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身特工 第三百二十二章 这是谁进了谁碗里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近身特工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不错,今天我之所以会来这里,除了给你阿麻过生日外,最大的目的是想要求到你手里的这张票!”严小开一手捏着七妹的光滑白皙的下巴,摇了摇头又道:“不过现在,我已不在乎你投不投票了,因为我更在乎你对我的态度!”

    七妹咬牙切齿的道:“你,到底想怎样?”

    严小开的手放开了她的下巴,落到了她的胸部上,一边揉着一边道:“我要你臣服于我,现在,马上,立刻,向我求饶!”

    七妹张嘴,一口唾沫就吐了过来,“你,休想!”

    严小开闪了开去,回过头来定定的看她一眼,然后点点头,“好,这可是你逼我的!”

    七妹见他把手伸到自己迷你裤的钮扣上,心里顿时颤抖了起来,尖声惊叫道:“不,不要!”

    严小开没理她,解开那个钮扣后,拉开拉链,然后连同里面的黑色蕾丝內褲与肉色丝袜一起扒了下去。

    当他看到那条黑色內褲已经湿了一大片的时候,脸上浮起了一抹笑意,“我说呢,原来你是故意的!”

    七妹羞愤欲绝,如果此时手里手枪,她会毫不犹豫的赏严小开几枪,可是这会儿就算她有枪也没用,因为她连动下手指头的能力都没有。

    将她的衣服全都扒光了之后,严小开就拦腰将她抱起,扔到了那张柔软的床上,然后如影随形的压了上去。

    七妹虽然被点了穴,但并没有失去知觉,看到他压在自己的身上,感觉到他的体温,心头不由突突的跳了起来,声音发颤的道:“姓严的,不,你不要!”

    严小开道:“那好,你现在求我!”

    看见他得意洋洋的可恶嘴脸,七妹竟然想也不想,冲口而出就是一句,“求你老木!”

    到了这个时候还嘴硬,这个女人明显是有药也没得救了,所以严小开再不犹犹豫,一下分开了她修长的双腿,蛮横的直冲而入……

    当他意识有点小小的阻隔想要停止的时候,却已经太晚了,因为他已经冲破过去,和她合二为一了。

    七妹个性倔强,并没有失声惨叫,但清秀的五官却明显因为疼痛而紧紧的拧在了一起,显得奇惨无比。

    看到她这样的表情,又看看身下,发现那丝丝血迹,严小开大吃了一惊,愣愣的道:“你来大姨妈了?”

    七妹怒声骂道:“来你妹!”

    严小开道:“这……难道你还是处女?天啊,你不是说你十年前就不是了吗?而且你还说你有妇科病的。”

    七妹的眼泪终于流了下来,嘴里什么话都没说。

    严小开犹豫了一声,终于说了一声,“对不起,我真的以为你……”

    七妹愤恨又无奈的骂道:“你现在才说对不起有屁用啊!”

    严小开想了想又道:“那我退出来吧?”

    七妹闭上的眼睛霍地又张了开来,骂道:“白痴!”

    严小开这下软瘫瘫了,进退两难之际,只能趴在她的身上一动也不动。

    过了一阵,耳际却传来一个幽怨无比的声音,“你现在装什么死啊?”

    严小开抬起头来,“那我该……”

    七妹合上了眼睛,又什么都不说了。

    这下,严小开多少有些明白了,伸手在她的腰际疾点了几下,然后缓缓的动了一下……

    刚开始严小开进去的时候,七妹确实是感觉很疼的,可是随着后来他的沉静不动,这股疼痛消失了,只剩下一点麻辣的感觉,更多的还是胀满的难受。

    随着他的轻动,所有不快通通都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愉悦,美妙得笔默难描的愉悦。

    在他的手指点到她腰际的时候,她已经知道自己能动了,能动之后的心里第一个反应,那就是理智的把他从自己身上推开,然后抢到桌旁的那把枪,将他一枪给毙了,可是诚实的身体却告诉她,让她将他抱紧,不要让他再从自己的身体上离开。

    纠结来,纠结去,最终她什么也没做,没有推开他,也没有抱紧他,仅仅只是是用双手紧紧的抓住床单,迎着他一波接一波的冲击。

    然而随着他的动作渐渐变得剧烈,脑袋在一波接一波的快感之下渐渐变得混乱了,神智无法再清醒,双眼变得迷离,嘴里也情不自禁的低吟声。

    她的双腿,在不知不觉间夹住了严小开的臀部,一双手也不知道什么时候缠上了他的颈脖,整个人都沉浸于欲朢的海洋之中,无法自拔!

    此时此刻,她已忘记了这一切不是自己自愿的,更加忘了压在自己身上的是她所痛恨的那种帅哥小白脸。她唯一知道的是,此时此刻的自己,是如此的快乐!

    过去的二十七年里,从来未有过的快乐。

    后来快乐到极致的时候,她甚至一翻身,将严小开压在身下,自己动了起来。

    严小开原本只是有点意气有事的,既然你敢爆我的菊花,我为什么不敢霸王硬上弓?可是当他发现她是处女之后,他的良知有所发现,心里也有些后悔了。

    只是,错已经铸成,就算退出去也不能改变这个事实了!

    那还能怎么办,只能错有错着了。更何况他现在什么都不需要,最迫切需要的就是处女啊!

    看着七妹的激烈反应,严小开感觉很古怪,这像是被人強暴的样子吗?

    如果不是知道她的底细,严小开真的会怀疑,这一切都是她故意的!

