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身特工 第三百三十一章 好一道鸿沟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近身特工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在大屿山码头驶往香江的水警指挥船上。

    舱房中,良镇膺坐在椅子上,神色有些严肃的看着眼前的严小开。

    面对着这个位高权重的第一长官,严小开说心里没有压力,那是假的,但要说十分畏惧,那也不见得。

    唐朝的皇帝都见过了,还有什么好怕的呢?

    不过出于礼数,他还是在别人都退出去后,向他行了个礼,“长官!”

    良镇膺点了点头,神色有些缓和,摆手道:“小开,原本咱们早该见上一面的,只是一直都没有合适的时机,没曾想最后在这样的情况下见面了!”

    严小开觉得这样见面没有什么不好的,救了他的女儿,送了份见面礼呢!

    良镇膺见严小开一直站着,这就指了指旁边的座位,“坐吧!”

    严小开摇头道:“长官,我觉得我还是站着吧!”

    良镇膺的脸上终于浮起一抹笑意,“叫我长官并不是很合适啊,你不觉得你应该叫我一声爸吗?”

    严小开汗了一下,心说你怎么占我便宜呢!

    “长官,这个……只是任务的安排!”

    良镇膺淡笑一下,“这个我比你更清楚!”

    严小开:“呃?”

    良镇膺道:“因为要上面派人来维和香江的地下秩序,是我提出申请的,而强加于你私生子的身份,也是我建议的。”

    严小开默默的听着,没有说多余的话。

    良镇膺继续道:“不过说实话,刚开始的时候,我得知他们派了个毛头小伙来办这件事情,心里是真的很不爽的,因为我觉得他们在敷衍我,在我看来,你这么年轻,根本不可能完成这个任务的!这,也是我一直没有约见你的原因。”

    其中还藏着这么个隐情,严小开是真不知道的,不过设身处地的换位思考一下,也不是不能理解的,嘴上无毛,办事不劳嘛!

    良镇膺接着又道:“不过现在来看,我明显是估计错误了,因为你的表现太出我的意料了,你不但成功打入了红兴社团的核心内部,而且马上要成为新任龙头了!”

    严小开有些嘲讽的道:“这还得归功于长官你给的私生子身份啊!”

    良镇膺摇头,“没有能力的话,别说私生子身份,就是把我这个位置让给你,也是不能成事的。”

    严小开撇了撇嘴,没说什么。

    良镇膺道:“小开,在完全不能摒弃地下秩序的现在,只能维持地下秩序的平稳,这是一个艰巨困难而又长远的任务,我希望你能持之以恒的坚守,更出色的完成这个任务。”

    严小开道:“长官放心,任务我既然接了,那就一定会完成的。一会儿到香江了,请让我把笑面虎及他的儿子一起带走!”

    良镇膺点点头,“这个自然是没有问题的!以后如果遇到什么困难或需要,你不需要通过其他人,可以直线联系我。我的号码你应该早就有了吧!之前你还打过给我的。”

    严小开点了点头,这样当然是最好的,省很多麻烦事呢!

    良镇膺抬眼朝外面看看,透过玻璃窗看到自己的女儿良小妹与七妹正在聊天,这就道:“这次小妹的事情,谢谢你了!”

    严小开道:“长官不用客气,说起来小妹不也是我的妹妹吗?”

    良镇膺恍然,笑着点点头,随后又感叹的道:“我要是真的有你这么一个出色又懂事的儿子,那就好了。”

    严小开原本想问,你儿子不听话吗?不过话到嘴边还是改口问道:“长官,小妹怎么会一个人跑到梅窝去的。”

    良镇膺有些尴尬,但也没有隐瞒,“其实也没什么,就是这次她模拟会考成绩排名倒退了一些,我训了她几句,她就自个跑出来了!”

    严小开问道:“小妹今年几岁了?”

    良镇膺道:“刚满十七岁。”

    严小开道:“现在这个年纪是最青春叛逆的时期,过多的管束反倒会让孩子变得更倔强。我觉得,小妹这个年纪成学习成绩固然稻重要,但让她学会做人的原则,把握人生方向,让她懂得平等公正,养成正确的待人接物态度,这也是同等重要的。长官,你认同吗?”

    说出这么有意义的话,严小开也有些吃惊,叩心自问,这真是我说的吗?

    良镇膺沉思一阵,点点头道:“或许你说得对吧,现在这代人和我们那代人不同,思想观念的差别就像是一道鸿沟,难以愈越啊!”

    严小开摇头道:“我看得出小妹是个很好的孩子,只要你耐心一些,她会听你的。”

    良镇膺摇头道:“你别看她表面秀气文静,其实骨子里倔着呢!”

