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身特工 第三百八十八章 丛林恶战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近身特工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严小开离开中锐安保的时候,天色已将近傍晚了。

    从楼梯口走下来的时候,看见一个女人默然的站在他的奥迪车前。仔细的看了看,发现这女人竟然就是刚才的雨女。

    走上去的时候,严小开忍不住皱眉问:“你到底想干嘛?”

    雨女苦等了几个小时,结果却换来这样一声质问,别说她只是个女人,就是佛都会忍不住心中有火。

    不过现在,她只能压着这股火气,不情不愿的道:“师父让我跟着你!”

    她这话的意思已经很明显了,要不是师父要我跟着你,我才懒得搭理你呢!

    严小开略微有些吃惊的道:“婞姐收你做徒弟了?”

    雨女点头,“是的!”

    严小开涌起一线希望的问:“那你知道她现在去了哪儿吗?”

    雨女摇头,“我不知道!”

    严小开一颗心忍不住下沉,随即又不死心的问:“那你总有办法找到她吧?”

    雨女再次摇头,“我没办法!”

    这也不知道,那也没办法,那我要你有什么鸟用呢?严小开这就冲她摆手道:“算了,我身边已经有保姆了,不缺人侍候!况且瞧你这副大小姐的派头,也不像是个会服侍人的主儿。”

    后面一句,严小开自然是没有说出来的。

    雨女则拦着他道:“我不做你的保姆,可以做你的保镖的!”

    严小开感觉有些好笑,“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的武功还不如我吧?做我的保镖?发生什么事的时候,是你保护我,还是我保护你呢?”

    雨女已经忍了很久,忍到这会儿终于是忍无可忍,没办法再忍了,这就抬起手,缠缠的抽出了缠在腰间的那把软剑,“要不,咱们打一场,如果我赢了,让我跟你走!”

    严小开更加好笑的问:“那你输了呢?我倒过来跟你走?”

    雨女摇头道:“不,我会自己走!”

    严小开摇头摆手,“不好意思,我现在没有心情跟你切磋!”

    说着,他就要打车门上车离开。

    “看招!”雨女一声轻喝,手中的软剑猛然挽起剑花,朝严小开直直的刺了过去。

    此剑来势凶猛凌厉,锐不可挡,严小开被逼得不能不撒手后退,躲开这一剑后,心里终于生出了愠意,喝问道:“你来真的?”

    雨女什么都没说,只是很有性格也很有风姿的仗剑而立,目光紧盯着他,什么也不说。

    这下子,严小开的好脾气终于消失了,有种要将她拽过来,掀起她的裙子,狠抽她一顿屁股的冲动,只是看看左右,发现周围已经停下不少人在围观看热闹,并不想被人将猴戏看的他想了一下就冲她喝道:“上车!”

    雨女以为他是回心转意,答应让自己跟着了,心里虽然松了一口气,但并不见得怎么高兴,因为这一切都是不她愿意的。

    然而,上了车之后,严小开载着她并没有开往庙街,回去大宅,反倒是径直往郊外驶。

    到了盘山公路一段十分偏僻的地方后,他就将车开进了叉道中的一片小树林里。

    这个地方,雨女是极为陌生的,但严小开却是极熟悉的,因为他和夏冰谈事或野战,都是来这里。

    下了车之后,雨女看看周围,感觉莫名其妙,这厮带自己来这儿干嘛呢?难不成他是想……

    想到某种可能,雨女的心里忍不住一阵接一阵发紧,手也情不自禁的抚上了腰间的那把软剑。

    严小开定定的看她一阵之后,张嘴道:“来吧,你不是想和我玩吗?那咱们现在就好好的玩上一玩!”

    听着他满带轻薄,却又不像是开玩笑的语言,雨女既觉羞臊愤恼,又十分的无奈,因为郝婞已经说了,不管他想要什么,自己都必须得答应他,毫无条件的答应他,否则便将是死路一条。

    想起郝婞的恶毒手段,雨女的头皮忍不住发麻,心里也一个劲的发颤,喃喃的问:“你,你想玩什么?”

    严小开拉开架势道:“你不是要打架嘛,现在我就跟你打,好好的打一场。”

    雨女这才恍然明白过来,沉吟一下,终于再一次抽出了腰间的软间,缓缓的指向他,“咱们打,可以!但事先必须得说清楚,如果我赢了,你必须得让我跟着你!”

    严小开道:“你如果输了呢?”

    雨女道:“那我就去向师父复命,如实禀告,说我没办法跟着你!”

    严小开闻言,脸上虽然没有一点儿表情,心里却乐了,因为这女人终于说漏了嘴,她是有办法找到郝婞的。

    不过他并没有说破,而是摆出了冒牌太极起手势,“来吧,咱们赌了!”

