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身特工 第四百七十章 又打赌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近身特工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横运码头,其实只是个很小的码头。

    一般情况下,除了渔船和游艇外很少能看见别的船只。

    夜晚十一点这个时间,原本就不热闹的横运码头早就萧条了下来,静悄悄的,周围也没有灯光,停靠在码头上的船只影影绰绰,随着一阵阴风吹过,暗涌突起,船只也摇晃起来,仿佛硕大的鬼影在缓缓起舞,透着一种森寒碜人的味儿。

    熄了车灯,关了引擎,坐在车内的眼珠看着周围乌漆麻黑的一片,心里感觉有些发凉,“严小开,你真的觉得目标会来这里吗?”

    严小开点头道:“不是觉得,是确定!”

    眼珠抬眼看了眼地图,发现那个红点还在很远的地方,兜兜转转,另外五个黄点在周围或走或停,始终保持在一公里左右的距离,隐呈包围之势,只有一个黄点,隔得他们远远的,显然这就是眼珠所驾驶的计程车。

    “你凭什么这么确定?”

    “直沉!”严小开想也不想的应了一句。

    “男人的真觉?”眼珠嗤之以鼻的道:“你敢太荒谬一点吗?”

    “你要不信的话,咱们可以来打个赌?”

    “赌什么?”眼珠下意识的问了一句,随即又警惕的道:“小赌怡情,大赌伤身,豪赌灰飞烟灭。我可是一个很正直的人,从来不喜欢赌博,顶多就是小赌一下,你要说赌到陪上床陪过夜的这种程度,我劝你还是不要说了,因为没有哪个女人会拿自己的贞操来作赌注的。”

    这话,严小开很赞同,因为有些女人根本就不赌,直接就双手奉上了。

    “放心,珠姐,我比你更加正直,基本上每天醒来的时候都是正直的,我也不喜欢赌博,顶多是偶尔打个赌,而且赌注都下得很小的!”

    眼珠犹豫一下,终于道:“那好吧,你说赌什么。”

    严小开道:“珠姐你说吧。”

    眼珠道:“目标要是没来,夏教官怪我擅离职守,你要将罪责全部揽上身。另外,脱了裤子,让我打你一顿屁股!”

    前面一个,严小开勉强可以接受,可是后面一个,明显就口味重了些。而且这也不是小赌,是大赌了,因为它事关一个男人的贞操。

    “珠姐,你为什么想要打我……而且还是屁股?”

    眼珠摊手道:“我也不知道,反正第一眼看到你的时候,尤其是看到你的眼睛一直盯着我的胸部的时候,我就想狠狠的揍你!到于为什么是屁股,因为……比较有肉,仅此而已!”

    严小开窘迫,讪讪的道:“哦!”

    眼珠道:“你赢了呢?想怎样?”

    严小开犹豫了一下,终于壮着胆道:“我赢了,我也打你一顿屁股。”

    “你敢!”眼珠当场就横眉竖目,咬着牙问道:“你又为什么想打我?”

    严小开道:“我也不知道,反正就是听见你张嘴闭嘴就说自己人生经验丰富,动不动就要教我做人道理,我就想把你吊起来打!”

    眼珠被气得咬牙切齿,一字一顿的道:“你,好!我跟你赌了!”

    严小开道:“好,要拉钩吗?”

    “不用!”眼珠豪爽的一挥手,然后盯着他道:“签字画押就行!”

    严小开:“……”

    时间,一晃过去了二十几分钟。

    夜,越来越深了,风也越来越大,那个红点始终在路上兜转着,虽然没有朝横运码头驶来的意思,但兜转之间,离这边却更近了一些。

    严小开看了看盘旋在周围的那几个黄色亮点,终于又开了口,“珠姐,通知其他的手足,让他们撤吧!”

    眼珠道:“为什么?”

    严小开伸手指了指那个红点,“这个小洋马可是那伙雇佣兵的头儿,一个女人,要是没有本事,怎么能让男人臣服呢……”

    他的话还没说完,敏感的眼珠就打断他道:“严小开,你这是在含沙射影的讽刺我吗?”

    严小开惊奇的道:“咦,你也发现自己没本事?”

    眼珠又一次被气着了,扬起粉拳就想捶他个内出血,“你再说!你再说!看我揍你不!?”

    严小开只好识相的闭了嘴!

    眼珠道:“继续说!”

    严小开弱弱的道:“你不是说我再说就揍我吗?”

    眼珠恶狠狠的道:“你不说我更揍你!”

    严小开这下有点服了,明明没什么“生人”的经验,偏偏要说自己人生经验丰富,明明自己很多道理都不懂,偏偏还要教别人做人的道理,明明没什么本事,却还要装模作样。

    “嗯……事实证明,那个女人也确实不是一般的精明,因为她出门的时候,会将一条头发夹在门缝上,我进他们的房间装窃听器的时候,差点就忽略了。从这一点上就足以看出,她的警惕性很高,警惕性高的雇佣兵,反侦察的能力也绝不会弱,所以让手足们这样继续跟下去的话,她迟早会发现的。”

    眼珠终于被说得有些心动了,这就想发号施令,可是想了想又有些犹豫,“万一夏教官怪罪下来呢?”

