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身特工 第四百四十二章 打赌 再见打赌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近身特工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天作孽犹可恕,人作孽不可活。

    罗永福如果自己身上没有屎,别人想将他弄脏是很难的,不过很可惜,他的身上不但脏,而且臭不可闻!

    金玉其外,败絮其中,剥开他道貌岸然的外皮,那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人渣,罪行深恶滔天,万死都难赎其罪。

    董事局里,也许不是所有人都像秦盈与严小开那样清楚罗永福的下场,但大家看到那班警察,那张逮捕令,还有那副锁到他手上的手铐的时候却已经知道,罗副董事长这次恐怕是麻烦了!

    同时,大家也隐约意识到,这件事恐怕与秦盈脱不了关系。

    想到这件事的因果关系,大家均是心中一禀,暗里倒抽几口凉气。

    原本还有些骚动与杂乱的会议室,很快变得鸦雀无声,大家再看向秦盈的时候,眼中已经露出了难以掩饰的敬畏之意。

    这样的结果,无疑是秦盈满意的,罗永福这一被抓走,最少也得三五年才能出来,以她的能力,有这三五年的时间,已经足够将蓝祥集团牢牢的控制在自己手里。所以在大家带着敬畏与猜疑之色的看着她的时候,她却是带着感激的看向严小开,因为是他出手,才帮自己清理了这块巨大的绊脚石!

    激动之余,她突然涌起一股冲动,那就是扑进他的怀里,和他激情狂吻!

    不过秦盈一向是个理智的女人,纵然喜悦激动,但并未忘记此际身在何地,看见罗永福被警察带走,立即就站起来道:“因为突发事件,董事局会议到此结束,集团的律师团队会迅速介入这件事情,我们不会冤枉一个好人,同样也不会包庇一个坏人,请相信,我一定会公正严明的对待这件事,散会!”

    说完,她就第一个走出了会议室,脸上一直没有什么表情的严小开也紧跟其后离开。

    回到了办公室,坐在了大班椅上,秦盈的心情仍然无比的激动,目光眨也不眨的凝集在严小开的身上。

    严小开有些好笑的问:“看什么?是不是第一次发现,原来我竟然长得这么帅!”

    秦盈的嘴唇蠕了蠕,欲言又止。

    严小开道:“想说什么?是不是要说谢谢?如果是的话,我是一点也不介意的,因为咱们认识了这么久,深入的切磋交流也那么多次,可是我还没听过你对我说什么好话呢!”

    秦盈故意板着脸冷哼了一声,但喜悦之情却溢于言表。

    最终没有听到什么好话,严小开也不以为意,反正口是心非的女人他又不是没见过,所以他道:“你虽然板着脸,可是我知道你心里很高兴,不过我必须得告诉你,现在高兴,未免太早了一些。罗永福虽然被抓了,没有了他,那个碍眼的赵声远你也随时可以找由头踢出去,可是有一件事你恐怕忘了,那个想要你的命的人还没有找出来呢!”

    这话,无疑是一盆凉水,兜头盖脸的淋下来,秦盈一颗激动火热的心顿时“滋拉”一声响,整个人也冷静了下来。

    好一会儿,她才喃喃的道:“到底是谁要杀我?”

    严小开道:“我也想知道。”

    一旁始终保持着沉默的雨女终于开了口,不以为然的道:“我觉得没有什么了不起的,兵来将挡,水来土淹,他们来多少人,我们就干掉多少人,干到他们派不出人来为止。”

    严小开没好气的看她一眼道:“你除了干,还知道什么?”

    雨女委屈的撇起了嘴,心道,这话应该我对你说才比较合适吧!

    秦盈想了一下,掏出手机道:“我有熟人在公安局,我打电话问一下现在是什么情况!”

    严小开笑笑,什么都不说。

    秦盈疑惑的问:“你那是什么表情,你以为我问不出来吗?”

    严小开不置可否的淡笑一声,仍是什么都不说。

    秦盈实在气不过这厮老是故作高深,装成二五八万仿佛很厉害的样子,这就道:“姓严的,你是不是不相信我能问出来,要不然,咱们就打个赌怎样?”

    严小开并不算个赌徒,因为他并不热衷于赌博,可是他却喜欢打赌,尤其是跟他的女人们打赌,所以听了这话后立即来了兴趣,“你想赌什么?”

    秦盈道:“还是刚才你开的那个赌注,我要是赢了,我说什么,你就得听什么,我让你做什么,你就得做什么。反之,如果我输了……”

    “打住!”严小开摆手打断她,“我现在才发现,这样的打赌对我一点益处都没有,因为你原本就得听我的。”

    秦盈故意的道:“那你是怕输,没胆子跟我赌咯?”

    严小开虽然明知她用的是激将计,但还是忍不住中了计,“赌肯定要赌的,但我要换一个赌注!”

    秦盈问道:“换什么?”

