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身特工 第三百三十四章 阿斗必须扶一扶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近身特工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和黑虎通过电话之后,严小开走回到七妹那个仓库。

    看见笑面虎狗来两父子已经被绑着吊了起来,不由笑道,“笑面虎……呃,我还是叫你狗来吧,因为你现在这个样子,真不像什么虎!”

    落到了这步田地,笑面虎自然是硬气不起来,只是赶紧的问:“严生,你行行好,放了我们两父子吧!”

    严小开摇头,“抱歉,我原本是很想放了你的,可是我刚刚和黑虎谈过了,他不答应我的条件,所以我准备从明天开始,每天砍下你父子两人的其中一只手脚,送到东星集团去!直到把你们两个弄死为止。”

    笑面虎吓得脸无人色,他那儿子更窝囊,直接就被吓尿了,裤子湿了一大块。

    严小开闻到腥臊味,皱眉后退了一步,摇摇头道:“你们要怨就去怨黑虎,别怨我。他既然不答应我的要求,我有什么办法?”

    说着,严小开就对七妹道:“明天开始,每天砍他们两人的一只手脚,送到东星去。”

    笑面虎的儿子杨阳伟首先尖声叫起来,“不,不要!”

    笑面虎赶紧的道:“严生,严生,这样,这样子,现在我们东星并不是黑虎说了算的,和他谈不妥,你可以和旺哥谈的!”

    严小开冷哼道:“你刚才不是说黑虎能做主吗?”

    笑面虎忙道:“不,我错了,黑虎说了不错的,旺哥才能做主的。”

    严小开摇头,“我不管你们东星现在是谁做主,反正现在我是没心情去谈了。等过两天,看我的心情怎样再说吧,当然,那个时候得你们还活着才行!”

    笑面虎忙叫道:“不,严生,严生……”

    他的儿子也赶紧的惨叫起来。

    整个仓库顿时变得一片凄风惨雨。

    严小开皱眉,指了指旁边的人,“将他们两个的嘴堵上,吵得烦死了!”

    旁边的人赶紧拿来了两块抹布,将笑面虎父子的嘴给堵了起来。

    看见他们不能再喊叫了,严小开这才往走去。

    七妹见状,赶紧的跟了上去。

    到了门外之后,七妹才问道:“哎,你刚刚好像没说明白,从明天开始,是砍他们父子两每人一只手脚,还只砍其中一人的手脚就行了,你得说清楚,我才好吩咐下面的人办事。”

    严小开汗得不行,“我只不过随口那么一说,你还当真了?”

    七妹愣了一下,“随口一说?”

    “姐……”严小开叫出这声的时候,看见她皱眉,而且警惕的往旁边看去,忙改口道:“七姐,咱们虽然是出来混的,但今时今日不能动不动就讲打讲杀,得讲策略,明天开始,你将两人分开来。并分别告诉他们,今天砍的是他父亲又或他儿子的手脚!”

    七妹嗤之以鼻的道:“这样有什么意思呢?”

    严小开道:“七姐,这你就不懂了,有时候心理的折磨比**上的折磨更加让人难受!”

    七妹愣住了,仔细的想想,不由的暗暗点头。

    严小开道:“好吧,人交给你了,给我看好他们,我得先走了!”

    七妹忙叫道:“哎!”

    严小开停下脚步问:“干嘛?还要再深入的交流一下,才肯让我走?”

    “去死!”七妹骂一句,这才道:“别忘了将那五百万还给我!你答应过的。”

    严小开啼笑皆非,只好点头。

    离开九龙城的时候,严小开准备回项家,不过到了半路上,他停了下来,因为他觉得这个时候自己很有必要和旺哥仔见上一面,要不然自己忙死忙活,他这个客串的主角却不积极响应,那自己岂不是白搭。

    对于严小开的邀约,旺哥仔是没有理由拒绝的,当然,有一个情况下是例外,那就是他不想活了!

