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身特工 第五百三十五章 山穷水尽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近身特工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一秒钟记住度娘小说网www.duniangxiaoshuo.com

    烟雾还没从外面涌进来,严小开和雨女已经闻到了焦糊味。

    想要扒开堵塞在洞里面的泥土往外钻的话,明显已经来不及,因为雨女进来的时候足足划落六七米的泥土,两人这会儿往外扒的话,也许三分之一还没扒开,就被活活呛死了!

    那从雨女在泥土上方预留的空隙钻出去呢?这确实是可以的,但前提是脖子必须镶上钢圈,不怕刀剑侍候,否则人还没有完全钻出去,头已经被砍掉了!

    出去无门,后退无路,两人彻彻底底的陷入了绝境。

    雨女见状,不由连声苦叹道:“没想到,刚偿到做女人的快活滋味,马上就要死了。”

    严小开愧疚的道:“雨女,对不起,是我连累了你!”

    雨女摇头,脸上坚难的浮起一丝笑意道:“没关系,不求同生,只求同死,能够和主人做一对同命鸳鸯也挺好的,最少别的女人就没我这种福气!”

    严小开苦笑,这算哪门子的福气呢?

    雨女说着,又叹气道:“唯一可惜的是,不能和你再来一次?”

    严小开汗得不行,这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有心思想这个,不过想了想后道:“雨女,你真的想吗?”

    雨女点头,随后又叹气道:“可惜不够时间了啊,像主人这么持久耐战,恐怕还没到一半,咱们就被闷死了!”

    严小开摇摇头道:“别的愿望,我或许没办法帮到你,但这个愿望,我却是可以帮你实现的!”

    雨女:“哦?”

    严小伸出手道:“把你的剑给我!”

    雨女疑惑的抽出腰间的长剑递给了他。

    严小开接过之后,随手挥舞两下,内气一贯,一把软剑就坚硬无比!

    只见他扬起了长剑,对着洞底连连刺去,洞顶的泥土纷纷掉洞,不一会儿就堆了半人高。

    雨女更是不解的问:“主人,你在干嘛?”

    严小开没有回答,只是挥舞着长剑,不停的刺划着洞顶,待到泥土高过颈部之后,这就停了下来,然后扔下长剑,将落在下面的泥土不停往上拨起,最后竟然将通往外面的缝隙完完全全的堵死,不留一点空气进出。

    随着缝隙被堵死,洞中的并不多的昏暗光线消失了,洞里面变得漆黑一片!

    雨女害怕了起来,伸手摸到严小开的手,一下握坚道:“主人,你到底在干什么?”

    严小开道:“这样堵住的话,浓烟就进不来了!”

    雨女叫苦道:“浓烟是进不来了,可空气也同样不能进来,咱们迟早也会被闷死的啊!”

    严小开道:“你刚刚也听到了,那个不阴不阳的男人说这个洞已经挖了三十多米,咱们堵住了七八米的样子,还剩二十几米,虽然像你说的那样,咱们迟早也会被闷死,但也能够多活几个小时了,最起麻你想要再来一次的愿望是可以实现了。”

    雨女听了之后,没有再说什么了,只是放开了严小开的手。

    严小开没听到她回应,也看不见她,只能听到悉悉索索的声音,不由问道:“雨女,你在干嘛?”

    雨女道:“脱衣服呀!”

    严小开:“……”

    雨女在黑暗中道:“主人,你虽然说咱们还有好几个小时好活,可到底是三个小时,还是两个小时,又或是一个小时,谁也说不准,咱们还是抓紧时间吧。”

    严小开哭笑不得,从口袋中掏出没有信号的手机,然后打开手机中的“手电筒”,拍照用的闪光亮立即长亮了起来,照到雨女身上的时候,发现她已经脱了外衣,正伸手去解身上的粉红色胸罩。

    晕,动作要不要这么神速?赶着投胎也不用这么急吧!

    如果是以前,严小开一定会这样奚落她两句,可是现在这个时候,他却舍不得让这个甘愿陪自己付黄泉的有半点儿不开心,所以他伸出了手,拉着她的手道:“雨女,咱们往前面一点,找个比较干净或干燥一点的地方吧!”

    雨女点点头,握紧他的手,然后两人就借着手机的光亮缓缓往前走。

    走了约有二十来米之后,已经是山洞的尽头,可是山洞里都是泥土,微微带着潮湿,没有一处是干燥的。

    雨女轻轻松开严小开的手道:“主人,就在这儿吧,反正都是这样的地方!”

    严小开无奈的点了点头,扔下手里的长剑,这就将上衣脱下来,像刚才一样平摊到地上,然后又去脱裤子。

    在他脱衣服的时候,雨女也继续宽衣解带,而且十分迫不及待的样子,严小开的衣服还没有脱完,她已经脱得干干净净,一丝不挂了。

    看见她这个样子,悲愁中的严小开脸上难得浮起了一丝笑意,戏谑的道:“雨女,我一直都觉得自己是个猴急的人,没想到你比我还猴急呢!”

    雨女脸上红了红,随即叹气道:“那不是因为咱们马上就要死了吗?”

    严小开心中一阵揪紧,绝望的默默叹息,好一阵才问道:“要怎么来?”

    雨女想了一下道:“还是像刚才那样,你在下面,我在上面!”

    严小开只好躺了下去,摆好姿势等待着她。

    雨女拿起严小开放在一边的手机,想找首歌放放,让事情变得更浪漫更温馨更有情调一些,可是翻遍了他的手机,只找到一首歌——最炫民族风!