    严小开不答反问,“你们成立这支小组的目的是什么?”

    眼珠道:“当然是配合你的行动。”

    严小开道:“既然这样,我的话就是命令,你还有什么好犹豫的!”

    眼珠无言以对,最终只好按他的意思,将命令以暗号的方式发送出去,同时心里却恨恨的道:好,你等着,一会儿你输了,看我怎么抽你!

    时间,继续往深夜行进着。

    原本还信心满满的眼珠却开始有点不笃定了,因为自其他的同事撤了之后,目标所乘坐的车子虽然还在不停的绕圈子,可是每绕一次,都会离横运码头更近一些。

    最后只剩下几公里的时候,红点竟然不再绕圈了,而是直接就奔横运码头而来。

    看着自己这个黄点与红点的距离越来越短,眼珠的脸色变得一片苍白,喃喃的道:“严小开,你是不是事先就就知道她要来这里的?”

    严小开点头:“不错,我在窃听器里听到的!”

    眼珠瞳孔一缩,“啊?”

    严小开哈哈大笑,“蒙你的,我怎么可能事先知道呢!”

    眼珠疑惑的问:“那你怎么能确定她要来这里呢?”

    严小开问道:“一般非法持有的制式武器通常来自哪种途径呢?”

    眼珠想也不想的道:“当然是走私!”

    严小开道:“那深城的走私途径通常有哪些呢?”

    眼珠摇头,“这个……不清楚。”

    严小开像模像样的用眼珠的语气道:“珠姐,是时候学弟教你一点做人的道理了,做人呢,有时候不是人生经验丰富就可以的,还必须入乡随俗,了解一下当地的风土人情的!”

    眼珠:“……”

    严小开道:“深城现在虽然被称之外国际大都市,但以前只是个小渔港,三面沿海,走私的话,自然是走海上。然后你再看她这行进的方向,看到没有,西南,那西南方向二三十公里以内有几个码头呢?总共是三个,一个是公用的,海警巡逻队不停的在上面游来荡去。另一个是中航码港的,属于国企,管理与制度就更严,生人勿近。所以如果是在码头接头的话,仅仅只能是这个半废弃式的横运码头。”

    眼珠道:“如果他们接头的地方不是码头呢?”

    严小开道:“没有如果!”

    眼珠:“呃?”

    严小开小道:“你往后面瞧瞧!”

    眼珠急忙直起身来,往后面瞧去,两盏车灯在后面时隐时现,直朝这儿驶来,回头再看一眼屏幕,发现自己和这个黄点与那个红点相隔已不足八百米,而且距离还在不停缩短中,不由喃喃的道:“晕死,真的让你给蒙中了!”

    严小开道:“这只是其一!”

    眼珠下意识的问:“其二呢?”

    严小开有些得意的道:“其二是我们的打赌,我已经赢了!”

    眼珠的脸色大变,脸红耳赤的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那个雇佣兵头儿妮西所剩坐的计程车驶近之后,与隐藏在草丛中的严小开两人擦肩而过,最后停在了码头边上。

    接着,妮西就下了车,往下面走去,一直走到岸边的沙石上才停了下来,然后默然的站在那里。

    过了约有五六分钟的样子,海面上响起了一阵渔船的马达声,一个黑点缓缓的出现在海面上。

    靠得近了,大家才发现,那是一艘长约二十多米的中型钢质渔船,渔船出现之后并没有靠岸,而是在隔岸两三百米的地方停了下来,然后船头出现了一束闪烁的手电光芒,三长两短。

    站起岸边的妮西也赶紧打亮了事先准备好的手电,一长,四短。

    两方对上了暗号之后,渔船就再次发动,缓缓的朝岸边驶来。

    这个时候,严小开已经下了车,悄无声息的掠到了妮西所乘坐的那辆计程车前。

    在他突然出现的时候,坐在驾驶位上的夏冰被吓了一大跳,立即就要拔枪冲他射击。

    看清楚是严小开后,夏冰才松一口气,放下了手中的枪,狠剜了严小开一眼。

    严小开没心没肺的道:“夏冰姐姐,上帝给了你一双黑色的眼睛,你竟然用来翻白眼,有点浪费材料了吧!”

    夏冰的神色更冷,声音没有感情的道:“什么时候了,你还有心情说这些不等吃不等喝的。赶紧说,接下来怎么办?”

    严小开指了指下面,“现在他们既然接头了,那自然是当机立断的先将他们拿下!”

    夏冰道:“那另外四个呢?”

    严小开道:“我的丫环会搞掂的!”

    夏冰疑惑的问:“你的丫环?”

    严小开简单的道:“你见过的,但你不认识,改天给你介绍。现在咱们这样,你负责搞掂那个小洋马,我负责船上的那些人。”

    夏冰怀疑的道:“那船上的人看起来不少,你行不行啊?”

    严小开猬琐的笑道:“我行不行,你不是比谁都了解咩!”

    夏冰又开始翻白眼了……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