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身特工 第四百零七章 请把pp洗干净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近身特工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看见严家的大门又一次关上了,严小开一句话也没留下就走了进去。

    秦盈突然感觉有些无力,这厮可真的是软硬不吃,油盐不进啊!

    在门前干巴巴的站了一阵,秦盈摁了门铃。

    足足好几分钟之后,门才再次打开。

    秦盈原以为严小开会耍大牌,让他的丫环或保姆出来应门,谁知道出来开门的赫然就是严小开。

    不过他虽然出来了,一张脸却十分的阴沉。但这也是可以理解的,任谁在小登科的大美好夜晚被生生搅和掉,心里都不会痛快的,“秦盈,你到底想要干什么?”

    秦盈道:“严小开,我告诉你,别欺人太甚了!”

    严小开冷哼道:“欺人太甚?秦盈,这话应该我对你说吧,你把我的女人掳走之后对她做了什么?”

    “我……”秦盈的脸上窘了一下,随后声音有些低的道:“我已经被她打了一耳光,你还想要怎样?”

    严小开立即道:“那我把你上了,也让你打一耳光可以吗?”

    秦盈:“……”

    严小开道:“秦盈,我告诉你,这件事情我绝不会就这样算了的,我之前已经告诉过你,你要是敢对她怎样,我会乘以百倍还到你的身上。”

    看见他那阴沉得十分可怕的神色,还有嘴里阴森森的话语,秦盈突然有种不寒而粟的感觉,“严小开,你别把我给逼急了,把我逼急了,我可是什么事都干得出来的。”

    严小开不屑的道:“你干的事情好像已经不少了吧,黑的不行,你玩白的,白的不行,你又准备玩什么呢?”

    秦盈道:“姓严的,我没功夫跟你在这瞎磨蹭,我最后问你一次,你到底去不去救我弟弟?”

    严小开道:“我也最后一次告诉你,答应我所有的要求,你弟弟勉强可以活着。”

    秦盈定定的看他一眼,点了点头,“好,这可是你逼我的!”

    这样的表情神态,无疑又是要出大招的节奏了。

    只是严小开站那儿等她好一阵,也不见她有什么动作,不由有些疑惑,疑惑到最后便变成不耐烦,冷冷哼了一声,这就道:“一会儿我进去之后,你要是再敢拍我的门或摁我的门铃,我一定会让你脱光了在文化广场跳舞的。”

    秦盈愣了一下,虽然她不知道自己真的摁了门铃或拍了门之后,他能用什么办法让自己脱光了在文化广场跳舞,但对于这厮的能力,她是不敢怀疑的,因为之前都种种都已经证实,这人确实具有一身的邪术,否则自己的弟弟也不会莫名其妙的中招了。

    不过在严小开的脚步即将到门前的时候,她又道:“姓严的,你以为你今晚真的能安省吗?我今晚要是收拾不了你,我就不姓秦!”

    严小开转过头来,冷笑不绝的道:“你不姓秦姓什么?跟我姓?”

    秦盈没心情跟他耍嘴皮子功夫,冷冷的喝道:“姓严的,你以为深城的官员动不了你,就没人能动得了你了吗?实话告诉你,这件事情我已经禀告了我的父亲,而且他第一时间就已经派人下来了,现在人马应该已经从广城到了深城,往这儿赶来了,我只是不想将这件事情闹大,这才打着我父亲的旗号通知深城的地方官员和你交涉的,希望这件事可以有回旋的余地,更希望在我父亲的人到达之前解决这件事情,免去你的一身麻烦,可是你一定要敬酒不吃吃罚酒,那还能有什么办法,神都救不了你了!”

    听她这么一说,严小开终于恍然了,难怪这女人今晚这么底气十足呢,原来是备了后手而来。

    细想一想,不由暗暗的心惊,因为秦盈的父亲现在已经贵为省厅的副厅长,以他的身份地位,所派来的人肯定不是那些上不得台面的角色,尽管他们没有任何证据能证明自己对秦寿下了毒手,可最终恐怕是免不了一场麻烦的。

    秦盈看见严小开的脸色阴沉不定,以为他是害怕了,这就道:“严小开,你现在回心转意还来得及,只要我打一个电话,你今晚仍可以在家里搂着你的女人安心睡大觉?”

    严小开冷声问:“要不然呢?”

    秦盈道:“要不然你就只能去省城的大牢里自己撸了!”

    严小开嗤之以鼻的一声冷笑,头也不回的走进了大宅。

    通过了那扇大门,一直候在院子里的雨女,优美,毕瑜三女立即围了上来,脸上均是一副焦急之色,显然刚才两人的对话,她们都听到了。

    毕瑜道:“小开,自古民不与官斗,要不这件事,咱们就算了吧。”

    严小开摇摇头,没有说话,只是径直的走进了大宅,然后上了阁楼,站在一扇敞开的窗户前,看着大门外面的动静。

    优美看着严小开闷闷的神色,心里也不好受,想了想道:“主人,要不……我出去给她打电话吧!”

