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身特工 第四百一十四章 新任务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近身特工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秦盈,毫无疑问是一个不择手段的女人。

    然而作为姐姐,她却是合格的,因为她为了自己的弟弟,可以付出尊严,贞洁,甚至是生命。

    换个角度来看,其实她和西门耀铭也没有太大的区别,西门耀铭为了他的父亲,也可以不顾一切。只不过秦盈是个女人,而且性格要比西门耀铭更加倔强,嗜好也更加特别,而这些都不算什么,她最错的还是不该去碰毕瑜。

    如果她不碰毕瑜,我还会这样对她吗?严小开在秦盈打电话,让人将秦盈带到酒店来的时候,不免叩心自问。

    秦盈打完电话之后,和严小开相卧于床榻,却是相对无语。

    好一阵,秦盈才挣扎着从床上站起来,然后穿衣服。

    当她把衣服穿好之后,发现严小开仍然赤条条的躺在床上,不由就冷声道:“你就不能先把衣服穿上吗?”

    严小开懒洋洋的道:“我懒得脱了穿,穿了又脱。”

    秦盈气苦,“你……”

    严小开又接口:“不过如果你说请,或麻烦,又或拜托,我是可以把衣服穿上的。”

    秦盈真的不希望一会儿弟弟来到之后,看到的是这样的情景。她自然也不愿意让秦寿知道,他之所以能够有活命的机会,那是因为自己将身体出卖给严小开。但她更不愿意再对严小开低三下四,卑躬屈膝,因为她在严小开面前已经没有了一点儿的尊严。

    想了想之后,她什么都没说,只是拿起那颗红色的小蜡丸,然后从房间里走了出去。

    今夜的事情,显然还没完,因为秦盈最少还得再陪严小开三次,这是为了避免秦寿连跪三天三夜的条件。

    不过看着她走出去,严小开没有阻拦或喝止,只是安静的躺在那儿,因为他很清楚,秦盈很快就会回来的。

    在秦盈离开的时候,他不由想起了夏冰下午的时候对自己说的新任务,这个新任务不但奇怪而且狗血,因为她竟然要自己接近秦盈,最好就是建立亲密关系,发展成恋人,但只能和她发生关系,不能发生感情!

    这个任务十分的莫名其妙,严小开被弄得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刚开始还以为夏冰在开玩笑,可是夏冰却明显是个不喜欢开玩笑的女人,追问她这是为什么,她却不答,只是严肃的命令道:“你照做就是了,到了该知道的时候,我自然会告诉你。

    既然前有私人恩怨在先,后又有公家任务摊派,严小开还能怎样?只能勉为其难的带秦盈来开房了。

    只是,就算已经和秦盈发生了亲密关系,严小开仍然想不明白夏冰为什么要自己这样做。

    严小开是个很懒惰的人,想不通的问题通常都不会去浪费脑筋,所以这一次也一样,发了一会儿呆之后,他就开始整合起内气,转化起从秦盈身上吸收的元阴……

    秦盈从房间出来之后,脚步珊珊的走向电梯。

    从电梯下到了一楼的服务台,重新又开了另外一个房间,拿到房卡之后又给秦寿打了电话,告诉他房间号,自己则上了新开的房间,默默的等待起来。

    约摸过了二十分钟左右,她的弟弟秦寿终于来了。

    不过这个时候,秦寿的情况已经十分的不妙了,他已经完全失去了自如行动的能力,连路都走不了了,只能瘫坐在轮椅上,由一班保镖护送而来。

    看着已经奄奄一息,仿佛随时都会断气的亲生弟弟,秦盈有种说不出口的心疼,赶紧的掏出身上那粒好容易换来的红色蜡丸,剥开外面的封蜡,将里面的药丸喂他吃了下去。

    吃下去约有几分钟那样子,秦寿就开始剧烈的呕吐起来,吐出来的东西又黑又稠又臭。

    熏天的恶臭,弄得房间里的人无不捂口掩鼻,而让他们看清楚那堆呕吐物的时候,脸色均是剧变,因为那黑乎乎的东西里面竟然还夹杂着细小的还在蠕动的白色虫子。

    “呕!”一个神经比较脆弱的保镖终于忍不住,冲进洗手间大吐特吐起来,其余的人虽然还挺立着,可是胸腹间已经是翻腾不息,因为秦寿吐出来的东西实在是太恐怖太恶心了。

    然而让人感觉奇怪的是,秦寿在吐了这么一通之后,一张蜡黄的脸上竟然开始浮起了几丝血色,精神也明显好了许多。

    秦盈又给他灌下一杯温开水后,他那无神的双眼,终于有了些亮光,然后竟然撑着轮椅,颤颤巍巍的站了起来。

    秦盈见状即惊又喜,忙问道:“弟弟,你感觉怎么样了?”

    秦寿看起来仍然很虚弱,但已经能够清晰的回答问题了,“姐,我好多了!”

