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身特工 第四百二十一章 毕瑜请来的客人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近身特工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这一夜。

    秦盈开了房,约了严小开,甚至还深入切磋了一回合,但一回合之后,他们都没有继续缠绵逗留。

    生命在于运动,但也不能一直运动的。秦盈要去医院给她的弟弟秦寿送药丸,严小开也要回家去陪自己的青梅竹马。

    回到大宅的时候,时间不算太晚,也就十一点左右罢了。

    将车驶进宅子之后,严小开问给他开门的优美,“优美,大少奶奶呢?睡了吗?”

    优美摇摇头,“还没呢!在房间里和雨女聊天。”

    严小开闻言有些纳闷,这两个女人,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要好了?

    不过雨女不是秦盈,没有什么好担心的。其实……就算雨女是秦盈,也没有什么好担心的,都是自己的女人,亲热一点不是更有利于团结,更容易大被同眠吗?

    这种恶俗的想法,严小开只是想了一下就打住了,进了屋之后就要去毕瑜的房间看看。

    优美见状却急忙拉住他,“主人,你等一下!”

    严小开问道:“怎么了?”

    优美道:“主人,你就这样去找大少奶奶吗?”

    严小开不解的问:“这样去不行吗?难道还要沐浴更衣斋戒之后才去?”

    优美竟然很认真的点点头,“最好就是这样!”

    严小开愕然的道:“呃?”

    优美低声提醒严小开道:“主人,你一身的女人香水味,衬衣上还有女人的唇印,你看,这儿还有一根长头发,你这样进去,大少奶奶她……”

    严小开低头看看,又嗅了嗅,心中微惊,这样子让毕瑜看到,醋坛子非得又打翻不可了。

    善解人意又体贴入微的优美看了眼毕瑜的房间,生怕她会突然出来,轻推一下严小开道:“主人,你赶紧去浴室吧,我给你拿衣服去。”

    严小开感激的看了她一眼,飞快的溜进浴室。

    洗过澡,换过衣服之后,心里总算是松了一口气,偷吃没关系,但一定要记得抹嘴!否则嘴角还有鱼鳞,却说自己不偷腥,谁信呢?

    当他走进房间的时候,两个刚才还在房间里吱吱喳喳的女人立即变得鸦雀无声。

    雨女看见黑面神那看似平静却藏着凶气的目光,赶紧识趣的站起来道:“大少奶奶,你们休息吧!”

    说者无意,听者有心,毕瑜的脸刷地就红了起来,赶紧的解释道:“雨女,我不和他一起睡的!”

    反正你们俩的关系又不是秘密,而且你们又不是没有在一起睡过,那一起睡有什么了不起的嘛?雨女心里这样想,嘴上却没敢这样说,只是改口道:“那你们聊吧,我困了,要去睡了!”

    说着,她就逃似的走了出去,出去的时候还识相的给两人关上了房门。

    房间里只剩下两人的时候,有点做贼心虚的严小开主动的道:“姐,事情已经解决了。”

    毕瑜道:“你是说……那个秦盈的事情?”

    严小开点头,“嗯,我和她谈过了,她以后应该不会再来烦我们了!”

    毕瑜轻吁一口气道:“那就好了!”

    严小开想了想又道:“她主动提出要给我们一亿八千万的精神损失费!”

    毕瑜被吓了一跳,“这么多?”

    严小开道:“不过我没要他的!”

    毕瑜赞同的点头道:“你做得很对,这钱咱们确实不能要。”

    严小开道:“但我另外向她提了个要求!”

    毕瑜:“呃?”

    严小开道:“我要她的家私厂给我们免费加工家具。”

    “你怎么可以……”毕瑜起初有些吃惊,但仔细想了想之后又点头道:“她那个家私厂确实不错,能给我们加工,自然是最好不过的事情了,不过要她给我们免费,多少有些不厚道呢!”

    严小开道:“姐,这件事我没跟你商量就做了决定,你不会怪我吧!”

    毕瑜轻笑道:“怎么会呢?你做得挺好的。”

    严小开道:“那……”

    毕瑜道:“剩下的事情,就交给我吧!”

    严小开道:“你能应付得来吗?”

    毕瑜道:“放心好了!”

    严小开道:“那……”

    毕瑜道:“都说放心咯,不会有问题的。”

    严小开苦笑,“姐,你不要老打断我的话好不好,我是说……今晚我可以和你一起睡不?”

    毕瑜的脸刷地就红了,轻嗔他一眼道:“刚才我和雨女说的话,你没听见?”

    严小开愕然一下,“呃,听见了!”

    毕瑜道:“那你该怎么做?”

    严小开叹气道:“我该回自己的房间,自己睡。”

    毕瑜笑了,凑上来在他的唇上吻了一下,“乖,姐疼你一下!”

    严小开搂着她,要再索吻的时候,毕瑜却轻推开他,“晚安咯,做个好梦!”

    严小开只好点头,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不过在宅子里的灯光都熄灭了,所有人都睡下的时候,严大官人却悄悄的走出了房间,然后闪身进了优美的房间……

    一夜很多话,但只能是不为人知的悄悄话——

    第二天。

    严小开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日上三杆了。

    一般的情况下,他很少起这么晚的,不过没办法,昨晚上和优美练功练得实在太晚了,天快亮的时候,他才悄悄溜回房间的,只是眯了会儿眼就已经是上午近十点了。

    起来的时候四下看看,发现家里只有优美在收拾与打扫,并不见雨女和毕瑜,不由就疑问道:“优美,她们人呢?”

