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身特工 第三百七十章 通通灭掉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近身特工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严小开之所以看好陈东明,那也不是完全没有理由的。

    因为陈东明这个人不但会见风使舵,善于把握机会,而且办事干活也讲究方式方法,有时候还会用一点谋略。

    别的不说,就说这次出警抓赌。

    陈东明很清楚,嫖客和赌徒的区别,嫖客往往是做贼心虚的,见到警察当场立马就萎了。赌徒却往往是穷凶极恶的,赌得急了,倾家荡产,卖儿卖女,杀人放火都在所不惜,遇到了警察会不会反抗,那是很难说的。

    所以,抓赌要比抓嫖更加的小心与谨慎,一点儿也大意不得,而且那个自称尚瑶的女人已经说了,那里正在聚众赌博,数额巨大,那就表示人绝对不会少,说不定主持赌局的人还会有家伙呢,所以他尽可能组织更多的警力,甚至还给参与行动的干警配发了枪枝弹药。

    长年与犯罪份子打交道,他也知道,旦凡这种地下赌场,都会有专门负责放风的,里面也有可能设置了紧急逃生通道,稍一不慎,那就可能落个鸡飞蛋打一场空,所以在行动之前,他是确定了这个别墅的位置与构造,然后布署行动计划。

    研究好了抓捕方案之后,陈东明这就带队出发。

    为了避免打草惊蛇,他并没有像往常一样使用警车,而是改用没有警用标志的普通轿车,领着二十五名便衣民警,从各个方向分散的进入益民村。

    找到了那个别墅之后,陈东明并没有让下属一窝蜂的涌上去,而是让他们隐在暗处,先观察起别墅的环境。

    通过观察,还真让他发现了望风的人,就坐在别墅旁边的一个凉亭里,一边抽烟,一边来回张望着。

    陈东明想了想,这就对车内一个便衣装扮的女警耳语了几句。

    女警听完之后点点头,下车之后从暗处走出去,上前假意的攀谈,而就在谈话的过程中,她极为迅雷又凶猛的将这人一下放倒在地上。

    车上早已严阵以待的另外几名干警立即一涌而上,将他制服后拖了过来。

    简短的审讯过后,陈东明弄明白了里面的情况,这就再次作了行动布署。

    “行动!”随着他的一声命令,所有隐伏在周围的干警齐齐出动,瞬间就冲到了别墅门前。

    五名干警去堵后门,十名干警分散包围在外面,陈东明则领着十名干警直奔大门。

    “轰!”的一声巨响,在撞门器的帮助下,两名警察顺利的撞开了大门,陈东明立即就端起枪,一马当先的往里冲,迅速的制服了屋内的几人之后,立即就打开隐蔽的地下室入口,然后和一班干警冲了下去。

    宽敞又明亮的地下室里,三张大型的赌桌分别摆在三个角落里,赌具和钞票紊乱的散落在桌面上。

    在陈东明一等冲进来的时候,正在里面聚赌的二十多人已经乱作一团,有人正在狂搂着赌桌上的钞票,有人慌乱的奔跑,而更多的人则是往一个小门里钻。

    “警察!”

    “站住!”

    “不许动!”

    “手抱头,通通蹲下!”

    “……”

    随着陈东明与一班干警威严的怒喝,有半数的人停了下来,然后垂头丧气的双手抱头蹲了下去。

    陈东明看见另外约有七八人钻进了旁边的一个小门,这就端着枪冲了过去,踢开门一看,发现里面不是房间,而是一个回型楼梯,直通上面。

    他赶紧就领着干警追了上去。

    到了天台,发现有人正从天台这边跳到旁边隔着约有二米远的另一栋房子逃跑,有些逃得比较慢的还在起跑冲刺中。

    几名干警眼明手快,当场又制服了三个准备逃窜的赌徒。

    陈东明的反应也不慢,抓住了一个年约四十来岁的胖子,可谁曾想腰间的手铐还没掏出来,这胖子突地一挣,摆脱他的控制后,急冲着往对面的那栋子房的阳台跳去。

    不过,这个胖子也不见得有多幸运,因为他太胖了,冲跑的速度也不够,跳了一半眼看要跳过去了,可是势头已经不足,身体突地一滞,身形急速下坠,然后就在三层楼高的地下摔了下去。

    “嘭!”的一声巨响,当陈东明勾出头往下看的时候,这个胖子已经躺在地面上一动也不动了。

    陈东明回过头来,发现场面已经被控制住了,这就急急的奔下楼,却查看那个胖子。

    当他用手电的光束终于看清楚那个躺在地上已经奄奄一息的胖子的面容之时,顿时就呆愣在那里,半响都没回过神来。

    别的干警凑上来看的时候,也有很多傻在当场。

    这个胖子,在场的干警差不多都认识,因为这就是华达街工商所的所长孙志庆。

    不过众人再想想,又觉得这也不算出奇,认识孙大所长的人谁不知道他有好赌的恶习呢?来这样的地方赌博有什么好奇怪的。

    唯一要感叹的是这位大所长的运气,不但撞到了抓赌的枪口上,还自己失足从三楼掉下来,瞧这出气多进气少的样子,以后能不能当官不说,能不能治好还不一定呢?