    秦盈大呼一口气,脸上浮起了欣慰的笑意,只要弟弟能够好起来,自己付出什么都是值得的。

    重新坐下来之后,秦寿疑惑的问道:“姐,你刚刚给我吃的是什么东西?”

    秦盈没有立即回答,而是抬眼看了一眼秦寿身后的保镖。

    秦寿这就挥手道:“你们全都出去!”

    那些保镖识趣的通出了房间,守在门口。

    没有了外人,秦寿才道:“姐,你现在可以说了吗?”

    秦盈道:“你不用问那么多,事情还没有结束呢!”

    秦寿道:“还没有结束?”

    秦盈点头,“刚才的药丸,只能暂时缓解你身上的症状,并不能完全治好你!你必须去那人的家私城门口跪上三个小时,才能拿到真正治好你的药物。”

    秦寿的心中一凉,随即脑袋又是一醒,“姐,你是不是答应那个人渣的要求了?”

    秦盈没有说是,也没有说不是,只是语重心肠的道:“弟弟,受了这次教训,以后你可要洗心革面的重新做人了,生命仅仅只有一次,是不可以拿来和别人赌博或置气的。”

    秦寿摇头不绝,情绪有些激动的问:“姐,你告诉我,你是不是被那个人渣给上了!”

    秦盈脸上大窘,目光也游移闪烁起了,违心的道:“没有!”

    秦寿一直在看着她的表情,见状就更是大声道:“没有?那个王八蛋这么阴险卑鄙,他会这么好心的把解药给我们,你肯定是答应了他的要求,他才会放过我的。”

    秦盈苦笑,“你既然知道了,为什么还要说出来。”

    秦寿握紧了拳头,狠狠的一拳砸到桌面上,嚯地站起来道:“王八蛋,我和他拼了!”

    “弟弟!”秦盈呼喝一声,一把抓住他的手道:“你真的希望我的付出付诸东流吗?”

    “我……”秦寿愣了一下,随后无力的跌坐下去,脸色痛苦的道:“可是姐,你……”

    秦盈摇头道:“只要你好好的,我怎么样都没关系。我只希望你能吸取这次教训,不要再和别人殴气了,你要知道,这个世界,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不是谁你都可以招惹得起的!”

    秦寿:“我……”

    秦盈道:“弟,听姐姐的话,现在过去那个家私城吧,趁着现在半夜三更没有别人,三个小时的时间很快就过去的。”

    秦寿冲口而出道:“我不!”

    秦盈立即就怒了,站起来喝道:“你不?刚才我说得不够清楚吗?那颗药丸只能暂时缓解你身上的症状,并不能完全治好你!难道你真的想再变回之前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样子吗?”

    秦寿想起这些天仿佛活在地狱一样的日子,心头一阵阵的发寒。

    秦盈怒意不减的道:“你都这么大个人了,拉屎还要我来给你擦屁股,你不觉得丢人吗?”

    秦寿羞愧又痛苦的道:“我……”

    秦盈道:“我是你的姐姐,你是我唯一的弟弟,我有义务也有责任照顾你,保护你,可是你也要知道,我不可能这样一辈子的护着你。”

    秦寿的眼眶红了,“姐!”

    秦盈的语气缓了缓,“秦寿,你要真的心疼你姐,你现在就过去那边。我向你保证,治好你这身病的药,我一定会拿来给你!”

    想到自己的亲生姐姐恐怕还要被那个卑鄙无耻的家伙压在身下蹂躏,秦寿的眼泪终于忍不住落了下来,扑过去一把抱住她,“姐,我对不起你,我对不起你!”

    秦盈摇头,轻轻的抚了抚他的头,然后推开他道:“去吧!”

    秦寿含着眼泪出了门,但他对严小开的愤恨并没有减轻,反倒变得更浓,浓得完全无法化开……

    在秦寿等人离开之后,秦盈在房间里又发了一会儿呆,这才离开房间,进了电梯之后,又回到了之前和严小开所开房间的那层楼,然后用房卡打开了房门。

    进去之后,发现严小开仍在房间里,仍然一丝不挂,盘膝坐在床上,仿佛老僧入定一般。

    在她进入房间那一瞬间,严小开也张开了眼睛。

    看见站在床前的她虽然依旧冷若冰霜,但眼中却浮着怯意,不由就笑道:“从来都只有耕坏的牛,没有被犁坏的地,你有什么好怕的?”

    秦盈心里阵阵发苦,没有被犁坏的地?姑奶奶已经被你折腾得只剩半条人命了。

    严小开轻拍一下床边的位置,轻喝道:“还等什么?脱衣服,上床!”

    秦盈感觉羞耻又愤恨的瞪着他。

    严小开淡淡的问:“你忘了之前答应我什么了?”

    秦盈虽有千般不肯,万般不愿,但此时此刻,也仅仅只能乖乖的将身上刚穿上没多久的衣服一件一件脱下来,直到不着寸缕这才上了床……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