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身特工 第四百八十三章 贱人遭遇战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近身特工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一秒钟记住度娘小说网www.duniangxiaoshuo.com

    晚饭差不多好的时候,外出的毕瑜和雨女回来了。

    看见秦盈在家里,毕瑜多少有些意外,但也不是太过尴尬,因为毕瑜接手家私城之后,和秦盈已经打过不少的交道,随着接触的增多,之前发生的不愉快也渐渐成为了过去,不过要完全的云消雾散,那还是需要一些时间的。

    不过,不管过去发生了什么,两女照了面,表现得都挺大气的,毕瑜主动的道:“秦姐,你来了!”

    秦盈笑盈盈的点头,“来了有好一会儿呢,而且我还做了你最喜欢吃的鱼香茄子,酿豆腐。”

    听了这话,毕瑜有些感动,也有惭愧,感动的是自己和秦盈仅仅只吃过一两次饭,但她却记下了自己爱吃什么,惭愧的是自己看见她来了,心里却极为警惕,像是防贼一样防着她。

    “那个……秦姐,让你做饭,怎么好意思?”

    秦盈笑道:“有什么不好意思,反正咱们都是一家人。”

    毕瑜:“呃?”

    秦盈忙解释道:“我是说我们不是已经互相合作了吗?既然已经合作,那就是利益共同体,无分彼此,自然算是一家人。”

    毕瑜释然,讪笑道:“是啊,一家人!”

    两女聊了一阵,优美已经将饭菜都端上桌了。

    只是当四女都集聚到餐桌上的时候,却发现这个家的家主不知哪儿去了。

    毕瑜疑惑的问:“小开呢?”

    优美抬眼左右张望,纳闷的道:“刚才还在的呀!”

    几女赶紧四下寻找起来,最后在大宅侧边别墅的一个杂物房里找到了他。发现他正站在一张桌子前,桌上摆着一张大白纸,他正伏在桌前,手拿着戒尺和铅笔画着什么。

    几女凑上去看看,却又完全看不懂他在画什么。

    毕瑜忍不住问道:“哎,在瞎捣腾什么呢?”

    严小开道:“姐,你回来了!我没弄什么,就是想做个小玩意儿!”

    毕瑜道:“什么玩意儿?”

    严小开道:“召唤器!”

    几女愕然,“什么?”

    严小开笑笑,“呵呵,我开玩笑的,我这就是瞎折腾的。饭好了吗?开饭吧!”

    几女只好不再说什么,跟着他一起回到正厅。

    马上要开饭的时候,西门耀铭和上官云尘也相继进门。

    两人一照面,这对久别重逢的欢喜基友立即就兴奋了起来。

    西门耀铭道:“二货,这么久没见你,你死哪去了,我以为你已经不在人世了呢!”

    上官云尘笑眯眯的道:“贱人,你都还没死,我怎么舍得死呢!”

    西门耀铭也跟着笑起来:“我这种人,阎罗王不敢收呢!”

    上官云尘点头,“那是,人模鬼样的,谁敢收你啊!”

    西门耀铭有点恼了,“你才人模鬼样,你全家都人模鬼样,你可千万别照镜子,尤其是晚上,你会吓着自己的。”

    上官云尘也来了愠意,“来劲儿是吧,看来你是不见棺材不落泪不到黄河心不死欲穷千里目更上一层楼了是吧?”

    西门耀铭冷哼道:“你以为假装忧郁的在那咬文嚼字吟诗作对,你就是郭敬明了?你还没人家那身高呢!”

    上官云尘握紧了拳头,可是看见一旁正冷眼瞪着他俩的严小开,只好冷哼道:“我懒得跟你一般见识,看你那长相就知道是从小在失望的深渊里面痛苦得无法自拔的长大的,一开口,连童真都暴露出来了。””

    上官云尘道:“我才懒得跟你这种脑子在臭水沟里泡着长大的人一般见识呢!”

    西门耀铭咬牙切齿,双拳握得格格作响,“你,你真是龌龊到极点,你就是卑鄙与下流的代表,**与无耻的化身。你敢挑恤我,你信不信我将你揍得你老木都不认识。”

    上官云尘立即拉开架势,“你站着都不如狗熊,趴着不如毛毛虫,还在我面前装中华英雄?切,有本事,放马过来啊,看看谁被谁揍得变成猪头!”

    在一场口角即将化为大战的时候,严小开叹了口气,对一旁目瞪口呆的几女道:“走吧,咱们开饭!”

    雨女问道:“那这两个贱人呢?”

    西门耀铭和上官云尘听了这话后,立即不高兴了。

    不过西门耀铭亲眼见识过雨女犀利霸道的武功,知道厉害,为了避免自讨无趣,隐让的没吭声。

    上官云尘则不知轻重,立即就指着她道:“你才是贱人,你全家都是贱人!”

    雨女蹙起了眉头,大踏步的走上前去,到了二人身前,十分不屑的指着两人道:“少废话,单挑还是群殴,随你们想!”

    看着凶不可一世的模样,上官云尘道:“听你这语气,我猜,单挑的话,是一个人单挑我们两个是吧?群殴的话,一个人群殴我们俩个!”

    雨女有些不耐烦的道:“随便你怎样说,要打就打,快点儿,我还要吃饭了!”

