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身特工 第三百八十五章 这个乌龙搞大了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近身特工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严小开回到中锐安保公司的时候,公司一如平常那样,冷冷清清的。

    不过没上锁的厚实玻璃门证明里面有人,于是他推开门走了进去,眼球大叔不在,上官五素和上官云尘及完颜玉也没有回来。

    既然如此,在公司的人只有一个,那就是外表冰冷似雪,内里却热得能烫伤人的夏冰。

    有心要和夏冰开个玩笑,故意吓唬一下她的严小开这就慑手慑脚,不发出一点声音往里走,到了经理办公室门前,侧耳细听一下,发现里面没有一点动静,倒是旁边的财务室里有些轻悄的动静,于是就移边走了过去。

    刚到门前,他就听见里面传来一个极为压抑的女人呻吟声,似有似有,似清晰又似朦胧,仿佛极为的痛苦,又仿佛极为的舒服。

    这个声音,明显就是夏冰的。

    这种声音,严小开也知道通常是什么情况下才会出现。

    严小开听得皱起了眉头,难不成自己一阵子没和她那什么,她按捺不住的就自己解决了?

    想到此,他不由的叹口气,心道:夏冰姐姐,有需要你就给我打电话嘛,何苦如此为难自己呢?

    只是这种想法还没完,他的脸色就骤然大变,因为听了一阵之后,他发现财务室里面除了夏冰的声音之外,还有另外一个男人的喘息声,隐隐约约的还有**相撞的啪啪声。

    草了,夏冰找了别的男人!

    严小开一瞬间仿佛被人敲了闷棍似的,有种天旋地转的感觉。

    心脏仿佛被一只大手紧紧的握住,跳动变得十分困难,咽喉也像是有什么堵着似的,气都喘不上来。

    那种切入心菲的疼痛,真的是笔墨都难以形容。

    下一刻,痛苦就化成了愤怒,使得严小开立即暴走了,猛地一抬腿,将财务室的大门给喘了开来。

    “轰!”的一声巨响,财务室的房门整扇给严小开踢得飞了开去,由此不难看出,他心里的愤怒已经达到了怎样的一种程度。

    财务室里面,真的有一对男女在做着苟且之事。

    那个女的,正是夏冰。

    尽管今天她并没有像往常那样穿着职业套裙,而是穿着一条碎花连衣裙,但此时裙子背后的拉链已经被拉开了,从领口处褪到双肩以下的位置,文胸扣子也被解开,裸露着雪白又丰满的胸部,下面的裙摆也被挽到了腰际,内裤半搭拉在挂在膝盖上。

    一个男人正站在她的后面紧抵着她。

    看清楚这男人面容的时候,严小开更是眦目欲裂,因为这人竟然就是将他从海源警官学院挑选出来的总教官,又传他無尚心法的湿父——古枫!

    发现自己的恩人和自己的女人厮混在一起,做出这种荒唐又龌龊的事情,严小开的痛苦得心脏几欲裂开,愤怒得鼻子都能喷出火来。

    正投入的享受着男欢女爱的湿父古枫与夏冰显然不防有此突变,齐齐僵滞在那里,好半天都没反应过来。

    直到严小开愤怒得已经失去理解,像是一头要咬人的怪兽扑上来的时候,古枫才突然醒过神来,赶紧的推开夏冰,然后一手去整理自己的下身,一手架挡严小开的攻势。

    由于太过慌乱,纵然是绝顶高手的古枫也被严小开迫得一阵阵手忙脚乱,节节败退。

    在他被逼得退到了墙角,眼看就要被严小开一掌毙命的时候。

    严小开突地感觉脑后生风,一阵强大的劲气猛袭而至。

    暗觉不妙的他也顾不上去劈古枫,赶紧迷踪九步一展,险之又险的躲开这一记无声无息的突袭,回头一看,发现房间里莫名其妙的多了一个女人,而这个女人竟然就是钵兰街上那个神秘的女人。

    严小开搞不懂这个女人是怎么出现的,又怎么会突然向自己发起袭击,唯一知道的是她出手之后就没有停下来的意思,一记快过一记,一招快过一招的不停攻击自己。

    这一次,明显要比几个月前在钵兰街的那次好很多,因为那个时候,纵然严小开和完颜玉,上官云尘及西门耀铭四人联手对付这个邪乎又神秘的女人也只有挨揍的份,可是现在,严小开只是以一人之力,已经可以抵挡与招架!

