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身特工 第五百四十五章 树林夜话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近身特工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一秒钟记住度娘小说网www.duniangxiaoshuo.com

    乡下农村,什么都不多,就是狗多。尤其是夜里,稍微有一点风吹草动,就能引起一通惊天动地的狂吠。

    为了避免引起过大的动静,严小开一等抵达响水村后,并没有继续驱车前行,将车藏到村口的一片竹林中后,这就陡步进了村。

    尽管此时只是夜里**点钟,但村中很多人家都已经熄灯睡觉,那小卖铺也已经关了门。

    那继续扮演“流浪艺术家”的上官云尘呢?

    是不是已经跟那如狼如虎的老板娘开始研究招式了?

    正想曹操呢?曹操马上就来了!

    三人还没有走到那间小卖铺之前,装扮成疯子的上官云尘突然就不知道从哪个角落里冒出来,将三人吓了一跳,尤其是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的尚欣,被是吓得够呛,像是被强暴了似的失声尖叫!

    严小开赶紧的捂住她的嘴,向她解释了一下。

    直到尚欣认出了这蓬头垢发,坦胸露背,整个疯子一样的人是上官云尘,这才稍稍平静下来。

    四人走到一处偏僻背人的角落,严小开这就将今天在山上发生的情况大致跟上官云尘说了一下。

    上官去尘听完之后问道:“哥,你觉得朱美娇还会回来?”

    严小开点头,“我是这样猜想的,她最少会回来收拾她的现金细软,然后再潜逃!”

    上官云尘伸手指了指朱美娇那栋黑灯瞎火的小别墅道:“可是我一直盯着她家,没有一点儿动静啊!”

    严小开摇头道:“现在这样风头火势,她就算回来,也绝不会让任何人知道的,所以你守在这里没有用。”

    上官云尘欢喜的道:“哥,你的意思是说我可以撤了?”

    严小开又摇头,“我的意思是说,你守在这个小卖铺是逮不着她,必须在通往她家地下室的那条地道入口的小树林里蹲守!”

    上官云尘恍然,恋恋不舍的看一眼门缝里还透出灯光的小卖铺,然后道:“我这就去!”

    严小开道:“我和你一起去。”

    尚欣忙问道:“那我和雨姐呢?”

    严小开道:“两个选择,你要么和雨女回车里等我们,要么就跟我们一起去蹲守。”

    尚欣想也不想的道:“我和你们一起去。我必须得见见那个叫什么娇的!”

    严小开知道她要见朱美娇的用意,无非就是要确定她的母亲到底是不是活着,又是不是这个神秘组织的成员。

    商量完毕后,四人这就悄悄的往朱美娇家后面的那片小树林走去。

    到达小树林,找到了那个地道入口,严小开决定先进去看看,确认一下朱美娇是否已经回来过。

    尚欣看见那个黑黝黝的地道入口,心里虽然有点害怕,但更多的还是兴奋,称自己也要跟着进去。

    严小开没有答应她,墅里面机关重重,稍为走错一步就可能万劫不复。他怎么可能让尚欣涉险。

    只是尚欣却固执无比,非要跟他一起进去不可。

    无奈之下,严小开只好带着她进去,但进去之前却再三警告她,眼看手勿动,而且必须紧跟着自己,半步也不能离开!

    留下上官云尘与雨女在外面潜伏后,他就带都着尚欣钻进了地道。

    到达那个保险箱后面的时候,严小开感觉没必要再往前行了,因为他已经几乎可以完全确定,朱美娇并没有回来过。

    上一次从这里出去的时候,他在这保险箱的后门上做了手脚,将一点透明的蜡封糊在保险箱的门缝上,表面上没有留下丝毫的痕迹,可如果有人进出,不管是从里面出去,还是从外面进来,要通过这扇门,蜡封势必就会破裂。这和门缝上塞纸片或头发丝是一样的道理,只是更隐秘,更有技术含量罢了。

    现在,蜡封原样不动的糊在那里,证明并没有人进出过。

    不过为了进一步确认,严小开还是将保险柜的后门打开来,看到那些现金和内存卡的全都在的时候,这才完全放心下来。

    朱美娇确实没有回来过,如果回来了,蜡封会破裂,这些值钱的东西也不可能还在的。

    在严小开关回保险箱的后门,准备将蜡封加热封回去,然后原路返回的时候,尚欣低声问道:“阿大,咱们不上去看看吗?”