    上官云尘气不过了,再次拉开架势,脚下不丁不八,摆出一派大宗师风范。

    西门耀铭则连退三步,让到了观众席上。

    上官云尘摆好姿势后,冲雨女招手道:“来,让我看看你这毛都没长齐的臭丫头有什么本事!”

    毛没长齐?

    你看过了?你TM看过了?

    我都还没看过呢!严小开有些愤然的想。

    雨女二话不说,一个纵跃间腾身而起,纤手化掌朝上官云尘额头就是一记力劈华山,疾若流星,势若惊雷。

    上官云尘傲然一笑:“来得好,看我……”

    “啪!”

    话还没说完,上官云尘就被雨女一掌给拍地上了!

    一旁的西门耀铭见状大寒,看见雨女突然转身盯着自己,赶紧的举起双手道:“我,我投……”

    降字还没说出来,雨女的身影已经刷地消失了。

    接着西门耀铭后背的衣服突地感觉一紧,然后被人一个后空翻,狠狠的摔在地上,高大的身躯轰然倒地,激起一阵尘土,漫天飞扬,久久不散。

    严小开见状又叹一口气,冲两人道:“你们吵架就吵架,打架就打架,招惹她干嘛呢?”

    上官云尘是活该,西门耀铭则委屈得半死,我没招惹她,我是站着中枪的好吧!

    雨女拍了拍手掌,回到严小开的身边,怯怯的看他一眼,发现他并没有责骂的意识,轻吐一下舌头,转头冲几女作了个“耶”的手势。

    严小开看了眼还趴在地上的两人,“哎,你们还打不打了!”

    两人相继起头,遥望一眼,不约而同的苦笑着摇头。

    严小开这就喝道:“那还不赶紧起来!”

    两人赶紧的起来,弄干净后垂头丧气的进了屋里。

    吃过了饭之后,严小开就扔下那班叽叽喳喳的女人,领着上官云尘和西门耀铭进了侧边别墅的杂物房。

    一进房间,严小开就拿起上官云尘买的工具,开始忙活起来。

    看着忙得不亦乐呼的严小开,上官云尘和西门耀铭只是袖手站在一旁,他们想帮忙来着,可是连严小开要做什么都不知道,他们怎么帮呢?

    上官云尘道:“贱人,你觉得哥这是在做什么?”

    西门耀铭道:“我猜,他是要做一把红木剑!”

    上官云尘摇头,“不,我觉得是做一个箱子!”

    西门耀铭道:“要不,咱们来打个赌!”

    上官云尘立即来了兴趣,“赌什么?”

    西门耀铭道:“赢了的那个是老二,输了的是老三。以后见了面,不能开口贱人,闭口二货,老三管老二叫二哥!”

    上官云尘嗤之以鼻的道:“上次咱们去找小姐的时候,不也这样赌,当时你明明就输了,之后你兑现承诺了吗?”

    西门耀铭脸上微热,“之前是之前,现在是现在,上次我输了叫了你二哥来着。而且你又没说有效期有多久!”

    上官云尘道:“你……”

    西门耀铭道:“我是个正直的人,从不赖账!”

    上官云尘道:“好,那这次先说好,有效期多久?”

    西门耀铭想了想道:“三个月!”

    上官云尘道:“好,成交!”

    对于二人无聊的打赌,严小开什么话都没说,只是埋头不停的忙碌,抽空抬起头来的时候,发现两人还愣在那里,这就道:“小铭子,你给我把这块木削平了,上官你给我去找几根铁丝来。”

    两人赶紧的也跟着忙活起来。

    三人在杂物间里折腾了近三个小时,严小开要做的东西总算初见形状了,很明显的是,西门耀铭和上官云尘都输了,因为严小开做的不是一把木剑,也不是一个箱子,而一只鼓,直径只有十五公分的小鼓。

    不过这个鼓很奇特,它的里面不像是一般的那样空心中,里面架着一个四方形的盒子。

    在下半部全部弄好,就等着蒙上蛇皮,这就是一只鼓的时候,严小开弄了些干草,铺平到鼓中间架着的那个四方形盒子里面,然后就离开了杂物间,不大一会儿,他又走了回来,手里已经多了一个圆形的盒子。

    在他打开盒子的时候,上官云尘和西门耀铭同时凑了上来,想看看里面装的是什么。

    “啊——啊——”当两人看清盒子里面装的东西后,不约而同的发出被爆菊一般的惊叫声。

    盒子里面,也像是鼓架之中的四方形盒子一样,下面铺着干草,可是干草上面,却有一条虫子,足有脚趾头那么粗大,手指那么长,通体发黑,油光瓦亮,正极为生猛的一蠕一蠕,不停的在盒子里面游走,看着让人心里发寒,毛骨悚然。

    严小开没理会两人的惊叫与惶恐,只是小心的将虫子倒进了鼓架里面的盒子里,然后用一层透气的小木板钉实了盒子,最后蒙上那层蛇皮。

    一只诡异无比的鼓,这就新鲜出炉了。

    严小开伸手在鼓上轻拍几下,“咚咚”的声音就在房间里响了起来,极为的沉闷,低哑,声音也不算很大,但却悠扬不绝,他的手停下好一阵,声音仍在房间里回荡。(未完待续)如果你觉得本站不错,请记得点击左边的分享哦,度娘小说网有你们的支持会做的更好。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