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身特工 第四百二十四章 知错难改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近身特工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夏冰急匆匆的离开后,严小开也收拾一下,然后锁门跟着离开中锐安保。

    回去的路上,他想起夏冰临走前的吩咐交待,脑袋不由得有些微发疼,因为要得到秦盈的人并不困难,可是得到她的心却不见得这么容易。

    至今,严小开还清楚的记得秦盈当时被自己占有之后说的那句话:你就算得到我的人,也得不到我的心。

    想到这话,严小开多少是有些感触的,因为时代不同了,女人的观念也不同了,贞操也不再当成一回事了。

    要换了是在古代,女人的贞操,那就是女人的命,身体一旦被占有,那她能做的,仅仅只是认命。

    然而现在,上床对某些女人而言,已经是家常便饭。

    只是严小开再想想,又觉得秦盈根本不是观念不观念的问题,而是她的心根本就在男人身上。

    她喜欢的不是男人,是女人!

    想到这点的时候,严小开终于变得有些无力了,自己总不能为了讨得她的欢喜,这就跑去泰国变性吧?

    在一路胡思乱想中,严小开终于回到了庙街大宅。

    到了门前,他和以往一样轻摁了一下喇叭。因为只要优美听到喇叭声响,必定就会出来开门的,可是这一次喇叭声响过了许久,门内仍是没有一点儿动静。

    严小开忍不住又摁了一次,这一次竟然也是一样,里面全无反应。

    这种不寻常的表现,使得严小开立即就警惕了起来,难不成是秦盈趁着自己不在,将自己家里的三个女人一网打尽了?

    想到这个可能,严小开心里跳了一下,没有再摁喇叭,而是立即就推开车门下了车,也没有掏钥匙开门,而是直接就用轻功从大门外翻了进去。

    稳稳的落于院子内后,严小开耳听六路,眼观八方,凝神静气一阵,发现宅内隐隐约约的可以听到女人们莺莺燕燕的声音,虽然极为细小,但确实从宅子里传出来的。

    可是既然如此,为什么没有人出来应门呢?

    严小开疑惑的慑着脚步走了进去。

    宅子的厅堂内空无一人,侧边吃饭的偏厅里也不见人,只有桌上的杯盘狼藉,走近前看了一眼,顿时被吓了一跳,因为自己那一箱五粮液已经被开了,桌上放着六个酒瓶,而且全都空了。

    四个女人,竟然喝了六瓶白酒?

    这些娘们也太能喝一点了吧!

    严小开摇摇头,顺着声音传来的方向走去。

    到了近前的时候,发现声音是从毕瑜的房间传来的,嘻笑声,娇骂声,仿佛还杂着喘息与呻吟的声音交混在一起。

    这几个女人在里面搞什么鬼呢?

    严小开疑惑的伸手推了推房门,发现房门竟然推不开,显然是从里面反锁上了。

    原本他是要敲门喊叫的,可是手抬起来即将要敲到门上的时候,他又停住了,犹豫一下,终于悄悄的转到窗口处,透过窗口的缝隙向里面窥视。

    仅仅只是看了一眼,他的眼睛就大了,因为他首先看到的是一堆散落在床边的衣裙,目光再往床上看去,眼睛就更是睁得一个比两个大,因为大床是一幕香艳刺激到能让人流鼻血的画面。

    秦盈,毕瑜,雨女,优美等四个女人,横七竖八或躺或卧于床上,身上几乎都是一丝不挂的相互纠缠着。

    入眼所及,一片白花花的美人酮体,丰臋香乳,美腿纤腰,全都无摭无掩的尽收眼底。

    秦盈躺在床的最中间,她的身旁,一个是毕瑜,一个是优美,下面的是雨女。只见她一手勾着毕瑜的颈脖,艳红的双唇不停的落到了毕瑜的樱桃小嘴上,可是身下面,双腿却插入到和她反方向而躺的雨女双腿间,两女的下身紧密的贴合着正缓缓的扭动着,她的另一只手,侧探到了另一旁的优美身下……

    一P三?

    严小开心头忍不住阵阵狂跳,目光落到毕瑜,优美,雨女的身上,发现她们虽然多少有些被动,可是并没有剧烈的反抗与推拒,只是脸上都是一片熏红,眼光迷离,显然都醉得不轻。

    再看看秦盈的俏脸,发现她的脸上虽然也是一片熏红,可是眼睛十分的清澈,清澈中又带着兴奋,享受,陶醉……

    这个女人,显然并没有喝醉。

    一瞬间,严小开全明白了,肯定是秦盈趁着自己外出之际,用她巧舌如簧的手段向三女劝酒,将她们通通都灌醉之后,一一的拉进房中!

    想清楚事情经过之后,严小开感觉十分的复杂,愤怒,感叹,刺激,兴奋……各种感觉或单一或交替的纠杂在心里!