    不过,他们的顶头上司陈东明显然要震惊许多,好一阵都没看见他回过神来。

    一名干警见状就忍不住低声提醒道:“陈所,咱们是不是先叫救护车!”

    经他这么一说,陈东明才如梦初醒,连忙道:“对,叫救护车,赶紧!”

    干警们这就纷纷忙碌起来,叫救护车的叫救护车,铐人的铐人,清点赃款的清点赃款……

    这次的抓赌行动,十分的成功,总共抓获嫌疑犯二十三名,缴获赌资一百七十八万,数额特别巨大。

    这个案子,必定会记录在陈东明的政绩簿上,给他的仕途添加一抹辉煌的色彩。

    只是,在收队回派出所的时候,干警们才发现,他们的上司陈所长好像有点心不在焉,魂不守舍的样子,嘴里喃喃的道:“还有一个,还有一个!”

    干警以为他是在念叨那逃掉的罪犯,其中一名干警就道:“陈所,没关系的,虽然逃掉了两三个,但主犯已经抓到了,不影响咱们立案的。”

    陈东明摇摇头,没有说什么,只是靠到了座椅上,然后闭上了眼睛。

    他心里所想的,并不是那几个逃掉的嫌疑犯,而是在想被送去人民医院抢救的工商所所长孙志庆。

    刚开始的时候,街道办主任彭水军与消防中队副队长程伟新出事,他还没反应过来,直到看到孙志庆也跟着出事的时候,他才恍然醒悟过来。

    这三个领导,表面看起来像是各做各的孽,各遭各的报应,三件事之间没有任何的联系,然而陈东明却知道,这是有关系的,因为这三个领导都曾带人去查处过严小开的家私城。

    街道办主任彭水军以家私城装修噪音扰民,又没有装修许可证为由,让他们停止装修。消防中队的副队长程伟新以家私城没有设置消防通道与消防措施为由,进行罚款。工商所的所长孙志庆以家私城没有办理营业执照,没有缴纳工商税收为由,让他们停止装修。

    而在这三人出事之前,陈东明才刚刚给严小开看过这三人的户籍资料。让他看了之后才几个小时,这三人接二连三的出事,如果说是巧合,那也未免太巧一点吧!如果真的是巧合,那尚瑶接连两通的举报电话又怎么解释呢?

    不错,这是报复,这绝对是报复。

    然而,就算这是报复,那也算是光明正大的报复!

    牛不喝水,强摁头都是不行的。彭水军如果不好色,怎么会去招妓?程伟新如果不好酒,又怎么会喝得那么醉?孙志庆如果不好赌,又怎么会来这样的地下赌场。

    一番沉思之后,有些事情,陈东明想明白了,有些事情,却怎么想也想不明白。

    他想明白的是,这系列事件绝对是打击报复无疑,如果没有意外,肯定还有下一个,因为总共有四个部门的领导带人去查处了严小开的家私城,现在出事的只有三个,还剩下的一个,严小开肯定也不会让他好过的。

    他想不明白的是,严小开怎么就能那么神通广大,知道彭水军去招妓,知道孙志庆来这里赌博。

    在他心思仍然很紊乱的时候,车子已经驶入了派出所大院。

    下了车之后,刚走进派出所,一个下属已经急急的迎上来,将手里一个黑色的公文包递给陈东明,紧张兮兮的道:“陈所,刚才有人捡到这个包,上交到我手里。”

    陈东明看看手里那个鼓鼓涨涨的公文包,不由疑惑的问:“包里面是什么?”

    下属吱唔一句道:“陈所,你还是自己看吧!”

    陈东明这就拉开了拉链,自己查看起来,只是才看了那么几眼,他的脸色就变了。

    来了,真的来了!

    刚刚在车上他还念叨的剩下那个领导,在他回来之前,已经来了!

    公文包里装着的是近十本的房产证,京城一处,深城一处,广城两处,惠两处,苏省三处。

    房产证外,还有三本存折,上面分别有两千万,三千万不等。

    除了这些东西,还有国外银行的定期本票,债倦……等等等等,全都是值钱的东西。

    这些东西全部加起来,价值远远超过两个亿,而这个东西上面所登记的名字,无一例外,全都是刘国栋的名字!

    刘国栋是谁?不就是龙山区环保局的副局长嘛!

    捧着这样一个价值两亿的公文包,纵然是见过大蛇屙尿的陈东明,也终不住发颤了,紧张的问道:“分局和纪委的领导还在吗?”

    下属赶忙点头,“在的,还在里面和彭主任谈话呢!!”

    陈东明这就要拿着公文包往审讯室走去,但脚步才一动又倒了回来,低声问道:“这事你没跟别人说吧?”

    下属连连摇头,“我没敢和别人说!”

    陈东明道:“那把公文包交来的人呢?”

    下属道:“他是开着计程车来的,称乘客在他车上落下这个包,说是马上要交班,将包放下之后就急匆匆走了。就在陈所你回来前的几分钟。”

    陈东明又问:“那你记得他长什么样吗?”

    下属想了想,摇头,“我当时正好在处理别的事情,没怎么留心!不太记得他长什么样了!”

    听见他这么说,陈东明不但没有责骂,反倒点了点头,然后拿着公文包往审讯室走去……——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