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身特工 第三百六十八章 以牙还牙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近身特工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黑田优美温柔又贴心的伺候,严小开并没能享受多久,因为那个街道办的主任彭水军从里面驾着一辆丰田凯美瑞出来了。

    尽管隔着车前玻璃,但眼尖的严小开还是一眼就将他认了出来。

    等到了要等的人,他虽然有些不舍,但还是轻拍一下仍埋首于他腿间的黑田优美,“优美,好了,出来了!”

    黑田优美抬起头来,疑惑的看着他道:“还没有呢!”

    严小开苦笑着朝前面指了指,“我是说我们等的人出来了!”

    黑田优美这才恍然明白过来,看着他发苦的脸色,不由轻笑道:“主人,谁叫你要这么色的,明知道时间不够,还叫我这样!”

    严小开更是哭笑不得,我只是让你伏我腿上休息一下而已,谁让你这么善解人意的,不过这话他并没有说出来,因为说了之后,万一下次自己真的想,她却以为自己让她伏在腿上休息呢?

    一路不紧不慢的跟着彭水军的凯美瑞后面的时候,黑田优美忍不住问:“主人,你准备绑架他?还是半路拦下他揍他一顿?”

    严小开失笑,“优美,这样是不够解气的。”

    黑田优美道:“那主人准备怎么办?”

    严小开道:“咱们要么就不整,要整就必须整他个身败名裂,让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黑田优美闻言,心中一禀。

    严小开这就示意她勾过头来,然后在她的耳边把自己的计划说了一遍。

    黑田优美听完之后,不由的暗叹,得罪了主人的人,果然没有一个会有好下场啊!

    不多久,凯美瑞就停在了一个花店前。

    那个街道办的主任彭水军下车买了一束花,然后再次上车往前驶,一直到了太平街路口附近的一个西餐厅才停了下来,然后拿着鲜花走了进去。

    严小开和黑田优美互顾一眼,也跟着悄悄的走了进去。

    两人在一个不起眼的位置坐下之后,严小开给自己和黑田优美各叫了一份牛扒套餐。

    在等饭菜上来的时候,严小开看了彭水军一眼,发现他将鲜花放到旁边的位置上,时不时的还整理着身上的衣服,但更多的时候却是透过落地玻璃窗向街面上张望。

    如此模样,不由引来严小开一声冷笑。

    黑田优美疑惑的问:“主人,你笑什么?”

    严小开道:“看来这个彭主任也是个风流人物啊!”

    黑田优美道:“这话怎么说?”

    严小开道:“照他的资料显示,他现年四十五岁,已婚,育有一子一女,女儿在读高中,儿子在上中学,妻子在教育局上班,还是个级别不小的处长。可是这位有儿有女有家有室的彭主任下了班之后,并没有直接回家,反倒买了鲜花,而且是玫瑰花,然后来到这么有情调的西餐厅,肯定是在会情人,而且还是会一个还没被他弄上手的小情人!”

    黑田优美道:“主人,你这样说是不是过于武断了,万一今天是他的结婚纪念日,又或者别的什么特殊的日子,和他约会的是他的妻子呢?”

    严小开淡淡一笑,“如果真的如你所说的那样,和他约会的是他的妻子,那我就放过他,一根汗毛也不会碰他!”

    黑田优美十分不解的道:“主人,你怎么能够这么确定呢?”

    严小开道:“很简单,从街道办来这里,其实是很近的,有一条道直接就驶往这里,可是他并没有直接过来,而是在路上绕了好几下,进门下车的时候,还左右的张望,还有你看他现在,就算是坐在沿街的位置,也是挑着窗帘刚好摭住的角落。”

    黑田优美抬眼悄悄的看了一下,果然正如严小开所说的那样,他坐的那个位置,刚好是一个角落,收起的窗帘束就在他的身侧,他坐在那里可以从里面看到外面的人,但外面的人却看不到他,而且就算是坐在里面的人,也不是那么方便观察他,很难一眼将他认出来。

    严小开接着问:“你说他这样鬼鬼祟祟,藏头露尾的样子,有可能是和他的妻子约会吗?和他的妻子约会,有必要这样摭摭掩掩的吗?”

    黑田优美被问住了,过一阵才道:“好,主人,我承认你分晰得有道理,可是你怎么确定他约会的这个情人,他还没上手呢?”

    严小开淡淡一笑,“这就更简单了,上过了床的话,他还会买花,还会这么注意仪表,还会约在这样的地方,早就去酒店开房间等着了!而且等的人也不是他,而是那个女的。”

    黑田优美终于有些恍然明白过来,上了床的话,男人就变成大爷了,哪还会这么小心的伺候呢!

