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身特工 第四百二十章 恩威并施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近身特工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男人,上半身是修养,下半身是本质。

    女人,上半身是诱惑,下半身是陷阱。

    秦盈的诱惑很大,陷阱很深,对于严小开这种没有什么修养,只有本质的男人而言,她所提出的条件,完全是无法抵挡的。

    只是,他沉吟一下之后,却突地伸了手,将秦盈一把拉过来搂进怀里,

    沉吟过后,严小开突地一伸手,将秦盈拉了过来搂进怀中,使她面对面的让她与自己贴体而坐。

    秦盈感觉到一个硬邦邦的事物顶住了自己,胃里虽然再次翻腾,但心跳却忍不住快了起来,呼吸也变得坚难起来,只是脑袋却无法分清,这是恶心,是难过,是刺激,还是快慰。

    严小开搂紧着她滑腻柔软的身子,将自己的**毫无掩饰的顶在她身上,不让她挣扎与动弹,看着她变得惊惶与失措的俏脸,心里升起一股残虐的快意,“我要你做我的女人,但我不会答应你的任何条件!”

    秦盈气愤得不行,立即就要伸手推开她,那双柔软的手虽然已经使尽了力气,但并不会武功的她纵然使出吃奶的天气也是枉然,对严小开而言完全不足一哂,反倒是变得有种欲拒还迎的味道,便得严小开被撩拨起来的**更加炽热,大嘴一张,再次含住她的红唇,忘情狂吻起来。

    “不,你,你放开我,不要……”

    秦盈吃力的挣扎与抗拒,但始终都没办法摆脱严小开。

    已经激起了三味真火的严小开完全没理会她的挣扎与反抗,搂住她的纤腰,一手将托住她的臀部,将她整个人抱了起来,快步走到床前,将她扔到了床上。

    秦盈落到床上,感觉有点眩晕之际,严小开已经如影随形的紧贴上来,将她压在身下。

    两人推拒拉扯之中,严小开抓住了秦盈的衬衣两侧,粗暴无比的向两边一拉,“嘣,嘣,嘣,嘣!”的四声连响,钮扣四散飞射,衬衣已经完全敞开,露出里面被淡紫色文胸包裹的丰满酥胸及以美白平顺的小腹肌肤。

    紧接着,紫色的文胸,黑色的短裙,连同那条同样紫色的蕾丝镂空小裤裤也纷纷被严小开给扯落到地上。

    秦盈那美白又硕大的酥胸挣脱了束缚,跳了出来,无摭无掩的暴露在空气之中,那雪白柔美的修长美腿,散发着眩目的玉莹光汉,青葱白玉的脚趾头上,艳红点点,无不充满着诱惑。

    尽管已经不是第一次看到她的身体,但隔了一夜再重温,严小开觉得眼前再次大亮,心也再次激动起来,手忍不住颤抖,身子也颤抖起来,有些颤巍的抚上那柔软,硕挺……

    随着美好的触感,胸腹之火熊熊燃烧起来,突地感觉腹部一凉,垂眼看去,秦盈用双手挡住他的腹部,脸上写满羞愤与抗拒。

    看着身下的她已经不着寸缕,可是表情还是那么倔强,严小开兴起了更强烈的征服**,纵身压到她的身上,“来,再让我吻一下。”

    秦盈左摇右摆的扭头动脑袋,抗拒他的亲吻,“不,你,你滚开,我不要!不要你!”

    这样的语言,以其说是拒绝,倒不如说是勾引。

    严小开被刺激得更加蛮横,不管不顾的吸住她的唇,粗鲁又疯狂的吮吸亲吻起来。

    或许,严小开说的是对的,秦盈的心里虽然厌恶男人,其实她的身体是不抗拒的。

    或许,严小开实在是太粗暴,太疯狂,太霸道,太野蛮了一些。

    或许,一次生,两次熟,三次就变得很舒服。

    或许,……

    不管是因为什么,反正秦盈就是放弃了抵抗,听之任之的随严小开在身上肆虐。

    秦盈无力拒抗他的疯狂与粗暴,

    严小开已经有些迷失了,不停的亲吻着她,品偿着她的丁香小舌给自己带来的愉悦。

    一双手,也摸索着,体验着女人细腻柔软粉嫩的身子带来的快感,本能的反应,手沿着秦盈柔软的腰肢,慢慢抚上了她丰满的大腿,并且粗鲁的分开,滑向内侧……

    “不要,住手”秦盈惊呼一声,想要去阻挡,却已经来不及了。

    严小开摸到一手好湿的时候,脸上浮起了笑意,这一抹笑意落到秦盈的眼中,脸上顿时一片臊红,充满了尴尬与无奈,因为她不管如何的假装,身体是诚实的,严小开的肆虐,让她有一种刺激无比的感觉。

    当严小开开始变得温柔,缓缓的亲吻她的全身,把玩着她身上每一寸的时候,她终于不再挣扎,不再反抗。

    时间,在声色齐全的亲热中,缓缓流走。

    秦盈嘴里虽然还在喊着“不要”“住手”,可是声音已经是那么无力,双眼中的倔强与冰冷渐渐消逝,变得迷离,如水一般如柔软。

    似呻吟,似喘息,似痛苦,似满足,似快慰……的柔弱声音足以刺激得任何男人血脉贲张。

    严小开也不例外,尤其是看到身下的秦盈微张着红唇,凤眼含春,秀眉微蹙的妩媚模样,终于再也忍不住,纵身进取幽关……

    喘息声渐渐变成低低的呻吟,再变成媚媚的娇呼!

