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身特工 第三百三十九章 女人 有时候也可以很简单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近身特工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亲眼目堵着黑田优美轻轻松松的催眠了一个女人,严小开感觉十分的不可思议,因为这看起来不但一点儿也不复杂,但倒容易得像鼻涕流到嘴角用舌头一舔般容易。

    只是,当他细细的回想起刚才的一幕,又觉得这一切并不是那么简单的。

    抛开会不会内功,眼神明不明亮,能不能吸引人不论。说话的方式,声音的大小,节奏的急缓,语句的连贯……等等就包含着极深的学问,因为只要有一点点的不对或者不到位,就可能会使受术者分神,从转移注意力打断催眠。

    这种东西,别人能不能够掌握严小开不知道,反正他知道自己恐怕是没办法学会了。

    正在感叹的时候,李天布的一个小弟被那个已受催眠的护士叫出来了。

    在护士完成了催眠任务往护士值班室走去的时候,黑田优美已经和李天布那个小弟对上了眼。

    又一次故伎重施之后,黑田优美成功的将这个小弟催眠了。

    只是将他催眠了之后,黑田优美竟然改了严小开刚才说是外面有人找的台词,而是道:“你现在进去,悄悄的告诉刚才坐在你身边的那个兄弟,你说外面有个年轻又漂亮,身材还魔鬼的护士在跳脱衣舞!”

    严小开听得目瞪口呆,这样也行?

    然而那个小弟在听到黑田优美这样说之后,竟然好像真的看到了一个护士在跳脱衣舞一般,原本有些茫然的他露出了好色的表情,然后他就像那些误入传销而被洗脑的人一样,神差鬼使的进去骗他的兄弟了。

    没多一会儿,那个被催了眠的小弟就将他的一个同伴给骗了出来。

    黑田优美再次迎上前去,依样画葫芦的进行催眠。

    不能不说的是,双修之后学会了内功,使得黑田优美的催眠术有了一个质的飞跃,完全进入另外一个新的镜界,真要用什么话来形容这个新镜界怎样,那只能说小母牛第一次来大姨妈,牛b大发了。

    很快,李天布的小弟一个接一个的被骗了出来,和黑田优美接触之后,一个又接一个的像机器人一般木讷的坐到走廊的座位上。

    最后,李天布所有的小弟都被骗了出来,而且无一例外通通都被催眠之后,黑田优美这才施施然的往输液大厅里的李天布走去。

    重头戏要上演,严小开忍不住紧张了起来,很想跟着一起进去,但又怕因此坏了大事,所以只能按奈着,心情忐忑的候在外面。

    约摸过了二十多分钟,黑田优美才从里面走出来。

    看清楚她的模样后,严小开吃了一惊,因为此刻的她脸色苍白,脚步虚浮,身体也有些摇晃,仿佛随时要倒下去的样子。

    这是……催眠术失败了,然后被李天布狠搞了一顿,不是这么狗血吧?虽然现在这个钟点,但输液大厅里还有不少人,护士什么的也还在啊!而且也没有听到叫声啊!

    甩掉这个无聊的想法,严小开赶紧的走过去问道:“优美,你怎么了?”

    黑田优美无力的摇摇头,“没什么,就是用功过度,感觉有些脱力了。”

    严小开这才恍然大悟,尽管神奇的無尚心法让黑田优美很快拥有了内功气息,但她始终是刚用门,根基薄弱,虽然在自己的悉心教导下,她也学会了运用的方法,但运转起来却极为勉强,必须得耗废极大的精力,一次两次的用,那还能撑得住,可是现在连续近十次,她怎么受得了呢?

    想到这个的时候,严小开很惭愧,因为自己只是顾着达到目的,反倒忘了她能不能承受得起,心里内疚的他赶紧将她搀扶住。

    往医院外面走去的时候,黑田优美见严小开始终沉着脸,一言不发,这就弱弱的问:“主人,你怎么了?”

    严小开摇头,有些惭愧的问道:“优美,你会感觉我很自私吗?”

    黑田优美道:“为什么这样说?”

    严小开道:“因为我为了自己,让你去做这样的事情,不但不顾你的感受,甚至还不管你吃不吃得消!”

    黑田优美摇头,“不,主人你不要这样说,你让我做的又不是伤天害理的事情,而且能够为主人出力,我心里很高兴的。”

    严小开道:“可是把你弄得这么虚弱,我……”

    黑田优美道:“没事的,我只有一点点脱力了,回去休息一下就好的!”

    严小开点头道:“嗯,今晚回去好好的奖励你,给你补补身子。”

    黑田优美闻言,脸上不禁红了红,垂下头低嗔道:“主人,你好坏!”

    严小开莫名其妙,“用人参煲鸡汤给你喝,你说我坏?”

    黑田优美:“……”

    两人出了医院,上了车之后往深水步驶去。

    走了一段路,已经眯了会儿眼的黑田悠美终于回过一口气,见严小开正在专心的驾车,忍不住道:“主人,你怎么不问问我,有没有将那个人催眠成功呢?”

    看见你都累成这样了,我还好意思问吗?严小开心里苦笑,嘴上却淡然的道:“那个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试验成功了,学会了内功之后,你的催眠术真的有了提高。”

    黑田优美笑了起来,“是啊,我也没想到这个法子真的有效,刚开始的时候我还以为……”

    严小开问道:“以为什么?”

