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身特工 第四百五十章 师姐再教你一点做人的道理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近身特工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骤然间被严小开压在身下,自诩做人经验丰富的眼珠也是措手不及,嘴巴一张就要尖叫。

    严小开见状,赶紧的一把捂住她的嘴,脚下一勾,大抽屉就合进了冰柜里。

    与此同时,太平间的门被打开了,光线也自动亮了起来。

    看守老头左右张望一下,没发现严小开与眼珠,这才暗松一口气,因为如果让馆长知道自己三更半夜的私自将外人放进来对尸体研究,那他就饭碗不保了。

    馆长见老头还呆呆的站在一旁,不由就道:“愣着干嘛,赶紧把那些火灾遇难者的尸体拉出来啊!”

    看守老头答应一声,这就走到冰柜前,一个一个的将大抽屉拉出来,不过动作极为的缓慢,因为他知道这个太平间唯一可以藏人的就是这些大抽屉,生怕两人会认为最危险的地方就最安全,然后不长眼的各自藏进这些已经装了尸体的抽屉中。

    他的担心虽然是有理由的,但明显是多余的,因为此刻严小开和眼珠藏在最上方那个唯一空着的大抽屉里面。

    不过,此时两人的感觉都不太好。

    第一次被一个男人这样紧紧的压在身下,眼珠半响都没反应过来,直到感觉胸部有什么异样的时候,这才发现自己不但被严小开压在身下,而且嘴巴被严小开一手堵住,一边的胸部被他的另一只手紧握着。

    不过这还不是最要命的,最要命的是她的双腿不知道什么时候分开了,将严小开的下身夹在双腿的中间,而自己那私密的部位下正被他的胯部紧紧的顶着。

    严小开呢?他又什么感觉?

    刚开始的时候,感觉确实是挺好的,平白无故的就占了这么大的一个便宜,感觉能不好吗?

    紧触着她性感又柔软的身体,闻着她身上飘来的阵阵各味,尤其手里面还不小心的握着她的一边酥胸,感觉别提多爽了,爽的时候,心里还十分解恨的道:师姐,你不是经验丰富吗?不知道被人这样压着的经验有多少呢?对了,现在你又想教我什么样的人生道理呢?

    只是爽了没多久,他就感觉不对劲了,因为后背的上方,一阵阵凉意不停的袭来,刚开始只是觉得发凉,可渐渐的就感觉寒冷刺骨。

    冰冷的寒气仿佛袭入骨头似的,使他无法自控的想要发抖,想要寒颤,想要拼命的往眼珠温暖的身体里钻,后来实在没办法,只能一边运起無尚心法,一边不停的用胯部磨蹭眼珠的身体,这才勉强撑住不让自己的上下牙齿打架。

    同在一个冰柜里,严小开这样的高手都感觉冷得受不了,更何况眼珠只是一个普通的女人,所以她早已经冷得鸡皮疙瘩竖起,但所幸的是她现在严小开压着,从上面吹来的冰冷气息已经被这张人肉绵被全都挡去了,所以虽然冷,但还是可以忍受的。

    唯一让她不能忍受的是……严小开的那个地方,在这样的环境下,在这种温度里,这个家伙竟无还无耻的硬了,而且还更无耻的一阵一阵往下压,仿佛要挤破她裙底的内裤钻进去。

    然而更加要命的是,这样一来二去,眼珠竟然感觉自己的身体在不知不觉中起了反应,心跳变得更快,呼吸变得更急促,喉头更是有一种无法压抑的声音要宣泄出来,所幸的是嘴巴被他的手死死的一直堵着。

    尽管在漆黑之中,但严小开也能感觉到下方那羞臊又愤恨的目光正在直直的剜着自己,同时他也知道她为什么这样剜着自己,可是他没有办法,如果不用运动来激发身体的热量抵抗上方的寒气,他会被冻僵的。

    在这种无声又激烈的户外运动中,馆长所带来的那名家属正在仔细的清点着尸体,仔细的数过,看过,这才冲馆长点了点头。

    馆长见状就询问道:“现在就火化吗?”

    家属再次冲馆长点头。

    馆长道:“不用整理一下遗容吗?”

    家属终于开了口,声音不带一点感情的道:“都已经烧成这样了,再整理能整出一朵花来?”

    躲在冰柜里的严小开听到这个声音,身体突地连颤了几下。

    躺在身下的眼珠却很疑惑,这才两三分钟不到,你就……那个了?不是这么弱吧!

    真是个外强中干,不中用的东西!

    然而,暗里的骂声还没完,她却发现严小开竟然又动了起来,而且比刚才更加的激烈。

    眼珠有些莫名其妙,这厮是突然打鸡血了?

    尽管仍然感觉羞臊,仍然感觉愤恨,可是身下传来的刺激却因为他突然变快的动作变得更加强烈。

    异样的快感,一波接一波的袭来,一波双一波强烈,使得她渐渐的就无法自恃,脑袋也变得一片空白……

    严小开为什么会突然间反应这么大,原因无它,就是因为他听到了这个“家属”的声音十分熟悉,熟悉到化成灰都能认得的地步。

    不错,这个要求半夜把尸体火化的家属不是别人,正是秦盈的弟弟——秦寿!

