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身特工 第四百三十三章 再深的穴也能点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近身特工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秦盈闭上了眼睛,努力的让自己的神经粗大起来,准备承受来自股东大会的致命打击。

    然而,事情接下来的发展,却并不想她所猜想的那么可怕,因为她足足等了好一阵,仍听不到主持人宣布赞成罗永福的表诀票数,反倒是听到他再一次提醒众股东:“现在表诀的是罗永福先生,大家可以开始投票了,赞成罗永福先生成为蓝祥集团第十一届董事局主席兼董事长的股东,请举手!”

    秦盈心里有些疑惑,但仍不太敢张开眼睛,直到主持人再一次提醒众人可以投票的时候,她才终于鼓起勇气将眼睛撑开一条线,只是才瞄一眼下面,她就愕然的张大了眼睛,因为展现在眼前的并不是她所预料的恐怖场面。

    大股东这边,没有九只手举起来,小股东那边也没有十只手举起来,恰恰相反的是,场中没有一个人举手!

    是的,就连小股东那边都没有!

    一班大小股东都仿佛得了选择性耳聋,听不到主持人的话一般,有的在垂头看着手中关于罗永福的履历资料,有的则是抬头望天,有的索性翘起双手,有的……

    反正,到目前为止,就是没有一人给罗永福投票。

    这样的结果,是绝对出人意料的,秦盈惊疑的目光在一班大小股东身上转来转去,最后终于落到了罗永福的身上。

    罗永福此时此刻的表情,只能用两个字来形容:精彩!

    他像是被鬼拍了后脑,又像是被雷给击中了一般,目瞪口呆的看着众人,脸上写满难以置信的表情,因为他完全搞不清楚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事前不是都已经说好了吗?怎么突然间就变卦了呢?

    主持人连着提醒了五遍,可最终还是无一人投票,默然的等了一阵之后,只能无奈的道:“罗永福先生没有获得有效的赞成票。李正立先生获得的有效赞成票数不足一票,根据《公司章程》,被选举人获得的赞成票数超过半数,方可当选。罗永福先生与李正立先生所获票数均不过半数,因此第十一届董事局主席兼董事长由原第十届董事局主席兼董事长秦盈小姐继续担任,此次股东会议公平,公正,公正,作为蓝祥集团首席律师,我宣布此次股东会议选举真实有效,具有法律效应!”

    听到这个结果的时候,秦盈是惊喜交集的,因为她原以为,自己这次输定了,没想到最后竟然是这样的结果,怎么不叫她喜出望外,大跌眼镜呢?

    也是在这个结果宣布之后,那一班大小股东才如梦初醒般纷纷抬起头来,脸上均是挂着迷糊与疑惑之色,仿佛没搞清楚刚才是怎么一回事似的。

    看见众股东这样表情的时候,秦盈心中终于有所动,目光不由的看向严小开。

    严小开依然是那副装冷扮酷的样子,但在她的目光看过来的时候,却冲她无声的作了个口型:“散会!”

    秦盈一下就看懂了,反正此次股东会议并没有其他事情,最主要的就是选举新一届董事局主席,现在这件事既然已经尘埃落定,那也没有别的什么好说了,所以她就道:“感谢大家对我的信任,在未来一年,我一定会好好努力,把集团发展得更好,让大家的荷包更加鼓胀,好吧,散会!”

    说完,她就带着严小开趾高气昂又一捌一捌的走出门去。

    那一班原本就支持她的股东自然纷纷起身跟着离去,而那班原本并不支持她的股东虽然还有些犯迷糊,可是事已至此,那还有什么好说的,也只能在叹着气的相继离开。

    最后,会议室里的只剩下罗永福,他仍然呆呆愣愣浑浑噩噩的坐在那里,仿佛还在做梦一般。显然,直到现在为止,他还不能接受眼前已经发生的事实。

    直到好久好久,他那忠实的走狗赵声远从外面走进来,连声的唤了他好几遍,最后又摇晃了他一下,他才如梦初醒的回过神来。

    赵声远看见他这幅模样,多少已经猜到选举的结果了,可是他还是抱着一线希望的问道:“罗董事长,结果怎样?你当选了吗?”

    罗永福脸色铁青的一句话也没说,他落选了,不但落选,而且落得比那跑龙套的炮灰李正立都不如,人家最起麻还在小股东那里拉到了三票,可是他一票都没有。

    这老脸,仿佛是当场被别人连打了十几记一样,颜面无存!

    偏偏赵声远还不识趣的问:“罗董事长,那今晚的庆功宴,你看……”

    罗永福终于忍不住爆了粗口:“看你老木!”

    赵声远:“……”

    罗永福嚯地站起身来,拂袖而去。

    ……

    另一头。

    秦盈领着严小开回到办公室,关上门的时候,那张一直冷若冰霜的脸上终于忍不住浮起了如花一般的笑意。

    在办公室里等待的会议结束的雨女看见她这样的笑意,脸上也出现了笑意,“秦小姐,恭喜!”

    秦盈愕然的道:“你知道我连任了?”

    雨女道:“当然!”

    秦盈道:“你怎么知道的?因为我进门就笑?”

    雨女摇头,伸手指了指她身后的男人,“因为他!”

    秦盈回头看一眼像个跟屁虫一样黏在自己背后的严小开,又回头看向雨女。

    雨女淡淡的解释道:“有黑面神……呃,不,有我主人出马,一个顶两,肯定马到功成,绝不会有半点悬念的!”

