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身特工 第三百五十三章 清理门户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近身特工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不!”

    “我不服!”

    “冷面虎,我草你老木,竟然不把票投给我!”

    在老鬼宣布选举结果的时候,心有不甘的黑虎一把抓住旁边的冷面虎,一边摇晃他,一边发狂似大喊大叫!

    如梦初醒的冷面虎愣愣的看着他,看他的表情,仿佛还不知道刚才发生了什么事情。

    众人一脸同情的看向黑虎,因为按照常理来说,黑虎应该是龙头,旺哥仔不可能争得过他的,可是冷面虎临阵倒戈的一票却起了关键的作用,使得旺哥仔一以超过半数赢得龙头之位。

    这个时候,旺哥仔应该发表获位感言的,例如谢谢给他投票的四虎,谢谢已经过世却抚养他成人的大伯,谢谢费尽心机扶他上位的严小开,谢谢那位在异世界导演这一切的作者大人。

    不过,此时此刻显然还没有到感言那一环节,因为旺哥仔还有事要办,看着情绪激动,还无法接受失败的黑虎,旺哥仔嚯地拍着桌子站起来,“黑虎,你不服吗?”

    黑虎神色狰狞,凶相毕露的道:“我不服!”

    旺哥仔定定的看着他,然后点头道:“你等着吧,我会让你服的!”

    说着,旺哥仔拍了两下手掌。

    会议室里正对着的大屏幕就亮了起来,一段视频也开始拨放。

    视频的背景是在一个病房里,病房的床上躺着一个人,全身上下都插满管子,尤其是鼻喉,罩着维持着他生命的氧气管。

    众人一眼就看出来了,床上躺着的是他们前任龙头左光斗,这是他在玛丽医院重症监护室救治时的画面,从视频的角度与清晰度来看,这明显属于偷拍,而且是从上往下偷拍,摄像头恐怕就装在正对着床的冷气出口中。只是他们不明白,旺哥仔在这个时候播放这个视频是什么意思?这视频又是从哪来的?

    不过,黑虎在看到这个视频的时候,脸色却微不可闻的变了一下,扭头看向旺哥仔,发现他正紧紧的盯着自己,心里跳了下,赶紧转头去看视频。

    正在众人感觉莫名其妙之际,视频画面中多了一个身穿护士服的年轻女人,只见她进来后,先给换了针水,然后查看监护仪器,作记录……一切看起来都没有什么异常,然而突然间,她鬼祟左右张望一下,然后猛地移开了罩在左兴斗脸上的氧气罩,接着又若无其事的忙碌起来。

    不多久,床上的左光斗就颤抖起来,颤抖很快又变成了抽搐,接连的抽搐过后,他就剧烈的挺动了几下,然后就寂然不动了,而生命监护仪的心跳弧线也变成了一条直线。

    那个假装在旁边忙碌的护士又等了一阵,确定左光斗真的已经气绝之后,这才摁紧急呼叫铃,并同时喊叫起来。随后别的医生护士闻声赶来,进行紧急抢救,但这个时候已经无力回天了。

    看完了视频,众人无不愤怒起来,因为左光斗明显不是救治无效,而是被这个护士杀害的。

    白虎忍不住拍着桌子站起来,“这个臭婊子,我绝饶不了他!”

    巴厘虎也跟着站起来,“对,咱们现在就去医院,把这个女人找出来,妈的,我一定要将她先奸后杀,杀完再奸,奸完又杀。”

    别外的虎头坐馆也纷纷站起来,情绪十分的激动。

    黑虎的脸上虽然也布满怒容,但明显是装出来的,因为在看到视频的背景是左光斗的重症病房之时,已经预料到会发生什么。

    这件事虽然是他指使干的,但他从没露过面,所以就算有这个视频,也耐何不了他,除非他们能找到那个护士,不过他相信旺哥仔是绝对找不到的,因为昨儿半夜,他已经派人去将她灭口了,而且手下也已经回复,人确实已经被乱刀砍死在床上了。既然如此,他有什么好怕的,迎向旺哥仔的眼神也淡定自然,甚至有点叫嚣的意思:是啊,你大伯就是我让杀的,没有证据,你能咬我啊?

    旺哥仔则是冲他冷笑一下,然后对众人道:“大家不要激动,这个护士不过是受人指使罢了。”

    众人细想一下,也觉得确实是这样,一个小护士,如果没有利益的驱驶,她怎么敢对一个黑社会龙头下手呢?于是大家纷纷沉静了下来。

    旺哥仔目光在众人身上扫光,然后落到黑虎的身上,“某个人以为,他这事做得滴水不漏,死无对证,但人在做,天在看,水底打屁都有人知,何况是杀人灭口呢!”

    众人见旺哥仔盯着黑虎,目光也不由纷纷的集中到黑虎身上,神色充满疑惑。

    黑虎终于按奈不住站了起来,“旺哥,你盯着我什么意思?难道你认为是我杀了左爷吗?”

    旺哥仔缓缓的点头,咬着牙一字一顿的道:“就是你这个畜牲杀了我伯父!”

    黑虎心里虽然发虚,但口气却极为强硬的道:“草,你说是我杀的就是我杀的,你有证据吗?”

