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身特工 第三百四十八章 想的不是时候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近身特工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左爷落葬之前,如果黑虎没能把笑面虎救回来,那巴厘虎你就算输了,然后你必须在我参加龙头选举的时候,投我一票赞成票!”旺哥仔声音铿锵,掷地有声的道。

    巴厘虎见他话说得这么响亮,不免愣了一下,迟疑的看向黑虎,当他看见黑虎微不可闻的点头的时候,立即就道:“好,赌了!”

    赌局达成之后,一直都没说什么的黑虎眼角露出了一抹不易察觉的笑意,因为这个旺哥仔真的就是块扶不上墙的烂泥,战斗率还不足3.14159,巴厘虎要是输了,了不起自己就丢了这一票而已,对于已经拥有超过一半票数的自己而言,多这一票,少这一票都无所谓,可要是旺哥仔输了,那他就要退出这场选举,孰轻孰重都拎不清,还想跟自己争龙头位置?真是不知所谓。

    不过他们既然愿意这样赌,黑虎自然是乐观其成的,所以在赌局达成之后,为了避免有什么变卦,立即就站起来宣布:“散会。”

    正是这个时候,一直沉默的老鬼却吭了腔,“诸位,先别忙着走,我这里还有一件事要对大家说的。”

    听见他这样说,已经站起来的众人纷纷又坐了回去。

    老鬼这就站起来,从随身事带来的公文袋里拿出一份用印泥封印着的文件扬在手中道:“左爷过世了,这是他生前立的遗嘱,现在趁着大家都在,我就宣读一下!”

    黑虎闻言,眉头皱了起来,立即质疑道:“鬼叔,你怎么能保证这份遗嘱的真实性呢?”

    老鬼当着众人被这样质疑,心里十分的不爽,而且自从左光斗住院救治之后,他的种种行径都十分让人反感,所以神色不悦质问:“黑虎,你这是在怀疑我的人品吗?”

    黑虎淡笑道:“鬼叔,你的人品是东星帮上下有口皆碑的,不过牵涉到左爷遗嘱这么大的事情,我觉得还是慎重一点好!”

    老鬼冷哼道:“这个你可以绝对放心,因为这份遗嘱是经过公证的,具有法律效应,公证处那里还有备份,如果大家信不过,尽管的去查。”

    黑虎这下终于没有什么好说了,悻悻的闭上嘴。

    老鬼见他不吭声了,这才冷哼一声,扬起文件袋,在拆开之前对着众人反转了几下,“大家看清楚了,遗嘱是加了封印的,在左爷交给我之后,我一直都没动过!”

    大家默默的听着,谁也没再说什么。

    接着,老鬼就将遗嘱拆了开来,里面有很多左光斗亲笔签名的文件,有关于房产的,股票的,债卷的……等等。

    摆在文件最上面的,是一封信,于是老鬼就将它打开,当众读了起来。

    “在鬼叔替我读出这份遗嘱的时候,我肯定就已经不在了,出来混,迟早要还的,这个道理在我成为龙头之前我就懂得,所以今天,我先立下遗嘱,在我死后,我所有的财产,包括动产不动产,通通由我的……”

    读到这里的时候,老鬼停住了,愕然的抬起头看向旺哥仔。

    众人很是疑惑,鬼叔你看他干嘛呢?

    黑虎有些心急的催促道:“鬼叔,你继续往下念啊!”

    老鬼只好继续读道:“……通通由我的侄子左兴龙,外号叫旺哥仔的所继承……”

    这句话落地,在场所有人都愣住了。因为没有人能想到,身为左光斗头马的旺哥仔,竟然就是他的亲侄子。

    不过,左光斗也算是一个精明的人,因为他在遗嘱中仅仅只是交待了他的财产的归置,并没有自取其辱的提及龙头之位,否则他就算死了,也要被八虎戳脊梁骨,因为东星帮龙头的位置从来都不是世袭的,有能者当而居之!

    也正是因为如此,众人对这份遗嘱毫无异议,甚至觉得左光斗公正仁爱,是个不可多得的好龙头,同时也不由多看了旺哥仔几眼,因为他不但是龙头的遗孤,同时还拥有着亿万财产。

    这份遗嘱一出,不但让众人震惊,同时也让原本有些摇摆的尖东虎与飞虎终于定下心来。

    他们俩是左光斗一手一脚带出来的,从只有十几岁辍学开始就跟着左光斗混,一路走到今天,坐上坐馆的位置,所以他们是左光斗的绝对死忠。

    左光斗生前,虽然不只一次在他们面前表示过,未来要扶旺哥仔上位,当时他们也确实是答应过,可是左光斗去世之后,黑虎强势崛起,他们就有些犹豫了,旺哥仔仅仅只是左光斗的一个头马,他们为什么要扶他上位呢?