    严小开看见彭水军一边等,一边在看时间,这就道:“算了,我原本还想等一等,看看他的小情儿长什么样的,不过咱们没有那么多的时间跟他瞎耗,搞掂了他,咱们还得去找下一个呢。优美,你现在就过去吧,按照我刚才对你说的!”

    黑田优美点了点头,这就走了过去。

    ……

    四条派出所今天要比平常任何时候都要平静一些。

    整个一天,除了一些邻里吵嘴,小偷小摸的案子外,并没有太过特别的案件发生。所以下班的时候,陈东明就一如平常般准备回家。

    只是当他夹着公文包,还没走出派出所,手机就响了起来,掏出来看看,发现上面的来电显示是一个陌生的号码,这就接听起来,“喂,你好,请问哪位?”

    电话那头传来一个柔美的女声,“你好,请问是陈所长吗?”

    陈东明道:“是的!你是谁?”

    女人道:“陈所长,我是尚小姐的朋友,现在我向你举报一起賣淫嫖昌案件,希望你能够处理一下!”

    陈东明疑惑的问:“尚小姐?”

    女人道:“尚欣!”

    陈东明刚开始还没想起来,心里喃喃的重复几下,顿时不由一震,尚欣不就是严小开的朋友,那位京中大爷的孙女吗?

    听说是尚欣的朋友,陈东明哪敢怠慢,赶紧的迭声道:“你好你好,请问这个案子发生在哪里,我马上带人去。”

    女人道:“就在老街的喜客来旅店,203号房!”

    陈东明听了这话,心里踏实不少,因为老街,新街,庙街,华达街都是四条派出所管辖的街区,他要去抓人的话,并不会超出职权范围,不过他很纳闷,这女人到底是谁,怎么能知道得那么清楚,连房间号都能够知道。

    这事,尽管透着一股不寻常的味儿,但严小开他不敢得罪,那个尚欣尚大小姐他就更不敢得罪,市局的大局长见了那位大小姐还得低眉顺眼呢,自己小小一个派出所所长算什么,所以挂了电话之后,这就组织了近十名警力,急急的驱车赶至老街。

    找到那个喜客来旅店之后,陈东明就带着这近十名警察一窝火的冲了进去,到了二楼之后,直奔203房间。

    在陈东明的示意下,一名警察极为暴力的一脚就将门给踹开了。

    进去之后,发现床上果然有一对不着寸缕的男女正在床上做着激烈的运动,男的约有四十来岁,女的只有二十三四岁,而且浓妆艳抹。

    女人在床上还是这幅装容,而且两人的年纪又如此的不对称,什么情况已经一目了然了,这绝不是情侣,而是一对正在从事非法交易的野鸳鸯。

    然而,让人纳闷的是,这男人不知道是鬼上身了,还是脑子进了水,纵然是门被踢开了,警察冲进来了,那女人也被吓得连连尖声惊叫了,他还死命的压着那女人动作着。

    陈东明见这男人当自己这班警察如无物一般,仍然在做着那龌龊事,登时就恼火了,冲上去一巴扇到了那男人的脸上。

    这一巴掌陈东明十分的用力,而床上那个男人又毫无防备,直接就被他打得从床上掉了下去。

    直到这男人四脚八叉的躺在地上,陈东明才看清楚这男人的面容,心中顿时大吃了一惊,失声道:“彭主任?”

    彭主任,除了街道办事处的任任彭水军之外,还能是谁?

    也是到了这个时候,这个仿佛走火入魔般的彭主任才如梦初醒,看看眼前的陈东明以及周围的警察,还有床上正卷着被子一脸惊惶的女人,心里却又是一阵莫名,仿佛是从一个梦里醒来,又掉入另一个梦中一般,喃喃的道:“陈所长,你……我……”

    他的话还没说完,一阵强烈刺眼的闪光灯不停的亮了起来。

    门外不知道什么时候涌进了一班扛着长枪短炮的记者,正拿着照相机对场中的彭水军与陈东明一等不停的拍照。

    陈东明的下属们见状,纷纷喝叫起来。

    “你们是谁?”

    “干什么的?”

    “谁允许你们拍照了?”

    “出去,通通都出去。”

    “……”

    那班记者立即七嘴八舌的说起来。

    “我们是深城时报的。”

    “我们是深城电视台的。”

    “我们是鹏城晚报的!”

    “你们不能赶我们,我们有采访权。”

    “这位警官,你好,请问你们是在抓捕賣淫嫖昌吗?”

    “……”

    看着乱七八糟的场面,陈东明有些哭笑不得,原本有些骑虎难下的他心中也终于有了决定,因为这件事情如果不曝光的话,多少还有点商量的余地,可是现在记者都来了,而且还拍了照,那还有什么好说的,只能行使他的权力与职责。

    “彭主任,对不起了!”陈东明几乎微不可闻的低声对彭水军说了这么一句,然后大手一挥,冲自己的下属喝道:“带走!”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