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身特工 第三百九十六章 她一定会回来的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近身特工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冷艳女人直直的盯着严小开看了好一阵,见他并不畏惧自己的眼神,而且表情也没有丝毫的变化,心里多少有些惊讶,因为很少男人能在自己的直视下而心神不动的。

    如果按照她平时的性格,这会儿她一定会不管不顾的让那七个泰拳高手齐齐扑上去,狠狠收拾一顿这厮,但他还敢不敢拽得像二五八万那样,可是当她的目光触及一旁脸色蜡黄的秦寿,心里打了一下突,最终只能挥挥手,示意自己的七个随从退下。

    接着,她才柳腰款摆着缓缓走到桌前,施施然的坐到其中一个空位上,目光看着严小开,“你,就是严小开?”

    严小开淡然的道:“不错,我就是,请问大嫂是谁?”

    又听见一句大嫂,女人气得差点端起桌上茶水泼到他的脸上,让他洗把脸好好的看清楚,自己到底是不是大嫂?

    不过最后,她还是硬压下火气道:“我叫秦盈,是秦寿的姐姐!”

    一旁的西门耀铭闻言,阴阳怪气的冲边上的秦寿道:“搞不赢我们,就把你老姐给叫来了?你干嘛不把你老斗老母通通叫来呢?”

    秦寿再一次被气得吹胡子瞪眼,龇牙咧嘴的怒视着西门耀铭,仿佛是恨不能扑上来狠狠咬他几口似的。

    西门耀铭见状就更是得意,嚣张的冲他直扮鬼脸,作出一副你赶紧来咬我的样子。

    在秦寿吼叫起来的时候,秦盈终于回头看了他一眼。

    仅仅就是这么一眼,暴怒中的秦寿就仿佛被针刺的汽球般,极为迅速的焉了下去。

    看见他不再吱声了,秦盈这才对严小开道:“严先生,我想和你谈一点儿事情,你能让你的人先别捣乱吗?”

    严小开道:“我觉得我和你没有什么好谈的。”

    秦盈道:“严先生,我是很有诚意从广城过来跟你谈的。”

    严小开看一眼她身后虎视眈眈的七人,冷笑道:“这就是你的诚意?”

    秦盈回头,冲他们挥了一下手。

    七人立即退到十米开外的车旁去了。

    秦盈这才问道:“严生先,这下你满意了吗?”

    严小开没再说什么,只是看了一眼旁边的雨女和西门耀铭。

    西门耀铭虽然有些不情愿,但还是拉着那茶艺女郎往家私城走去,显然是找个背人的地方XXOO一顿以泄郁闷了。

    雨女则是自动自觉的消失了。

    直到桌上只剩下严小开和秦盈,严小开才问道:“请问秦大嫂有何贵干?”

    一句话,又将秦盈给气得七窍生烟,忍不住喝道:“我还未婚!”

    严小开点头,改口道:“秦大姐!”

    秦盈被弄得哭笑不得,我真的有那么老气吗?

    “严先生,我问你,我弟弟之所以变成这个样子,是不是你给弄的?”

    严小开道:“你远道而来,为了的就是问这个问题?”

    秦盈摇头,“我是来解决问题的。”

    严小开摇头,“我看你这样子,倒不像是来解决问题,而是来制造问题的。”

    秦盈强声音冷了下来,“严先生,我想你恐怕不知道我们到底是谁,招惹我们之后又会是怎样的下场?”

    严小开淡笑道:“没有什么了不起的,我对你们的底细一清二楚!”

    秦盈蹙起眉头,冷声道:“严先生对我们这么了解,那就烦请指教一二。”

    严小开道:“你们父亲,是省政协副主席,同时还是省高院的副院长,你们的母亲是赫赫有名的广洪集团董事长。”

    秦盈闻言心中微惊,这厮看来早已经查过自己的家底了。

    只是更让他吃惊的话,那还在后面。

    “除此之外,你们的母亲秦兰香还是洪门的骨干份子,照位置来排,应该是洪门第五把手。”

    这下,秦盈真的有些惊呆了。

    好一阵,秦盈才疑惑的问道:“严先生也是江湖中人?”

    严小开摇头,“我算不上什么江湖中人,顶多就是江湖之中跑跑龙套打打酱油的货色。”

    秦盈显然无法欣赏他这种幽默感,又或者是没心情跟他开玩笑,“既然严先生是同道中人,那这件事情咱们可以好好谈谈吗?”

    严小开道:“怎么谈?”

    秦盈道:“化干戈为玉帛!”

    严小开又问:“怎么样?”

    秦盈指了一下秦寿,“你治好我弟弟,之前的事情一笔勾销,我们不会再对你作任何的追究。”

    严小开笑了,端起杯子缓缓的吹了下浮茶,然后浅偿一口。

    秦盈等了好一阵,仍不见严小开答话,秀眉不由再一次蹙了起来。

    直到她有些不耐烦的时候,严小开才终于张了嘴,“秦大姐,你想知道我希望怎样谈吗?”

    秦盈十分克制的道:“请讲!”

