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身特工 第五百二十二章 将别的备用儿媳都替掉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近身特工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一秒钟记住度娘小说网www.duniangxiaoshuo.com    秦盈不是个风骚浪荡的女人,对于情事,很多时候都是被动的。

    只是这一次,她听到严小开要奖励她的时候,立即就反身压到了他的身上,伸手去扒他的衣服。

    严小开被吓了一跳,他确实是想要奖励她,但绝不是现在,因为现在外面不但自己的一班亲朋戚友在,就连父母也在,当着这么多人,他哪敢随便撒野呢?

    所以看着情意迷离,对他上下其手的秦盈,他有种心惊肉跳的感觉,无力的拒绝道:“不,秦盈……”

    秦盈停了一下,“怎么?你不是说要奖励我吗?”

    严小开道:“是要奖励你,但……不是现在!”

    秦盈却仿佛故意似的,继续去解他的纽扣与腰带,“可是我现在就要奖励!”

    这娘们一般不发疯,但疯起来却是很可怕的,严小开深知她的禀性,所以赶忙的求饶道:“秦盈,你不要这样……我爸妈还在外面呢!”

    秦盈道:“在外面又怎么了?”

    严小开吱唔道:“被他们知道,不好的!”

    秦盈哼道:“我要是给他们生个大胖孙子,你看他们说好不好!”

    严小开道:“可你……不是上环了吗?”

    秦盈道:“我带着不适应,又取了!”

    严小开:“……”

    秦盈道:“快来,你不要给我奖励香肠吗?我现在就要!”

    严小开哭笑不得,“姑奶奶,我求你了,现在真的不能,他们还在外面等我们出去呢!等晚上,晚上好不好!”

    秦盈任性的道:“我偏不!”

    严小开软瘫瘫了,实在没办法的他脸沉下来,“你不听话,我揍你了!”

    秦盈道:“你敢?”

    严小开二话不说,伸手将她牛仔裤上的钮扣一解,然后将她反身摁到了床上,伸手在裤沿上一扒拉,连着长裤和内裤一起拉了下去,露出了她雪白翘挺的臀部,然后大巴掌就落了下去。

    “啪!啪!啪!”连打了三下,不是很重,但也不轻!

    挨了打之后,秦盈果然老实了,趴在床上一动也不动。

    严小开微松一口气,轻推了她一下,却见她将死的一动不动,这就将她扳过来,却发现她的眼眶红了,泪水在眼眶里打转,一双美眸幽怨的看着自己。

    严小开心虚的不敢直视她的目光,低声道:“那个……我不是有心要打你的。”

    秦盈道:“可你是故意的!”

    严小开无语,伸手想将她春光尽露的下身衣裤整理好。

    秦盈却一把拍开他的手,“少假惺惺的。”

    在她整理好衣裤从床上坐起来的时候,严小开轻揽着她的香肩道:“好了,不闹了好不好,外面好多亲戚朋友在呢,你也不想看我的笑话是吧?”

    秦盈娇蛮的道:“他们看你的笑话,和我有什么关系!”

    严小开笑笑,“你现在不是我的女人了吗?他们看我的笑话,怎么和你没关系!”

    秦盈幽怨无比的道:“你也知道我是你的女人?你还知道我是你的女人?从昨天接到你的电话开始,我就一直不停的忙活,给你去准备这个,准备那个,好容易给你置办齐全了,给你送过来,你不但没给我说一句好话,你还打我?”

    严小开也觉得自己有点儿过份了,这就低声道:“秦盈,我错了,好吗?”

    秦盈仍是幽怨不止的道:“严小开,你问良心一句,你的那些个女人,有谁能像我对你这么好的,不但连嫁妆都送给了你,连人也给你送了过来,却不要求你给什么。”

    严小开道:“这次的事情,我真的很感激你,回到深城之后,我一定会好好补偿你好吗?”

    秦盈冷笑着问:“怎么?打完了斋就不要和尚了?这就要撵我回去?”

    严小开忙摇头,“当然不是,你喜欢留下来的话,你就留下来,留多久都没关系,只要你有时间。”

    秦盈道:“我怎么没时间,我现在什么都没有,就是有时间。”

    严小开:“呃?”