    汗得不行的雨女连连叹气,“主人,你真的是个很没品味的人哎!”

    严小开也知道自己确实没什么品味,脸浮讪色的道:“我一般很少去摆弄那种不等吃不等喝的东西。”

    雨女只好反过手机,让光线照着两人,然后找出自己的手机,放了一首歌曲,是张雨生的《大海》,但唱歌的却是个女生,而且用的是日语。

    在手机中女生柔柔的声线中,雨女轻轻的凑上来,送上樱红温润的红唇!

    严小开欣然受之,张嘴吻到了她的双唇上,随后粗长的舌头便涌起了她的嘴腔,去舔逗,纠缠她的丁香小舌。

    唇舌相交,悲壮又缠绵,忧伤又甜蜜。

    热吻未完,雨女已经轻轻的骑跨到严小开的身上,缠缠的沉坐了下去……

    当两人再一次合二为一的时候,雨女躲开了严小开的唇舌,长长的出一口气,柔声的道:“主人,我喜欢你在我身体里的感觉!”

    严小开道:“是什么样的感觉?”

    雨女沉吟了一下,仿佛在思考着怎么形容,只是一阵之后又摇头道:“说不出来,只是觉得很充实,很满足,很安全的样子。最起麻……这样的时候,你是不舍得对我发脾气的!”

    说到这个,严小开心里又浮起了愧疚,“如果早知道你连死都愿意陪着我一起,我是绝不会那样的对你的,因为我不舍得!”

    雨女的脸上浮起了柔美的笑意,“听到主人这样说,我真的好开心呢!”

    严小开也忍不住笑了笑,听着手机中传来似曾相识的女生声线,问道:“这声音有点耳熟呢,是谁唱的?”

    雨女道:“主人这样都听不出来吗?就是我呀!”

    严小开睁大眼睛,“你唱歌这么好听?”

    雨女欣喜的问:“好听吗?”

    严小开点头。

    雨女乐了,咯咯的笑起来。

    严小开道:“雨女,你唱歌这么好听,干嘛要加入暗门做杀手,去做个歌手,做个艺人不是更好吗?”

    雨女摇头,“我不知道,好像我有记忆的时候,我就在暗门,就跟着厣蝎了。”

    严小开道:“那你的父母呢?”

    雨女语气忧伤的道:“我没见过他们,厣蝎说我是孤儿,她捡到我的时候,我还在襁褓之中,被遗弃在大街上!”

    严小开问道:“那你身上有什么可以辩认东西,可以让你找到自己的亲生父母吗?”

    雨女摇头,“我没有问过厣蝎,因为我并不想找他们。”

    严小开道:“为什么?”

    雨女道:“他们既然将我抛弃了,我为什么还要去找他们?”

    严小开愣了一下,不知该说什么好了,想了想才问道:“那你在跟着我之前,是怎样生活的?”

    雨女道:“十八岁之前,我的生活就是学习,训练,考试,从忍者学员,到预备下忍,到下忍,再到中忍,上忍,最后是影。成为了影之后,厣蝎就再不管我了!”

    严小开疑惑的问:“我记得暗门不是分为什么三级二级一级门徒,然后是高级门徒,超级门徒,然后是顶级门徒这样来划分等级的吗?”

    雨女摇头道:“你说的只是排位等级,我说的是实力等级!另外,暗门是六大守护神成立的,六大守护神不但负有保护暗门的使命,同时也有驱驶它的权力,所以六大神护神是凌驾于暗门之上。正因为如此,六大守护神座下,最低级别的是超级门徒,然后是顶级门徒!”

    严小开问道:“再然后呢?”

    雨女道:“别的守护神座下怎么排位我不知道,我只知道厣蝎座下是一法三相五奴九将。”

    严小开惊讶的道:“也就是在你之上,还有更厉害的?”

    雨女点头,“当然,如果按照实力来说,我应该是排在三相之中的,但厣蝎比较照顾我,只是将我纳为五奴之中。”

    严小开把道:“把你的排位降低,还说照顾你?”

    雨女道:“主人你有所不知,实力越高,执行的刺杀任务级别越高,也越危险,她原本还想将我放在九将里面呢,不过因为我的实力摆在那里,只好将我纳入五奴,不过很多时候,执行任务的都是另外的四奴,我基本上是没有什么事干的,除了那次去香江,厣蝎以为这是一件很轻松的活,所以让我跟着去瞧热闹,谁知道最后师父冒出来了!”

    严小开道:“看来,厣蝎真的不是一般的疼你啊!”

    雨女点头,“她是我的第一个师父,但我一直将她当成是姐姐一样看待的。”

    严小开疑问:“为什么不是母亲呢?”

    雨女失笑道:“因为母亲太老了啊!她怎么看,都不像能生出我的样子!”

    严小开恍然,“那之后呢,你有跟厣蝎联系吗?”

    雨女点头,“我不是说你说过吗?我和她联系过的,我告诉她,另外四奴都死了,我不回暗门了!”

    严小开道:“她怎么说的?”

    雨女道:“她什么也没说!”

    严小开道:“什么都没说是什么意思?”

    雨女茫然的道:“我不知道,也许是默认了,也许是别的意思,反正我跟着你这么久,她没派人找过我!”

    严小开道:“她就这样放过你了?”

    雨女道:“也许吧!主人,咱们是不是说得太多了,你都……软了!”

    严小开:“……”如果你觉得本站不错,请记得点击左边的分享哦,度娘小说网有你们的支持会做的更好。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