    然而现在,旺哥仔既然是左光斗的亲侄子,那他们还有什么好说的?他们俩的票必须投给他,哪怕仅仅只有两票。

    ……时间,回到今天,也正是左光斗头七的ri子。

    项珂儿醒来的时候,看见严小开就躺在身旁,心里充满了温馨与甜密。

    每天一起床,张开眼睛就能看到自己心爱的男人,还能有什么比这个更幸福的事情吗?

    尽管,昨晚在浴室的时候,严小开并没有突破她的最后一关,但经过了一场几乎是没有什么保留的交流切磋之后,两人的关系已经近了一大步,最少不再像从前那样陌生与疏远了,因为他虽然还不知道她的深浅,但她已经知道他的长短了。

    想起昨晚在浴室里的一幕,项珂儿感觉很羞臊,但又很甜密,同时也有些感悟,原来男人是这样的味道。想着想着,她发现自己不能再往下想了,因为再往下想的话内裤要湿的。所以她只能把注意力转移到严小开身上,看着他熟睡时如婴儿一般安静与完美的脸,心里有种说不出口的陶醉与爱怜,看着看着就有点儿痴了。

    流连忘返的在他脸上痴痴的看了好一阵之后,目光才移落到他***胸膛上,看见他结实又匀称的肌肉,还有胸部顶端那小小的两点,心里涌起一阵恶作剧的念头,这就手指卷了一缕自己的长发,用发梢轻轻的撩拨起他来。

    痒痒的感觉使得严小开挥了挥手,然后微微侧身,又继续安睡。

    项珂儿感觉这样子很好玩,于是又一次用长发去逗弄他,结果这一次还没碰到他胸部上的小点时,严小开已经突地一翻身,一把压到她的身上,分开她的双腿紧抵着她。

    “小妖精,竟然敢吵我睡觉,看我怎么收拾你!”

    看见严小开不怀好意的表情,还有身下坚硬如铁一般抵着自己的物事,项珂儿心里阵阵发颤,撒着娇道:“不玩了不玩了,哥,你装睡骗人的。”

    严小开坏笑道:“把我吵醒了就说不玩,这可没有那么容易。”

    项珂儿弱弱的道:“哥,你要干嘛啊?”

    严小开什么都没说,直接就将双手探到她的胸部上,缓缓的揉了起来。

    项珂儿虽然享受他的受抚,但又有种心惊抖颤之感,因为摸摸她是绝不会拒绝,可是万一他是想要把昨晚没做完的事情给做完呢?

    果然,没多一会儿,严小开的手就往她的睡裙里探去,摸到她内裤后这就拽住想要脱下来,同时说道:“昨晚既然热了身,这会儿该开始进入主题了。”

    项珂儿被吓了好大一跳,忙道:“哥,不要?”

    “不要?”严小开疑惑的问:“你不是一直想的吗?现在怎么又不要了?”

    项珂儿脸红得不行,低声道:“人家,人家什么时候想了!”

    严小开只好道:“那我现在想了!”

    项珂儿只是抿着唇,按着他的手,什么都不说。

    严小开疑惑的问:“怎么?你不愿意?”

    项珂儿摇头,揽过他的颈脖,把嘴巴凑到他耳边低声道:“人家愿意的,只要你想!”

    得到了肯定的答复,严小开还有什么犹豫的,这就要将她的内裤扒下来,然后准备直捣黄龙。

    折腾了那么久,自己确实应该把她给收了,而且自己的功力,也该再恢复一层了。

    只是还没等他把内裤拽下来,项珂儿又一次摁住他的手,“不,哥,现在不行!”

    严小开疑惑的问:“为什么不行?白天不是更有情调吗?”

    项珂儿苦笑道:“我也不是说白天怎样,而是……”

    说着,她咬了咬唇,将他的手移到了自己身上的某个部位。

    严小开摸了摸,顿时脸色一变,仿佛是被蛇咬了一口似的,刷地将手抽了回来,“这,这……什么时候来的?”

    项珂儿委委屈屈的道:“就是昨天晚上,睡到半夜的时候。”

    严小开十分的沮丧,不想的时候它不来,不想的时候它就偏偏来了,每逢关键时刻就见大姨妈,难不成自己上辈子跟大姨妈有仇?

    看见他脸上懊恼的表情,项珂儿忙安慰道:“哥,不要紧的,等几天,等几天就好了。”

    严小开闷闷的没有说话。

    项珂儿见状,犹豫一下终于道:“哥,如果你真的想,那我像昨晚那样子……”

    严小开撑强的笑笑,“不用了,等几天就等几天吧,何况都这个钟点,我们该出门了。”

    项珂儿疑惑的问:“哥,咱们去哪?”

    严小开道:“你忘了吗?今天可是我要竞选龙头呢!”

    项珂儿轻拍了一下头,“对啊,你不说,我都差点忘了。”

    看看时间,确实不早了,于是两人赶紧的起床,匆匆洗漱过后就赶往红兴社的总部新安集团大厦……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