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身特工 第四百四十五章 又出状况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近身特工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生命在于运动,运动在于工作。

    将所有的人都打发走之后,离下班时间已经所剩不多,秦盈赶紧的开始处理手头上的工作。

    在她忙碌的时候,严小开并没有进休息室里去陪优美,只是一个人安静的盘膝坐在侧边的休闲沙发上。

    两人互不干扰,时间就这样一分一秒的流走。

    当秦盈终于处理完手头上一大叠必须她过目签名的文件后,发现天色已经傍晚,而下班时间已经过了,但严小开竟然还坐在那里。

    秦盈站起来走过去,发现他还是一动也不动,仿佛老僧入定一般,不由就叫道:“哎,在想什么呢?”

    严小开其实什么都没想,刚才只是坐着运功练气罢了,听到她的叫唤,终于止了气息,张开眼睛来,张口却说了一句:“想一件十分严肃的事情!”

    秦盈疑惑的问:“什么事情?要想这么久!”

    严小开道:“我觉得……这个时候,你应该要面对现实了!”

    这话十分的莫名其妙,秦盈听得一头雾水,“你什么意思?”

    严小开提醒道:“你真的把所有知道你工作行程的人都叫来了吗?有没有忽略掉什么人呢?”

    秦盈摇头道:“没有的,我都叫来了!”

    严小开谆谆善诱的道:“你是不是再好好想想!”

    秦盈努力的又想了想,还是摇头,“我真的把人都叫来了!”

    严小开叹气,只好直白的问道:“你弟弟呢?”

    秦盈的神色一滞,失声道:“他?”

    严小开道:“他不知道你的工作行程吗?”

    “他当然知道,可是……”秦盈说着,语气突然变得冰冷坚硬,“你到现在还在怀疑找人暗杀我的是我弟弟!”

    严小开道:“不是到现在,而是一开始我就这样怀疑!”

    秦盈怒道:“严小开,我和你说过多少次,这根本是不可能的。我弟弟绝不会害我!”

    严小开道:“如果你这么肯定,那你把他叫来,让优美给他催眠一下,那不就什么都清楚了吗?你放下一个心结,我也能死了这条心!”

    秦盈想也不想的道:“不!”

    严小开立即问道:“为什么不?”

    秦盈道:“因为我相信我弟弟,完全没有必要这样做!”

    严小开连连叹气,“为什么你到了现在还不肯面对现实呢!”

    秦盈恼怒的站起来,“严小开,我好容易才对你有一点点改观,也开始试着去接受你成为我的男人,你真的希望我对你还没动心就开始心冷吗?”

    严小开哭笑不得,“你说的是哪儿跟哪儿呢?”

    秦盈道:“那你就不要再说我弟弟的事情!”

    严小开连连叹气,“秦盈,看来你对你弟弟的爱,已经到了一种很畸形的地步啊!”

    秦盈质问道:“你呢?难道你不爱你的家人?不爱你的父母,不爱你的妹妹?”

    严小开道:“我爱,但我不会像你这样黑白不分,是非不辩,你看你现在,简直有点丧失理智了!你心里比谁都清楚,你弟弟就是最大的嫌疑人,可是你却不敢面对现实,你甚至连找他来问一问的勇气都没有……”

    秦盈情绪激动大叫起来,“你给我闭嘴!”

    外面的争吵声如此激烈,优美终于被吵醒了,打开门走出来道:“主人,秦姐,你们在吵什么呢?”

    两人同时闭了嘴,什么都不再说。

    秦盈负气的坐回自己的大班椅上,转了身去,背对着两人看向落地玻璃外面的高楼大厦。

    是的,她很生气,可是气了很久,她又有些茫然,自己这是在生谁的气?

    生严小开的气?他只是就事论事罢了,并没有什么错。

    生自己的?自己既然这么相信弟弟,为什么要生气呢?

    闷闷的坐了良久,恍然回过神来的时候,发现背后没有了动静,疑惑的转过身来抬眼一看,脸色不由一变,因为严小开和优美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离开办公室了。

    那个混蛋走了?

    秦盈这样想的时候,心头忍不住有些发凉发慌,因为她很清楚自己现在还在危机之中,随时都可能被刺杀,严小开要是不在身边,她真的很怀疑自己今晚是不是能够活着回到家中。

    惊惶,害怕,失落,孤独,无助……各种各样的感觉在这一刻纷至沓来,让这个一向独立自主的女强人有了一种无所适从的感觉。

    坐在那里想着想着,她蓦然觉得自己的脸湿了,伸手抹了抹,发现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哭了。

    看着湿湿的手,触到嘴角涩涩的泪苦,她的心防终于崩垮了,失控的伏到桌面上,埋头痛哭起来。

    只是哭了好一阵,抬起头来想要去抽个纸巾擦下眼泪和鼻涕的时候,却发现一叠纸巾已经递到眼前,顺着纸巾抬眼看去,发现已经离开的严小开竟然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站在自己的身旁。

    看见她只是愣愣的看着自己,脸上泪眼婆娑,说不出的可怜与憔悴,严小开对她终于第一次生出了怜意,拿着那叠纸巾替她擦去眼泪和鼻水,然后伸手抱住了她。

    被他抱住那一瞬间,秦盈又有一种要失声痛哭的冲动,不过终究还是忍住了,然后推开他,声音嘶哑的质问道:“你不是走了吗?”

