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身特工 第四百四十九章 和死人睡在一起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近身特工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看见严小开愣愣的对着那些尸体发呆,心知他是有所获,可是任凭她怎么努力,也看不出这些尸体有什么特别,不由就轻推他一把,“哎,你发现了什么?”

    严小开好笑的道:“你不是说比我聪明么,怎么,你什么也没发现?”

    眼珠脸上窘了一下,冷哼道:“严小开,东西可以乱吃,话可不能话说,我只说你没有我家老头子所说的那么聪明,并没有说我一定比你聪明。我顶多是经验比你丰富一些罢了!”

    这话,说得倒是比较中恳的,严小开却还是故意刺激他道:“既然你的经验比我丰富,你看出来的东西,应该比我多呀!”

    眼珠被气得几乎是吼起来,“严小开,你是不是要胡搅蛮缠,我指的经验丰富并不是看尸体的经验。”

    不知道为什么,严小开很喜欢看她暴跳如雷的样子,所以继续道:“那珠姐你在哪个方面经验比较丰富呢?”

    眼珠气得差点儿又跳脚,“当然是做人的经验比较丰富。”

    严小开低声的嘟哝道:“做人?我还以造人呢!”

    眼珠声音又高了起来,“你说什么?”

    严小开见她真的要发飙了,没敢再刺激她,收起吊儿啷当的样子,正色道:“我发现这些人是在火灾之前就已经死了。”

    眼珠愣住了,“呃?”

    严小开这就将自己发现的细节一一告诉了她。

    眼珠听完之后,硬着头皮上前察看一下,发现确实如严小开所说的那样,不由纳闷的道:“奇怪了,既然他们已经死了,为什么还要放火焚烧呢?”

    严小开道:“这也是我不明白的地方!”

    眼珠道:“难不成是为了毁尸灭迹。”

    严小开下意识的问:“为什么要毁尸灭迹?”

    眼珠道:“当然是要掩盖他们真正的死因。”

    严小开心头微动,再次对尸体检查起来,可是又看一遍之后,却发现这些尸体的身上除了被焚烧的痕迹外,并没有明显的伤口,最少没有致命伤。

    眼珠见严小开忙了一下后又停下来发呆,忍不住问道:“又发现什么?”

    严小开摇头,“没有发现。”

    眼珠沉吟一下道:“严小开,是时候师姐又教你做人道理的时候了。”

    严小开道:“这次又是什么道理?”

    眼珠道:“古龙大师说过,没有破绽,那就是最大的破绽。同样的道理,没有发现,那很有可能就是最大的发现。你循着这个思路去想,绝对不会有错的!”

    严小开哭笑不得,照你这么说,他们身上没有伤口,其实却隐藏着最大的伤口……

    “嗯?”这样想的时候,严小开心中突地一震,因为没有伤口的死亡,死因并不多,除了自然或意外发生的窒息,心跳停止外,往往只有一个原因,那就是:中毒!

    想到这个可能,严小开心中一震,赶紧的掏出一把小刀,找到一具手指保持完好的尸体前,然后用小刀轻轻的刮开尸体上被浓烟熏黑了的指甲,刮掉了那层黑色之后,里面真正的颜色就显现出来,指甲下面是青紫淤黑的。

    发现这个,严小开眼神亮了下,回头看看眼珠,感触的道:“珠姐,你的经验果然比我丰富啊!”

    “那还用说!”眼珠神气的一挺原本就高耸挺俏的胸部,随后却凑上来问:“你又发现什么了?”

    严小开懒得再卖关子了,直接道:“这些人致命的原因,不是火灾,而是中毒!一种致命的剧毒!”

    眼珠道:“你确定吗?”

    “确定!”严小开点头,但眉头却仍然紧皱着,“只是我仍然想不明白,是谁毒害了他们,为什么要毒害他们?如果是要将他们通通全部毒杀,为什么里面偏偏少了秦寿!”

    严小开想不明白,眼珠就更想不明白,但她就算想不通,也要开导严小开,随口道:“严小开,又是时候师姐教你做人道理的时候了!俗语有云,做人呢,不管遇到什么事,都不能只在一棵树上吊死,你得多找几棵试试!”

    严小开道:“珠姐,你的意思是让我多个角度的去想这个事情!”

    “对极了!孺子确实可教!”眼珠欣慰的看他一眼,然后道:“有时候杀人,并不一定仅仅是为了杀人,也有可能是为了救人而杀人……虽然原因并不一定是这样,但你多个角度的去想这件事情,一定能找到答案的。”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严小开陷入了沉思中,随后又再一次检查起尸体,这一次检查的结果,竟然又有所获,除了再一次肯定这些人是在火灾之前就中毒而死之外,还发现他们中的并不是同一种毒,中毒的深浅不一,死亡的时间也不一致。

    这个收获,无疑是巨大的。

    严小开正想更深入彻底的研究一下,企图找到更多的线索的时候,外面一直守候着的看守老头突然低呼一声,“有人来了,你们快把尸体弄回去出来。”

    两人闻言,赶紧的把拉开的冰柜纷纷往回推,可还没有推完,老头又叫起来,“不好,他们朝这儿来了,你们赶紧找地儿藏起来!”