    旺哥仔冷笑道:“你想看证据,好,我就让你看证据!”

    说着,旺哥仔又拍了拍手掌。

    随着掌声落下,会议室的大门突然被人推开,然后一个女人被押着走了进来。

    看到这个女人,众人的脸上无不再次浮起怒容,因为这不就是视频中拔掉左光斗氧气面罩的那个护士吗?

    看见这个女人,黑虎错愕当场,下面的人不是说已经将人杀了吗?

    白虎第一个忍不住冲了过去,扬手狠狠的打了女人一耳光,怒骂道:“草你个臭婊子,你竟然敢杀害我们左爷!”

    女人早已经被吓得不行,捂着被打的脸瑟瑟发抖的看着众人。

    旺哥仔走过来,止住白虎又扬起的手,然后回头看向仍错愕不已的黑虎,“黑虎,你是不是感觉很意外,这女人明明被你的手下乱刀砍死在床上,怎么又活了是吗?”

    黑虎阴沉着脸,一声不吭,因为这个时候说多错多。

    旺哥仔冷笑道:“因为昨晚上躺在这个女人床上的不是她,是你的姘头桂姐!”

    黑虎的脸上突地浮起了怒容,咬着牙,杀气尽露的盯着旺哥仔。

    旺哥仔以眼还眼的瞪着他,“你想杀人灭口?可惜我比你早去了一步。”

    黑虎终于说了话,冷笑不绝的道:“这就能证明是我指使她杀了左爷们吗?笑话!你问问这个女人,是我指使她这样干的吗?”

    旺哥仔摇头叹气,“黑虎,到了这个时候你还死不悔改,你确实是无药可救了,来人,把人给我带进来。”

    会议室大门又开了,一辆医院常见的车床推了进来,床上躺着个全身缠满纱布的男人,一个吊瓶还高高的挂着。

    尽管如此,大家还是一眼就认了出来,这车床上躺着的就是黑虎的头马阿细。

    阿细之所以变成这样,并不是旺哥仔所为,而是那天晚上他奉黑虎的命令去绑架项珂儿,然后在半路上被雨女拦下,被她一剑一剑的片成这幅模的,因为治好也是个残废,已经失去利用价值,黑虎就懒得管他了。

    旺哥仔问那个女人,“说,是谁指使你去谋杀我大伯的。”

    那个女人早已经被吓破了胆,立即指着躺在床上的阿细道:“是他,他说是病人的家属,不忍心他受折磨,想要让他安乐死,是他给我钱,让我这样做的!”

    旺哥仔这就转过头问阿细,“阿细,你说,谁指使你这样做的?”

    到了这个时候,黑虎虽然心里十分的忐忑,但也不是特别担心,因为在他看来,阿细一定会大包大揽的将事情全部扛下来的。

    然而,他明显是太自以为是了!

    阿细虽然连抬手的能力都没有,但眼睛却看向黑虎,“是黑虎,是他让我这样做的。”

    黑虎愤怒无比的道:“阿细,你竟然敢出卖我?”

    阿细道:“老大,我也不想这样的,可是我这些年为你出生入世,立了无数的汗马功劳,这一次我还是替你去办事才被人砍残的,你不应该不理我。我的医药费,我的安家费,至今也没有着落,让人问你,你竟然装作不知道。既然你对我不仁,那你也别怪我不义!”

    黑虎指着他,怒不可竭的道:“你……”

    只是他的话还没说完,旺哥仔已经从桌下抽出了一把长长的刀,腾地一下从下面跳上了桌,然后扬起刀狠狠的朝黑虎扑去,“黑虎,今天我就要为我伯父,为我东星帮,除去你这个祸害。”

    黑虎眼见长刀刺来,吓得赶紧离开座位,狼狈的左躲右闪。

    旺哥仔这一动起手来,会议室立即就乱了套。

    众人赶紧的离开座位,不过谁都没有去帮黑虎,也没有去阻止旺哥仔,因为黑虎竟然敢谋杀前任龙头左光斗,仅这一条,那就罪该万死。

    面对旺哥仔疯狂的刺杀,黑虎不停的逃避着,躲闪之中,不小心撞到一人身上,回头看一眼,发现是飞虎,立即就想要退开他,可就是这个时候,他的臀部已经传来了一阵剧烈的疼痛。

    飞虎竟然摸出了一把短刀,直接捅到了他的屁股上,同时骂道:“草你妈黑虎,你想草我老婆,我现在就让你偿偿被别人捅后门的滋味。”

    黑虎惨叫着推开他,迎面就被旺哥砍中了一刀,连滚带爬好容易抢出门外,立即就往电梯跑去,旺哥仔在后面紧追不舍。

    黑虎冲到电梯门前的时时候,电梯恰好正要关闭,立即就扑了进去,在电梯关上的最后一刻滚了进去,等旺哥仔扑上来的时候,电梯已经关上了。

    电梯下到了一楼,黑虎立即就冲了出去,奔出东星大厦门口,只见一辆敞开着门的车旁站着个小弟,一见他就道:“老大,车,给你车!”

    黑虎觉得这个小弟面生得紧,但这个时候已经管不了那么多了,立即抢上车往前急驶而去……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