    听到这话,一直故意绷着脸的严小开也忍不住笑了,“雨女,跟着我那么久,你总算说了句中听的话了!”

    难得的得到了严小开的夸奖,雨女不由得沾沾自喜。

    只是她还没乐完,却见严小开突然又板起了脸,变回了黑面神,脸色沉沉的问:“只是我有点好奇,你刚才说的黑面神哪个呢?”

    雨女心中一禀,脸红耳赤的吱唔道:“我……”

    一旁的秦盈却毫不客气的道:“她说的不就是你嘛!”

    严小开的目光改投向秦盈。

    如果是以前,秦盈是不会跟严小开较劲的,不是不想,是不屑,可是今天她心情真的不是一般的好,所以就道:“她有说错你吗?一天到晚的扳着那张臭脸,好像全世界都欠你钱似的,不是黑面神是什么?”

    严小开刚才只是黑着脸,这会儿连额头都黑了,“秦盈,欠收拾是不?”

    秦盈傲气的一挺高耸的胸部,“来呀,看看谁收拾谁?”

    严小开二话不说立即就伸手要去解皮带脱裤子。

    秦盈见状被吓了一跳,下意识的连退两步。

    雨女也被吓得不轻,因为两人一旦发起战斗,她就得马上遁走,而且一遁就得两三个小时,所以赶紧的道:“主人,你别激动,千万别激动,那啥……我用隐身术很费劲的!”

    严小开道:“那你就别隐身,坐一旁睁大眼睛看好了,反正……你也喜欢看!”

    雨女:“……”

    严小开又悠悠的补充道:“而且迟早也要轮到你的,现在你就当见习了!”

    雨女哭笑不得,只能求饶道:“主人,咱们不闹了好不好,跟我说说刚才的会议怎样了?”

    严小开只是装装样子,并没有真的想将秦盈就地正/法,所以就顺坡下驴的道:“还能怎样,就你猜的那样呗!”

    看见他已经坐到了自己的真皮大班椅上,秦盈微松一口气,虽然她现在很兴奋,很想发泄一下狂喜的情绪,但不是这个时间,也不是在这里。办公室里还有雨女,而且下属也随时会敲门进来的!

    “哎,姓严的,刚才是怎么回事!”

    严小开故作神秘高深的道:“你只要知道自己连任就好,别的你就不用管那么多了!”

    秦盈碰了个软钉子,很是无趣,冲他连翻冷眼。

    严小开则是一登椅子,转过去,用背对着她,自顾自的欣赏落地窗外的风景。

    雨女忙问:“秦姐,什么刚才怎么回事啊?”

    秦盈道:“刚才很诡异啊,那些支持罗永福的股东一个都没举手!”

    雨女:“呃?”

    秦盈道:“罗永福一张选票都没拿到,想到他刚才那精彩的表情,我现在还想笑呢!”

    雨女好奇的道:“到底怎么回事?秦姐你仔细跟我说一下!”

    秦盈这就把刚才会议上的一幕详详细细的说了出来。

    雨女听完之后,兴致大失的道:“切,我还以为有多好玩呢,原来是这招啊。”

    秦盈疑惑的问:“哪招!”

    雨女道:“还能是哪招,主人最擅长的呗!”

    秦盈还是不解,“他最擅长哪招?”

    雨女若微有些吃惊的问:“秦姐,你和他深入切磋那么多回合,还不知道他擅长什么吗?”

    秦盈脸上终于有点挂不住了,扬起手道:“死丫头片子,再胡说八道,信不信我撕你的嘴。快说,他到底用了什么邪术?”

    雨女道:“不是什么邪术,是彩尼丝功夫中最利害的——点穴!”

    秦盈仿佛听梦似的愕然道:“点穴?”

    雨女点头,“我百分之一千的肯定,那些股东全都被黑……不,被主人点穴了。”

    秦盈惊讶无比的道:“他会点穴?我怎么不知道!”

    严小开终于转过了椅子,淡声道:“你不知道的事情还多着呢!”

    秦盈愣了半响,随后仍然不解的道:“好吧,就算你会点穴,可是刚才你什么时候下的手呢?”

    严小开不答反问:“你说呢?”

    秦盈想了一下,再次愕然的睁大眼睛,“就是你帮那个会议助理分发罗永福的履历的时候?”

    严小开笑了,“总算你还没有笨到家!”

    秦盈被奚落,可是已经顾不上恼,只是难以置信的道:“可是这么短的瞬间,将他们全部点穴,你怎么办到的?而且还是在众目睽睽之下!”

    严小开道:“只要锄头挥得好,没有挖不倒的墙角,同样的道理,只要功夫好,再深的穴我也照点不误!例如……嘿嘿!”

    秦盈:“……”

    严小开道:“而且我也不是全部点了穴,只是点了支持罗永福的那些股东罢了!”

    秦盈纳闷的道:“可是你怎么知道哪些支持我的,哪些是支持罗永福的呢?之前我也没给你指出来啊!”

    严小开道:“想知道吗?”

    秦盈点头。

    严小开指了指办公室侧边那个小休息室微露一角的床道:“进去里面,我详细告诉你!”

    秦盈下意识的就抬脚往里走,可是只走两步,脚步就是一滞,然后脸红耳赤的啐他一口,“呸,才不要!”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