    严小开和他聊了这么一阵,也感觉没什么要说的了,再和他呆下去也感觉闷,所以就找借口道:“长官,要不这样,我和她年纪差不了很多,我去和她聊聊。”

    良镇鹰想了想,点头道:“去吧!你们年轻人应该好沟通一点!”

    从舱房走出来,严小开摇摇头,呼了一口气,和这位老大人聊天并不是件什么轻松愉快的事情啊……

    在外面和良小妹聊天的七妹看见严小开摇头晃脑的叹气,以为是两父子聊得不愉快,不由就凑上来悄声问:“怎么了?吵架了吗?”

    严小开摇头,作出苦逼的样子,“现在他是政府高官,我是黑社会头头,话都说不来两句,有什么好吵的!”

    七妹十分同情的看他一眼,随即又安慰道:“我觉得这样挺好的!”

    严小开皱眉道:“这还好?”

    七妹点头,“他在白道做头头,你在黑道做头头,这不就印证了虎父无犬子那句话嘛!你要是只做个黑社会小喽啰,那才是真的给他丢人呢!”

    严小开朝舱房指了指,“这种话,你去跟他说吧!”

    七妹被吓一跳,“啊?”

    严小开逗着她道:“你不敢啊?”

    七妹一咬牙,这就朝舱房走去,“去就去,有什么不敢的!”

    严小开汗了下,赶紧的拽住她道:“行了行了,我开玩笑的,你就别跟着添乱了!”

    两人说了这么一会儿话,七妹看到一旁的良小妹,意识到两兄妹可能有话要说,这就识趣的走到一边看海上的风景去了,把地方腾给两人。

    严小开凑近良小妹,轻喊一句道:“小妹!”

    良小妹也赶紧的叫了一声:“哥哥!”

    听到这声娇滴滴的“哥哥”那一瞬间,严小开有种亲妹妹在喊自己的错觉,只是仔细看看,暗里摇头不已,自己的妹妹可没有这么大的胸部呢!

    也许是开始熟络起来了,良小妹不再那么怯生,“哥哥,你和我爸刚刚聊了什么?”

    严小开道:“聊了一下你这次离家出走的事情。”

    良小妹闻言脸色一窘,然后极不好意思的垂下头去。

    严小开道:“小妹,没关系的,哥哥是过来人,和你这么大的时候,哥哥比你还要叛逆呢!”

    这话,无疑是言过其实了,别人也许曾经叛逆过,但严小开绝对没有,因为在没有重生之前,三棍子都别想打出他个闷屁来,不管是发育期,还是青春期,都是老老实实规规矩矩的。

    不过,经严小开这么一开导,良小妹敞开了心菲,“哥哥,你不知道,我爸好过份的。这次考试之所以没考好是因为之前生了一场病,在家休息了两周,好了之后还没来得补习漏下的功课,马上就开考了,成绩排名虽然没有以前高,可在学校也错是不错的,老师都夸我呢,他却要训我!”

    不被理解,显然极为郁闷的,严小开点了点头,“小妹,我知道你受了委屈,不过可怜天下父母心,没有哪个父母不是希望自己的子女好的,你看你爸做那么大的官,有那么多的事情要忙,可是心里还是牵挂着你的成绩,可见他对你有多疼爱,不是吗?”

    良小妹不出声了。

    严小开接着先打顶爷五十大板,“不过你爸也不应该训你,他应该体谅你大病初愈参加考试不容易,多给你些鼓励才对的!”

    良小妹绷着的脸才多少有些缓和,显然这话是说到她的心坎上去了。

    最后,严小开又赏她五十大板,“小妹你也有错的,就算你爸不能体谅你,他训你终归是为了你好,你不应该这样偷偷跑出来的,这是很危险的,你看刚才,差点儿就出事了不是?”

    良小妹想起那只差点就伸到自己胸部上的爪子,心里仍有余悸,同时也羞愧的再次垂下头。

    严小开伸手拉过她的手道:“小妹,答应哥哥,以后不要这样好吗?这样会让你的家人很担心的。”

    良小妹脸红红的轻点一下头。

    严小开想了想,这就把自己的电话号码写给了她,“你以后要是遇到什么事情想不通的,或者有什么困难,那就打给我吧。”

    良小妹接过号码,小心的握紧在手中,“哥哥,谢谢你。”

    严小开点点头,然后朝舱房指了指,“你爸在等你呢,和他去说两句话吧!”

    良小妹有些犹豫,在严小开再三鼓励之下,终于还是硬着头皮走了进去。

    看到两父女说起了话,严小开才松了一口气,只是松完气后又感觉莫名其妙,自己什么时候成了家庭调解辅导员了?

    真是的,这里面有自己的鸟事咩!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