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身特工 第三百七十五章 被请进龙山分局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近身特工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谋事在人,成事在天。

    有的时候,哪怕你机关算尽再聪明,却也不能得到幸运女神的青眯。

    严小开的脑子向来好使,运气好像也不错,只是这一次,他好像算漏了,因此也失掉了运气。

    吕三那班人才被带走了不到半个小时,严小开就接到了陈东明的电话,称龙山区分局的人来了,然后什么都没说,直接把人通通都提走了。

    这个消息,让严小开闻到了一丝危险的信号。

    这种普通的打架斗殴案件,派出所是可以处理的,一般情况下劳烦不到分局。

    分局既然把人给带走了,那就说明另外又有人介入了。

    严小开细想一下,很快就明白了过来,自己遗漏了一个敌人。

    彭水军一等虽然大小也算是个官员,但并不算什么太过重要的角色,而自己在此之前与他们素无交集,如果没有人在背后指使,他们完全没有理由与自己过不去。

    想要置自己于死地的,就是那个秦寿,但他虽然有钱有势,却明显不是系统内的人,想要指挥这些官员,并不见得是件容易的事情。

    既然如此,答案已经很明显了,那就是在彭水军与秦寿中间,还有一个人在,彭水军等人听命于这个人,而这个人又听命于秦寿,就算不听命于他,也和他有着什么勾结或关系,所以才会帮着秦寿对付自己。

    这个人的级别,应该不小,最少是超过彭水军一等的,否则也号令不了他们。但也不会特别的大,因为现在出现的,几乎都是龙山区内的人马,并没有市里来的。

    分析到最后,严小开终于有了结论,这个被自己遗漏的敌人是龙山区政府内的高级官员。

    这个官员,仿佛很神秘的样子,因为直到此刻还不知道他姓甚名谁,到底又是什么级别。

    不过严小开认为,想要让他浮出水面并不难,只要稍为打听打听,彭水军一等属于哪个派系的,如果没有派系,那他们平常又与龙山区的哪位高官来往密切,只要花点儿时间去调查,这个与秦寿狼狈勾结的神秘官员便将立马现形。

    只是,当他刚想明白这一切,还没来得及有所动作,外面已经来了四五辆警车,一班荷枪实弹的警察已经涌了下来,看见严小开与西门耀铭,立即就围拢了过来,纷纷端着枪指着两人。

    为首的一名年约四十岁左右的警官喝道:“你们两个,把手举起来。”

    西门耀铭嚷嚷道:“干什么?你们干什么?”

    中年警官喝道:“我们怀疑你们两人与一宗刚刚发生的伤人至残案有关,现在请你们跟我们回去协助调查。”

    西门耀铭道:“什么伤人至残案?刚刚那班人是来勒索我们,要我们交保护费的。”

    中年警官喝道:“什么情况,回局里再说!”

    这个时候,严小开终于吭了腔,“你们是哪个单位的?”

    中年警官道:“我们是龙山区分局的!”

    严小开冷笑一声,不屑的道:“这么大的威风,我还以为是市局的呢!看来你们那位爷的能量最大也就是这样了!”

    中年警官的脸原本就很黑,听到这话就变得更黑,沉声喝道:“少咯嗦,跟我们走一趟。”

    西门耀铭看向严小开,显然是在询问是反抗,还是跟他们走?

    严小开冲他微不可闻的摇头,然后冲那个中年警官道:“好,我们就跟你们回去协助调查。”

    中年警官这就大手一挥,冲下属喝道:“把他们俩给我铐上!”

    严小开闻言就皱起了眉头,“这位警官,你不是说请我们回去协助调查吗?用不着上手铐吧?”

    其中一名警察就喝道:“我们喜欢给你上手铐就给你上手铐,不喜欢给你上手铐就不上手铐,轮不到你来说话!”

    严小开看这名警察一言,冷笑着摇摇头,“就你这素质,也配做警察?你的警校毕业证是街上买来的吗?”

    那名警察立即就怒了,冲上来指着他道:“你说什么?”

    严小开目光平淡的迎视他,“我有说错你吗?手铐这种警械是你们喜欢上就可以上的吗?在什么样的情况下才能上手铐你记得吗?”

    那名警察被质问的脸上一窘,讪讪的说不出话来。

    严小开冷哼道:“忘了?还是没学过?那行,我给你恶补一下,根据《人民警察使用警械和武器条例》第8条规定,人民警察依法执行下列任务,遇有违法犯罪分子可能脱逃、行凶、自杀、自伤或者有其他危险行为的,可以使用手铐、脚镣、警绳等约束性警械。一,抓获违法犯罪分子或者犯罪重大嫌疑人的时候,可以使用手铐。二,执行逮捕、拘留、看押、押解、审讯、拘传、强制传唤等的可以使用手铐。三,法律、行政法规规定可以使用警械的其他情形。人民警察依照前款规定使用警械,不得故意造成人身伤害。现在你们清楚了吗?”