    由此可见,严小开的进阶是多么的神速,成就又是何等的巨大。

    只是,这个神秘女人不是五奴,也不是吕三的师父,她是一个绝对的顶尖高手,那神乎其神又快得无法形容的身法是完全不可捉摸的,也不是凡人可以战胜的,已经恢复了七成功力的严小开虽然全力施展出了迷踪九步,同时还见隙插针的进行还手招架,但仅仅只是片刻,他就落于下峰,被迫得不停的后退,后退,再后退。

    这一次,明显和刚才那次不同,因为刚才面对吕三的师父,他是胜卷在握所以才故意谦让,只是退避并不还手,所以才会有些狼狈,而现在,他是真的被逼得手忙脚乱了,如果没有迷踪九步,或许在十招之内,他就要被这个女人给干趴了。

    被迫得不停后退的严小开很快就被这个神秘女人从财务室逼出了大办公室,两人所到之处,轰然巨响不停的传出,周围的器材与设备无不糟了大殃,全都变得肢离破碎。

    眼看着,严小开就要落败了,落败之后恐怕又要像上一次在钵兰街那样遭遇戏辱了。

    他的心里也渐渐陷入了绝望,因为他尽管已经如此的努力,日夜不停的苦练,处女收了一个又一个,可是和这个女人相比,仍然差着一段距离。

    正当他快万念俱灰的时候,身后的两侧一红一白两道身影突然出现在眼前,白色的那道身影护到他的身后,红色的那道却以无以伦比的速度真扑那个神秘女人。

    严小开定睛一看,发现护在自己身前的女人竟然是在香江送了自己好大一份见面礼的雨女,而扑向神秘女人的那道红色身影竟然是郝婞。

    郝婞一扑到近前,立即就和那神秘女人缠斗在一起,两人一红一白的身影不停的相互交错,替换,你来我往,我进你退,快得让人感觉眼花缭乱,完全分不清谁是谁。

    激战足足持续了近十分钟,场中响起了两个女人的清喝之声,同时她们疾快轮转的身形也同时一定,用尽内气互拼了一掌!

    “砰!”的一声巨响,惊天动地,地震山摇!

    神秘女人的身形被拍得直直的飞了出去,早已出现在财务室门口的古枫赶紧的飞掠而致,用四两拨千金的巧劲,一抄一带一转,稳稳的将她接住。

    郝婞则是一连退了六七步,这才勉强定下了身形。

    这一掌,显然已经分出了强弱与输赢了。

    严小开和雨女赶紧的迎上前,和她并肩站在一起。

    古枫,夏冰,以及那个仿似受了伤的神秘女人也站在那里,相互迎视着。

    空气,仿佛凝结了一般。

    已经变成了废墟一般的若大办公室,气氛十分的凝重。

    严小开看着挽着古枫的手的夏冰,发现她看自己的眼神是如此的陌生,甚至还有些茫然的感觉,心头又开始不停的滴血,想起两人刚才在财务室里做的好事,想到自己已经发绿的头顶,怒意与戾气再一次齐齐涌起,拳头一紧,这就要再次向古枫扑去。

    眼看着,大战将要再次一触即发。

    这一次,战局也将会扭转,因为神秘女人已经受了伤,再战的力度不度,和严小开,雨女,郝婞三人之力,要和古枫一决高下,那绝对不是没有胜算的!

    只是,正是这个时候,外面已经被震碎的玻璃门外进来一人,看见一片狼藉的办公室,顿时怒不可竭的冲场中的数人喝问:“你们,TM的到底在干什么?”

    严小开听到这个声音,首先就是一滞,再回过头去看的时候,顿时就变得目瞪口呆,直接傻在那里,完全回不过神来。

    从门外走进来的女人,竟然又是一个夏冰,一个一模一样的夏冰。

    看见这个夏冰到来,原来在财务室里那个和古枫激战的夏冰赶紧的走过来,拉着她的手在她耳边低语一阵。

    后面来的这个夏冰听完之后,哭笑不得的道:“姐,你们敢再不要脸一点吗?我只不过是出去订个餐而已,你们就……”

    前面那个夏冰被训得脸红耳赤,吱吱唔唔的道:“夏冰,你姐夫已经走了三个月,我,我们……”

    小别胜新婚,哪能忍得住呢?

    后面来的那个夏冰狠白她一眼,这就对还愣头愣脑的站在那里发呆的严小开介绍道:“这不是我,是我姐,叫夏雨,你都没搞清谁是谁,冲动个什么劲儿啊?”

    严小开两眼直冒小星星,心说你们两姐妹长得敢再像一点吗?

    既然这是一场误会,那还有什么好说的,郝婞这就往门外走去。

    严小开赶紧的急步向前,在楼梯口处拉住久别了的郝婞,深情的唤了一声:“姐!”

    郝婞没有看他,只是任由他握了一阵之后,才道:“我要走了!”

    严小开忍不住又唤一声,“姐!”

    “这一次,我是真的走了,永远不会再回来。”郝婞说着,伸手指了指站在楼梯口处的雨女,“该教她的,我全都教了,以后她就会代替我,为奴为仆的在你身边照顾你。自此,我欠你的,全都还清了,咱们也再不相欠了!”

    严小开没有去看雨女,只是痴情的叫道:“姐!”

    郝婞深深的看他一眼,缓缓的道:“以后,好自为之吧!不够强,那就不要冲动。否则,那不是勇敢坚强,而是愚昧幼稚。”

    严小开还想说什么,郝婞却已经拨开他的手,然后消失在他的眼前……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