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身特工 第四百二十五章 装好人的恶魔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近身特工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从车上下来的时候,看见酒店那偌大的门口,想到一会儿马上要发生的事情,秦盈的心里竟然有些发怵的感觉,因为她被严小开残摧过的某个部位直到现在还隐隐作痛呢!

    从车上下来的严小开看见她只是站在车旁发呆,并不进酒店,不由的问:“干嘛?进啊!”

    秦盈有些坚难的开口道:“咱们……不进去可以吗?”

    严小开道:“为什么不进去?”

    秦盈抿着唇,不出声。

    严小开想了下,自作聪明的道:“难不成是这个地方来太多了,觉得不够情调?”

    秦盈听了差点没翻白眼,“你和我什么时候有过情调呢?”

    严小开仔细回忆一下,发现事实正如她所说的那样,自己每次说要就要,还真的没跟她调过什么情呢!

    如果是以往,严大官人才懒得管她什么情调不情调,乐意不乐意的,直接推倒在床上,扒了裙子掰开大腿就直捣黄龙了。可是现在,他的任务不但要得到她的人,还要得到她的心。因此再对着她的时候,他做什么事就得掂量掂量了。

    想了想之后,他就难得好商量的道:“那好,你想去哪儿?”

    秦盈想也不想的道:“我想回家!”

    严小开也是想也不想的回答道:“行!”

    秦盈闻言心中一喜,可是高兴了不足半秒钟又听到严小开补充道:“我跟你回家!”

    秦盈的表情一下就垮掉了,心道:我的意思是说我自己回家,谁要你跟着我回去了?

    你跟我回去搞屁啊!

    想到刚才在他家发生的事情,秦盈不由再次苦叹,可不就是搞屁么!

    最后的最后,她什么都没说,直接拉开车门坐了回到车上,因为就算把话说出来也白搭,自己今晚对他家的三个女人做出这样的事情,他有什么理由放过自己呢?

    不过,如果一定要让她在酒店与家里作一个选择的话,她肯定是要选后者的,因为在自己家里不但感觉自由舒服,最主要的是随时都能找到药箱!

    车行一路,不多久就到了半岛花园。

    车子驶到了整个湖景别墅区最大的别墅前,严小开就将车子停了下来,只是当他跟着秦盈走进去的时候,却发现里面要比自己那天来的时候更加冷清,冷清到四个看不到半个人影。

    看着空空荡荡的偌大别墅,严小开忍不住问道:“人呢?都哪去了?”

    正准备去找药箱的秦盈问道:“什么人?”

    严小开道:“你弟弟呢?”

    秦盈没好气的道:“不是被你逼走了吗?”

    严小开原本想纠正她说,我只是说不希望你弟弟再在我的面前出现,并没有将他逼走,不过为了任务,他并没有跟她争辩,只是作恍然状点点头,又问:“那下人呢?”

    秦盈没什么表情的道:“我让他们都跟着我弟去了!”

    严小开道:“那你不用别人侍候吗?”

    秦盈道:“我有手有脚的,干嘛要别人侍候?”

    严小开不出声了,心里却道,你弟弟不是照样有手有脚吗?干嘛又要人侍候呢?

    秦盈看见他站在那里,不坐也不语,想了想终于指着自己的卧室道:“那是我的房间,你要现在来,还是等我冲了凉,上了药再来?”

    严小开疑惑的问:“上药?哪儿要上药?”

    秦盈狠白他一眼道:“你的鼻孔塞一个大脚趾进去,看你要不要上药!”

    严小开恍然,微有些惊讶的道:“刚才你受伤了?”

    秦盈道:“废话!”

    严小开窘迫的吱唔道:“那个……刚才我火摭了眼,可能,大概,也许……真的有些粗鲁了,我不是有意的!”

    秦盈幽怨无比的道:“什么可能大概也许,你就是粗鲁,而且你就是故意的!”

    严小开没有争辩,只是挥了挥手道:“那你去冲凉上药吧!”

    秦盈这就扔下他,径直进了自己的房间。

    严小开在客厅里呆了一阵,感觉无聊,这就走进了她的房间。

    进门,一阵女人香闺的气息扑鼻而来,四下张望一阵,发现她的房间极为宽敞,一个房间相当于自己宅子里的两个房间,装饰得幽雅别墅致,让人感觉十分的温馨与舒服,处处都充斥着秦盈的味道。

    “哗哗”的水声从房间侧边的浴室里传来,将正在打量房间的严小开的目光吸引了过去。

    那是一个极为前卫的浴室,因为浴室是用弧形的玻璃作为围成的,不是很透明的那种,只能隐隐约约的看到一具玲珑雪白的躯体正站那里洗浴。

    或许正是这种朦朦胧胧,若隐若现的视觉吧,更让严小开感觉香艳,站在那里看了一阵,终于忍不住脱光了自己,然后推开浴室的玻璃门走了进去。

    一进门,一阵热腾腾的雾气就扑面而来,不着寸缕的秦盈正仰着头,微闭着眼睛站在莲蓬下面,尽情的享受着热水的喷洒冲洗。

    尽管早已经不是第一次看见她的**,但此时此刻此种景致,还是给严小开带来了强烈的视觉冲击。

    秦盈听到门口传来声音,张开眼睛看见严小开已经脱得赤条条的走进来,下意识的捂着胸口,轻叫一声,“你进来干嘛?”