    黑田优美极不好意思的低声道:“我以为主人骗我,故意那么说,好让我更用心的和你做那个事。”

    严小开有些严肃的问:“优美,在你看来我真的是那么好色的人吗?”

    黑田优美被吓一跳,忙摆手道:“不,不是的!”

    严小开又道:“你可别忘了,当初的时候,可是你先把我给上了!”

    黑田优美羞臊得无地自容,“主人,我……”

    看着她慌乱失措,语无仑次的样子,严小开终于憋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黑田优美这才意识到严小开是在跟自己开说笑,似怨似嗔的横他一眼,“主人,你坏死了!”

    严小开趁势问道:“那你喜欢吗?”

    黑田优美没有回答,脸却更红了,抿着唇扭头看向窗外,仿佛是没有听到的样子。

    严小开见状,这就道:“好吧,不逗你了,告诉我,刚才最后一个成功了吗?”

    黑田优美点头,“成功了,到了投票的时候,只要让他听到催眠暗号,他就会进入催眠状态,然后乖乖的照我们的意思去办的。”

    严小开点点头,赞叹的道:“优美,你这个催眠术真的是太厉害了!”

    “如果没有主人教我练的内功,那也不见得很厉害的,最少没办法在一开始就用眼睛吸引住别人的注意力。”黑田优美说着,又问道:“主人,你想要学吗?”

    严小开疑惑的问:“学催眠术?”

    黑田优美点点头。

    严小开却连连摇头道:“算了,我不是那块料,这玩意儿太复杂了。”

    黑田优美道:“其实也不是很复杂的,催眠术虽然有很多种,但概括来说,只是两种,那就是父式催眠与母式催眠,父式催眠就是以命令式的口吻发布指示,让别人感到不可抗拒,而不得不臣服。所谓母式,就是用温情去突破受术者的心理防线,也就是一种柔性攻势。在催眠过程中,常常根据不同的对象,或同一对象在不同的时间、地点、条件下选择使用不同的催眠方式,或者交替使用的方式!”

    严小开是个极聪明的人,而且黑田优美深入浅出的讲解,所以一下子他就明白过来,“你刚才先用的是温柔的母式催眠,然后用的是命令的父式催眠,对吧!”

    黑田优美点头,然后鼓励的道:“主人,你的眼光那么慑人,气势又那么足,我觉得你完全可以学父式催眠的,如果你学会了催眠术,我相信你会变得比现在更加厉害的。”

    严小开苦笑,“可是我怕我学不来啊!”

    黑田优美摇头,“我这么笨都能学会,何况主人这么聪明呢?”

    严小开想了想道:“这个以后再说吧,等香江这边的事情结束了,回到内地,你好好的教教我!”

    黑田优美低声的问:“主人,你愿意带着我回去?”

    严小开道:“你都把我叫主人了,我能不带着你吗?”

    黑田优美欢喜又感激的道:“主人,谢谢你。”

    严小开道:“不过有件事我可得先给你打预防针!”

    黑田优美道:“什么事?”

    严小开道:“我现在的女人可真的不算少,所以到时候见了她们,你可不别吃醋!”

    黑田优美点头道:“主人放心,我不会的,我明白自己是什么身份。”

    严小开叹气道:“优美,其实你不用这样委屈自己的,如果你不想跟着我,你可以离开的。”

    黑田优美摇头,“不,我愿意跟着你!”

    严小开疑惑的问:“为了你父亲?”

    黑田优美连连摇头,低声道:“为了我自己!”

    严小开不解的道:“这话又怎么说?”

    黑田优美道:“如果我不跟着你,我不知道自己该去哪儿,该做什么?”

    严小开疑惑的问:“我没办法自己**的生活!”

    黑田优美摇头,“确切的说我是没办法在没有寄托的情况下**生活。”

    严小开会车从来不晕的,但现在感觉有点天旋地转了,“优美,你以前到底是怎么过来的?”

    黑田优美道:“很简单很平常的活着,父亲让我学什么就去学什么,让我干什么就去干什么。”

    严小开感觉有些不可思议,“这……”

    黑田优美幽幽的道:“在我们倭国,父亲就是家里的天,女儿在没有出嫁之前,都必须听从父亲的安排。嫁出去之后,听从丈夫的安排!”

    严小开连连摇头,“优美,我必须得跟你说,在家从父,出嫁从夫,夫死从子,这无疑是一种传统又保守的观念,对于大男人主义的时代,那是值得赞扬,但今时今日这个时代明显不适应了!”

    黑田优美道:“主人的意思是让我不要有这种观念?”

    严小开道:“不,我的意思是这种观念可以有,但不能肓从。现如今是男女平等的社会,不管是男人还是女人,那都是**自主的,只要你不喜欢,可以不为任何人而活,就为你自己活着,过你想要的生活。”

    黑田优美脸上现出幡然醒悟的表情,然后用力的点点头,“嗯,那以后我就跟着主人,给你端茶递水,洗衣做饭,铺被暖床,做你的丫环,好好一起生活!”

    严小开哭笑不得,正想问这就是你要的吗?口袋里的电话却响了起来,掏出来看看,发现竟然是旺哥仔打来的!

    这个时候打来有什么事呢?难道是问李天布的事?可是自己也没告诉他今晚去找李天布啊?

    带着种种疑惑,严小开接通了电话……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