    严小开道:“如果你输了,我也不要你做别的什么,只要你改改口,别老是叫我姓严的姓严的。”

    秦盈道:“那叫你什么?”

    严小开想了想,很认真的道:“叫我哥!”

    秦盈睁大了眼睛:“……”

    一旁的雨女则有些失控的脱口而出一句:“不要脸!”

    严小开皱眉,转过头问她,“雨女,你说什么?”

    秦盈赶紧的接腔道:“她有说错你咩?我原本就比你大,让我管你叫哥,你要脸不?”

    严小开没搭理她,只是看着雨女。

    雨女被盯得有些受不了,终于只能狠心的抬手拍了自己一记嘴巴,“主人,对不起,我老是管不住它!”

    严小开淡淡的道:“没关系,你管不住它,我会帮你管住的,一会儿出去的时候我买瓶五零二胶水给你粘上就好了!”

    雨女:“……”

    秦盈见严小开这样欺负雨女,实在气愤不过,伸手将雨女拉过来,“好,我跟你赌了,我要是问不出来,我就管你叫哥。但我也要改一改,你要是输了,你得管雨女叫姐,而且以后都不许再欺负她!”

    雨女一听这话,立即就兴奋了起来,因为不管谁输谁赢,她都不吃亏,要是能赚个姐做做,那就更好了!

    严小开想也没想,立即就点头道:“好,赌了!”

    秦盈不再咯嗦,立即拿起手机拨号码,“喂,李叔吗?我是秦盈,我有个事情想问一下你,是关于一个案子的……”

    在秦盈忙着打电话的时候,严小开坐到沙发上,翘起了二郎腿,仿佛没事人似的点燃一根雪茄,只是才抽一口,又被浓烈的味道呛得直咳嗽。

    雨女则满怀期望的看着秦盈打电话,心里自然是希望她能赢,她赢了的话,不管严小开会不会真的叫自己做姐,只要不再黑口黑脸的对着自己,动不动就呼呼喝喝的欺负自己,那就很满足了。

    只是听着听着,她那满怀希望的目光就渐渐沉了下去。

    “……案子不归你管?你不是主管刑事案件的吗?哦,是这样啊,好吧!麻烦你了,李叔!”

    挂上了电话之后,秦盈仍不死心,又拨一个电话,“喂,楚局吗?我是秦盈,是这样的,我想向你咨询一个案子……哦,我知道了!”

    一连打了好几个电话,得到的答案都是一样,案子移交了,现在到底归哪个部门管,没有人知道。

    把通讯录里能用的号码都打了一遍,再没人可以询问了,秦盈终于软瘫瘫的放下了手机。

    雨女也蔫了,因为不用问都知道结果了,想要奴隶翻身把歌唱显然是没戏了!

    严小开等了一阵,见秦盈已经将手机收起来了,这就淡笑着道:“怎样?死心了吧?该叫哥了吧?”

    秦盈讪然的道:“我……”

    严小开道:“怎么?愿赌不服输吗?”

    秦盈有些恼的道:“我打听不到,你又打听得到吗?”

    严小开道:“我打不打听得到,和我们刚才的打赌好像没有半毛钱的半系吧?秦大小姐,你还是先别说那些废话了,赶紧兑现你的承诺吧,当然,堂堂秦家大小家,蓝祥集团的董事长,不怕丢份的话,是可以耍赖的……”

    “哥~”严小开的话还没说完,便听到秦盈叫了一声,虽然低若蚊鸣,但她确实是叫了!

    严小开止住了话,故作耳背的把手张到耳朵上,“你刚刚说什么,我没听见!”

    秦盈咬了咬牙,脸红耳赤的又叫一声,“哥!”

    严小开道:“我还是没听见!”

    秦盈气得不行,怒道:“姓严的,你别太过份了!”

    严小开:“嗯?”

    秦盈无可奈何的又唤一声,“哥!!”

    “哎!”严小开笑了,响亮的应了一声,拍了拍自己的大腿,“这才乖嘛,来,过来让哥抱一个!”

    秦盈骂道:“抱你的死人头,你要是能打听到案情,别说是让你抱,跟你进房,用嘴……都没问题。”

    雨女竟然也跟着点头。

    严小开笑问:“又打赌?”

    秦盈和雨女互看一眼,竟然又重重的点头。

    严小开道:“这次赌什么?”

    秦盈和雨女低声耳语起来。

    一会儿之后,秦盈道:“我们商量好了,你要是打听不到,管我们两个都叫姐,不许再欺负我们,而且还得听我们的!”

    严小开道:“我要是打听得到吗?”

    秦盈咬了咬牙,伸手一指旁边的休息室,“我进去用嘴……侍候你!”

    严小开摇了摇头,目光看向雨女,“加上她!”

    秦盈看向雨女。

    雨女犹豫一阵,终于点了点头,不就是咬么,姑奶奶拼了!

    严小开见状就乐了,二话不说,立即掏出了电话,走到窗边低声打起电话来……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