    严小开闻言心头一动,以优美的催眠术,想让秦盈打一个电话,那绝对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不过再想了想,又不免摇了摇头,因为这样做只能解一时之急,并不能彻底的解决问题。

    正思虑与犹豫之间,外面的庙街突然热闹起来。

    一辆辆挂着本地牌号的交通警车不停的出现在庙街,进出庙街的各大主要交通要道纷纷被拉起了警戒线,禁止车辆与人员进出。

    当庙街的交通进入全面封锁之后,外面驶来了一例长长的车队,足有二三十辆之多。

    打头的,是闪烁着耀铭警灯的警车,警车的后面还跟着装载着武警的军车。

    这么大的阵势与场面,绝对是庙街史上未见的。

    严小开虽然已经见过了大蛇屙尿,可是看到这么声势浩荡的场面,心里也不免有些震憾。

    长长的车队驶到了大宅的门前,除了警察外,荷枪实弹的武警们也纷纷从军车上跳下来,迅速的将整个大宅给团团包围了起来。

    一直等在门外的秦盈看见父亲派来的人马终于到场,心头大定,这个回合,严小开肯定是玩儿完了,大罗神仙下凡也打救不了他了。

    只是将他拿下带回省城,关押进去,而自己只要肯花些心思,再没有证据也能制造出一些证据出来的,到时候哪怕他真的智多如妖,恐怕也得乖乖就范!

    里面,站在窗前的严小开看着宅外黑鸦鸦的人群,发现整个大宅已经像是被小绵被包裹着一样水泄不通,心里不得不承认,秦家这一手,确实是够狠辣,换了在唐代,就算是抄家,也不过如此罢了。

    三女看见外面水深火热的局面,脸上纷纷露出了忧急之色,忍不住齐齐的看向严小开,却发现他的脸上没有丝毫的表情。

    其实,要说严小开不心惊,那绝对是假的,因为他很明白秦盈的意图,无非就是想将自己拿下,然后带回广城去慢慢的刨制,到时候自己身隐囫囹,是黑是白自然就由他们说了算。

    不过,要说他十分的害怕,害怕得已经六神无主,方寸大失,那也不见得,因为在唐代,千军万马的场面他都已经经历过了,眼前这样的,不过就是小K屎罢了!

    听到外面终于响起了大喇叭喊话,让自己出去投降的声音,严小开冷笑一声,掏出了手机,拨出了一个他并不是那么愿意,但此时却必须打的号码。

    “嘟——”

    “嘟——”

    “嘟——”

    电话一连响了好几声之后,终于接通了,那头传来了一个睡意朦胧,含混不清的女声,“谁呀?”

    严小开道:“是我!”

    女人道:“你是谁呀?”

    严小开啼笑皆非,“你难道不会看来电显示的吗?”

    女人道:“睡得朦朦松松的,谁有心情看来电显示啊!”

    严小开道:“尚欣,你个臭丫头,连我的声音都听不出来了?”

    电话那头沉默了一下,然后传来一阵“咯咯”的银铃似笑声,“阿大,是你呀!”

    严小开呼了一口气,“可不就是我嘛!”

    尚欣道:“活该,谁让你那么久不给我打电话的。谁又让你之前打我来着。”

    严小开哭笑不得,“都这么久了,你还记得啊!”

    尚欣道:“你那一耳光,我这一辈子都不会忘记的。我长这么大,谁都没敢打我,就被你打了一次。”

    严小开叹口气,“那好吧,先这样了!”

    尚欣听见他有挂线意思,忙叫起来,“哎哎,你干嘛?兴你打我,就不兴我说说啊!”

    严小开道:“之前不是说好了,这件事一笔勾销,不再提了么?”

    尚欣道:“好吧,我大人有大谅,暂时就不跟你计较了。等我回深城再跟你慢慢的算账,说吧,大半夜的打给我到底什么事儿!”

    不善于求人的严小开有些难以启齿的道:“我……”

    尚欣道:“你想我了?”

    严小开:“……”

    尚欣又笑了起来,“说吧,到底什么事。”

    严小开道:“我遇到事儿了,想让你帮忙!”

    尚欣闷闷的道:“我就知道,你就是夜猫子进宅,无事不来!我不是说了嘛,没事别找我,有事更别找!我还做梦呢,先这样了,我挂了!”

    严小开:“……”

    尚欣并没有真的要挂线的意思,就是故意逗他一下罢了,想像到他这会儿拿着电话的精彩表情,忍不住又咯咯的笑了起来,直到笑完了这才正色问:“遇到什么事儿了?”

    严小开就把眼前的状况给说了一遍。

    尚欣听了之后,也不去问到底谁是谁非,只是道:“谁指挥的这次行动,你知道吗?”

    严小开道:“应该是省厅新上任的副厅长,姓秦!”

    尚欣道:“如果是这样的级别,那你赶紧去下洗手间吧!”

    严小开不解的问:“去洗手间干嘛?”

    尚欣道:“洗PP!”

    严小开还是没反应过来,“洗了又干嘛?”

    尚欣大笑道:“洗了准备蹲大牢呗!”

    严小开:“……”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