    雨女轻喝一声,这就仗剑朝他直扑了上去,迅速的战到一起。

    刚开始的时候,严小开心里还存着轻视之意,因为在香江,在黑田俊熊那个温泉农家山庄的时候,他已经见识过雨女的武功,和当时只恢复了六成功力的自己是旗鼓相当,不相上下的,后来自己因为得了七妹的处女元阴,功力又恢复一层,武功已经在她之上,所以要说是单打独斗的话,他有绝对的信心在不使用迷踪九步这种逆天作毙器的情况下,也能将雨女虐得欲仙欲死欲罢不能!

    只是,真真正正的次上了手,他才发现,自己的武功在进步,雨女的功力也在精进,而且进阶要比自己更快更大!

    在她那凌厉又狠毒的连环剑招之下,如果不使用迷踪九步这种步法,他竟然完全不是对手,被迫得节节败退,险象环生,身上的衣服也多处被割破,险些就要皮开肉绽,鲜血横流。

    显然,雨女在下手之际,还是留了情的。

    在衣帛破裂之声再一次从身上传来的时候,严小开终于再不敢托大了,赶紧的运起迷踪九步,用变化莫测的身形来躲避的她的攻击,情况才终于好了一些。

    只是,纵然严小开使出了独门绝技,却仍然没办法扭转局势,反败为胜,只能堪堪的和她打了个平手。

    如此一来,激战就变得有些坚苦了,因为严小开没办法拿得下雨女,雨女也仿佛耐何不了严小开。

    两人的性格都是十分倔强硬气的,所以谁都不愿罢手或是认输,只是一味咬着牙和对方硬拼。

    时间,一分一秒的在拼斗中流逝。

    天色,也随着时间的溜走而渐渐暗了下来。

    看见天色马上要黑了,严小开心里暗暗着急,自己午饭都没吃,这样没完没了的斗下去,那得什么时候才能吃晚饭啊!

    不过雨女看见天要黑的时候,那双迷人的眼睛却越来越亮,隐隐的闪过一丝喜色。

    严小开注意到她的神色变化,心里不由愣了一下,正感疑惑间,突然发现她的双眼一闭,然后身影竟然就在自己眼前神奇的消失了。

    是的,就那样平白无故的消失了,消失得无影无踪,仿佛人间蒸发了一样。

    很快,严小开就明白过来了,这就是和自己那个师母清水千织一样的隐身术,心里虽然有些不明白,她既然会这玩意儿为什么不早点使出来,但还是立即就警惕起来,全身贯注的凝聚四周,连续不停的变幻方法,因为这种来无影去无踪的邪门妖术真的是防不胜防。

    然而,不管他如何的努力,始终都听不到雨女的丝毫气息,周围只有微微的风声,树叶轻摇声,虫鸣鸟语声。

    听不到她的气息,自然也辩别不了她的方位,严小开心里不由暗暗叫急,越急,心里就越乱,正是这个时候,颈背一阵劲风疾射而致,瞬息间就到了脑后,想要回防已经是来不及了,所以他只能就势朝前一扑,迷踪九步同时急展,险之又险的躲开了雨女从后面的凶猛一击,然后立即反身相击。

    雨女却十分的警惕,一击不中,立即疾身而退,在退后之际身形连晃,随后又一次隐没于黑暗之中。

    发现她再次消失得无影无踪,严小开不由得气苦,郝婞什么不好教,干嘛教她这样的见鬼玩意儿呢!

    紧接着,雨女又接连几次从暗中现身,向严小开发出致命一击。

    纵然严小开有迷踪九步在身,每一次都险之又险的及时避开,但也被逼得左支右绌,满地打滚,身上的衣服也有更多的地方被割开。

    隐在暗处的雨女看到严小开灰头土脸,狼狈不堪的模样,心里窃笑不停,一口闷气也终于吁了出来,哼,姑奶奶愿意跟着你,你还不乐意,还跟我嚣张,跟我狂,这回看你嚣不器张,狂不狂?

    严小开虽然看不见雨女,但也能猜到她正隐在暗处偷着乐,气到了极点,他反倒了冷静了下来,抬眼看看四周,天已经完全黑了,周围的一切都变得朦朦胧胧的。

    深呼吸一口气之后,他就闭上了眼睛,凝聚内气于双耳之中。

    这一来,没有了周围的黑影分散注意力,精神就完全集中起来,听觉也更加的灵敏。

    正是这个时候,侧边几米开外响起了一丝异声,虽然细弱得几近微不可闻,不仔细的话或以会以为了树叶的轻动或是别的动静,但严小开却立即就分辩出来,那不是风声,那是雨女的裙摆被她跃起的身体所带出的轻响,但他还是装作懵然未知的样子。

    一直到她扑至近前约有一米的样子,才突地张眼,转身,探手,在软剑刺来的那一瞬间,准确的避过,并且不偏不倚的一下抓住了她的手腕。

    雨女预感到不妙,立即就想撒手退后,然后故伎重施的隐入暗中,但这个时候明显已经来不及了,因为她的手已经被严小开给抓住了,然后一股巨力从手腕处传来。

    她还没来得及应变,严小开已经施展出迷踪九步瞬间转到了她的身后,不但扭转了她的手臂,还掐住了她的脖子,将她整个人都擒拿住了……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