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身特工 第四百零六章 死心不熄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近身特工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咯咯!”

    在严小开毕瑜就要二合为一的时候,外面响起了敲门声。

    这不大不小的声音使得严小开的动作一滞,眉头挑了下来。

    毕瑜也被吓了一跳,赶紧的拉过被子摭盖到自己与严小开都一丝不挂的身上,然后紧张的问道:“谁?”

    雨女的声音在外面响了起来,“大少奶奶,外面有人找。”

    严小开闻言就想张嘴呼喝,不管是谁找,通通都不见。

    只是他还没说话,毕瑜已经伸手捂住了他的嘴,不让他出声,显然是不希望雨女知道严小开在自己的房间里,但她却很贴心的道:“这么晚了,不管是谁,有事等明天说吧!”

    严小开悄悄的向她竖起了大拇指,这才是我的亲姐啊!

    雨女没声音了,仿佛已经悄无声息的离开一般。

    只是当严小开重整旗鼓,准备再次直捣黄龙,一偿二十多年来的宿愿之际,雨女的声音再次幽幽的响了起来,“大少奶奶,找你的是个女人,就是那个秦盈!”

    “什么?”毕瑜仿似被电击了似的,一把推开严小开,腾地从床上坐了起来,“你确定是她?”

    雨女道:“是她,我在家私城见过的。””

    毕瑜没说话,只是抬眼看向严小开。

    严小开张嘴,毕瑜又用手捂住他。

    看见她定定的看着自己,又什么都不说,严小开不由的阵阵叹气,同时也气愤得不行,那个秦盈搞什么鬼呢?早不来,晚不来,偏偏这个节骨眼上来,纯心要找抽吗?

    好事,总是多磨的,严小开虽然有些想不开,但此时此刻也只能强迫自己想开一点了,所以虽然万般不情愿,也只能向毕瑜轻轻点了一下头。

    毕瑜看见他点头,感念于他的体贴,忍不住凑上去,在他的脸上吻了又吻,然后在他耳边声音极低的道:“放心,是你的就是你的,不差这一时半刻。”

    严小开能说什么,只能机械的点头。

    毕瑜这就冲外面的雨女道:“雨女,我马上就来!”

    雨女答应一声,退了开去。

    毕瑜赶紧起床穿衣服,看见严小开仍然坚挺的某个部位,还有眼中未曾消退的情慾,心里多少也是有些不忍的,因为她也好不容易才鼓足了勇气决定将一切交付予他的,不过想到那个女人对自己犯下的恶行,她的怒意又腾腾的冒了起来,匆忙的穿起衣服走了出去。

    为了避免出什么事,严小开也赶紧的穿上衣服,紧跟着她而出。

    走到客厅的时候,发现雨女和优美已经候在那里了。

    雨女和严小开罩面,看见他脸上沮丧懊恼的神色,心里不由暗爽,叫你色,叫你趁人之危,这会儿不上不下的被吊着,够爽了吧?

    严小开注意到她眼中的戏谑之色,不由狠瞪她一眼,好你个小娘皮,幸灾乐祸是吧,等这事完了看我怎么收拾你!

    走出大宅的时候,几人果然看到了秦盈。

    此时的她已经换过了一身装束,不再是别墅内的居家休闲打扮,而是换上了一身贴体的紫色长裙,秀发也盘了起来,看起来即高贵优雅又冷艳逼人。

    轻风吹起她的裙摆,仿佛是夜色中一朵散发着暗香的紫罗兰。

    这个女人,不管什么时候都是那么美艳多姿啊,严小开在心里感叹一句,抬眼往她身后看去,不由微愣一下,因为秦盈并不是一个人来的,同时还带着不少的人,而其中还有一个是他所熟悉的。

    那个身穿着警服,站在秦盈身侧的不就是严小开曾数次打过交道的市局副局长楚汉中吗?

    看见他,严小开不由微愣一下,“楚局长?”

    楚汉中冲他点了点头,暗里却颇觉头痛,因为如果可以,他真心不想趟这这趟浑水。

    严小开的目光越过他,再往后面看去,发现其余的人个个都大腹便便,富态尽露,而隐隐还透着官威,显然来头都不小!

    严小开来回看了看之后,终于明白了,秦盈并不是来求饶的,而是来谈判的,黑的玩不过,这回玩白的了,心里不由冷笑,这个不见棺材不掉泪的女人,到了这个时候还不忘垂死挣扎呢?

    “啪!”正在他这样想的时候,场中响起了一记清脆又响亮的耳光之色。

    众人愕然的转头,发现秦大小姐已经被毕瑜结实的扇了一记大耳光。

    跟在秦盈身后的人立即就涌上前来,七嘴八舌的叫了起来。

    “哎,你怎么能打人呢?”

    “有话好好说,别动手啊!”

    “当着我们,你也敢打人,太放肆了?”

