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身特工 第三百四十七章 打赌再见打赌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近身特工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时间往后倒回几天。

    东星帮的龙头左光斗过身了。

    死因是被黑田家族的人折腾至重伤,送院后经过连日抢救,最终因不治身亡。

    不管事实的真相到底是怎样,反正大家所知道的就是这个原因。

    在他过世的当晚,东星帮召开了一次紧急会议。

    这个会议是黑虎召开的,目的是和八虎坐馆商量左光斗的身后事。

    一般这样的紧急会议,只有两个人有资格召开的,一个是已经去世的龙头左光斗。另外一个是东星帮的管家兼法律顾问老鬼,但老鬼也只能在发生重大或特别事情的时候才能行使这个权力。

    黑虎在召开这个紧急会议的时候并没有和老鬼商量,所以当老鬼接到消息的时候,十分意外,打电话询问旺哥仔,旺哥仔竟然完全不知情,而且他也没有接到通知,这就让老鬼更觉错愕。

    正常的情况下,黑虎应该和旺哥仔商量一下,然后去找老鬼,三人达成共识之后才召开这个紧急会议的,因为左光斗在生前的时候已经严正的声明过,以后如果他发生什么意外,在新龙头没有推选出来之前,避免帮内乱成一片,东星帮的一切事物由黑虎与左光斗协同代管。

    现在,黑虎不跟旺哥仔商量,也没有和老鬼达成共识,甚至也不通知旺哥参加,直接就通知开会,无疑是违背了左光斗之前的意旨自作主张了!

    黑虎凭什么这样做?

    他又怎么敢这样做?

    他这样做又是为什么?

    这些问题的答案是一目了然的。

    凭什么?自然是凭他在东星帮多年以来积聚的影响力。

    为什么敢?那自然是他对这个龙头位置有绝对的信心,而且已经将他自己视为继任的准龙头。

    这样做是为什么?那无疑就是向八虎表面他的意图,这个位置,我是坐定了,你们谁不服?不服,我就把你搞死!

    社会是现实的,黑社会尤其现实,人走必定要茶凉,这一点老鬼比谁都清楚,而旺哥仔和黑虎,他更看好的还是黑虎,因为支持他的毕竟是大多数,只是他没想到的是一向隐忍低调的黑虎竟然会在这个时候忍不住了。

    不过再往深处想想,黑虎这个时候冒出来,好像也没有什么不合适的,毕竟左光斗已经死了,东星帮将无法避免的迎来更新换代。

    正好,老鬼自己也有件很大的事情要向八虎宣布,所以他并没有自恃身份的拒绝参加,爽快的答应后默然前往。

    当老鬼抵达东星集团的时候,八虎中除了出事的笑面虎之外,七虎已经全部到场,不过却没有看见旺哥仔。

    老鬼左右看了看,这就有点故意的问众人:“诸位,旺哥怎么没来?”

    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后齐齐看向黑虎。

    黑虎神色淡然的道:“我没有通知他参加。”

    和他一向不对付的白虎闻言,立即就炮轰他:“为什么?旺哥虽然年轻,可是从小就加入了社团,这么多年来,屡屡立下汗马功劳,不夸张的说,他在东星帮就是德高望众,你凭什么不通知他参加?”

    白虎质问的语气让黑虎十分的不悦,如果是以前左光斗还在的时候,他或许不接他这茬,而是婉转的说旺哥正在医院里处理左爷的身后事,不过现在左光斗已经完蛋了,那他还有什么理由再去隐忍,当即就冷漠的道:“旺哥在社团内的功劳有多少,影响力又怎样,我不去评论,我只知道我召开的是坐馆会议,他并不是坐馆,有什么资格出席?”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老鬼听了这话,心里老大的不爽,因为他才是真正的德高望众,“黑虎,照你这么说,我也不够资格加参了?那这个会,你们开吧,我先回去了。”

    白虎也跟着阴阳怪气的道:“鬼叔和旺哥都没资格参加,那我应该也不够格了,行吧,我也回去找我的真白虎了!”

    另外和白虎同样也有着旺哥仔倾向,但立场并不是特别坚定的尖东虎与飞虎见状也有些动摇,想要离开。

    黑虎见场面有些失控,这才意识到自己失言,同时脑袋也多少有些清醒过来,这个龙头的位置虽然非自己莫属,但现在还真正的坐上去,如果自己真的成为了龙头,那这个老东西的账自己当然可以不卖,可是现在他还不是,所以适当的收敛那是必需的,所以他赶紧的道:“鬼叔,你别误会,我没有那个意思!你老人家没资格参加会议的话,还有谁能有资格呢?”

    白虎立即抓住他话里的漏洞,见缝插针的道:“既然鬼叔可以参加,为什么旺哥就不行?”

    黑虎三番几次的被白虎挤兑,心里恼火得不行,好,你TM现在嚣张,等我上了位,我第一个拿你开刀。

    不过现在,他只能装作好商量的道:“嗯,既然老白你这么坚持,那就通知旺哥来吧!”

    白虎赶紧的打给了旺哥仔。

    旺哥仔正在医院里头处理着左光斗的身后事,世上唯一剩下的一个亲人离世,正伤心欲绝呢,哪有什么心情开会?不过想起严小开的交待,还有伯父一心要把自己扶上位的遗愿,终于还是答应下来。

    待他从医院赶过来之后,东星帮的高层会议才终于开始。

    黑虎作为召开人,自然第一个站起来说话,“咳,是这样的,今晚我之所以把大家召来这里,只是想和大家说几件事情,第一件,相信大家现在也已经知道了,左爷终究是救治无效,不幸过世了。所以我想和大家商量一下,左爷的丧事该怎么办理。第二件,那就是笑面虎被红兴社那个新龙头严小开抓去的事情,这个事又该怎么办?第三件事,那就是左爷过世之后,这个龙头的位置必须得重新选举,俗话说得好,国不可一日无君,东星帮也不能一日没有龙头,所以这个选举必须得赶紧进行才行。这三件事情,都是迫在眉睫,大家都说说吧!”