    经过了昨夜的初次疼痛,这一次,秦盈只有快慰,无绵无尽的快慰。

    这种来自原始的快乐,弥漫于她每一条神经与每一个细胞的时候,她整个人已经不再受她的理解所支配了。

    不知道什么时候,她的嘴里发出了忘情的低吟。

    不知道什么时候,她的双手搂上了严小开的虎腰熊背。

    不知道什么时候,她开始迎合严小开的冲撞。

    不知道什么时候,她主动的献上红唇,与他热吻纠缠。

    不知道什么时候,她……

    她唯一知道的是,在严小开最后疯狂冲刺的时候,她觉得自己如同飞上天一般的快乐,**蚀骨的滋味将她的脑袋彻彻底底的击空!

    世界,终于完全安静了下来。

    秦盈柔软无力的趴在床上,双眼虽然微张着,但眼中露着茫然,因为她一直都觉得自己不喜欢男人的,可是和严小开在一起,被他压在身下,竟然是如此的开乐。

    好久好久,当她终于在渐渐消散的满足与快乐中清醒过来,翻转过身的时候,发现严小开正在看着她。

    面对他温柔又灼热的眼神,秦盈心里第一次感觉到慌乱,声音不坚定的道:“你,強姦了我!”

    严小开“噗”的一声笑了,“这不叫強姦,顶多算个顺姦罢了!”

    秦盈羞恼的瞪着他,可细细想想,又觉得他这样算并不夸张,开头自己是被动的,可是中间到了后来,自己却是主动的,想到自己不但去迎合他,甚至还向他索吻,脸上不由一阵红过一阵。

    看见她这样的表情,严小开知道她是害羞了,没有继续再讽刺她,而是伸手进自己的衣服口袋里,又掏出了一个黄色蜡封的药丸。

    秦盈又惊又喜,失声的问:“这是……”

    严小开道:“给你弟弟的!”

    秦盈仿佛害怕他反悔似的,立即一把抢过,紧紧的攥在手心里,但心里却又难免疑惑,“你不是说,不会救他吗?”

    严小开道:“我是一点也不想救他,可你是我的女人,他又是你的弟弟,难道我真的让他死了,让你恨我一辈子吗?”

    秦盈神色变得有些激动起来,“你……”

    严小开笑着问:“是不是很感动,是不是突然间想主动的被我再強姦一次?”

    秦盈羞恼的横他一眼,心里却道,你还有力气的话,尽管来就是了。

    只是,严小开接下来的话却让她的欢喜大打折扣,“秦盈,你不要高兴的太早,这虽然是另一半解药,但并不能完全治好秦寿。”

    秦盈愕然的道:“什么意思?”

    严小开道:“这颗解药,只能让他恢复到原来看起来并没有什么事的样子,而且只能维持三个月,以后每三个月,他必须服一颗这样的药丸,否则他照样是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秦盈喃喃的道:“你……”

    严小开道:“不要问我为什么,你应该知道是为什么,我虽有慈悲之意,却不能没有防虎之心,你弟弟既然下不了决心做个好人,那我就给他痛下一下决心!”

    秦盈道:“我……”

    严小开又抢过了话,“你觉得是这样好呢?还是让他真接死了好呢?”

    秦盈终于无话可说了,默然的将药丸收了起来,然后挣扎着下床,开始穿衣服。

    严小开知道她是要赶去医院,把药给秦寿,也不阻止,只是道:“药,我给了你,但我的话还没说完。”

    秦盈道:“你说!”

    严小开道:“从今往后,我不希望你弟弟再出现我跟前。”

    秦盈道:“好!”

    严小开道:“好什么好,我还没说完呢!”

    秦盈:“……”

    严小开接着道:“他虽然不能再出现,但你,却不准离开我。”

    秦盈苦笑道:“严小开,你是不是太霸道了一点呢?”

    严小开又喝道:“急什么急,我还没说完呢!”

    秦盈愕然道:“呃?”

    严小开道:“同时,你不准去找别的男人!”

    秦盈再次苦笑,一个你这样的男人,就已经够我受的了,我还去找别的男人,我有那么贱吗?

    不过,严小开的话显然还没完,接着又听他道:“另外,你也不准去找别的女人,尤其是我的女人!”

    秦盈终于忍不住怒了,“严小开,你敢不敢再过份一点,不让我找别的男人,我可以忍你,反正我也不会去。可是连我找女人的自由你都要剥夺,你还让我不让我活了,你直接把我给弄死好了!”

    严小开也不生气,只是有些奇怪,经过了我,你还会喜欢女人?

    这个问题的答案是明摆着的,所以严小开有些失望,不过并不灰心,因为他相信,只要再给点力,一定可以从里到外的征服这个女人的!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