    “……”

    面对众人的数落,毕瑜一句辩解都没有,只是冷冷的盯着秦盈。

    秦盈捂着半边被打得红了起来的脸,神色十分的复杂古怪,不过没一阵,她就放开了手,淡然的道:“妹子,我承认我是有些过份了,不过我真的很喜欢人我,如果一耳光不能让你消气,那你可以再打我一记耳光。”

    毕瑜见她到了这个时候还死不悔改的样子,另一只手忍不住抬了起来。

    不过这个时候,跟着秦盈来的那些人已经挡在她的身前,毕瑜这记耳光自然没能如愿的打下去。

    严小开急忙走上前去,冲秦盈喝道:“秦盈,你到底想干什么?”

    秦盈拨开身前的众人,迎上前来道:“第一,我是来向毕瑜妹子道歉的。第二,我弟的事情,我还想再和你谈谈。”

    毕瑜脸上没有丝毫表情的道:“我不接受你的道歉。”

    严小开也跟着摇头,“你弟的事情,我已经说得很清楚了,没有什么好谈的。”

    看见两人如此强硬的态度,秦盈回头看向后面的那些人,最后目光落到了楚汉中的身上,因为她刚才看见严小开和他打招呼来着,证明两人认识,既然是熟人,那事情就好办了。

    “楚局,麻烦你帮我说句话好吗?”

    楚汉中苦笑连连,但也只能凑上前来,对严小开道:“小开,这件事你看……”

    严小开皱眉打断他道:“楚局,我记得你是一个很正直的人,什么时候你也沦为秦家的爪牙了!”

    楚汉中被噎得老脸一花,心中虽然愠意,但还是强压了下去,将严小开拉到一旁,低声道:“你小子怎么说话的?你以为我真想来啊,上面发了话,我能不来吗?”

    严小开疑惑的问:“上面?”

    楚汉中悄悄的指了指秦盈,“她父亲!”

    严小开恍然,随后又嗤之以鼻的道:“不就是个政协委员再加个什么法院破院长吗?”

    楚汉中摇头,“不,之前他是法院院长,现在已经是省厅的副厅长,深城这边,正好就是他的监管范围。”

    严小开冷笑道:“因为这样,你就怕了?”

    楚汉中苦笑,“小开,这不是怕不怕的问题,而是这件事的后果可大可小,我觉得你还是三思而行。”

    严小开道:“楚局长,你到底了不了解这事是怎么发生的?”

    楚汉中点头,“大体我已经了解了,秦寿确实有错,但你也不应该,不过现在谁是谁非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赶紧解决这件事情。将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严小开的声音高了起来,指着秦盈道:“想了结这件事,很简单,让她答应我所有的要求。那就什么事都不会有。”

    秦盈闻言,秀眉立即蹙了起来,“你……”

    楚汉中道:“小开,你怎么这么固执呢?得饶人处且饶人的道理你都不懂吗?”

    严小开摇头,冷笑道:“我是个很大度的人,但我有我的原则,有些事,我可以不计较,但有些事,超出了我的原则,那就是天皇老子也没面子给!”

    “小开!”

    “楚局,我对你一直很尊敬,而且据说你跟我师父还有些缘源,所以你还是不要再说了,我并不愿意和你闹什么不愉快!”

    “你师父?”

    “古枫!”

    楚汉中愕然一下,随即点了点头,然后叹气道:“真是有什么样的师父就有什么样的徒弟,你和他都是一模一样的德性啊!行吧,我原本还有些担心你不能应付,加上人家也施压下来,所以想来好好劝劝你,但你既然是古枫的徒弟,那我也没有什么好担心的了,行吧,你自己看着办!”

    严小开点点头,不再说什么。

    楚汉中走回秦盈那边,冲她摇了摇头。

    秦盈道:“楚局……”

    楚汉中道:“我已经尽力了。不过惭愧的是我这张老脸并没有秦厅长想像中的那么好驶,所以抱歉了。”

    秦盈急了,有些意气用事的道:“那就把他给我逮起来,是他害得我弟弟现在这样半生不死的。”

    楚汉中道:“证据呢?”

    秦盈立即就哑口无声了,她弟弟虽然病得生不如死,但至今为止也没有丝毫的证据能证明这件事是严小开所为。

    楚汉中见她半响都没话说,这就道:“秦小姐,时间已经很晚了,明天我还有个重要的会议,请恕我失陪了!”

    说罢,楚汉中就向其他人打了个招呼,然后独自上车离开了。

    楚汉中走了,秦盈回头看看自己叫来的这些大小官员,不由的阵阵叹气,楚汉中这样的重量级人物都没办法,别的人又有什么用呢?

    想了想之后,她只能对那些请来的人道:“诸位叔伯,大家先请回去吧,这么晚了劳烦大家,实在是不好意思,改天我约了父亲,一定会好好宴请大家的。”

    那些大小官员闻言客气几句,纷纷上车离开了。

    看见门前的人都差不多走光了,只剩下秦盈带着两个随从站在那里,严小开看了她一眼,这就冷哼一声,什么话都懒得的说,直接着着毕瑜等人走了进去,然后“咣”的一声闭紧了大门……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