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身特工 第四百八十九章 玩得你半生不死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近身特工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一秒钟记住度娘小说网www.duniangxiaoshuo.com

    一只自制的普通小鼓,竟然从将人不远千里的从台省召唤回来。

    这事说起来无异是痴人说梦,天方夜谭,实在叫以难以置信。

    然而,它却确确实实的发生了!

    秦盈走进宅门的时候,回头看看,发现自己的弟弟止步于门外,正一脸惊惶与恐惧的看着严小开,确切的说是看着他手中的那只小鼓。

    直到这个时候,她才终于醒觉,弟弟的突然返回恐怕和严小开一直不停拍打的小鼓有着莫大的关系。

    进到了屋里头之后,秦盈立即劈头盖脸的质问:“姓严的,你对我弟弟做了什么?”

    严小开摇头道:“没做什么!”

    秦盈冷声道:“没做什么?你以为我是瞎子吗?他害怕你手中的这只鼓!”

    严小开淡淡的道:“也许……他是有鼓声恐惧症吧!”

    秦盈骂道:“你放屁!”

    严小开摇头,“我很少放的,一天最多一两个!”

    秦盈气得不行,咬着牙道:“姓严的,你别跟我胡搅蛮缠,我弟弟要是有什么三长两短,我一定会跟你玩命的。”

    严小开伸手轻拍一下她的肩头,安慰着道:“你放心吧,大丈夫言出必行,我之前已经答应过你,不会要他的命。我绝对会说话算话的。”

    秦盈微松一口气,只是气才松一半,又因为严小开的下一句话而吸了回来。

    “不过,你这个弟弟劣根太重了,死罪可免,活罪难逃,我必须得好好调教调教他。”

    “不……”秦盈惊声的叫起来,楚楚可怜的道:“严小开,你别折腾他,他是我亲弟弟,你有什么怨气就通通出在我身上好吗?你想要怎样,我都配合你。”

    严小开摇头,伸手将她揽过来,“秦盈,你这样宠着他,不是为他好,反倒是害了他,他已经二十好几了,也该懂点事儿了。”

    秦盈:“可,可是……”

    严小开轻抚着她的香肩,“将他交给我吧,你去休息一下也行,去做饭也行。”

    秦盈抬眼看看站在外面的弟弟,又看一眼严小开,“你,真的不会伤害他?”

    严小开道:“当然,怎么说我现在也是他的哎呀姐夫了不是?”

    秦盈痛定思痛之下,终于点了点头,离开了厅堂,走进厨房去做饭了。

    严小开坐到了厅堂上喝茶的八仙桌前,然后朝外面一直站着的秦寿勾了勾手指。

    秦寿立即走了进来,满脸怨毒愤恨的盯着严小开。

    严小开看了他一眼,神色淡淡微抬起一只手。

    一个轻轻的手势,却让秦寿脸色骤变,心中巨寒,再不敢看严小开一眼,因为严小开抬起的手,不是在别的地方,就在那只鼓的上面。

    这只小鼓很不起眼,甚至可说是粗制滥造,可是它发出来的声音,对秦寿来说,却是极为致命。

    它不会让秦寿感觉痛苦,却会让他有一种心被揪住,神经被拉紧,全身都僵滞无力的感觉。

    严小开把持着那只鼓,仿佛就是揪住他的命根子一样。

    秦寿虽然愤怒,却又极为无奈,只能坐了下来。

    只是他还没开嘴,严小开却淡淡的问:“我让你坐了吗?”

    秦寿心中一禀,悻悻的站了起来。

    好一阵,他才恨恨的问道:“姓严的,你,你到底对我做了什么?”

    严小开轻哼一声,“姓严的?姐夫都不会叫吗?”

    秦寿双目圆睁,怒火仿佛要夺眶而出,将严小开活活烧死。

    严小开也不说话,一只手又抬了起来,又到了鼓面上。

    秦寿大惊,急声叫道:“别拍!”

    严小开道:“那叫声姐夫来听听!”

    秦寿咬牙切齿的道:“草……”

    “咚!咚!咚!咚!”

    严小开眉头一紧,手就毫不犹豫的将拍了下去,而且一连拍了好几下!

    那不算大的鼓声,落到秦寿的耳朵里,却像是震天动地的惊雷,震得他脑袋一阵阵眩晕,尤其让他难受的还是心脏,每一次鼓声,都像是一记重锤,狠狠的砸到他的身上,让他感觉压抑,困惑,沮丧,难受,伤心……

    是的,严小开的鼓声不会让他感觉疼痛,却会让他难过,一种发自内心的难过。

    这种难过,有点像是自己的新欢是别人的破鞋,而且不只一个人的。

    这种难过,有点像是和情人近在咫尺,却隔着着无形的厚墙,永远没办法在一起。

    这种难过,有点像是心里住着一个向往自由,向往解放的灵魂,想要破体而出,可是又无力而为,即痛苦又挣扎。

    这种难过……

    秦寿捂着心脏,眼眶却已经湿润,眼泪一滴滴的落了下来,不一会儿就泪流满面了。

    “你,你,你到底对我做了什么?”

