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身特工 第五百一十七章 诡异的痕迹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近身特工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一秒钟记住度娘小说网www.duniangxiaoshuo.com    严小开一行三人越往前行,山路就越是崎岖陡峭,人迹也越是稀少罕见。

    不过照想也是,严家祖上的这座墓地在极偏远的深山老林中,隔着村子少说也近十公里,砍柴割草放牛又或者幽会野战什么的,在村子附近的山上就可以,完全没必要跑这么远。

    事实上也确实是这样,走了六七个公里那样子,通往墓地的山路已经杂草丛生,几乎完全被植被所掩盖,难以辩认了!

    严小开一边要托扶着背后的尚欣,一边还要用手去拨开挡在路中间的野草杂枝,行进的速度也因此慢了下来。

    正走着,突然听见后面“呼”的一声微响,仿佛是利刃出鞘的声音,疑惑的回头看一眼,顿时吓了大跳,因为雨女竟然抽出了腰间隐藏着的锋利软剑,仗剑而立,双目直视着自己。

    严小开有点反应不过来,“那个……雨女,你想要干嘛?”

    雨女的长剑缓缓的朝前一指,剑尖直对着他,“主人,如果我在这里把你杀了,你说师父会不会知道呢?”

    严小开左右看看,周围草木盛茂荆刺密布,如果被杀死,别说是知道,就连尸首恐怕都难以找到,心里有些发寒的问:“你说真还是说假?”

    雨女面无表情,语气淡漠的问:“你觉得呢?”

    严小开不答反问:“杀了我对你有什么好处呢?”

    雨女道:“最起麻我不用再被人呼呼喝喝骂骂咧咧指挥来指挥去了。”

    严小开有些难过的道:“雨女,你对我的怨念真的深到这种地步?”

    看着杀气渐冒的两人,尚欣并没有显得多着急,反倒有些兴灾乐祸的接口道:“只有更深,没有最深!阿大,看来你坏事做得太多,已经惹得天怒人怨了!”

    严小开哭笑不得,“尚欣,你以为我死了之后,她会让你活下去吗?”

    这下,轮到尚欣愣住了,半响出不一声。

    严小开突地一挺胸膛,表情坚毅,语气决绝的道:“好吧,如果你真的要杀我,你就来吧!”

    雨女疑惑的问:“你不还手吗?”

    严小开缓缓的摇头。

    雨女又问:“为什么?”

    严小开淡淡的道:“因为你的戏演得太假了。”

    雨女怔了下,看向他肩头上的尚欣问:“真有这么假吗?”

    尚欣点头,“太假了,语气不够冰冷,杀气也不够浓烈,而且你说要杀人的时候眼睛竟然还在笑。这个样子,傻子才以为你真的要杀人呢!”

    雨女被打败了,手中的长剑无力的软了下来,叹气道:“看来我真的没有演戏的天份呢!”

    “你现在才知道吗?”严小开冷哼一声,这就喝道:“少咯嗦了,要开路就赶紧开路呗,开什么玩笑呢,这种玩笑又一点也不好笑!”

    雨女悻悻的看他一眼,紧走两步越过他,挥舞起长剑砍断拦在路中间的杂草荆刺在前面开路。

    继续前行的时候,尚欣低声问:“阿大,你对雨女做过什么?”

    严小开很认真的想了一下道:“除了她刚刚说的那些,我什么都没做。”

    尚欣想了想道:“那你确实该死!”

    严小开:“……”

    停了一阵,尚欣又道:“阿大,你刚才好像很害怕吗?”

    严小开嗤之以鼻的道:“我才不怕呢!雨女真的要和我打,鹿死谁手还不一定呢!”

    尚欣撑起一点身体,将手从他颈后伸了进去,摸了一把后拿出来放到他的眼前,“你看,这是什么?”

    严小开道:“汗呗!”

    “确切的说是冷汗!”尚欣纠正一句,冷笑道:“还说你不怕!”

    严小开辩解道:“我又不是机器人,而你最少也超过九十斤,背着你走了这么久,我能不累吗?累了的话,我能不出汗吗?”

    尚欣道:“那你除了后背外,别的地方怎么不出汗呢?”

    严小开脸上窘了一下,“我怎么知道,或许后背的汗腺比较发达呗!”

    尚欣哼道:“见过要脸的,还没见过这么死要脸的。”

    两人正较着劲的时候,前面开路的雨女突地滞住脚步,嘴里发出“咦”的一声。

    严小开也立即顿住脚步,疑惑的问:“怎么了?”

    雨女指着前面的山路道:“在我们之前,好像有人来过。”

    严小开不以为然的道:“来过就来过呗,有什么好稀奇的,靠山吃山,靠水吃水,或许是赶牛砍树的村民呢!”

    雨女用剑尖指着前面一根齐根而断却有碗口粗壮的小树道:“普通的村民能一刀将这种树砍断吗?”

    严小开放下了尚欣,走上前去仔细的看看那棵已经被砍断的树,发现断口齐整光顺,中间不带一点折痕,显然是被人干脆利落的一刀所断!