    白虎听了之后,立即就阴阳怪气的道:“黑虎,瞧你今晚的行事作风,很有点龙头的味道嘛,要不然就别选了,这个龙头直接让你做好了!”

    黑虎淡淡一笑,用一种谦虚中带着装逼语气道:“老白,这个龙头是大家的,谁来做,你一个人说了是不算的,必须大家都同意才行。不过如果大家一定要让我来做的话,我的能力虽然浅薄,但也会勉为其难的。老白,你这样说,我是不是可以看作为,你是投了我一票呢?”

    白虎很早就看不顺眼这厮,今晚瞧见他这样的作派,心里更是不爽到极点,这会儿听到黑虎竟然想把他绕进去,当即张嘴骂道:“投你妈b!”

    黑虎眉目一沉,道:“你说什么?”

    别人怕黑虎,白虎却是从来不惧的,拍着桌子站起来道:“我说什么?我说投你妈b,听得还不够清楚吗?那我再说清楚一点,投你妈b,投你妈b,投你妈b,现在清楚了吧!”

    黑虎的脸上杀气尽露,咬牙切齿的道:“你这是找死?”

    白虎嗤之以鼻的道:“草,谁怕谁啊,有种就放马过来,看看到底是你死,还是我活!”

    黑虎:“你……”

    “够了!”老鬼终于忍不住沉喝一声,“你们两个统领一方的坐馆,整得像泼妇一样骂街成何体统,难道就不怕下面的小弟笑话吗?”

    两人闻言,这才暂时消停了下来。

    老鬼然后才问道:“黑虎,你说的这三件事,确实是迫在眉睫的,那照你的意思,该怎么办理呢?”

    黑虎心里早就有了想法和计划,要不然他怎么敢召开这样的会议呢,所以他道:“第一件事,那肯定就是为左爷办一个风光隆重的丧礼,要比红兴社那个死鬼项化生的更加气派,让左爷风风光光的离开。第二件事,笑面虎的事情就交给我来办,而事实上,我也已经开始着手安排去做了。第三件事,选举新龙头的事情,定在左爷的头七过后。我的意见就是这样。”

    白虎闻言又骂道:“草,你TM全都安排好了,你去做就行了,还叫我们来搞个屁啊!”

    黑虎:“……”

    老鬼摆摆手,止住差点又争吵厮骂起来的两人,转而问旺哥道:“旺仔,你是什么意见?”

    旺哥仔想了想严小开之前的交待,点了点头道:“左爷的丧事,就让我来操办吧。第二件事,笑面虎的事情,既然黑虎已经安排了,那就让黑虎来办,要是不行,我再想办法,至于头七后选举新龙头,我没有什么意见!”

    旺哥仔说完的时候,目光看向黑虎,恰好这个时候,黑虎也正在看他。

    两人的交碰的目光虽然平淡,但却有无声无色的火花在噼哩啪啦的作响。

    老鬼听完了两个主事的人话后,这就转过头看向别人,“大家的意见呢?”

    既然黑虎和旺哥都这样说了,剩余的人又还有什么意见呢?

    这还别说,真的有人有意见,那就是黑虎一派的忠实拥护者巴厘虎,他直接就将矛头对准旺哥仔,“旺哥,你刚才说笑面虎的事情,黑虎不行的话,你再想办法,你什么意思?难道你觉得你的能力要比黑哥更强?”

    旺哥仔在对他而言仿佛恶魔一般的严小开面前虽然畏畏缩缩的,可是在别人面前,尤其是东星帮的人面前,他可是个抬头挺胸的汉子,说一不二的爷们,加上心里原本就悲痛,当即就道:“我没有说我的能力比黑虎更强,我只是说假如他不行,我再想办法。不过你既然这样说了,那我也不怕老实说一句,笑面虎这件事情,我确实不看好黑虎!”

    黑虎闻言立即就要发作,但巴厘虎已经抢先飙了起来,“旺哥,你什么意思?”

    旺哥原是不想在这个时候过多竖敌的,更不想在这个时候刺激到黑虎,但黑虎今晚明显是刺激到他了,因为召开这样级别的会议没有和他商量也就罢了,竟然还不通知自己来参加。

    你想干嘛啊?你当自己是谁啊?这个位置真的一定就是你坐了吗?

    既然人家一点面子都不给,旺哥干嘛还要装孙子呢,所以很直接的道:“我的意思还不够明白吗?我觉得黑虎不可能将笑面虎救回来!”

    巴厘虎道:“如果黑虎能将笑面虎救回来呢?你退出龙头的选举?”

    旺哥闻言闻惊了一下,不过并不是因为这个赌打得太大了,而是这样的赌竟然被严小开料中了,他之前就对自己说过,只要在笑面虎这件事情上极力的怀疑黑虎的能力,必然有人跳出来替他说话,只要一味的唱反调,就不难形成赌局。

    狗日了,这家伙还真神了,这样的事情也能料到!

    旺哥仔走神了,巴厘虎以为他是犯怯了,冷笑不绝的道:“怎么,不敢赌吗?”

    旺哥仔道:“如果他救不回来呢?”

    巴厘虎道:“那我这一票就投给你!”

    旺哥仔对自己没有信心,可是对严小开却有着极大的信心,因为在他的眼中,那个家伙简直就是妖孽一样的存在,想了想,把心一横道:“好,我和你赌了!”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