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身特工 第三百四十章 天神下凡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近身特工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黑月看着趴在那里已经被扒拉下了裤子,露出白花花屁股的项丰,忍不住咯咯的笑了起来。

    项丰既惊恐又愤怒,可是嘴巴被堵着,手脚又被捆着,骂又骂不出来,反抗又反抗不了,只是拼命的挣扎,不停的挪腰拱背扭臋,那激怒的程度无疑像是遭到強暴的刚烈少女。

    耗子已经脱了裤子露了械,而且从后面压了上去,可是这家伙不肯配合,屡次不得其门而入,整来整去的他就恼火了,拳头一紧就朝他身上砸去。

    项丰被捶得闷哼一声,拱起的腰又趴了下去。

    黑月见状不由啧啧的道:“哟,项大少,疼不疼啊?”

    项丰愤恨无比的瞪着她,仿佛恨不得将她活活给撕碎一般。

    黑月则再次笑了起来,花枝乱颤的好不妖艳,然后对耗子道:“耗子,你怎么不懂得怜香惜玉呢?”

    耗子嘿嘿的笑了起来,然后再次压到项丰身上。

    在东星帮,很少人知道耗子是基,因为他隐藏得不是一般的深,为了不让别的兄弟笑话,他甚至扮作正常的男人,也同样和手下们一起去piáo,不过每次进了房间之后,他都是让小姐自己瞎叫唤,而他则默默的站在窗口抽烟。

    基,在别人看来是一种嗜好,但对他来说却是一种感情,一种神圣又执着的信念,虽然不可能被世俗接受与理解,但他会无怨无悔的永远坚守下去。

    肌肉男,有型男,瘦弱男什么的,他通通都见识过了,对于项丰这种类型的,他并不是特别的喜欢,可是当这种男人套上了红兴社新龙头,项家大少爷这些身份后却让他变得极为兴奋。

    因为在他看来,强上项家的大少爷,和强上项家的大小姐是一样一样的。

    只是,当他在兴奋中再一次压到项丰身上的时候,原本已经被打趴下项丰又剧烈的挣扎扭动起来。

    一而再,再而三之后,耗子彻底的恼火起来了,耐xing全失之下哪还顾得上怜香惜玉,对着项丰就是一阵拳打脚踢。

    一顿狠揍之后,项丰再次趴下了。

    耗子冷冷的道:“这回看你还老不老实!”

    项丰没有说话,因为嘴巴被堵了,想说也说不了,无神的双目只是直直的看着站在另一侧床前的黑月。

    耗子见他老实,这就再一次从后面压上去。

    只是他一压上去,项丰竟然又挣扎扭动起来,顺得他始终没办法顺利得逞。

    耗子这下是大恼特恼了,抡起拳头,不管三七二十一的砸了下去。

    这一顿,足足打了有三四分钟。

    当耗子停下来的时候,项丰已经剩下半条人命,出气多进气少了。

    不过,项丰不愧为项家的男人,虽然已经奄奄一息了,但他脸上依然露着不倔的神sè。

    看到他这模样,黑月微微有点动容了,不知道是出于何种心态,在耗子子准备又一次压上去的时候,她叫道:“慢!”

    耗子疑惑的看向黑月。

    黑月指了指他的嘴,“把他嘴里的布拿出来。”

    耗子闻言脸上露出了yin笑,因为这正合他意,别人喜欢听女人叫唤,但他却喜欢听男人的,所以立即就去将项丰嘴里的布扯掉了。

    在他的布被扯掉之后,黑月就凑上前去,一把揪住项丰的头发,强迫他把头抬了起来,“姓项的,这回你还得意不?m的,让你亲一下摸也就算了,你不但把舌头伸进来,还用手指……哼,这回我要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项丰有腹部被刺了两刀,虽然伤口不大,但肚皮已经被刺穿了,血还在一直的流,然后又接连挨了耗子好几顿狠打,这会儿真的已经没有办法说什么狠话了,所以他只是有气无力的道:“赏我个痛快吧,不要再羞辱我了!”

    黑月冷笑道:“想死?没那么容易!”

    项丰看着她,无神的双眼中带着浓浓的怨毒之意,“你这样折磨我,如果让我活下来,我们红兴社和你们东星帮将会不死不休的下场。”

    黑月心中一寒,因为她只顾着自己痛快,完全忘记了这事情所会引发的后果,这就冷哼道:“姓项的,你少给我扯什么帮会,这是我和你之间的事。”

    项丰惨然一笑,“我和你之间的事?我和你能有什么事?我不就是用手指捅了你么,真的有那么了不起吗?你以为自己还是黄花闺女?”

    黑月脸sè一窘,立即恼羞成怒的道:“好,到了这个时候你还嘴硬!耗子,给我把外面的兄弟进来,一个一个轮着上!”

    耗子闻言愣在那里,心说极为哭笑不得,我的月姐,你看看清楚好不好,这可是个男的,我虽然是喜欢得不得了,可是别的兄弟却未必原意的!