    严小开厚颜无耻的笑道:“除了洗澡,还能干嘛?你看我脱得这么光进来,也不像是要大小便吧!”

    秦盈被气得哭笑不得,“你就不能等我洗完了再进来洗的吗?”

    严小开振振有词的道:“水资源是很宝贵的,电视上经常说要节约用水,为了节约用水,我决定进来跟你一起洗。你应该知道,两个人一起洗是比较节省的。”

    秦盈道:“你……”

    严小开打断她道:“我已经脱光了,而且我也进来了,如果你将我赶出去,我是会生气的。我一生气,后果是很严重的,这个……你应该已经深有体会的!”

    秦盈被气得直咬牙,可是又无可奈何,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进近前来,和自己面对面的站在正倾泄着热着的莲蓬下。

    尽管两人并不是第一次这样面对面的赤诚相对,但看到他身上那均匀又结实的肌肉,还有那灼热的眼光之时,秦盈还是感觉有些尴尬与羞臊,目光也无法自控的闪烁退避。

    严小开道:“刚刚你说受伤了,我看看伤得严重不?”

    秦盈被吓了一跳,忙摇头道:“不严重,不用看了!”

    严小开恍然的点点头,淡淡的道:“哦,既然不严重,那一会儿继续好了!”

    秦盈被弄得欲哭无泪,软瘫瘫的道:“严小开,你别这么变态好不好?”

    严小开笑了下,轻勾住她的下巴,抬起她的脸道:“我开玩笑罢了,瞧把你给吓得。”

    秦盈想要推开他的手,严小开却已经抢先伸出了另一只手,揽住她的纤腰将她揽进自己的怀里,然后大嘴就凑了上去,覆盖上她的樱红香唇。

    这一次,严小开难得一次没有像以前那么粗暴的又啃又吸,反倒是温柔得不行,轻轻的,慢慢的,细细的品偿着她的红唇,直到她终于忍不住微张开嘴唇喘息的时候,他的舌头才缓缓的伸了进去和她的丁香小舌纠缠在一起……

    或许正是因为严小开这种难得的温柔,秦盈这一次竟然没有了想吐的感觉,反倒是有种忍不住想要去迎合他的冲动。

    缠缠绵绵的热吻过后,严小开并没有再进一步,反而是放开了她。

    秦盈正开始有沉醉,身体也热起来的时候,却感觉他突然离开自己,不由浮起一种怅然若失的感觉。

    张开已渐入迷离的双眼,发现他的双手已经再次抚到了自己身上,柔滑无比的游走,揉撫,感觉无比的舒泰与安逸,原来他正用沐浴露给自己揉洗身子。

    每一个部位,每一寸肌肤,严小开都揉洗得十分细心,仿佛在呵护一件珍藏已久的宝贝一般。

    第一次被男人如此侍候,秦盈的心头被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所包围着,人也变得恍恍惚惚,仿佛自己正在做梦,眼前的一切都是梦景。

    从浴室出来的时候,严小开并没有第一时间就将她压在床上分开她的双腿进入她的身体,反倒是打开了那个她放在床头柜上的药箱,找到一些膏药,轻轻的涂抹到她受了微伤的地方。

    一切都做好之后,这就让她躺下来,然后给她盖上了被子,自己也躺到了侧边。

    秦盈等了好一阵,始终都没发现他再有什么动静,忍了又忍忍了再忍,终于还是忍不住的问:“你干嘛?”

    已经闭上眼睛的严小开道:“这个时候了,当然是睡觉啊!”

    秦盈疑惑的问:“你……不那个了吗?”

    严小开不答反问:“你想吗?”

    秦盈连忙摇头。

    严小开道:“不想的话,那就睡觉啊,时间已经不早了!”

    秦盈微有些惊讶,呆呆的看着她。

    严小开依旧没张开眼睛,却仿佛长了透视眼似的问:“看着我干嘛?”

    秦盈道:“你今晚吃错什么药了吗?”

    严小开:“呃?”

    秦盈道:“我怎么感觉你今晚怪怪的。”

    严小开终于在失笑中张开眼睛,“对你好一点就怪怪的?难道在你的眼中,我真的是一个坏人吗?”

    秦盈摇头。

    严小开正要欢喜,秦盈却幽幽的道:“在我眼中,坏是不足形容你的,所以不能说你是个坏人,而该说你是个恶魔!”

    严小开当场被郁闷的不行,一拉被子捂住头道:“伤自尊了,睡觉!”

    秦盈:“……”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