    心中疑惑的他这就从装着祭品的箩筐中拿出了事先放进去的柴刀,然后对着旁边另一棵差不多大小的树一刀砍了下去。

    “pia!”的一声响,这棵树应声而断,断处留下新鲜整齐的切口,和之前那棵断掉的几乎一模一样。

    雨女问道:“怎么样?”

    严小开皱着眉道:“这人最少有我的三四成功力,显然是个高手!”

    尚欣听得哈哈大笑,“你们两个说得好像很厉害似,依我看,这不过就是一个普通村民砍的嘛!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

    严小开也不辩解,只是将柴刀一横,递给她道:“你去试试!”

    尚欣也不废话,拿起柴刀,跳着脚找到一棵和刚才那两棵差不多大小的树,摆好姿势后,双手握紧柴刀,用尽吃奶的力气朝那树砍去。

    “pia!”的一声响,那棵树震动了一下,留下一道浅浅的砍痕,而尚欣的刀却被震得脱手掉出。

    尚欣呆愣在那里,捂着被震得发麻发痛的双手,看见严小开脸上戏谑之色,讪讪的道:“这树怎么这么硬?”

    严小开没理她,捡起柴刀放进雨女背着的箩筐中,然后问道:“雨女,你怎么看?”

    “从切口的新旧痕迹以及溢出的油脂来看,应这棵树被砍断应该已经有半个月了。”雨女说着,剑尖又朝另一处明显也被砍过的荆刺道:“主人你看,类似这样的高手还不只一个呢!”

    严小开仔细看看,发现那荆刺也是整齐的被切断,但下刀的方向却完全相所,显然不是同一人所为。

    一时间,有点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这些高手跑到这深山老林里来干嘛呢?

    想了一阵无果,严小开道:“继续往前走看看!”

    三人继续前行,一路走一路仔细的察看,发现这一路上类似的痕迹不少,有时候痕迹会突然改变,并不顺着山路前行,而是朝着山路的上方或下方而去,打开一条缺口,只是打开几十米或上百米后又突然消失,然后回到山路上。

    这样的痕迹一直到三人抵达严小开要祭拜的那座墓地前,仍然在山路上往前延伸。

    看着前面没有尽头的山路,严小开没有继续前行,而是领着两女进入了路边的墓地,拿起柴刀开始清理墓地周围的杂草。

    两女侧坐在墓地侧边休息,看着忙碌的严小开,雨女忍不住问道:“主人,你发现什么了吗?”

    正在除草的严小开停了一下,抬起头道:“我感觉这些人好像在寻找什么东西。”

    雨女道:“在找什么巨蛇野兽?”

    严小开摇头道:“不清楚,要不一会儿祭拜完之后,咱们继续朝前探一探。看看这些人到底在搞什么飞机?”

    雨女正想点头,尚欣却叫了起来,“还去啊?我都快累死了,祭拜完咱们就赶紧回去吧!就算那些人真是高手,真的要找什么奇珍异宝,和咱们有什么关系呢?”

    雨女道:“我们就是好奇罢了!”

    尚欣道:“雨姐姐,好奇有时候不但会杀死猫,还会杀死人的。”

    雨女愣了一下,然后点头道:“有道理。”

    严小开清理完了杂草树根,摆上祭品,压了十二龙钱,接着开始烧油烛,完了之后又放了一串鞭炮,这才开始上香,嘴里还念念有词的说着什么。

    上完了香之后,看见两个女人仍然坐在那里不动,这就道:“哎,你们两个,过来上香。”

    雨女这就要站起来,尚欣却拦住她,然后瞪着严小开道:“我们又不是你们严家的媳妇。”

    严小开啼笑皆非,“一定要是媳妇才能上香的吗?”

    尚欣道:“既然不是媳妇,为什么要上香呢?”

    严小开被打败了,只好道:“好吧,我承认你是严家的媳妇了,上香吧!”

    尚欣脸红了起来,轻啐他一口,然后却撑着站起来,跳着脚的走过来拿过三柱香开始祭拜。

    严小开瞧得一个眼睛两个大,真的这么想做我严家的媳妇?正失神之际,眼角的余光却发现雨女正朝他不停的眨眼……

    三人拜祭了一翻之后,收拾东西,从墓地上走出来回到山路上,看着还在往前延伸的山路,严小开真的很想再去探寻一下。

    不过他还没开口,重新回到他背上的尚欣就求饶的道:“阿大,不要去了好不好,我真的好累了。”

    听着她有气无力的声音,严小开只好打消了念头,然后骂道:“知道累了吧,都叫你不要来了,你还偏要来。”

    尚欣撇了撇嘴没出声。

    雨女却接口道:“不来的话,怎么能给你家祖宗上香,怎么能让他们知道他们有这么一个孙媳妇呢?”

    尚欣的脸上大窘,嗔骂道:“雨姐姐,你作死了,胡说八道什么呀?”

    雨女笑笑,“我又没说错!”

    严小开点头,“对,你没说错,你刚才也上香了!”

    雨女:“……”

    严小开看见她尴尬的表情,顿时乐了,掂了掂背上的尚欣,一脸幸福的道:“真好,祭一回祖,我凭空多了两个媳妇。哎,今晚你们两个可要记得来侍寝哦!”

    两女:“……”如果你觉得本站不错,请记得点击左边的分享哦,度娘小说网有你们的支持会做的更好。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