    严小开不为所动,漠然的道:“先叫姐夫!”

    秦寿咬着牙,屈辱又愤恨的盯着他,可是在看到他又一次抬起手来的时候,全身一阵阵狂颤,无边的恐惧终于使他张了嘴,“姐,姐夫!”

    严小开终于笑了,“对嘛,这样才乖嘛,坐吧!”

    秦寿无力的坐了下来,可是刚坐下去,心里就突了一下,眼泪也止住了,因为那只鼓就在他的侧边,离他不远也不近,恰好就在两人手臂的中间。

    如果,我突然出手去抢鼓,会不会比他快一步将鼓抢到手中呢?

    如果,我抢到了鼓,将它毁掉,是不是就不用再受他控制了呢?

    当这些念头涌起来的时候,秦寿的心脏无法自控的怦怦狂跳起来,就算用一只手捂住了心脏,也无法让它平缓下来,也无法让自己在兴奋与狂喜中平静下来。

    然而,就在他将这股冲动化作行动的时候,严小开却做了一个让人大跌眼睛的动作。

    他轻轻的抬手,将鼓一推,一下就推到了秦寿的面前。

    秦寿一下就呆住了,难以置信的看着严小开,痴痴的,傻傻的,完全反应不过来了。

    严小开淡笑道:“你不是对它很好奇吗?那你就拿去好好研究吧!”

    听了这话之后,秦寿刚才还兴奋激动的心情,顿时就像被狂风扫下的树叶,颓丧成一片一片了。

    严小开虽然有时候会难得糊涂,但他绝不是笨蛋,这一点是公认的。而在秦寿看来,这厮不但不是笨蛋,反倒阴险狠毒得可怕,如果这只鼓是他唯一控制自己的办法,他绝不会这么轻易的将它交到自己的手上。现在他这么轻轻松松的就推给了自己,显然这并不是唯一。

    看着他变来变去的复杂神色,严小开只是笑而不语,什么都不说。

    尽管颓丧绝望,但秦寿还是忍不住将那只鼓拿起来,仔细的看起来。

    看了又看,再看,还看……结果就一个,这仅仅只是个很普通的鼓而已,没有任何的特别之处。

    只是,当他把鼓贴到胸口的时候,却感觉那只鼓里仿佛有一个心跳,而他的心跳相互呼应,此起彼伏。

    抱着它,秦寿竟然有种温暖与幸福的感觉,仿佛在抱一个红颜知己似的。

    严小开并没有打扰他和那只鼓亲热,只是神色平静的坐在一旁,默默的看着。

    在厨房里的秦盈原本是忧心忡忡的,一边心不在焉的忙活,一边警惕的看向厅堂,发现两人并没有打起来,反倒是相安无事的坐在那里,仿佛还聊得挺愉快的样子,心里一块大石勉强放下了一些。

    厅堂里,秦寿一直抱着那只让他感觉幸福与温暖的鼓,最后的时候,还忍不住笑了起来,只是他笑出声的时候,才意识到这不是在自己家,怀中抱着的也不是红颜自己,是一只破鼓,而身旁,还坐着一个仇深似海的敌人。

    发现自己像个白痴一样傻乐,秦寿赶紧的敛了笑意,可是又舍不得放开那只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严小开淡淡的提醒道:“和我说话,用敬语。”

    听见他拽得跟二五万八似的语气,秦寿的怒火又冒了起来,一手扬起了那只鼓,冷冷的道:“严小开,如果我将这只鼓砸到地上,砸个稀巴烂,你还敢跟我拽吗?”

    严小开摇头:“不敢!”

    秦寿得意了。

    只是得意了不足三秒钟,他就再次陷入绝望与恐惧中,因为严小开道:“这只鼓要是被砸烂了,那你肯定也跟着死了。试问我怎么敢跟一个死人较劲呢?”

    秦寿被吓住了,嘴巴却很硬的道:“严小开,你可别吓唬我,我从小就被吓大的。”

    严小开神色淡然的道:“你要不信的话,可以砸一下试试的。”

    秦寿愣住了,僵持半响,终于还是颓丧的将鼓放了下来,小命只有一条,他哪敢用来作意气之争呢!

    “那你告诉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严小开道:“我说了,和我说话,用敬语。”

    秦寿装死狗似的不吭声。

    严小开等了一阵,仍没听见他开口,心里有些不耐烦,大手一伸,刷地一下就从他的怀里夺回了那只鼓,扬起手就要朝鼓上狠拍下去。

    秦寿见状大惊,忙叫道:“姐夫,不要!”

    严小开停了下来,冷冷的看着他。

    看见他那只仍然扬起的手,秦寿有种心惊肉跳的感觉,实在没办法的他,只好不情不愿的道:“姐夫,我错了,请你告诉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好吗?”

    严小开笑了,放下了手,“看来,你也不是那么无药可救嘛!好,我告诉你这是怎么回事。”

    秦寿赶紧竖起耳朵。

    严小开悠悠的又道:“等吃了饭之后。”

    秦寿:“……”如果你觉得本站不错,请记得点击左边的分享哦,度娘小说网有你们的支持会做的更好。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