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身特工 第三百三十六章 乐己才能助人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近身特工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东星帮的龙头左光斗死了。

    这个消息传出来,有人悲痛,有人欢喜。

    最悲痛的无疑是旺哥仔,因为这是他在世上唯一的至亲。最欢喜的无疑是黑虎,因为左光斗只有死了,他才有可能登上龙头的宝座,成为一个几万之众的社团主宰。

    不过,除了黑虎之外,另外一个人也是很欢喜的……呃,欢喜并不是特别贴切,应该说是解脱。

    是的,这个人就是现在的红兴社三大龙头之一项丰。

    项丰是一个做事狠绝的人,左光斗竟然敢奸污他的小妈,他就敢要这老东西的狗命。如果那天不是严小开说要把事情嫁祸给黑田家族的话,最后他肯定要将左光斗杀了,以祭他的叔父在天之灵。

    不过为了大局着想,为了给两大社团营造一个表面平和交好的局面,最终他还是同意了严小开的建议。

    结果也正如他所愿,两大社团共释前嫌,第一次携手扫荡外敌,打破了百年以来两大社团水火不能相融的局面。

    只是,当他得知左光斗最终活了下来的时候,心里又有些忐忑难安,很有种纵虎归山的感觉。

    尽管各种消息都证实,左光斗仍在救治中,就算能治好,也不可能恢复意识变回正常人。然而凡事不怕一万,就怕万一,万一左光斗清醒了,将事情的真相说出来呢?

    想到这样的后果,项丰这一阵子以来都是寝食难安,有时候甚至会被恶梦吓醒!

    不过现在好了,左光斗终于死了,他也放下了一块心头大石,彻底解脱了!

    男人嘛,都是一样的,烦闷的时候会想抽烟,高兴的时候会想喝酒,项丰也没有什么不一样。

    晚上的时候,他准备叫严小开去红兴社旗下的新豪夜总会喝酒,一起嗨屁嗨屁的!

    只是当他想到去夜总会不但要喝酒,还要找小姐,完了之后还免不了要逢床作戏,这样的话,他就对不起自己的妹妹项珂儿了。所以最终,他只能自个儿带着几个心腹手下去了。

    ……

    项珂儿今晚是一点儿也不打算出门的,因为她这几天一直在忙社团的事情,却查看自己管辖的地盘,查账,物色新坐馆……各种忙碌,弄得她都没有什么时间和严小开好好的呆在一起。

    今晚难得没有应酬了,她自然要和严小开好好的呆在一起。

    当然,如果能趁着今晚花好月圆将关系确定了,那就更好不过了。

    进了房间,看见严小开准备去冲凉,她的脸就有些不争气的红了起来,心头也是一阵小鹿乱撞,无话找话的道:“哥,你要去冲凉呀?”

    严小开道:“是啊,你冲了没?”

    项珂儿的脸更红了,摇头道:“还没有!”

    严小开就坏笑着逗她道:“那要不要一起冲?”

    项珂儿下意识的冒出一句:“才不要!”

    这话一出口,她就后悔得不知该如何是好了,迭声的在心里问自己,这么好的机会,为什么不答应呢?为什么不答应呢?

    严小开原本就是开玩笑的,所以听到她这样说,只是笑了笑道:“那行,我先去冲凉了!”

    项珂儿原本是想改口说,如果你真的想要我和你一起冲的话,那就一起好了。可是严小开这样说了,而且脚步也已经往浴室走去,这话她又不怎么也说不出口了。

    犹豫了这么一下,严小开的身影已经消失在浴室门口,门也被关上了。

    听见里头传来的哗哗水声,项珂儿的心里一阵阵的懊恼后悔,但也只能等她出来再说了,要不然还能怎样?难道她敢脱了衣服,走进浴室去吗?

    有那个胆子的话,她至于这么苦逼吗?

    不过,她还是赶紧的去了另外一个房间,进了浴室,赶紧的洗刷起来,因为她希望能在严小开洗好之前,将自己洗得干干净净,香香喷喷的,然后投入他的怀抱,让他尽情的爱抚自己,全不然臭哄哄的,他感觉不爽,自己也尴尬啊!

