”

    黑田优美点点头道:“没关系的,主人,你喜欢怎么叫我都可以。”

    严小开逗着她道:“那我叫你优乐美怎样?”

    黑田优美疑惑的问:“优乐美?”

    严小开解释道:“一种奶茶,我很喜欢喝的!”

    黑田优美轻柔一笑,“只要主人喜欢就好!主人要和我聊什么?”

    严小开道:“你的催眠术很厉害,我想知道是跟谁学的?”

    黑田优美道:“是在东京大学念书的时候,跟一个心理学的女教授学的!不过也算不上什么厉害,因为我现在的能力,只能催眠一些意志较为薄弱的人,如果遇上意志坚定,例如主人一样的,那就完全没有效果了!”

    严小开问道:“没办法再提高了吗?”

    黑田优美想要摇头的,但想了一下又道:“我记得导师曾说过,我最大的问题是眼神不够亮,没办法一下子就慑住别人的心神,如果有办法提高眼睛的亮度,在对方看我的第一瞬间,就被我的眼睛吸引,我就能够催眠他。不管他的意思有多坚定。”

    严小开心中一动,从丹田内透出一缕内气,凝聚到双眼之上,双目中顿时精光暴起,射出慑人的光芒,“是这样吗?”

    看到他的眼神,黑田优美心中一禀,瞬间有种仿佛无法呼吸的窒息之感,直到严小开的目光恢复如常,她才终于定下心神,急忙的问:“主人,你是怎么做到的?这太神奇了!”

    严小开笑道:“你想学吗?”

    黑田优美点头,“当然想,如果我的眼睛能有主人的这么亮,今晚那三个杀手,我就可以轻松拿下了!”

    严小开道:“那好,我教你。”

    黑田优美大喜过望,随即又弱弱的问:“主人,你不担心教会了我之后,我反过来对付你吗?”

    严小开摇头,“如果我担心的话,我就不会救你,更不会要你了!”

    黑田优美终于笑了,笑容无比的灿烂,凑到他唇上亲吻了一下,“主人,你真好!”

    严小开则翻身将她压到身下,“来,我现在就教你!”

    感觉到他紧抵着自己的坚硬,黑田优美羞臊得不行,低声道:“主人,你明明是要欺负人家,哪里是教我什么呀!”

    严小开伸手指着她的小腹,一本正经的道:“和我睡了两个晚上,你没感觉你这里多了什么吗?”

    黑田优美脸更红了,声音低得不行的道:“当时是多了,可是后来又流出来了!”

    严小开狂汗,“我不是说那个,我是说气息,一种仿佛不存在,但又能感觉得到的东西。”

    黑田优美仔细的想想,“你不说的话,我还没注意到,你这么一说,我好像真的有呢,不过好像只是有时有,有时又没有的样子。”

    严小开道:“那是你没有掌握运用它的窍门,来,我来言传身教!”

    黑田优美正想说什么,身下却突地一满,嘴里也忍不住轻吟了一声……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