    秦盈道:“你不是说,为了我的安全着想,让我以后更低调,更谨慎些吗?”

    严小开道:“是啊!”

    秦盈道:“所以这些日子,我请了不少的人手,将能放手的事情都放手了。”

    严小开道:“这样行吗?”

    秦盈道:“怎么不行,二十一世纪,什么都缺,就是不缺人才。只要花得起钱,什么样的精英管理请不到呢?”

    严小开道:“说得也是!”

    秦盈伸了伸懒腰,从床上下来道:“所以我现在什么都没有,就是有时间,难得来一趟这样山清水秀的乡下,我得放松心情,好好的玩玩。”

    严小开道:“那家私城与回收项目的事情呢?”

    秦盈走到窗前,打开窗户,一边眺望着远处的山色,一边道:“家私城那边都已经安排好了,还能有什么事?至于回收项目,你那个七妹很有能力,不夸张的说和我都有得一拼,有道是一山不能容二虎,除非一公和一母,可我们两个都是母的,所以我给她调拨了一个团队,交由她指挥,然后我就不再理会了!”

    严小开汗了一下,然后问道:“不会有问题吧?”

    秦盈道:“能有什么问题?而且这也是我对七妹,或者对你们红兴社的一个考验,如果这个合作顺利,我将会和你们进行更多的合作。”

    严小开走过来,从背后揽住她,凑到她脸颊上轻吻一下道:“秦盈,谢谢你!”

    秦盈道:“谢什么?”

    严小开道:“这一切!”

    秦盈的脸上终于难得有了一点笑意,“少说漂亮话,真要谢我,这几天就带我好好的玩一下。从接管了外公的钱财后,我就一直不停的工作,从来没放松过。”

    严小开道:“好,我一定陪吃陪喝陪玩陪睡,让秦大小姐尽兴!”

    秦盈轻瞪他一眼,然后目光落到他的下面,“还说让我尽兴呢,刚才我才有那么点儿兴头,就被你给扫了!”

    严小开讪讪的道:“现在真不是时候,晚上好吗?晚上我一定粉身碎骨,死而后已的侍候你。”

    听到熟悉的“侍候”两字,秦盈的眼神突地亮了一下,“真的来侍候我?”

    严小开汗了一下,原本想说这个侍候不是那个侍候,不过为了暂时安抚她,决定还是晚上真正那个的时候才对她说明,于是点点头。

    两人在房间里卿卿我我的时候,外面厅堂里的一班亲戚朋友也在议论纷纷,猜测着这个女人的身份以及她跟侄子的关系,不过他们并不敢坐在客厅的红木沙发上,那可是价植好几千万的东西,要万一磕了碰了,他们可真的做一辈子都赔不起。

    严父与严母则站在边上,一边打量着豪华奢侈的新家,一边窃窃私语,时不时又担忧的看向那个房门紧闭的房间。

    雨女和尚欣见这儿没她们什么事,早就溜去养殖公司去看人家喂螃蟹去了。

    厅堂里正嗡嗡作响的时候,严小开和秦盈从房间里出来了。

    看见正主儿出来,众人不约而同的噤了声,就连严父严母也不例外。

    秦盈见大家的眼神直勾勾的看着自己,并没有感觉羞怯与尴尬,因为身为数不清多少企业的董事与老总,早已经习惯了别人的注目与仰视,所以落落大方的对大家道:“叔伯们怎么不坐呢?坐呀,不用客气的。”

    听这说话语气,众人又不免面面相觑,因为这听起来很有严家儿媳妇的派头啊!

    秦盈抬眼看看,发现桌上空空如也,这就走过来问严母,“妈……不,阿姨,我后面那一车卸下来的纸箱呢?”

    严母忙领着她到了一个房间门前,“秦小姐,纸箱全都放进这个房间了。””

    秦盈拉起严母的手道:“妈……呃,不,阿姨,真是对不起,你看我,老是叫错呢!不过我第一眼见你就感觉你跟我妈一样亲切,不,对我妈更亲切,所以……真是对不起啊,不过阿姨你别叫我秦小姐好不好?叫我小秦,或者阿盈就好!”

