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身特工 第五百一十九章 柳暗花不明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近身特工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一秒钟记住度娘小说网www.duniangxiaoshuo.com

    奥迪车驶进响水村。

    严小开和尚欣各自沿路往两边张望。

    两边的农田里,村民们正在忙碌着着秋收,一派热闹繁忙的景像。

    汽车顺着村道通过了小桥,渐渐驶进严小开以前曾买过东西的那间小卖铺。

    小卖铺的店门前,一群小孩正在对一个疯子不停的唾骂,驱赶,并扔小石子,而那个风韵犹存的老板娘正倚在门边,一边磕着瓜子儿,一边饶有兴趣的看着眼前的一幕。

    坐在车上的严小开顺着她的目光看去,发现她正看着那个疯子,确切的说是看那疯子的裆部。

    严小开起初有些纳闷,仔细的看看那疯子之后才明白老板娘在看什么。

    原来那疯子虽然油头垢面,一件破烂陈旧的灰衬衣搭拉着一个扣子挂在身上,但衣间泄露出来的肌肤除了黝黑还透着结实。不过吸引老板娘目光的并不是他上身的肌肉,而是他的下身。

    这疯子光着腚?

    不,疯子穿着一条裤子,但这裤子不知道是从哪个垃圾堆里捡来的,破烂也就罢了,还十分的宽厚肥大,明显不适合这疯子穿着,所以穿上去后只能卡在两边的髋骨上,使得脐部以下的地方几乎完全暴露在空气中,虽然不至于露械,但也露出了不少胡子,疯子又没穿内裤,所以胡子下面就是若隐若现的某个东西,而且十分的肥大粗壮。

    “呸!老不羞!”

    一声啐骂从严小开的身旁传来,显然尚欣也发现了老板娘在看什么!

    严小开并没有太过在意眼前的一幕,目光匆匆的扫过便转往别处,可是看了又看始终都没发现上官云尘的影子,只好将车停到了小卖铺前,走下车去想借买东西茬儿打听点情况。

    老板娘一看见他,立即就笑了起来,“小伙子,又来走亲戚啊!”

    严小开讶然的道:“老板娘,你认得我?”

    老板娘道:“你长得那么帅气,我怎么能不认得呢!”

    严小开心说我确实挺帅的,这一点不用你说,大家都知道的,可如果不是我上次花了五十块只卖了十来块钱东西,你会记住我呢?但表面上还是笑道:“老板娘你真厉害,我帅得这么低调都被你发现了!”

    老板娘听得咯咯直笑,硕大的胸部因此涌起阵阵波涛。

    严小开进了店里后,拿了两瓶矿泉水,又要了包芙蓉王,把东西放到柜台前的时候,无话找话的指着外面的疯子道:“老板娘,哪里来的疯子?”

    老板娘摇头道:“不知道,前天中午的时候突然走来的,来了之后就一直呆在我这里不肯走了!”

    严小开笑道:“他该不会是看上老板娘了吧!”

    老板娘佯装羞恼的横他一眼,“什么呀?这摆明了是被那些管公路的人给扔进村子里来的。”

    严小开不解的问:“管公路的为什么要把这样的扔进村子来?”

    老板娘轻点一下他的脑壳,嗔道:“你笨呀,这样的疯子要是在公路上乱窜,出了车祸,那些管路的人可是要负责的,最起麻安全奖金就没了。”

    严小开恍然大悟,“还有这样的事情!”

    老板娘见怪不怪的道:“这有什么稀罕的,一年下来,我们这村怎么不得来两三个这样神经不正常的。”

    严小开道:“那你们怎么处理呢?”

    老板娘道:“不给他吃不给他喝,逗留个三五天,他就自个儿走了!”

    严小开心里微寒,目光不由得又看了那疯子一眼。

    老板娘将严小开的水和烟都装进一个袋子后问:“还要别的吗?”

    严小开摇摇头,掏出了钱包,只是往钱包里一看,不由得一阵悲哀,钱包里没有五十的了,只有一百的,但为了多问几句有用的,这就抽出一张递了过去,“给,不用找了!”

    老板娘听了一阵眉开眼笑,表面上还假惺惺的道:“那怎么行,我找你钱,找你钱吧!”

    严小开摇头道:“不用找了!老板娘,我向你打听个事儿呗!”

    老板娘道:“你说,我保证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严小开伸手指了指村中的那栋粉色小别墅,“那家的女主人,现在怎么样了?”

    老板娘立即警惕的问:“你打听这个干嘛?”

    严小开作出一副不好意思,扭扭捏捏的模样。

    老板娘阅人无线,早就阅出了经验,一看他这样的表情神态,立即就恍然明白了过来,“我又记起来了,你上次来的时候,好像也是问那个阿娇的事情,小伙子,你该不会是看上那个狐狸精了吧?”

    严小开赶紧作出更不好意思的表情,为了将戏演得逼真一点,甚至还挤出一丝内气涌到脸上,使得一张脸变得通红,但表面还是摇头道:“没,没有!”

    “瞧你,脸都红了,还死不承认呢!”老板娘笑了一下,随即又严肃起来,“小伙子,可别怪大姐我没提醒你,那个女人可不是什么正经女人,你还是别沾上她的好!”

    严小开仿佛被吓了一跳,忙问道:“她怎么不正经了?我觉着她挺好的啊!”

    老板娘叹气道:“看来你也被她表面的正经秀气给骗了,那女人啊,骚着哩,自从她男人出车祸过世之后,她都不知道被多少男人睡过了!那个话怎么说来着,一点朱唇万人偿偿,夜夜都做新娘哩!”