    不过既然已经这样了,不管谁对谁错,结果是一样的,所以严小开也没有什么好客气的,在她累了之后,自己就化被动为主动,强势出击。

    当然,他并没有忘记最重要的事情,那就是默念口诀,运起無尚心法吸纳她的元阴!

    这,毫无疑问是一件一举两得的事情。

    尽管一开始的时候,严小开这样的举动绝对算是強姦的,可是照后面来看,这又不像是强姦,顶多也就算个诱姦罢了!

    尤其值得一提的,那无疑就是七妹的反应,在女孩第一次真真正正变成女人的时候,是很少有人能感觉如此快乐,而且头一次就能达到峰顶浪尖更是少之又少。

    七妹不但达到了,而且还不只一次。

    被打开了那扇大门之后,七妹真的有些可怕,疯狂,激烈,不知疲倦,完全忘我的索求着!

    两人的战斗,从床上战到床下,从门口战到天井,从天井战到厅堂,又从厅堂战回到房间……

    祖屋的每一个地方,几次都留下两人战斗的痕迹。

    最后的最后,房间终于恢复平静的时候,七妹已经瘫软在床上,虽然感觉腰酸背痛,四肢发软,仿佛全身散了架似的,连动一动手指头的力气都没有了。但奇怪的是,她仍然感觉自己的精神很好,好得不得了。

    大口大口的喘息过后,她的眼神有些迷芒的看着窗外折射而入的阳光,嘴里喃喃的道:“我从不知道,女人和男人在一起是这种感觉,而且是如此的快乐。”

    严小开伸手将她揽入怀中,声音温和的道:“感觉好的话,以后来咱们可以继续的。”

    七妹虽然没有拒绝他的怀抱,嘴里却恨恨的道:“你招惹了我,你以为我会这么容易放过你吗?”

    严小开笑笑,抚顺她脸上紊乱的发丝,“我也不会就这样放过你的!”

    七妹冷哼了一声,却把头靠向他的胸膛,聆听着这个让她感觉无比舒服与讨厌的男人的心跳。

    停了停,严小开终于忍不住问:“哎,七姐……”

    七妹道:“打住,叫姐,不要七!”

    严小开只好道:“姐!”

    七妹懒洋洋的道:“说吧!”

    严小开纳闷的道:“我怎么感觉有点上了你的当的样子!”

    七妹翻起白眼道:“什么意思?”

    严小开道:“就是你故意设了套,让我往里钻!”

    七妹不屑的道:“切,我用得着设计你?你以为自己长得真的很好看吗?我养的那些宠物,哪一个比你长得差了!”

    严小开道:“那你怎么又会和我好?”

    七妹有点心虚的道:“我和你好了吗?是你死不要脸的强姦我。”

    严小开道:“真的是这样?”

    七妹用力的揍他一下,“要不然你以为是怎样?”

    严小开道:“我怎么感觉你是看上了我,然后故意针对我,吸引我的注意力,让我兴起征服你的**!”

    七妹心虚得不行,嘴里却道:“行了,别臭美了,就没见过你这样的,得了便宜你还卖乖的!”

    严小开嘿嘿一笑,抬起她的一条腿道:“咱们再来!”

    七妹吓了一大跳,连连摇头道:“不,不来了,我都肿了!”

    严小开道:“是吗?我看看!”

    七妹又使劲的打他一下,“看你的头。你的时间这么长,一会还没完,阿麻就回来了,让她给知道了,多尴尬啊!”

    严小开道:“怕什么,反正这就她希望的。”

    七妹道:“可你又不是我真正的男人!”

    严小开道:“我们已经这样了,我还不是你的男人呢?”

    七妹立即反问道:“那大小姐呢?”

    严小开想当然的道:“我也是她的男人啊!”

    七妹冲他竖起了中指,骂道:“干!”

    严小开很贱摆开姿势道:“来呀,来呀!”

    七妹立即就要探手去拿放在床头柜上的擀面杖。

    严小开被吓了一跳,赶紧从后面压住她,七妹一挣扎,两人就闹作了一团。

    嬉笑怒骂一阵之后,两人再次平静下来。

    严小开道:“姐,你看你们之前的龙头,哪一个不是三妻四妾的,我竟然是龙头了,这也没有什么不正常吧!”

    “呸!”七妹啐他一口,骂道:“死不要脸,你现在还不是龙头呢!”

    严小开就真的很不要脸的用舌头舔一下她的脸,笑道:“你给我投上一票,我不就是龙头了吗?”

    七妹吃了一惊,“你已经拉到五票了?”

    严小开点头,“如果没有意外的话,五票是肯定了。加上你这一票,就超过半数了,这个位置,我也坐定了!”

    七妹沉吟一阵,问道:“你想要我这一票?”

    严小开点头道:“想啊!”

    七妹的双手抓住他的头发,将他的头缓缓的往自己的腿间按,“想要我的票,你就得好好的来侍候我一次!”

    严小开忙摇头道:“不要,你有妇科病!”

    七妹骂道:“有你妹,老娘在刚才之前还是处女!”

    严小开:“……”——

    今天会有加更,虽然不会太多,但也算爆发。

    另外,沙漠那厮要我给他章推。他还很低调的写了些感言。

    纵横最有修养、最有智慧、最为优雅、最为内涵的写手沙漠,其历史巨著《国色生枭》已经成为写历史的范本,如同香茗,越品越香,大家都去尝试一下,值得订阅,我觉得是整个纵横最值得订阅的巨著

    下面是联接,上面是他的原话,大家看着办吧。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