    秦盈高贵端庄,优雅大气,而且又会说话,哄得人一愣一愣的,严母差点儿就脱口而出道,喜欢的话就叫妈吧,可是当她想到郑佩琳和毕瑜的时候,心里又打了个突,只好改口道:“阿盈!”

    秦盈笑笑,这就拉着她进了房间,然后上前去将纸箱一个一个的打开,“阿姨,这是我给咱们家进新房摆酒席用的!”

    严母凑上去看看,不由吓得倒抽一口凉气,因为那一箱箱的,全是极为高档的烟酒,糖果,饼干……等等。

    严母喃喃的道:“这……”

    秦盈道:“妈……不,阿姨,你看看这些够不够?或者还缺了什么?我让人赶紧置办去。小开跟我说十六才开始摆酒,现在置办还来得及的。”

    严母抬眼看看房间里的三四十个大纸箱,不由得苦笑,这些东西别说是摆一场酒宴,就是摆十块酒宴都绰绰有余了啊!

    “够,够了,都有多了!阿盈,你怎么准备这么多的东西?”

    其实,严母最想问的是,你跟我儿子,到底是啥关系啊?

    秦盈笑道:“阿姨,喜事嘛,再多都不嫌多的。小开他是昨儿给我打电话的,我听说十六就要摆酒,时间上有点儿紧,所以就赶紧开始准备了,昨儿个一天,我跑了好多的地方,差点儿没把腿给跑断呢!”

    说起这个时间,严母也有同感的道:“可不是嘛,这日子是小开定的,确实太仓促了点儿,不过也幸亏阿盈你,要指望我家开子,这喜事就要变成别人的笑话了。”

    秦盈道:“对,阿姨,咱们家里头不管怎样都好,可绝对不能让外头的人看笑话。”

    严母极为赞同的连连点头,看秦盈的目光又顺眼了一些。

    秦盈接着道:“所以,阿姨,我有个事情跟你商量一下!”

    严母道:“你说,你说!”

    秦盈道:“那就是酒宴的事情,阿姨你看嘛,今儿个已经十四了,后天就是十六,如果是请人来家里做的话,要准备好多的东西,例如厨子,帮工,食材,桌椅……琐碎的东西不计其事,一场酒席下来,咱们可能真的会把腿跑断不可。”

    这个事情,也同样是严母揪心的,所以她先放下这女娃和自己儿子的关系不论,忙问道:“阿姨,那照你的意思呢?”

    秦盈道:“我觉得与及自己做,不如叫别人来做,把宴席交给一个大酒楼来办,菜肴,桌椅,甚至是服务员,都让他们全包!”

    严母愣了一下,迟疑的问:“这样……可以吗?”

    秦盈点头道:“可以的!绝对没问题。咱们家难得办一场喜事,要么不办,要办一定要办隆重喜庆一些。”

    一句话,说得严母又激动了,拉住她的手道:“阿盈,你这话真的说到我心坎上了,你不知道,过去的时候,从来没有人正眼看过咱们家,不过那会儿咱们家也确实是穷,直到开子有了出息,咱们家才慢慢好了起来,可是一些亲戚朋友,还是特瞧不起咱们家,所以这一次办喜事,我就是想借这个机会,给咱们家长个脸,正个名,告诉他们,咱们严泊恩家再不像过去那样了。所以这场喜事,一定要办隆重些,热闹些。”

    秦盈也连连点头,“那咱们就这样定了,把酒宴交给酒楼办。”

    严母还是有点儿不太明白,“阿盈,你的意思是说请亲戚朋友去大酒楼?”

    秦盈摇头,“不,咱们让酒楼来家里办。”

    严母道:“这样……人家肯吗?”

    秦盈笑道:“怎么不肯呢!”

    严母道:“可是,我们也不认识什么酒楼啊,这临时临急的,上哪联系呢?”

    秦盈又笑了,“这个好办,我打个电话就可以了。”

    严母疑问:“你有认识的酒楼?”

    秦盈摇头,“我自己经营着好几家的酒楼,其中有一家是专门做粤菜的,我通知一下,让他们今天准备好,明儿早上应该就能通通到位!”

    严母:“……”如果你觉得本站不错,请记得点击左边的分享哦,度娘小说网有你们的支持会做的更好。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