    秦寿见殡仪馆的馆长不吱声了,这就道:“馆长,赶紧火化吧!”

    馆长道:“秦先生,现在这个时间……火炉工人已经下班了,陈老头也不是很熟悉操作火炉的。”

    秦寿道:“那馆长你呢?”

    馆长道:“我当然是熟悉的!但是……”

    秦寿从兜里掏出一大叠钞票,寒到了馆长手上,“现在还有什么问题吗?”

    馆长见了钱,眼角浮起收不住的笑意,忙摇头道:“没有问题了,一点问题都没有,陈老头,快点,把尸体都搬到火炉那边去,我来亲自火化。”

    看守老头答应一声,这就推了车床过来,开始搬尸体。

    馆长见状就对秦寿道:“秦先生,咱们去火炉那边等吧。”

    秦寿点点头,和他一起往门外走去。

    “嗯~”在两人走到门口的时候,后面传来一声含混不清的声响。

    两人止住脚步,回过头来,发现看守陈老头正捂着嘴,一副欲呕未呕的模样。

    馆长见状就道:“陈老头,你不是吧,和尸体打交道都已经几十年了,现在还会吐?”

    看守老头虽然委屈,但还是赶紧装可怜的道:“馆长,这焦糊味实在是太刺鼻了!”

    馆长没好气的道:“刺鼻也得忍着,谁让你要吃这门饭呢,手脚给我麻利点,赶紧搬!”

    看守老头只好答应一声,继续慢悠悠的去搬尸体。

    其实,那声音根本不是看守老头发出来的,而是冰柜里面的眼珠在失控之下,无法自恃的从喉间发出来的。

    为什么会如此失控?

    被刺激到了顶点,被推到了峰顶浪尖,能不失控吗?

    看守老头看见两人走出了太平间,然后又等了一阵,直到确定脚步声已经在很远的地方,这就赶紧的拉开刚才发出声音的那个冰柜,看见严小开与眼珠女下男上的交叠在一起,而且眼珠的双腿还夹着严小开的臀部,短裙几乎滑的臀上,露出一片雪白的大腿,顿时感觉一阵眼晕,没好气的道:“都什么时候了,你们还有心情做这个事?”

    严小开委屈的叫道:“大叔,里面这么冷,不找点运动做一下,我们会被活活冻死的!”

    眼珠则是装死,除了这个,无地自容的她已经想不到该怎么做了。

    看守老头见这对狗男女竟然还抱着躺在那里,没有下来的意思,不由就道:“哎,你们有完没完,到现在还舍不得走吗?”

    严小开赶紧的从上面跳了下来,眼珠也没办法装死了,赶紧的坐起来,拉下自己的短裙,可是从上面跳下来的时候,双脚一软,差点就一头栽倒在地。

    严小开一把扶住了她,然后再不咯嗦,半扶半抱着她赶紧的离开了太平间。

    摸黑出了殡仪馆,上了停在背角处的甲壳虫汽车,眼珠一言不发的就要发动车子。

    严小开见状赶紧的拦住她,“珠姐,咱们不忙着走!”

    眼珠没好气的道:“不忙走?难不成你还想……”

    话说了一半,想起刚才的丢人模样,眼珠的话又嘎然而止。

    严小开道:“刚才那个家属,就是我的目标嫌疑人,原本他应该在那些尸体之中的,可是他现在不但没死,而且三更半夜的来要求将尸体火化,肯定藏着一些不可告人的秘密,所以咱们在这等着,一会儿等他出来后,悄悄跟着他,看他到底要搞什么花样!”

    眼珠闻言,伸到车钥匙上的手终于缩了回来,神色复杂的沉默了下来。

    严小开坐了一阵,终于忍不住道:“珠姐,刚才我……”

    眼珠急忙道:“今晚的月光不错啊!”

    严小开抬眼透过车窗往外看一下,月黑风高,哪有什么月光呢,“珠姐,不是的,我是说刚才……”

    眼珠更急,又道:“我家老头子马上要退休了,我很快就要回去接他的班了。”

    “呃?”严小开愣了一下,终于止了自己的话问道:“真的?”

    眼珠粗声粗气的道:“骗你有饭吃?”

    严小开只好耸了耸肩,什么都不再说。

    只是过了一阵,眼珠又幽幽的开口道:“严小开,又是时候师姐教你一点做人的道理了,有些事情,你我不愿意它发生,它也不应该发生,可是它偏偏就阴差阳错的发生了,那你该怎么办呢?”

    严小开想了一阵,无奈的道:“我想我应该负责吧!”

    眼珠终于恼羞成怒的臭骂一句:“负你妈的蛋!你应该当作什么都没发生!”

    严小开:“……”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