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身特工 第三百五十一章 你讲义气 我论阴谋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近身特工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东星帮的八虎坐馆,除了笑面虎和黑虎之外,全都在红兴社的新安大厦对面路口一辆不起眼的商务车里等着。

    只是,随着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他们的焦虑也一点一点的争回,因为旺哥仔始终都还没出来。

    终于,白虎忍不住了,“旺哥这么久都不出来,是不是被红兴社的人给扣起来了?”

    尖东虎道:“应该不可能吧,旺哥是一个人去的,红兴社的人如果为难他,那就显得太不厚道了。”

    巴厘虎道:“那怎么这么久还没出来呢?”

    飞虎道:“或许还在谈吧。”

    冷面虎看看自己还被纱布紧包裹着的手,想起严小开的阴狠,不由弱弱的问:“要是旺哥真的被他们留下了,那咱们怎么办?”

    众人心中一禀,面面相觑。

    白虎道:“如果他们真的这样不顾江湖规则,那我就跟他拼了。就算把香江搅得天翻地覆,我也要将旺哥救出来。”

    为人冲动的巴厘虎这就掏出手机,一边摁号码,一边道:“M的,我这就找人来,把他们新安大厦围了!”

    尖东虎忙道:“小巴,你可别乱来。”

    冷面虎也道:“对,咱们再等等!”

    突然间,白虎指着前面兴奋的道:“看,出来了!”

    众人赶紧抬眼看去,可不是嘛,旺哥仔真的出来了,同时跟着他出来的还有笑面虎,两人相互搀扶着往这边走来。

    天啊!

    旺哥仔成功了!

    他真的成功将笑面虎带回来了!

    黑虎都没办法做到的事情,旺哥仔做到了!

    众人即兴奋又激动,但更多的还是对旺哥仔的赞服,这个家伙实在是太了不起了。

    驾车的飞虎赶紧的将车开过去,将两人迎上车,然后立即调头,立即离开这个危险的地方。

    在车上,众人看见旺哥仔的一条腿已经染成了血红色,而且还在血流不止的样子,心头恻然,无不慌乱起来。

    白虎立即叫喊道:“飞虎,赶紧去医院,快。”

    笑面虎赶紧脱下身上早已脏乱不堪的衬衣,缠到旺哥仔的伤口上包扎起来。

    旺哥仔脸色虽然苍白,脸上却有笑意,语气平淡的道:“没有关系,只是一点皮外伤,用不着去医院,只要笑面虎能平安归来,这都不算是什么事儿!”

    众人心里微震一下,笑面虎更是感动得稀哩哗啦。

    当众人询问起谈判的经过之时,得知换回笑面虎的代价不但是旺哥仔挨了一刀,还要掏三千三百三十三万,同时还要让出观塘地盘的时候,无不再次动容,因为谁都知道,观塘那块地盘是属于旺哥仔的,而且那个地盘是他所有的地盘中最挣钱的一个!

    为了能把笑面虎救回来,他竟然愿意作出这样的牺牲,这份恩情,笑面虎可真是欠大发了。

    在众人都沉默下来的时候,巴厘虎忍不住问:“旺哥,如果有一天,我出了事,你会为我这样做吗?”

    旺哥仔想也不想的点头,“当然,你们之中,不管是谁出了事,我都不会漠视,纵然是黑虎也一样。”

    巴厘虎沉吟一阵,终于道:“好,旺哥,或许我从前对你是有一些诚见,但现在,我是彻底服了。以后你有什么事,吭一声,我上刀山,下火海,在所不辞。”

    旺哥仔淡淡一笑道:“我不用你上刀山,下火海,只要你兑现我们之前的打赌就好了!”

    巴厘虎讪讪的笑道:“没问题。”

    笑面虎则是默默的坐着,什么都没说,大恩不言谢,因为谢谢两字是绝对不够的。

    最后,旺哥仔并没有让他们送他去医院,而是让他们送他去了一个私人诊所,然后就自己一捌一捌的走进了诊所。

    众人见他并没有什么大问题,逗留一阵之后就各自离开。

    走出诊所的时候,飞虎刚坐上车,手机就响了起来,掏出来看一眼,脸色微微变了变,因为打电话给他的竟然是黑虎。

    飞虎有些疑惑,这厮打电话给自己干嘛呢?

