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身特工 第五百二十四章 夜探响水村(中)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近身特工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一秒钟记住度娘小说网www.duniangxiaoshuo.com    “哥,你太坑人了。”

    上官云尘一见到严小开,立即就抱怨起来,一把辛酸一把泪的道:“把我往这儿一扔就不理不管不闻不问了,你知道我这几天是怎么熬过来的吗?”

    “熬?”严小开就着月光仔细的看看他的脸色,“可是我怎么发现你双颊发红,脸色微润,面带桃花呢?这几天走桃花运了吧?”

    上官云尘愣了一下,然后十分吃惊的道:“哥,你这也能看得出来?”

    严小开笑笑,“要不然我怎么是你哥呢?快说说,在响水村有什么艳遇?”

    上官云尘看看站在摩托车旁的雨女,然后压低声音在严小开耳边道:“就是那个小卖铺的老板娘。”

    这下,轮到严小开吃惊了,“你把她给上了?”

    上官云尘苦闷的道:“是她把我给上了。”

    听到这么有意思的事情,严小开也不忙着进村了,而是恶趣味的道:“难怪我觉着那天她瞧你的眼神不是那么对劲呢,哎,赶紧说说,什么个情况?”

    上官云尘有些不太好意思的道:“那老板娘的老公在广城做包工头,长年累月不在家。”

    严小开道:“然后呢?”

    上官云尘道:“然后你也看到了,老板娘三十来岁,正是虎狼年纪。”

    严小开想起那老板娘的年纪与风韵,脸上浮起了笑意,“再然后呢?”

    上官云尘道:“那天我扮成疯子进了村,逗留在小卖铺门前的时候,她对我不闻不问,不撵我,也不给我吃的。我原以为会没什么事的,谁知道晚上的时候,她竟然很晚都不睡。”

    严小开道:“又然后呢?”

    上官云尘道:“小卖铺虽然早早的关了门,可是直到深夜,里面仍然有灯光,不但有灯光,而且有声音,我就有些好奇,凑到门缝上看了看。”

    严小开的胃口被吊起来了,忙问:“你看到了什么?”

    上官云尘道:“我看到她在那个!”

    严小开疑惑的问:“哪个?”

    上官云尘道:“就是自己那个……呗,而且还一边看着成人小电影。”

    三十如狼的年纪,老公又不在家,有需要是正常的,自己解决也是正常,只是一边看着小电影,一边解决,这女人也很有情调嘛!

    严小开表示理解的点点头,又问:“接着呢?”

    上官云尘义正词严的道:“哥,你知道的,我和你一样,都是个正直的人,对那些自甘堕落的女人是很鄙视的,所以我就在门缝外面,用批判的目光不停的盯着她,希望她悬崖勒马,不要再继续做这种道德败坏的事情……”

    严小开点点头,“你做得很对,这种女人必须批判,换了我也一样,那……又然后呢?”

    上官云尘道:“我可能是批判得太入迷了,不小心碰到了门板,发出了声音。”

    严小开道:“然后她听见了,就走了出来?”

    上官云尘点头。

    严小开道:“那你呢?跑了?还是躲起来?”

    上官云尘道:“哥,你是不是太瞧不起人了,像我这么光明磊落的人,会逃跑吗?”

    严小开道:“那你是看得脚发软,跑不动?”

    上官云尘摇头,“不是发软,是发麻,门板上面没有缝隙,只有下面才有,我必须蹲在那里才能看得到!”

    严小开理解的点点头,蹲得太久,脚麻了!

    “那她发现了你之后呢?”

    上官云尘道:“之后,我以为自己要倒霉了,肯定会被她用扫把撵走,最少也会被臭骂一顿。”

    严小开道:“结果呢?”

    上官云尘道:“结果她不但没骂我,也没撵我,而是生猛的将我拽了进去,然后……哥,你应该能猜到的。”

    严小开愕然半响,这样也行?这小子可是艳福不浅啊!

    好一阵,他才问道:“那女人不嫌你脏吗?”

    上官云尘道:“我为了成功的扮演流浪艺术家的角色,身上别的地方都搞得很脏,但那个地方却是狠不下心的,所以她将我的裤子扒下去看了一阵,就直接将我推倒了。哥,那老板娘还让我涨了不少姿势,要我给你详细说说不?”

    严小开寒了下,摆手道:“这个就不用了吧,我知道你这几天在响水村很享福就行了!”

    上官云尘苦笑道:“哥,我这哪里享福啊,是做苦力,是遭罪,那女人把我能当成一个工具似的,用完了就扔,而且不给我吃,不给我喝。这几天下来,我都瘦一大圈了!”

    严小开上下左右打量一下他,“没有啊,我反倒觉得你胖了。”

    两人扯了一大通这些不等吃不等喝的事情之后,这才终于话归正题,严小开道:“潜伏了这几天,了解到什么情况没?”