    花花世界如此美好,如果可以的话,谁不愿意好好活着呢?所以旺哥仔在接到严小开的电话之后,第一时间就赶过来了。

    在一处偏僻的地方,两人见了面。

    严小开打量了一下旺哥仔,发现他的气色并不算太好,这就掏出一颗药丸递给他。

    因为之前有过恐怖的经厉,旺哥仔没敢轻易接他的药丸,紧张无比的问:“大哥,这是什么?”

    严小开没解释,只是道:“吃吧,对你有好处的!”

    旺哥仔犹豫了半天,终于还是乖乖的把药丸接过来吃了,因为他了解严小开的性格,他要不吃的话,严小开会硬给他灌下去的。

    当那啥不能反抗的时候,他除了选择享受,还能怎么样呢?

    严小开道:“以后少上点床,少喝点酒,少抽点药,少熬些夜,你看起来有点肾虚了。”

    旺哥仔:“……”

    放下这事不提,严小开接着问道:“黑虎有把笑面虎的事情告诉你吗?”

    旺哥仔道:“说过了!”

    严小开道:“你怎么想的?”

    旺哥仔犹豫一下才弱弱的道:“黑虎他不同意……”

    严小开打断他骂道:“废柴,我是问你怎么想?你管他同不同意!”

    旺哥仔神色一禀,“我的想法当然是希望和平解决,不过……”

    严小开喝道:“吞吞吐吐的干嘛,有话就直说,有屁就放,亏你还是左光斗的亲侄子呢!”

    旺哥仔这就挺直了腰杆道:“我觉得大哥的要求确实有点过了,别说他,我都没办法接受,钱,我们多少是可以赔你一点的,但你说一亿八千万的就太夸张了,还有让他代表东星给你道歉,那也是办不到的!”

    理直气壮的说完之后,看见严小开正目光阴沉不定的看着他,旺哥仔心头不由一禀,挺直的腰板又有点弯了。

    不过,严小开并没有发怒,只是在背后拍一下他的腰,让他把身体站直了,这才问道:“那照你的意思呢?该怎么解决呢?”

    旺哥仔张嘴,然后又弱弱的问:“真的可以说吗?”

    严小开喝道:“废话,让你说你就说!”

    旺哥仔道:“如果照我的意思,我们就赔你个六百六十六万,六六大顺嘛,同时,谁做错了事,谁去承担,这件事是笑面虎父子惹出来的,不代表东星,虽然钱我们东星可以替他们出,但赔礼道歉斟茶认错,必须是他们父子俩,而且是以个人的名议!”

    这,无疑是在必须妥协的情况下,最和平最周全的一个方案,也是一个具有大局观的人应该有的。

    严小开心里暗赞,脸色却依旧沉沉的问:“这是你自己的想法?”

    旺哥仔点头,“是的!”

    严小开又问:“那黑虎知道你的想法吗?”

    旺哥仔道:“我和他说了,但他坚决不同意,而且还说要以牙还牙,以暴制暴!”

    严小开皱眉道:“嗯?”

    旺哥仔道:“他没跟我说他具体会怎样做,但我觉得他肯定会有所动作!”

    严小开目光紧盯着他,阴沉沉的。

    旺哥仔忙道:“大哥,我真不知道!”

    严小开仍是不说话,只是一双目光如尖刀般剜着他。

    旺哥仔忙抬起手作投降状,“大哥,我是说真的,我和他一向不太对付,现在也是面和心不和。我向你保证,他那边一有什么动静,我立即向你禀报。”

    严小开这才收回目光,然后问道:“你大伯现在怎么样了?”

    说起这个,旺哥仔脸上现出愁色,“救是救过来了,但还没有完全脱离危险,现在还在重症监护室里,医生说他现在这样的情况说不好就会不好!”

    这样的情况已经在严小开的预料之中,而且他关心的也不是左光斗的身体怎样,而是他的龙头宝座。

    “他现在这个样子,你们没有想过重新推选龙头?”

    旺哥仔摇头,“我没有想过!”

    严小开白他一眼,“那别人呢,别人也不想吗?”

