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身特工 第四百一十八章 解药上下集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近身特工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做人,有的时候真的不能那么嚣张,否则天不收你,人都要收。

    现在,秦寿终于品偿到了自己所种下的恶果。不过庆幸的是,他有一个愿意为了他付出一切的姐姐,否则的话,这个时候他肯定不是在家私城里面罚跪,而是躺在床上等死。

    严小开坐在那里喝茶的时候,看着默然的站在一旁,脸上挂着复杂表情的秦盈,突然道:“秦盈,你听过一句话吗?”

    听到他的声音,秦盈的脸上又复一团冰冷,“什么话?”

    严小开悠悠的道:“慈母多败儿!”

    秦盈瞬间就明白了他这话的意思,嘴上虽然只是冷哼一声,心里却道:慈母多败儿?你知道个屁,秦寿就是因为有爷生,没娘教才会落到这副模样的。如果父母生下我们,却从不给我们关怀与疼爱,我们又何至沦落至此呢?

    严小开见秦盈半响不答话,这就接着道:“不过这话到了你身上,却要改一改,叫做慈姐多败儿。”

    秦盈的眼光冷了起来,狠狠的盯着他。

    严小开摊了摊手,“秦盈,你不用瞪我,我说的是事实,你对他的付出与牺牲,在你看来是疼爱,但在我看来,那是纵容,对他有害无益。”

    秦盈不屑与他争辩,只是重重的哼了一声。

    严小开给自己又倒了一杯茶,喝完之后才道:“秦盈,你相信吗?你弟弟这次虽然被折磨够呛,可是他并不能吸取教训的。”

    秦盈听见这话,终于紧张了起来,“姓严的,你提的要求,我都照做了,我已经让你……而且我弟弟现在也在里面跪着了,你可不能出尔反尔。”

    严小开道:“你放心,我自然会说话说话的,不看僧面看佛面,我就算什么都不看,最少也要看在昨夜和你……”

    秦盈脸色大窘,回头看一眼站在远处的那一排保镖,压低声音冷喝道:“你一定要把这件事不停的挂在嘴边,让所有人都知道吗?”

    严小开眉头挑了挑,很肉麻的来了一句:“亲爱的,难道成为我的女人,真的让你感觉那么丢人吗?”

    秦盈冷若冰霜的脸上终于浮起了一抹绯红,“难道你认为这对我来说是一件很光荣的事情?”

    严小开沉默了,因为他终于意识到,仅仅只是得到女人的身体,得不到她的心,并不见得是一件快乐的事情。

    好吧,迟早我会让你觉得,做为我的女人是一件自豪又骄傲的!

    秦盈站得累了,终于坐了下来,不过并没有给严小开什么好脸色看。

    两人默然的坐在那里,时间一分一秒流逝。

    约摸是两个小时多一些,秦盈就走进了家私城。

    严小开依然石雕木刻一般坐在那里,直到三个小时结束,秦盈出来叫他,他才施施然的站起来,拍了拍身上的衣服走了进去。

    已经装修完工,却没有摆上家私的家私城显得很空旷,秦寿就跪在家私城中间的圆型展台上。

    严小开走到秦寿面前,定定的看了他一阵,这才问道:“秦寿,这次你服了吗?”

    秦寿没有出声,也没有抬头看他。

    站在一旁的秦盈却忍不住道:“姓严的,你有完没完了,你提的要求,我们通通都照办了,你还想怎样?你赶紧给我治好我弟弟。”

    严小开皱眉,目光变得锐利起来,“你这是在命令我吗?”

    秦盈躲闪着他的目光,吱唔着道:“我……反正你别说废话了不行吗?”

    严小开终于不再言语,伸手进口袋掏出了一个黑色的蜡丸递到秦寿面前,比昨晚那个红色的要大好几倍。

    秦盈伸手要去接药丸,严小开却闪了开去,手一转,又递到秦寿面前。

    秦寿知道这是自己的救命解药,急忙伸手去接。

    严小开又一缩手,问道:“你该说什么呢?”

    秦寿想了想,咬着牙挤出两个字:“谢谢!”

    严小开笑了,把药丸再次递给他,“不错,有进步,终于知道说谢谢了!”

    秦寿没有理会,而是迫不及待的拆开蜡封,将药丸整个塞进嘴里,狠狠的咀嚼起来,又辛又苦又辣又臭的味道真刺味蕾,弄得他胃里一阵翻腾,嘴一鼓,差点没当场吐出来。

    只是,他敢吐吗?

    这可是救命的解药,为了能够活着,别说是一颗药,就是一坨牛屎,恐怕他也得咽下去,所以不管有多难吃,他最终还是一点都没浪费的吞了下去,甚至连水都不用。

    将药吃完了之后,他也终于从地上站了起来。

    严小开看了看他,又看看秦盈,多少有点语重心肠的道:“秦寿,以后可要生性做人了,你要知道,为了让你好起来,你姐姐可是付出太多了!”

    “草你老木!”

    秦寿暴喝一声,怒目一睁,伸手从兜里刷地掏出了一样东西,直指着严小开!