    说着,大门就传来“砰”的一声轻响。

    看守老头为了避免别人发现严小开与眼珠,竟然将太平间的门从外面关上了。

    门一被关上,太平间里的灯光也突地灭了,四周变得一片漆黑,同时也变得格外阴寒碜人。

    眼珠有些慌张的低喊一句:“严小开!”

    严小开的声音在她身旁传来,“我在!嘘,小声些。他们到了门外边了。”

    眼珠竖起耳朵,果然听到外面传来了说话声。

    看守老头道:“馆长!”

    一个中年男人的声音响了起来,“陈老头,你怎么不在大门值班室,跑这儿来了?”

    看守老头机智的道:“馆长,我周围查看一下,避免有贼跑进来!”

    馆长道:“嗯,不错,虽然这里除了尸体,没有什么好偷的,但也不能太过放松。”

    看守老头道:“馆长,这么晚了,你怎么会来的,这位是……”

    馆长道:“这位就是下午送来那些火灾遇难者的家属,是来办火化手续的。”

    死者家属?

    秦寿?

    在里面听到这话的严小开心头浮起重重疑问。

    看守老头的声音再次响起来,“火化?现在吗?”

    馆长道:“对,就是现在!你把门打开,让家属再看一下,然后就开始火化。”

    看守老头有些不情愿的道:“馆长,现在已经三更半夜了啊,等明天不行吗?”

    馆长道:“我可以等,家属愿意等吗?少废话,赶紧开门,今晚算你一个加班。”

    看守老头无奈的答应一声,“哗啦啦”的钥匙声响起的声音,同时听到他嘴里念念有词的道:“若未来世诸众生等,或梦或寐,见诸鬼神,乃及诸形,或悲或啼,或愁或叹,或恐或怖……”

    馆长喝道:“陈老头,你咯哩咯嗦的瞎叨叨什么?”

    看守老头道:“馆长,这三更半夜的火化,我不念一下经,超渡一下他们,我怕他们以后半夜回来找我啊!”

    馆长不耐烦的道:“人死了,就什么都没有了,哪来那么多封建迷信!”

    看守老头道:“还有一点儿,我念完就好!”

    馆长只好道:“快点!”

    看守老头:“……此皆是一生、十生、百生、千生过去父母、男女弟妹、夫妻眷属,在于恶趣,未得出离,无处希望福力救拔,当告宿世骨肉,使作方便,愿离恶道。普广,汝以神力,遣是眷属,令对诸佛菩萨像前,志心自读此经,或请人读,其数三遍或七遍。如是恶道眷属,经声毕是遍数,当得解脱,乃至梦寐之中,永不复见……”

    看守老头在外面慢悠悠的念经的同时,太平间里的严小开和眼珠却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团团乱转。

    他们很清楚,看守老头之所以念念叨叨是为了给他们争取时间,让他们赶紧找地儿藏起来,可是太平间总共就那么大,除了大冰柜外什么都没有,哪里有藏人的地方呢?

    无计可施的严小开急得满头大汗,目光在黑暗的太平间里团团乱转,最后瞥到那个大冰柜的时候,眼神终于亮了下,这就急步走过去,拉开上面一层唯一一个空着的冰柜,对眼珠低声道:“快,躺上去!”

    眼珠心寒得不行,难以置信的道:“啊?躺上面?那是死人躺的!”

    严小开道:“难不成你想让他们发现我们吗?”

    眼珠欲哭无泪,可此时此刻,除了这个冰柜外,再没有藏人的地方了,无奈之下,只好借着严小开的臂力,攀了上去,躺到了拉出的冰柜里。

    只是刚一躺到冰冷的钢板上,身旁就是一热,严小开竟然也跟着躺了进来,和她贴体而躺。

    被一个大男人如此毫无间隙的贴体紧挨着,眼珠心中狂跳,脸红耳赤的低声骂道:“你进来干嘛?”

    严小开道:“就剩这一个冰柜了,我不进来藏哪儿去?”

    说着,严小开就用脚勾着冰柜的边缘,想将大抽屉缩进冰柜里面去,只是进了一半,就进不去了。

    冰柜的大抽屉总共就那么大,一个人躺在上面虽然绰绰有余,但两个人,而且是并肩而躺,那肯定是进不去的。

    耳听着钥匙转动匙孔的声音响起来了,情急之下严小开也顾不上什么男女受受不亲了,猛地一翻身,整个人就压到了眼珠的身上,女下男上交叠在一起……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