    旺哥仔道:“这……”

    严小开又问:“旺仔,你告诉我,你有想过做龙头吗?”

    “我……”旺哥仔犹豫一下,终于点头,“我当然想过,而且之前也做了准备,可是现在我大伯突然间变成这个样子,我一点信心都没有了!”

    严小开道:“他在不在,和你做不做龙头有什么关系?”

    旺哥仔道:“可是他不在的话,光是靠八虎选举,我肯定是选不过黑虎的。他在八虎之中很有影响力!”

    严小开淡淡的道:“你大伯不在,不是还有我吗?”

    旺哥仔疑惑的问:“你?”

    严小开道:“不错,你大伯现在不能扶你,那就让我来扶你上位!”

    幸福来得有些突然,旺哥仔显然有些措手不及了。

    严小开见他不说话,以为他不相信自己的能力,不由就问:“怎么?你觉得我没有你大伯好使?”

    旺哥仔连忙道:“不,当然不是。我只是……感觉有些突然。”

    严小开好笑的道:“有什么好突然的,我又不是在向你表白!”

    旺哥仔:“……”

    严小开摆摆手道:“行了,我问你,如果选举的话,你觉得黑虎能有多少票?””

    旺可仔想了想道:“最少能有四票!”

    严小开问道:“算上他自己是四票吗?”

    旺哥仔摇头,“不,不算他自己!”

    严小开皱眉道:“这么说除了他之后,你只能拿到三票?”

    旺哥仔摇头,声音低得不行的道:“如果大伯在,我肯定可以拿到这三票,可是现在大伯这样了,我只有信心拿到一票!”

    废柴,这两字差点从严小开嘴里崩出来。不过也没办法,再废,这也是自己的兵,既然自己选择了他,那还能怎么办,只能一路扶持到底,所以他接着又问道:“笑面虎那一票是投给谁的?”

    旺哥仔道:“他和黑虎有些私交,平时不大买我的账,没有意外的话,他这一票是投给黑虎的。”

    严小开冷笑道:“他这一票不会投给黑虎了!”

    旺哥仔:“呃?”

    严小开没有解释,又问:“那上次在欢乐街被我弄断手的那个冷面虎呢?”

    旺哥仔道:“他的票也是投给黑虎的!”

    严小开道:“那你能拉到的一票是谁?”

    旺哥仔道:“白虎!白虎比我和黑虎更不对付,所以黑虎要是做龙头,白虎必定坚决反对的。”

    白和黑,这是天生相克的,不对付十分容易理解,不过想白虎二字倒是让严小开想起了那个一毛不长的女人郑佩琳,回想一下,好像自己有一段时间没和她联系了,不知她现在过得怎样了呢?

    这样想着,他就忍不住问:“白虎是女的?”

    旺哥仔摇头,“不,他是男的!”

    严小开又八卦的问:“不长毛?”

    旺哥仔汗得不行,连连摇头。

    严小开没好气的,“既然是个男的,又不是不长毛,叫什么白虎呢?真是的!”

    旺哥仔替躺着中枪的白虎兄难过一下,他不过是因为长得比较白,所以才有这个外号罢了。

    在两人要分手的时候,旺哥仔道:“大哥,黑虎为人极其阴险,而这回你好像是彻底激怒了他,所以我觉得你还是小心一点为妙!”

    严小开笑笑,“我激怒了他?我只不过是揭穿了他虚伪的假面具,点破了他想要做龙头的心思而已!这就恼羞成怒了?”

    旺哥仔道:“反正大哥你还是留点心的好!”

    严小开疑惑的问:“你关心我?”

    旺哥仔汗了下,心道,我有那个闲心关心你?我是关心我自己,你要是被黑虎给玩死了,那我的解药呢?到时候我不得跟着一块儿死吗?

    严小开虽然口花花,其实对他的心思一肚子明债,但还是假装的道:“你要是不希望我出什么事的话,那就密切的关注黑虎,一有什么风吹草动,立即通知我!”

    旺哥仔犹豫一下,终于点头道:“我知道了!”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