    上官云尘点头,“有一些!”

    严小开道:“赶紧说说!”

    上官云尘道:“这个女人名字叫做朱美娇,二十五岁,是今年初的时候嫁到响水村的。她嫁的是村里一个跑农用运输的鳏夫,叫做许强,四十四岁。不过她嫁过来不到一个星期,许强的母亲就病死了,然后过了一个月许强也在跑运输的时候出了车祸,当场就死了。关于她的传闻,有各种版本,但有一个比较靠谱的,那就是她因为丈夫的死亡赔偿问题,数度和镇政府交涉,一来二去就认识了镇政府的不少官员,然后再一来二去就有了不少的姘头,有人说,凡是镇政府下属机构的部门头头,差不多都和她有染,更有人说,自从许强死后,她家夜里从来不缺少访客,最多的时候,一天夜里曾先后陆续来了六拨人,有的甚至还是两个结伴一起来的。除了镇上,村里个别有权有势有钱的也和她不清不楚,说她是公共汽车,这并不是夸张的事情。”

    严小开叹道:“这个阿娇倒是好胃口啊,瞧这样子是来者不拒呢!”

    上官云尘道:“是啊,一个女人竟然将这么多男人收罗在她的石榴裙下,我也相当的佩服。这个女人,绝对不简单喃!”

    严小开道:“那这几天,你有见过她吗?”

    上官云尘摇头,叹息道:“我们好像来晚了一步,她在我们来之前,就离开好几天了。”

    严小开道:“去了哪里知道吗?”

    上官云尘道:“有的说是去城里走亲戚,有的说是去旅游,有的说是去治病,有的……反正怎么说的都有,就是没有人知道她确切的去处。而且她的那些姘头仿佛也不知道她出门了,每天夜里,仍有男人或开着小车,或开着摩托车前来她家。”

    严小开沉吟一下后又问:“你进过她家没有?”

    上官云尘摇头,“原本我打算今晚去她家探探情况的,可是上午的时候,看到你给我打暗号,我只能是等和你碰头了再说。”

    严小开道:“那咱们现在就去她家看看!”

    上官云尘点头。

    严小开将西门耀铭那辆摩托车推进了路边的竹林里,然后对雨女耳语几句,雨女就刷地一下在黑暗中隐没了身影。

    两人徒步走进村子,边走边小声的交流。

    严小开道:“上官,你觉得朱美娇是离开了,还是暂时出门了?”

    上官云尘道:“这个,不好说,她的离开好像没有半点儿预兆,突然就走了,而且好像没告诉任别人,要不然她的那些姘头也不会仍然三更半夜的跑来找她了。”

    严小开道:“那她家除了她之外,还有别人吗?”

    上官云尘道:“没有!”

    严小开道:“你确定?”

    上官云尘遥遥一指前面的小别墅,“有人的话,晚上肯定会开灯的,可是我来了几天,那儿夜里一直是黑灯瞎火的。”

    严小开也感觉有道理,终于不再说什么。

    两人趁着夜色加快了脚步,渐渐的靠近了朱美娇家的小别墅。

    抵达院门前的时候,上官云尘道:“哥,我觉得我们还是走后门比较好一点。”

    严小开道:“为什么?”

    上官云尘道:“因为我喜欢走后门,这几天我和老板娘……”

    严小开汗了一下,摆手道:“不用说那么多的,只要你喜欢,这一点就足够了!”

    两人绕到后院,互顾一眼后,这就很有默契的一跃而起,一下就跳到了围墙上面。

    两人伏低身形,警惕的向院内张望,四周静悄悄的,没有狗,也没有人。

    上官云尘见没有什么状况,这就往下跳。

    严小开看看他落脚的地方,有一些干草铺在上面,不过那干草上在月光下依稀有那么点反光,定睛一看,不由吓了一跳,赶紧的飞扑过去,在上官云尘将要落地的瞬间,一脚踢在他的身上。

    半空中的上官云尘因为这一踢,落地的位置就偏了一下,在他落到地上的时候,正要质问严小开,却听得“镪”的一声金属脆响,扭头看看,赫然发现自己的身侧,一个巨大的捕兽夹合了起来。

    上官云尘顿时被吓得脸色发白,因为刚才要不是严小开那一脚,这会儿他恐怕就要被捕兽夹给夹成两半了,心有余悸的他不由看向一旁的严小开……

    严小开将声音压得极低的道:“小心些,这房子给人布置过了。”

    上官云尘连连点头。

    两人凑到一起,仔细的查看院子,不看不知道,一看真的被吓一跳,因为类似的捕兽夹竟然不只一个,而是足有七八个,全都安在院墙往下跳的最佳落脚点上……如果你觉得本站不错,请记得点击左边的分享哦,度娘小说网有你们的支持会做的更好。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