    一班警察听得面面相觑,关于警械与武器的使用条例,他们自然是耳熟能详的,可是从一个犯罪嫌疑人嘴里冒出来,却无疑是震憾的。

    严小开背完条例之后,这又问那个中年警官,“这位警官,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刚才你是说请我们回去协助调查是吧!那我请问你,我们是嫌疑人吗?”

    如果换了别的情况,这个中年警官是绝不跟他咯嗦的,不管三七二十一,铐上就走了,可是现在周围已经围扰了不少驻足看热闹的群众,当着这么多人,自然是不好粗爆执法的,所以他只好耐着性子回答他,“在案情没有清楚之前,你们当然是嫌疑人!我说是请,不过是一种基本礼貌罢了。”

    严小开道:“好,就算我们是嫌疑人,可是现在我们有脱逃,行凶,自杀,自伤等等的行为吗?”

    中年警官不出声了。

    严小开并没有息事宁人,而且继续追问道:“既然这样,请问你们适合给我们上手铐吗?”

    中年警官见周围集聚的人越来越多了,再这样闹下去,影响就大了,于是只好道:“你们上车!”

    严小开故意的问:“手铐不上了吗?”

    一班警察:“……”

    严小开这才施施然的领着西门耀铭往其中一辆警车走去,瞧他那模样,那派头,仿佛不是去公安局,而是去赴宴一般。

    到了龙山区分局,警察就对两人没有那么客气了,粗暴搜了身之后,这将他们硬推进一个小黑屋里,反锁了铁门后就对他们不闻不问了。

    坐在冰凉的地板上,西门耀铭忍不住唤了一声,“哥!”

    严小开答应一声。

    西门耀铭问道:“咱们现在怎么办啊?电话都让他们给没收了,然不要我还可以打给我老斗和老木。”

    严小开神情依然很平静,不答反问道:“小铭子,你害怕吗?”

    西门耀铭道:“说不怕,那绝对是假的,这可是我这辈子第一次蹲牢房,不过和哥一起,别说蹲牢房,就算是去闯地狱,我也不怕的。”

    严小开哈哈一笑,“当初在那间KTV的时候,你有想过咱们会像现在这样同甘苦,共患难吗?”

    “当初?”西门耀铭愣了一下,然后实话实说的道:“当初我恨不得你去死呢!”

    严小开:“哦?”

    西门耀铭道:“哥,你知不知道,从小到大,我有多喜欢郑佩琳,我又有多难才等到她喝醉的时候。”

    严小开叹气道:“小铭子,强扭的瓜是不甜的!郑佩琳根本就不喜欢你!”

    西门耀铭道:“哥,有一些瓜刚扭下来的是不甜,可是放它几天,闷一下,它就甜了。”

    严小开皱眉道:“这么说,你到现在还没有死心?”

    这回轮到西门耀铭叹气了,“她都成你的女人了,我还有什么不死心的。只不过你这样问,我才这样说罢了!”

    严小开笑道:“我要和你说的并不是郑佩琳,我只是说世事无常罢了!”

    西门耀铭赞同的点头,“是啊,世事无常,当初的时候,我可真的是没想过要做你的小弟……”

    严小开摇头,“不,从家私城这件事之后,你不是我的小弟了!”

    西门耀铭:“呃?”

    严小开道:“你是我的兄弟!”

    西门耀铭释然,忍不住笑了笑,随后却又愁苦的道:“哥,咱们别说这些不等吃不等喝的了,你赶紧说说,咱们该怎么办吧?”

    严小开淡淡的道:“稍安勿燥,等我见着了我想见的人再说!”

    西门耀铭道:“你要见谁?”

    严小开道:“当然是指挥那些相半部门去查咱们家私城的那个人!”

    西门耀铭道:“你说的是秦寿?”

    严小开摇头,“不,是一个官员,能指挥得那些相关部门的官员!”

    西门耀铭点点头,“那见过他之后呢?”

    严小开摊摊手道:“见过他之后当然是回家咯,呆在这儿又没有什么好玩的!”

    西门耀铭闻言晕个半死,苦笑连连的道:“哥,你当这儿是什么地方?是你能来就来,能走就走的吗?”

    严小开淡然的道:“不管是什么地方,只要我不想呆,谁都甭想留下我。要是我不想走,谁也甭想撵走我!”

    西门耀铭:“……”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