    众人定睛一看,无不大吓了一跳,因为秦寿的手里竟然握着把手枪,而且还是装了消声器的,黑洞洞的枪口几乎直接抵到严小开的额门上。

    与此同时,外面那班保镖通通都冲了进来,无一例外,手上都拿着手枪,而且都是装了消声器的。

    秦盈见状,顿时花容失色,冲秦寿喊道:“弟弟,你干什么?快把枪给我放下。”

    秦寿咬着牙道:“姐,你别管了,今天我一定要替你,替我自己报仇,我要杀了他,我一定要杀了这个人渣!”

    秦盈失声叫道:“不,你别乱来!你杀了他,你也活不了的。”

    “不会有事的,姐,你放心好了,我已经都安排好了。”秦寿说着,杀气密布的阴沉目光直射向严小开与西门耀铭,“今天,我一定要杀光他们。”

    站在严小开身侧的西门耀铭被吓得跟什么似的,赤手空拳的打斗,多厉害的高手他都不怕,因为败了,了不起也就是个断手断脚罢了,可是用到了枪,那可是随时都会出人命的。

    不过,严小开的表现却大出人意外,面对黑洞洞的手枪,他并没有表现得惊慌失措,反倒是淡然的对秦盈道:“秦盈,我刚刚说什么来着?我说他不会吸取教训的,你还不信,现在你信了吧?”

    秦寿怒目圆睁的骂道:“你TM的,到了这个时候你还吱吱歪歪?跪下,你TM给我跪下!”

    严小开冷笑一声,“让我向你下跪?”

    秦寿扳开了击锤,更紧的握着手枪道:“跪下,马上给我跪下,否则我一枪打爆你的头。”

    严小开神色淡然的问道:“秦寿,你以为你真的赢定了吗?”

    秦寿冷笑不绝的道:“姓严的,我知道你很能打,身手也极快,可是你再快,能快得过我手里的子弹吗?”

    严小开摇头道:“我确实快不过子弹。”

    秦寿道:“那你给我跪下,给我磕三个响头,再从我的裤裆底下面钻过去,我可以考虑只挑断你的手筋脚筋,饶你一条狗命。”

    严小开突然间笑了起来,“秦寿,我发现你是一个特别天真的人。你以为我刚刚给你吃的是什么?”

    秦寿闻言心中一惊,随即喝道:“你少来蒙我,刚才你给我吃的肯定是解药!”

    “解药?”严小开冷笑起来,“我都说你是个很天真的人,你还不承认!”

    秦寿:“你……”

    “时间好像差不多了呢!”严小开没再搭理他,只是自言自语的说了一句,然后伸手将一旁西门耀铭的手抬了起来,看着他那只新买的百达翡丽,然后开始数起了数,“五,四,三,二,一!”

    当他数到一的时候,秦寿突然感觉一阵腹痛如绞,“你……啊,啊,啊,好痛啊!”

    剧烈无比的疼痛从肚子里传出来,立即就排山倒海一般,让秦寿无法忍受的惨声大叫起来了。

    原本他还想挣扎着扣下板机的,可是剧烈无比的疼痛使他什么都做不了,手一软,手枪就落到了地上,他也双手捂住腹部倒了下去,不停翻滚惨叫起来,“哎哟,我的妈,好痛,好痛,好痛啊!”

    一边痛叫,他还一边呕吐起来,吐的还是像昨天晚上一样的东西,黑黝黝的液体中夹着白花花的虫子,比昨晚更多,更臭,更碜人!

    如此剧变,使得场中所有的人都反应不过来,看到他的呕吐物更是骇然色变。

    秦盈反应过来后,急忙的扑上去查看秦寿,“弟弟,你怎么了,你怎么了?”。

    然而已经痛得死去活来,又呕吐不停的秦寿哪还能回答他,只是在地上不停的翻滚挣扎。

    秦盈吓得花容惨变,愤恨的转过头来质问严小开,“你,你给我弟吃的不是解药?”

    严小开摇头,“不,你错了,我给他吃的确实是解药,不过只是解药的一半,他必须将腹中的毒物全都排出来,然后吃下另一半的解毒丸,他才能真正的安然无恙。否则……哼,你还是给他准备身后事吧!”

    秦盈急忙问:“那另一半呢?”

    严小开笑了,但笑容只是一闪而逝,瞬即就拉长了脸道:“秦盈,你觉得对一个要置我死地的人,我还会救他吗?”

    秦盈无语凝噎。

    严小开看一眼在地上翻来滚去的秦寿,神色木然,仿佛是看一条垂死挣扎的疯狗一般,眼中没有丝毫的同情怜悯之意。

    秦盈张口道:“严小开……”

    严小开摆了摆手打断她的话,“秦盈,你不要告诉我,你还要求我?”

    秦盈看着疼得死去活来的秦寿,眼眶红了起来,泪水也无法自控的落了下来,嘶声道:“严小开,你不能这么狠心!”

    严小开冷笑道:“我狠心?那他呢?如果这解药不是像小说一样分上下两集,我现在还能活着吗?”

    秦盈急忙道:“他错了,他错了,他还小,不懂事,你别跟他计较……”

    严小开摇头,“不,秦盈,是你错了,他不小了,该懂事了,你的溺爱对他没用,只会将他彻底的宠坏。”

    秦盈:“我……”

    严小开无情的喝断她,“你什么都不用说了,将他赶紧送医院吧……虽然送医院也没用!”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