    黑月见他站着不动,不由喝道:“干嘛还不去?”

    耗子为难的道:“月姐,这个……”

    黑月怒道:“快点!”

    耗子子只能无奈提上裤子走了出去。

    黑月看见项丰脸上的不甘与怨恨,忍不住再次笑了起来,“项大少爷,上了那么多女人,你也该偿偿被别人上是什么滋味了。”

    项丰有气无力的道:“你太过份了!”

    黑月怒道:“我过份?如果我落到你的手里,你不是会对我更过份?”

    项丰道:“不,你错了,就算你落到我手里,我最多是自己来,绝不会让别人来糟蹋你的!”

    黑月愣了一下,随后道:“你什么意思?想激怒我,让我亲自上你?”

    项丰竟然道:“你敢吗?”

    “我……”黑月被刺激得立马就要扑上去,不过当她看到他那白花花的屁股,这才想起他是个带把儿的男人,而自己显然没有那样的东西,立马就停住了,愣了一会儿就笑了起来,“想得可是挺美的,差点儿就上了你的当了。”

    项丰:“……”

    这个时候,出去叫人的耗子已经进来了,可他却是一个人进来的,后面并没有人跟着他。

    黑月见状就喝问道:“人呢?”

    耗子摇头叹气道:“他们不肯。”

    黑月立即就火了,准备大发雷霆。

    耗子见状就赶紧的道:“月姐,他可是个男的,如果他是女的,兄弟们肯定不会犹豫的。”

    黑月想了想,也觉得自己确实有些强人所难了。

    耗子接着又道:“还有,刚才老大那边已经打电话过来,问我现在这边什么情况,让我赶紧的把人带回去。”

    黑月蹙起眉头问道:“你跟他说了我让你上这个家伙吗?”

    耗子连连摇头,低声道:“我怎么可能说!”

    黑月看看时间,也确实是耽搁得有点久了,不过她还是道:“那你行不行?行就赶紧上,上了咱们走!”

    “行!怎么可能不行呢!”

    耗子说着立即就再次解开裤子,然后朝项丰压了上去。

    项丰见状,再次挣扎起来,不过流血过多的他显然已经没有力气了,仅仅只能用最后那点力气扭动屁股。

    黑月见状就笑道:“项大少爷,你就从了吧,难道你没听别人说过,当強暴不能反抗的时候,那就得学着享受的话吗?”

    项丰一点也不想享受这样的事情,可是现在恐怕是不想都不行了,因为他已经一点力气都没有了。

    悲剧,眼看就要发生了,无力挣扎的项丰只能认命的闭上了眼睛。

    “嘭!”正是这个时候,一声巨响从门外传来,房门一下子被踢开了,与此同时,一个男人如凶猛的虎豹一般冲了进来。

    看清房间的情景后,冲进来的身影猛地一跃而起,从空中像是箭一般shè向了正在项丰身后的耗子,凌空一脚就将他给踢得倒飞了出去,砸碎了落地玻璃落到阳台上。

    黑月反应过来,立即就要夺门而逃。

    这人一伸手,猛地抓住她的头发往后一拽,就将她摔倒在地上。

    说来话长,事实上变故就发生在眨眼之间。

    直到这个时候,奄奄一息的项丰才看清楚这个男人的面容,而这个瞬间,他感这个男人的形象是如此伟大,就像是天神下凡一样,威武挺拔,伟岸逼人!

    是的,这个人红兴社的新龙头,项家的准姑爷严小开。

    严小开将黑月放倒之后顺手又点了她的穴道,这才赶紧的去解项丰手脚上的绳索。

    项丰哭丧着脸有气无力的埋怨道:“妹夫,你怎么才来啊?”

    “我一收到风声就十万火急的赶来了,一路都不知道创多少红灯……”严小开说着说着就停了,因为他看见项丰的裤子连同内裤一起被扒拉到腿间,露出白花花的屁股,抬眼看看撞破了玻璃摔落在阳台上已经没有一点儿动静的那个男人,再看到他半提着的裤子,还有刚才站在项丰身后的情景,心里不由大震,急声问:“你被他给上了?”

    项丰摇头,带着哭腔道:“差一点儿,仅差那么一点儿!如果你再晚来一秒钟,我就被糟蹋了!”

    严小开汗了一下,教训他道:“平时你祸害别的女人的时候,想过自己会有被别人糟蹋的一天么?你啊,看你以后还敢不敢。”

    项丰连连摇头,见过鬼还不怕黑?以后他真的再不敢这样了,就算真的要祸害良家妇女也不能再这么粗心大意了!

    “妹夫,你别教训我了好不好,我的肚子被捅穿了,你再叨叨下去,我恐怕就要死了!”

    严小开垂头看看,发现他腹部的衬衣都被血打湿了,床单上也红了一大片,赶紧查看他的伤口……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