    然而,当她以最快的速度,将自己全身上下里里外外都洗了一遍后回到严小开的房间,发现他已经从浴室出来了,穿着衬衣在自己给他准备的衣柜前挑外套。

    看见他身上的打扮,项珂儿一颗火热的心登时就凉了一半,因为他显然不是要睡觉,而是准备出门了!

    尽管如此,她还是抱着一线希望的问:“哥,你这是……要出去吗?”

    严小开头也没回的答应道:“嗯,出去办点事儿!”

    项珂儿心里失望得不行,但想到现在时间还早,夜晚还很漫长,心里又涌起了希望,“那你……今晚还回来吗?”

    严小开道:“说不好,就算回来也会很晚的。你别等我了,早点睡吧!”

    说着,他穿好了外套,转过身来准备出门,直到这个时候,他才发现站在项珂儿已经洗过了澡,披散着染湿了发尾的秀发,身上穿着薄如蝉衣般的紫色睡裙,看来来无比的性感与诱惑。

    闻见她身上飘来的芬芳气味,严小开心里热了下,忍不住走上前来拥住她,轻抚着她俏美的容颜,嘴就缓缓的凑了上去,想要吻她的脸颊。

    这会儿,项珂儿终于勇敢了一下,微微回侧了一下脸,用自己的唇迎接了他。

    四唇一经相接,严小开有些愕然,却发现她的丁香小舌已经主动的钻了进来,火热柔软的纠缠起自己粗长的舌头。

    唇舌交接,啧啧有声,甜密又痴缠的热吻,自然美不胜收。

    吻着吻着,严小开下身就开始有点热了起来,可是当他想到一会儿要去办的事情,心中又是一醒,那只准备从她裙摆下伸进她大腿里的手也赶紧的抽了回来,离开她的唇,声音温和的道:“珂儿,我该出门了!”

    项珂儿虽然意犹未尽,但也只能点点头,“开车小心些,注意安全。”

    严小开答应一声,交待道:“珂儿,最近不是那么太平,白天的时候多带些人,晚上就尽量呆在家里,别出门了哦!”

    项珂儿道:“哥,你放心了,我能照顾好自己的!你去办你的事吧。”

    严小开点了点头,离开房间。

    听见外面的汽车引擎声响起,然后远去,消失,项珂儿心里多少是有些失落的,今晚她可是做足了心理和生理准备的啊!

    站在房间里,看着梳妆镜中的自己,不由的伸手抚了抚自己光洁白皙的脸蛋,心里幽幽的叹气道:难道我就这么没有魅力吗?

    不知是心里作用,还是真有其事,她感觉自己一向光滑细腻的肌肤有些粗了,想了想,自从父亲过世之后,自已已经好长一段时间没有去女子会所去做皮肤护理了。

    看看时间,发现还早,这才九点多一些,会所十二点才关门,于是就赶紧的换衣服,出门。

    女人,就是要对自己好一点的。网上不是都说了吗?女人不对自己好,万一死了,那就有别的女人花你的钱,住你的房子,睡你的老公,还打你的孩子!

    驱车出门的时候,项珂儿也在暗暗的对自己说,善待自己,从心开始,想要得他的爱,那就要做个健康女人,并且要将美丽进行到底!

    ……

    项丰今晚的兴致真的很高。

    不过这也可以理解,因为左光斗死了,他终于可以高枕无忧了。

    加上来到了新豪夜总会后,妈咪又告诉他,昨天新来了几个陪酒小姐,个个都是一等一的货色,今晚才正式开工上班,还新鲜滚**的呢!

    对于妈咪的说词,项丰嗤之以鼻,新鲜滚**?你以为你是卖麻辣烫的吗?你是卖酒的。

    不过最后,他还是让妈咪将人全都叫了上来。

    过目一看,项丰又觉得自己好像是真的错怪了妈咪,因为这五个新来的小姐既年轻又漂亮,要模样有模样,要身材有身材,说是一等一的货色并不过份,说是新鲜滚**也不算夸张,因为她们脸上还带着初下海的娇羞呢!