    接听完电话之后,他的神色变得更复杂,正是这个时候,和他私交不错的尖东虎已经拉开车门坐了上来,“飞虎,送我回东星大厦!”

    飞虎正想说不顺路的时候,尖东虎的手机响了起来。

    当他接听完之后,发现他的脸上浮起和自己刚才一样的复杂表情,不由就问道:“东哥,怎么了?”

    尖东虎道:“黑虎说要见我。”

    飞虎叹道:“巧了,他也要见我。”

    尖东虎疑惑的看向他,“呃?”

    飞虎扬起手机道:“就刚才在给你打电话之前,刚给我打来的!”

    尖东虎道:“他同时找我们要干嘛?”

    飞虎道:“还能是因为什么,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他当然是想要我们手里的这两张支持票呗!”

    尖东虎道:“那你准备把票投给谁?”

    飞虎道:“原来的时候,我是有些犹豫的,因为左爷没过身之前,我们虽然答应了他要扶旺哥上位的,可是后来左爷去世了,而且旺哥在东星无名无份,论实力论影响力明显都不如黑虎,所以我就很纠结,我这一票到底该不该投给旺哥呢?还是投给黑虎?”

    尖东虎急声问:“那现在呢?”

    飞虎道:“现在还有什么好说的,旺哥是左爷的亲侄子,而且你瞧笑面虎这事,他办得多地道,你想想看,东星帮上下,八虎之内,有谁愿意为兄弟这样牺牲的,我这一票,不投给他,你说投给谁?”

    尖东虎微微点头,“我也是这样想的,可是黑虎也是兄弟,而且我已经答应了去见他。难道现在不去吗?”

    飞虎道:“去,当然去,我们不投票给他,难道还怕他把我们吃了不成?”

    尖东虎道:“那还有什么好说的,走呗,咱们去见他!”

    飞虎这就发动车子,往黑虎约定的地方驶去。

    约摸半个小时后,尖东虎与飞虎到了黑虎在新界的别墅。

    进去之后,发现黑虎坐在大厅里,周围静悄悄的,一个人都没有。

    看见两人到来,黑虎亲自给他们上了茶。

    完了之后,尖东虎就开门见山的问:“黑虎,你们我们来找来是因为什么事?”

    黑虎道:“我们同在一个社团这么多年,我也知道你们两是个爽快直接的人,所以我也不去捌弯抹角,我找你们来,就是希望你们给我投上一票,让我做龙头。”

    飞虎站起来,正想说,如果是这事你就不用再说了,我已经决定把票投给旺哥。

    只是他的话还没出口,黑虎已经摆手道:“飞虎你先别急,听我把话说完。”

    说着,黑虎走到侧边的一张用红布盖的着的大桌子前,伸手猛地一把掀开了红布。

    两人往桌面上一看,顿时就呆住了,因为桌上堆着的全是钞票,码得整整齐齐的,分成两堆,全都像山一样高。

    黑虎指着两堆钞票道:“飞虎,阿东,这里总共是一亿六千万港币,每一堆八千万,如果你们两个把票投给我,你们一人一堆,拿回去!”

    两人闻言心里都震了一下,黑虎好大的手笔啊!

    震惊过后,两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谁都没有出声。

    黑虎等了一阵,这才道:“怎样?你们两个的决定是什么?”

    如果是一千几百万,飞虎和尖东虎肯定是不心动的,可这是八千万,差一点点就是一个亿了,他们怎么能不心动呢?尤其是最近一堆麻烦事特别缺钱的尖东虎。

    飞虎没有回答黑虎,只是看向尖东虎,“东哥,你什么意见?”

    尖东虎喃喃的低声道:“你知道的,我最近……有点缺钱。”

    黑虎一听这话,顿时就乐得眉开眼笑了,“阿东,你的车在哪里,我叫人把钱装到你的车上。”

    尖东虎摇头道:“我没开车来!”