    严小开立即作出生气的样子,“你,你骗人,她绝不是那样的人,我不许你诬蔑她!”

    老板娘冷哼道:“我诬蔑她?她是镇里那些干部的公用汽车,这在我们村又不是什么秘密,林业站的,工商所的,计生办的,经贸办的,还有上半年死掉的那个镇长,哪个不和她有一腿,她早就臭得烂大街了,我还用得着诬蔑她,切!”

    严小开仿佛被气得不行的样子,脸色胀红,浑身哆嗦的指着她道:“你,你……你给我找钱!”

    这话一出,老板娘傻眼了,祸出口出,多了几句嘴竟然就白白了不见七十一块钱,这可够她做一整天的了,心里懊悔得不行,但说出去的话就像嫁出去的姑娘,想收都收不回来,悻悻的拉开抽屉,一边找钱,一边道:“哼,可别怪我没告诉你,那女人已经外出大半月没回家了,说不定是染了什么脏病去省城治了呢!你要沾上他,迟早也会落得像杜大同和林茂光一样的下场。”

    严小开疑惑的问:“林茂光是谁?”

    老板娘却理也不理,将零钱一把塞进他手里,然后就往外撵他,“滚滚滚,再不做你的生意了。好眉好貌的,偏偏看上一个鸡都不如的女人。”

    严小开只好拿着钱出去了,不过走出门才两步,又折了回去,扔下十块钱,拿了一袋即食面包走了出去。

    那袋面包只要五块钱,平空又赚了五块,老板娘正要高兴,却见走出去的严小开竟然将面包扔给了那疯子,立即火冒三丈的追了出去,“哎哎,你个缺德鬼,你给他东西吃干嘛啊,他要赖着不走,我可找你啊!”

    严小开则坏笑着上了车,一溜烟的走了。

    车子驶出响水村的时候,严小开脸上的笑意早就消失了,变得有些凝重。

    一直坐在车里,也一直没有说话的尚欣终于开了口,忧心忡忡的问道:“阿大,你那个朋友真的失踪了?”

    严小开摇头,“没有!”

    尚欣道:“那他在哪儿?”

    严小开道:“刚才你不是看见他了吗?”

    尚欣茫然的道:“我看见他了?什么时候?”

    严小开道:“小卖铺门前啊!”

    尚欣仔细的回忆一下,然后愣愣的摇头道:“没有啊!”

    严小开道:“你再好好想一想!”

    尚欣努力的想了又想,仍是摇头道:“真的没有!”

    严小开叹口气,提醒道:“蠢妮子,你不觉得那个疯子很眼熟吗?!”

    “啊?”尚欣睁大了眼睛,吃惊得不行的道:“那个疯子就是你朋友假扮的?”

    严小开道:“要不然你以为在这种打个屁都会被人围观的小山村里,他一个外地人能有什么办法光明正大的潜伏下来呢?”

    尚欣细想一下,不由得连连颌首,除了这个办法外,还真的没有别的办法了,想到他那个朋友为了扮疯子,连胡子都露了一小截,不由同情的道:“那可真是难为他了!”

    严小开叹气道:“不过可惜,他这几天受的苦恐怕是白搭了!”

    尚欣道:“怎么说?”

    严小开道:“因为那个阿娇已经离开半个月了!”

    尚欣道:“你怎么知道的?”

    严小开道:“从那个老板娘那里问来的。”

    尚欣道:“我说你怎么和那个老女人眉来眼去打情骂俏的呢,原来是套人家的情报去了。”

    严小开苦笑道:“我在你眼里,口味就那么重吗?”

    尚欣道:“你口味重不重我不知道,我只知道四十岁以下,十六岁以上,只要白给,你通通都照单全收!”

    严小开有些气愤的道:“你……”

    尚欣问道:“你想婞姨吗?”

    严小开下意识的道:“想啊!”

    尚欣突地又摆出个柔情万种,风骚至极的神态,“今晚上来我的房间,我给你留门好吗?”

    严小开情不自禁的咽了口唾沫,犹一下道:“那怎么好意思……不过我得等我爸妈睡了才能过去……”

    尚欣立即就变了脸,冷笑不绝的道:“瞧,我说错你了吗?”

    严小开:“……”

    过了一阵,尚欣伸手推他一把道:“快说,除了这个还问到什么了?”

    严小开道:“那个阿娇在走之前,好像还弄死了两个人,其中一个是之前的镇长,另一个……我得问问。”

    这样说着,严小开掏出了电话,打给了毕运涛的父亲毕声远,“叔,我是开子,我想问你一下,你知道林茂光是谁吗?”

    毕声远道:“林茂光?不就是镇林业站的站长嘛!”

    严小开道:“他死了吗?”

    毕声远道:“死了啊,你怎么知道的,就这两个月的事情。”

    严小开眉头一挑,忙问道:“怎么死的?”

    毕声远道:“听说是睡觉睡得好好的,突然就死了,但到底是怎样,我也不是很清楚。”

    严小开又说了那么几句,然后就挂断了电话。

    他的电话还没收起,尚欣便问:“阿大,什么情况?”

    严小开道:“两个都死得莫名其妙,我隐隐觉得这两人的死和这个阿娇有关。但这也只是我的一种猜测。”

    尚欣道:“那咱们现在怎么办?”

    严小开沉吟一下道:“先回去,晚上再来。”

    尚欣道:“晚上来干嘛?”

    严小开指指周围,“你不觉得这儿山清水秀,很适合野战吗?”

    尚欣白眼连翻:“……”(未完待续)如果你觉得本站不错,请记得点击左边的分享哦,度娘小说网有你们的支持会做的更好。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