    优美道:“我也醒来不是很久,不过刚刚我打电话问过了,大少奶奶带雨女去逛街买菜去了!”

    严小开点点头,雨女的性格虽然不敢恭维,但身手却和自己不相上下,有她陪着毕瑜,只要不遇上师父,师姑,又或者郝婞那样的绝顶高手,安全是绝对无忧的。

    放下心之后,转头看看,发现优美正弯着腰在擦桌椅,那蓝白相间的裙摆中,浑圆的臀部又挺又俏,想起昨夜她给自己带来的欢愉,忍不住色心又起,把手轻轻的伸进了她的裙摆里头。

    优美的身子轻颤,回头看他一眼,脸忍不住红了起来,低声嗔道:“主人,昨儿被已经被你足足折腾一夜,害我都忘了起床了,还不够呀?”

    严小开笑道:“优美这么性感迷人,别说是一夜,一辈子都不够呢!”

    优美羞得不行,心里又很满足,但看了眼外面大门,还是有些紧张的道:“主人,一会儿让人看到就不好了呢!”

    严小开道:“那今晚给我留门好不?”

    优美声音低得不行的道:“我……每天晚上都给主人留着门的。”

    严小开大乐,一把将她搂过来就狂吻一气,直到她有些喘不过气了,这才放开了她。

    不多久,秦盈和雨女就回来了,两人的手里都提着大袋小袋,除了日常用品外,更多的还是螃蟹,大虾,贝壳,海鱼,牛肉,羊肉……一类的食材。

    严小开看看她们买的东西,有些惊讶的道:“买这么多好吃的,今天谁过生日吗?”

    雨女道:“大少奶奶说今天要请客。”

    严小开疑惑的看向毕瑜,问道:“请客?咱们老家有人来?”

    毕瑜摇头,“没有!”

    严小开又问:“那是你的朋友要来?”

    毕瑜又摇头,“现在还不算我的朋友。”

    严小开更是纳闷,“那要请的是谁呢?”

    毕瑜神秘的笑笑,“一会儿你就知道了,来,赶紧帮我把这些大闸蟹给杀了!”

    严小开只能压下心头的好奇,撸起袖子去帮忙。

    四人一起忙碌了一个多小时,饭菜已经基本准备好了。

    在优美炒最后两三道菜的时候,门铃响了起来。

    客人,终于上门了。

    早早就被毕瑜吊起胃口的严小开赶紧的走出去开门。

    只是打开门一看,发现外面停着了一辆黑色的顶级凌志,一个俏媚又冷艳的女人正站在门前。

    看清楚这个女人面容的时候,严小开的眉头忍不住皱了起来,“你来做什么?”

    这个女人,赫然就是昨晚在酒店里和严小开深入切磋了一回合的秦盈秦大小姐。

    正在严小开疑惑的时候,后面紧跟出来的毕瑜道:“是我邀请她来的!”

    严小开愕然的指着秦盈问毕瑜,“她就是你请来的客人?”

    毕瑜点头道:“不错!”

    严小开脸上浮起哭笑不得的表情,心里却又有些发虚,目光复杂的看向秦盈。

    秦盈的神色一如既往的冷漠,但在看到毕瑜的时候,目光终于现出了难得的温柔之意,“妹子,你好。”

    尽管人是毕瑜请来的,可是对着她的时候,想起她曾经对自己做过的荒唐事,脸上还是十分尴尬,足有那么一会儿,她才点头,有些坚难的道:“秦小姐,欢迎你!”

    秦盈道:“妹子,如果你不介意的话,可以喊我一声盈姐的。”

    毕瑜吱唔着没出声,显然还是有些不好意思。

    秦盈也不勉强,只是伸手弹了个响指,她的司机就赶紧将车尾箱里准备好的礼物搬了出来,托在手上像是山那么高。

    等他将礼物搬进去之后,秦盈就道:“阿强,你回去吧!”

    司机兼保镖的阿强显然不是那么放心,“大小姐,要不我在外面的路口等你吧,万一你……”

    秦盈摇头,果绝的道:“回去!”

    在秦盈进了屋之后,雨女和优美看见她,心里也感觉十分意外,因为她们也和严小开一样想不到毕瑜请的客人竟然是这个女人。

    不过毕瑜既然是将她当客人一样请来的,两女自然以待客之道对她,请她落座,并上了茶。

    简单的寒暄两句之后,毕瑜就道:“秦……盈姐,你坐一会儿,我去看看饭菜好了没有?”

    秦盈客气的道:“妹子,给你添麻烦了!”

    毕瑜道:“不麻烦的,你先坐一下吧!”

    在她走进厨房的时候,客厅里只剩下了严小开与秦盈。

    终于有了单独相处的机会,严小开立即就问:“秦盈,你搞什么鬼?”

    秦盈有些委屈的道:“在你严大官人的眼皮底下,我能搞什么鬼呢?”

    严小开道:“那你来做什么?”

    秦盈道:“刚才你不是听见了吗?是你的女人请我来的!”

    严小开虽然搞不懂毕瑜为什么会请秦盈来,但还是道:“秦盈,我警告你,你最好别耍花样啊!”

    秦盈冷笑一声,“你在我的身上耍了那么多花样,怎么也该轮到我了吧!”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