    黑虎闻言愣一下,随即就笑道:“这有什么关系,我再送你一辆奔驰。”

    尖东虎忙摆手道:“不是,我……”

    “你等一下,我马上就回来!”

    黑虎扔下这一句,立即就小跑着走了出去。

    他走出去后,飞虎立即问道:“东哥,你这是干嘛?你真的要把票投给他?”

    尖东虎有些摇摆不定的道:“我没这样说,可是……黑虎做龙头的话,也没有什么不好,毕竟大佬们不少都听他的。”

    飞虎道:“靠,你不是吧?那旺哥呢?他怎么办?左爷生前的交待呢?”

    尖东虎吱吱唔唔的道:“可是,你知道的,我现在真的很缺钱,这八千万刚好可以摆平我所有的事情!”

    飞虎气道:“你……”

    尖东虎只是垂下头,不再吱声。

    没一会儿,黑虎已经从他的车库里开来了一辆他收藏的奔驰轿跑。

    走进来后,他就把车钥匙扔给了尖东虎,“阿东,这车是你的了,这钱也是你的,来人,把钱给我装到东哥车里去。”

    声音一落,后面立即来了几个人,七手八脚的将桌上的一堆钱不停的往车上装,足足来回好几趟,这才终于将八千万现金全都装到了车上。

    黑虎看钱都装好了,这才问尖东虎,“阿东,要我派人护送你回去不?”

    尖东虎忙摇头道:“不,不用了!”

    黑虎点头,“那成,你先回去吧,我跟飞虎聊聊!”

    尖东虎没敢去看飞虎的眼神,赶紧拿着钥匙出门,然后开着奔驰一溜烟的跑了。

    看见尖东虎走了,飞虎立即道:“黑虎,咱们没有什么好聊的,八千万对我来说虽然不是小数目,但我不能因为这八千万就负了左爷,这一票,我不能投给你。抱歉了,黑虎!”

    飞虎说完,这就往外走。

    “慢!”黑虎沉喝一声,然后掏出手机,拨了个号码后,这就将电话扔给了飞虎,“你先听听这个再说。”

    飞虎疑惑的接过电话,听见里面一个女人在问:“喂,谁呀?”

    听见这个熟悉的声音,飞虎脸色大变,这不是他新婚不多久的妻子燕妮吗?

    “喂,老婆,是我!”

    燕妮恍然道:“老公,是你啊,这是谁的电话,你换了新号码吗?”

    飞虎紧张的问道:“你在哪里?和谁在一起?”

    燕妮道:“我正在打麻将呢!”

    飞虎急忙问:“和谁打?”

    燕妮道:“和桂姐,还有两个男的,是桂姐的朋友,我不太认识,怎么了?”

    飞虎一听这话,心就凉了,因为桂姐是黑虎一个场子里的妈咪,平素与自己的妻子交好,那两个男的,想必就是黑虎的人了。

    他强自镇定的道:“好,你打麻将吧,没什么了!”

    挂上了电话之后,他立即冲黑虎喝道:“黑虎,你什么意思?”

    黑虎淡淡的笑道:“没什么意思,只不过是找了两个猛男陪弟妹打一打麻将罢了。”

    这话里的意思,已经再明显不过了,飞虎要是投他这一票,那两个猛男只是陪飞虎的新婚妻子打一场麻将而已,可要是飞虎不投他这一票,那两个猛男恐怕就要和他的新婚妻子玩点更刺激的了!

    想明白之后,飞虎咬牙切齿的道:“黑虎,你真卑鄙。”

    黑虎笑道:“飞虎,这话有点过了,我怎么能算是卑鄙呢,只能说是有那么点手段而已,出来混,这是必须的。”

    飞虎横眉竖目的骂道:“我草你妈!”

    黑虎沉一脸,指着他道:“你再说一句试试,看看是你去青山坟场草我妈,还是我让两个小弟草你老婆?”

    想到自己总共也没碰过几次的娇妻,飞虎顿时就焉了……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