    严小开道:“原来的时候,我只是想着让秦寿在我这个家私城门口,跪上三天三夜,然后再跟我赔个礼道个歉,然后再被偿个一亿几千万的,这件事就此揭过,我也不会再死揪住他不放!谁都知道的,我是一个十分宽容的人。”

    秦盈心里冷笑不绝,表面却不动声色的道:“现在呢?”

    严小开目光投向她,确切的说是投向她那美白又丰满的酥胸,手指轻弹着桌面道:“现在嘛,我自然是改变主意了。”

    男人,秦盈见识过千千万,对男人的心思,更可谓是了如指掌,所以严小开话音刚落,她就犀利无比的接口道:“看到秦寿有这么一个漂亮的姐姐,你希望再加个条件,那就是让他的姐姐赔你上床睡一晚,补偿你的精神之外的**损失!”

    严小开道:“这是你说的,我可没说。不过……”

    秦盈问:“不过什么?”

    严小开道:“不过你要我说实话的话,像你这么美的女人,仅仅只睡一晚,那是应该是不够的,不睡上一年半载都算对你的侮辱!”

    秦盈气得满脸通红:“你……”

    严小开一本正经的道:“别急,我还没说完呢!”

    秦盈怒不可竭的喝道:“你不用说了!”

    严小开道:“不用说?我是不是可以理解为,我不管说什么,你都会答应?”

    秦盈终于被气得暴走了,拍着桌子站起来喝道:“你做梦!”

    她的七个保镖见状,立即刷刷的扑上前来,警惕的盯着严小开,一副随时准备出手的样子。

    严小开这边,已经消失的雨女也适时的出现在严小开身旁,一只手扶到了腰上,显然是这七人要敢出手,她的软剑也将会狠辣的挥出。

    场面剑拔弩张,一触即发。

    这一打起来,显然就什么都不必谈了。

    秦盈衡量一下轻重得失,最终只是无力的向七人挥了挥手。

    七人再一次退了下去。

    严小开却没让雨女退下,反倒是指了指自己旁边的位置,显然是示意她坐下来。

    雨女坐下之后,看见他的眼睛又瞟向桌上的茶具,虽然是有点不情不愿,但还是动手换茶叶,续水,沏茶。

    秦盈强压下心头的滔滔怒火,再一次坐了下来,“严先生,这么说,你承认我弟弟的病是你一手造成的咯?”

    严小开摇头,“我没有这样说,是你自己这样认为的!”

    秦盈怒道:“你敢说他之所以变成这样,不是你弄的?”

    严小开淡淡道:“秦大姐,你要知道,现在可是法制社会,任何事都必须有证据的,空口说白话的下场,往往只有两个,要么被人当成神经病,要么就被人告诬陷!你觉得你会是哪种呢?”

    秦盈被气得差点当场一口血吐出来,额上的青筋也因为过度的愤怒而隐隐浮现,风度大失喝道:“那你说我弟弟怎么会变成这样?”

    严小开摊手道:“这不太好说,但你一定要问我,我只能猜测是你弟弟坏事做绝,遭天谴了!”

    秦盈怒得不可收拾,端起桌上的杯子就朝严小开泼去。

    雨女跟了严小开这么久,终于做了一件让他称赞的事情,那就是在茶水将要泼到他脸上的时候,她将正在更换茶叶的茶壶反手迎了上去,在茶水散开的那一瞬间,通通接进了壶里,然后反泼到秦盈的脸上。

    秦盈被弄得湿了一脸,变成了落汤鸡,虽然风韵不失,但也显得无比的狼狈。

    严小开赞赏的看一眼雨女,然后又假惺惺的递上一包纸巾给秦盈,“秦大姐,在我看来,你并不是个冲动的人,怎么突然间就变得冲动起来了呢?”

    遇上你这样的人,别说是人,就连佛都有火啊!

    秦盈瞪着严小开,呼呼的喘气,胸膛因为起伏过剧,变得波涛汹涌,煞是壮观,让严大官人过足眼瘾。

    或许是洗了一把脸的缘故,秦盈终于有点冷静下来了,“姓严的,照你这么说,咱们是没得谈了?”

    严小开道:“有得谈啊,只要答应我的要求,万大事都有得商量!”

    秦盈道:“你的要求是?”

    严小开竖起三根手指,“一,让你弟弟在我家私城门口跪上三天三夜。二,让他给我斟茶认错磕头。三,赔偿我的精神损失费一亿八千万。四,这个原本是没有的,但你既然说了,我应该成全你的,那就是你亲自来……哎,哎,我还没说完呢,你怎么就走了?”

    他的要求这么过份,秦盈怎么可能接受,所以没等严小开说完,她就径直的上车走了。

    雨女看着消失的车队,再看向严小开的时候,多少有点幸灾乐祸之色,竹篮打水一场空了吧,看你还敢痴心妄想不?

    这抹表情不小心落到严小开的眼里,他却并没有像以往那样喝斥她,反倒淡笑道:“放心吧,她一定会回来的!”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