    严小开道:“谁说我走了,我只是送优美下去,让她先回家而已!”

    秦盈:“呃?!”

    严小开冲她眨眨眼道:“难不成你希望她留下来,今晚咱们继续一起飞?”

    秦盈的脸终于红了一下,嗔怪的骂道:“呸,不要脸!”

    严小开不以为耻的笑笑,“哭够了没有?没有的话,那你再哭一会儿!我先去上一趟洗手间。”

    想到自己刚刚丢人的一幕全落到这厮眼里,秦盈窘迫得不行,站起来一把拨开他,自己抢先进了洗手间。

    在里面整理了一下,又洗了好几把脸出来,她的眼睛虽然还有点微红,但人已经平静了下来。

    只见她掏出了手机,然后声音平缓的对严小开道:“严小开,既然你一定要问个清楚明白,好,我成全你,我现在就打电话给他,让他给我回来,然后你让你的丫环催眠他,问他,但我有一个要求。”

    严小开道:“你说说看!”

    秦盈道:“如果这些杀手不是他派来的,那你给他解药,永久性的解药。”

    严小开反问道:“如果人是他派来的呢?”

    秦盈道:“那你什么都不用再管了,这件事我会处理!”

    严小开道:“你怎么处理?”

    秦盈又拉长了脸,“我都说了,如果是真的,你什么都不用管,我自己会处理!”

    严小开想了想,“好吧,你打给他!”

    秦盈这就开始拨电话,只是没一会儿,她的脸上就浮起疑惑之色。

    严小开问道:“怎么了?”

    秦盈道:“奇怪,电话关机了!”

    严小开道:“有没有别的号码,再打一下!”

    秦盈又换了个号码,可是仍旧提示关机,心里就更是疑惑,这就开始拨打那些跟着秦寿一起去台省的那些保镖保姆一等的电话号码,可是结果竟然都是一样,全部都关机。

    一连拨打了好几遍之后,秦盈终于无奈的放下了电话,但脸上的神色却变得更疑惑,喃喃的道:“全都关机,这没有理由的啊!”

    严小开道:“能联系上他的人都打了吗?”

    秦盈点头,“都打了!”

    严小开眉头紧皱,抬眼看看,发现天色已经黑了,这就道:“咱们先回去再说。”

    秦盈也只好无奈的收起手机,跟着他离开办公室,然后坐进一辆残破的二手夏利离开深钢集团。

    回到家的时候,那班作为掩护的保镖已经先行回来了,正在门前等候着。

    在秦盈急匆匆的走进去,开始用家里的固定号码联系台省的时候,严小开给那些保镖作了安排与分班,设为五步一岗,十步一哨,明岗暗哨,将整座别墅团团包围起来。

    安排好了走进去,发现秦盈还在打电话,神色却比刚才更显忧虑与焦急,显然还没联系上秦寿。

    做好了饭,从厨房出来的时候,看见秦盈已经不再打电话了,只是坐在沙发上发呆,这就问道:“怎样了?”

    秦盈缓缓的摇头,“所有的号码我都试过了,没办法联系上他。”

    严小开道:“你们最后一次联系是什么时候?”

    秦盈道:“昨天晚上。”

    严小开又问:“说了什么?”

    秦盈道:“我没告诉他我这边的情况,只是让他出门在外,万事小心,出去的时候要尽量多带些人。”

    严小开想了想道:“先来吃饭吧!”

    秦盈摇头道:“我没有胃口,你自己吃吧!”

    严小开放下碗筷,走过来拉起她道:“人是铁,饭是钢,吃一点是一点,何况我已经做好了!”

    秦盈强不过他,只好跟着过来吃饭。

    看着她端着饭碗,整个人仍魂不守舍的样子,严小开想了想,终于问道:“他在台省的地址是什么?”

    秦盈疑惑的问:“你要干嘛?”

    严小开道:“既然你这么不放心,我今晚连夜过去看看!!”

    秦盈立即就道:“我也要去!”

    严小开摇头,“不,你留在这里,那边没有什么事的话,我就带他回来!”

    秦盈着急的道:“那万一有什么事呢?”

    严小开很真接的道:“有事你也帮不上我的什么忙,反倒会成为我的累赘!”

    秦盈:“……”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