    尤其其中一个带着眼镜的,项丰几乎是一眼就相中了她。

    项丰虽然说是说香江大学毕业的,事实上真的没有什么文化,因为从中二开始他就再没正经的念过一天书,学历都是靠他的父亲用钱给堆出来的,所以他对那种斯文秀气,还带着眼镜有书香气质的女孩特别情有独衷。

    所以他没有犹豫,立即就这五个小姐留在了包厢里,并让那个带眼镜的坐到自己身旁。

    只是喝着喝着,他就有点不高兴了。

    原因无他,就是因为他点的这个新来的陪酒小姐太新鲜滚**了,脸不让亲,波不让抓,就连大腿都不让摸。

    M的,既然要做圣女,干嘛还出来陪酒呢?

    项丰心里虽然这样恼怒,可是并没有发作出来,因为现在怎么说他也是个龙头了,怎么可以在自己的场子里跟一个新来第一天的陪酒小姐一般见识呢?那不是自降身份吗?

    喝到了中间,他就悄悄的向自己的心腹阿仁使个眼色,然后自己往洗手间走去。

    阿仁心领神会,自然赶紧的扔下了身旁的女郎,跟着他一起进了洗手间。

    项丰站在厕格前,一边放水的时候,一边问道:“阿仁,看见我旁边坐的那个女的没有!”

    阿仁点道:“看见了。戴眼镜的,是少爷喜欢的类型呢!”

    项丰道:“我喜欢是喜欢,可是这女人不太听话啊!”

    阿仁道:“那有什么问题,一会儿结束之后,咱们把她带回去就是了,到时候少爷想怎么玩不就怎么玩么?”

    项丰疑惑的问:“你是说霸王硬上弓?”

    阿仁连连点头,“少爷现在是社团龙头,就算把她上了,她又能怎样,不得生生忍了!”

    项丰敲他一记,“你都说我是龙头了,恃强凌弱,霸王硬上弓什么的,符合我的身份吗?”

    阿仁吃痛的一手捂着头道:“那要不咱们合伙把她给灌醉,然后少爷你……”

    项丰又敲他一记,“喝醉了一瘫烂泥似的,有什么好玩,”

    阿仁双手都捂到了头上,用力的想了下道:“难不成少爷是想和她先谈谈情,之后再做做愛?”

    项丰又想敲他,看见他把头捂得很结实,这就朝后面指了指。

    阿仁下意识的放手回头,结果什么都没看到,然后头上就挨了一记肘粟。

    又敲他一记之后,项丰才没好气的道:“那么有技术的活儿,你以为你家少爷玩得起吗?”

    阿仁:“这个……”

    项丰踹他一脚,喝道:“赶紧再给我想想!”

    阿仁被打得有点怕了,弱弱的道:“那要不,咱们就用老办法,给她杯子里下点儿药!”

    项丰弹了个响指,“对,这个主意不错,我最喜欢看见圣女变荡娃了!”

    阿仁:“……”

    项丰皱眉道:“哎,阿仁,你什么表情?我这是完全为了大局着想,才牺牲自己的!”

    阿仁愣愣的问:“大局?”

    项丰点头,问道:“咱们这个场子主要干什么的?”

    阿仁想当然的道:“卖酒的!”

    项丰又问:“酒要卖得好,要靠谁?”

    阿仁又想当然的道:“当然是要看客人高兴。”

    项丰再问:“那客人怎样才能高兴?”

    阿仁再想当然的道:“当然是看陪酒小姐能不能把客人哄高兴啊!”

    项丰道:“那你看我现在这个客人被哄高兴了吗?”

    阿仁认真的看看,如实道:“少爷好像不是很高兴!”

    项丰又道:“我为什么不高兴呢?”

    阿仁道:“因为那个陪酒小姐放不开,不让你摸。”

    项丰最后道:“那我今晚将她从圣女变成荡娃是不是为大局着想呢?”

    阿仁终于大悟彻悟,连连点头,“对,少爷说得一点儿也没错,你这样就是为了大局着想。只有陪酒小姐学会了卖酒的本事,咱们的酒才能卖得更好,生意才会更好,收入才会更高,这绝对绝对绝对是为大局着想,不但是为大局着想,还是为她着想。”

    项丰饶有兴趣的道:“哦?”

    阿仁赶紧道:“少爷对她这样言传身教,不但教会了她卖酒的本事,还让她更受顾客的欢迎,卖酒所得的提成就更高,让她的收入翻番,这还不是为她着想吗?”

    项丰淡笑颌首,“看来这种利人利己的事情,我得多干才行!”

    阿仁重重的点头道:“对!太对了!”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