    然而,不管他的感觉有多复杂,他的血液已经在不知不觉沸腾起来了,下腹仿佛有一团火在炽烈的燃烧一般。

    又看了几眼之后,他就离开了窗前,找到了房门钥匙后,这就插进去,掏开,径直推门进去。

    看到房门突然被打开,严小开出现在眼前,秦盈被吓了一跳,眼中露出惊惶之色,慌乱失措之下,立即就要从床上坐起来,可是身体被另外三个女人纠缠着,一时间竟然无法坐起。

    至于另外三个被她灌醉了的女人则全无反应,仍然沉迷其中,显然已经醉得人事不知,只剩下了本能的反应。

    严小开阴沉沉的盯着秦盈看了一阵,然后竟然做了一个让秦盈十分意外的举动,他没有骂她,也没有揍她,反倒是把手伸向了他自己的衬衣钮扣,开始脱衣服。

    三下五除二的将身上的衣服脱光之的,他就迅速的上了床。

    “不!”秦盈失声低呼一声,挣扎着要起来。

    严小开没有阻止她起来,甚至还很好心的将她身下和她纠缠着的雨女拉开,然而在秦盈坐起来想要逃下床的时候,他却突然伸出手推了一把她的香肩,将她一把推倒在床上,然后猛地扒开她的双腿架进来,然后就纵身压了上去……

    “啊!”秦盈惨叫一声,俏颜上的五官紧揪在一起,浮现出无比痛苦的神色,咬着牙骂道:“王八蛋,你进错地方了!”

    严小开沉声道:“我之前已经警告过你了,你竟然还敢这样,我今晚一定要好好惩罚你!”

    秦盈痛得脸都白了,眼眶也忍不住红了,双手撑在他的胸膛上,想要将他推开,可是她那点力气又哪能推得开凶猛如虎的严小开,所以不管她如何的努力,始终都无法摆脱严小开,反倒是被冲击的疼痛弄得阵阵大呼小叫。

    看着她挣扎的模样,痛苦的表情,还有无法自控的哀叫,严小开心里升起一种报复的快感,更是加快了动作……

    这种毫无前奏与预警的爆菊,疼痛自然是剧烈的,但经过了最初的疼痛之后,秦盈渐渐适应了下来,适应之后,身体里又涌起另一种无法形容的奇怪感觉,这种感觉也让她原本是痛苦的叫声慢慢的变了味道,而她撑在严小开胸膛上的手也渐渐变得无力,然后就放了下来。

    看着她脸上慢慢浮起的陶醉表情,严小开多少是有些哭笑不得的,因为他原本只是想要报复她,并未想过让她感觉快乐的,可是更让他啼笑皆非的还是后面,她将撑在自己胸膛上的双手放下来搂,竟然伸手勾住了毕瑜的颈脖,一边承受自己的冲击,一边和毕瑜接吻,而更让他感觉意外的是,醉得不清的毕瑜竟然伸出丁香小舌来配合她……

    混战,在毕瑜的房间里激烈的进行着。

    严大官人,终于第一次品偿到了大被同眠的滋味!

    不过他今晚的目的只是为了惩罚秦盈,让她得到深刻的教训,所以他只是集中火力的对付她,并没有趁机将近在咫尺的雨女与毕瑜一并收拾,但上下其手,逞逞手口之欲,那自然是免不了的。

    混战,一直到了半夜,足足两三个小时,严小开仍没有打算饶过秦盈的意思,而秦盈也十分的倔强,尽管已经被折腾死去活来,可硬是半句求饶的话也不说。

    严小开原本就打算这样一直折磨她,折磨到天亮为止的,可是又害怕醉酒的几女会醒来,所以最后还是将秦盈从床上拉起来,命令她穿上衣服后,将她带出了大宅。

    坐在车上的时候,秦盈感觉到身下火辣辣疼痛,不由幽怨又愤恨的看向严小开。

    严小开注意到她的目光,冷哼道:“你还瞪我?”

    秦盈看见他眼中还隐约浮现着未消退的怒气与戾气,心中一禀,赶紧的扭开头去。

    车又行了一阵,严小开终于再次开口,阴沉的问:“秦盈,我再问你一次,你是不是真的不准备让你弟弟活了!”

    秦盈心头一震,忙道:“当然不是!”

    严小开道:“那你怎么将我的话当成耳边风呢?我让你别碰我的女人,别碰我的女人,说了多少次了,你怎么还千方百计,百计千方的做这种事情呢?”

    秦盈喃喃的道:“我,我原本没想这样做的。”

    严小开原本是要厉声质问,甚至是狗血淋头的臭骂她一顿的,可是想到夏冰的吩咐,最终只好压下怒意,语气稍为缓和的道:“那为什么后来还是这样做了呢?”

    秦盈沉默好一阵,终于道:“我很喜欢毕瑜,我控制不住自己!”

    严小开哭笑不得的道:“秦盈,你搞搞清楚,毕瑜是个女人,你也是个女人,你们跟本是不可能的。而且你这样做,是会把我激怒的。”

    秦盈道:“我知道这样不好,可是……我就是控制不住。”

    严小开苦叹道:“你怎么这样啊!”

    秦盈也是幽幽长叹,“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会这样!”

    严小开道:“你就不能试着去喜欢男人,做一个正常的女人吗?”

    秦盈摇头,“我想我是没办法改变了。”

    严小开鼓励的道:“只要你肯努力,一定可以改变的。”

    秦盈看向严小开,目光第一次变得有些复杂,可是眼角的余光看到他将车子停下来的地方后,心头又是一跳,因为他竟然又停到了那个他们屡次开房的五星级酒店门前,“你……”

    严小开道:“之前我就对你说过,我是个乐善好施的人,既然你已经意识到自己错了,想要纠正过来,我当然要帮助你!今晚,咱们大战到天亮!”

    秦盈:“……”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