    严小开摇摇头,给她解释了一下后道:“既然她没有回来,咱们还有必要上去看吗?”

    尚欣道:“很有必要!”

    严小开愣了下,“为什么?”

    尚欣想了想道:“因为我做过贼,想偿试一下登堂入室是什么感觉!”

    严小开汗得不行,“你这是来玩的,还是来逮人的?”

    尚欣撇着嘴撒娇道:“人家就是好奇,想上去看看嘛!”

    严小开没好气的道:“大小姐,好奇有时候不但会害死猫,也会杀死人的。这房子上面机关重重,我和上官的身手那么好,上次来的时候,都差点在这里死翘了呢!”

    尚欣低声喊道:“阿大~~”

    听着她嗲嗲的轻唤,严小开差点就心软的答应了,可是想到上面那些捕兽夹与及利箭弓弩,终于还是硬起心肠道:“别叫我,你想要找到这个女人,想知道答案的话,最好就听我的!”

    尚欣虽然不情愿,但终于还是什么都没再说。

    严小开用打火机将蜡封再次糊好后,这就带着尚欣退了出去。

    两人一从地道口出来,潜伏在外面的上官云尘与雨女立即双双出现,交换了一下情况后,潜伏又一次进行。

    上官云尘和雨女再次各自回到刚才的位置,严小开不放心尚欣,只好将她带在身边,潜伏在一处极为隐秘的草丛里。

    短暂的动静过后,小树林又一次恢复了原来的宁静。

    今夜的月光并不是很明亮,只有一层暗淡的银光洒在树林中,使得周围的一切都黑蒙蒙的,映得树木影影绰绰,偶有一阵风吹过,沙沙作响,使得氛围有些恐怖。

    在严小开身旁伏了约有几分钟那样子,尚欣就忍不住凑到他的耳边,将声音压得只剩下唇音的道:“阿大,我有点儿怕!”

    严小开失笑,就这点儿胆量,你也好意思来凑热闹?不过这样的时刻,他也不好取笑她,只是安慰道:“我们这么多人在,有什么好怕的。”

    尚欣道:“可是这里这么阴森,也不知道有没有坟墓鬼怪什么的……”

    她说话的时候,嘴唇几乎贴着严小开的耳朵,微热的芬芳气息阵阵袭来,弄得他有些发痒,这股痒意一直流进心里,转头看看,她的脸颊就近在咫尺,那清纯唯美的侧脸在这样的光线下显得愈发的诱人,让人有种要凑上去亲吻的冲动,不知是出于什么心态,严小开也转过头凑到她的耳边道:“这里虽然是个树林,但紧挨着人家,一般情况下是不会有什么坟墓的,不过也难说,有的人会把夭折了的小孩或者家畜什么的埋在后山树林中……”

    尚欣听得心里阵阵发紧,忍不住往严小开的身旁挪了挪,几乎整个人都挨到他的身上,“阿大,你别说了,我害怕。”

    被她贴体的一挨紧,严小开身心一震,一只手就忍不住扬了起来,轻轻的抚到她的肩背上,嘴上安慰的道:“不怕,不怕,有我大,不用害怕的。”

    感觉到他宽厚温热的大手,尚欣没有推拒,心里反倒感觉安全一些,所以又向她挪了挪。

    她的举动,变相的鼓励了严小开,大手往下顺势一抄,一把就揽住她的纤细柔软的腰肢。

    这下,尚欣终于感觉不是那么对劲了,张嘴想叫他放开自己,可又开不了口,想要伸手推开他,可是自己的手偏偏不太听使唤,最后只能这样被动的被他半搂半抱着。

    气氛,在阴森之中多了一些暧昧的味道。

    时间,在这种气氛中缓缓的溜走。

    两人相依相偎相拥中,时间久了,尚欣又觉得这样的感觉很好,最起麻自己不再那么害怕了,有风吹来的时候,也不再那么冷。

    她的感觉虽然不错,但严小开却感觉不好受,因为心里总是蠢蠢欲动,那只搂在她纤腰上的手,总有种往她的翘臀上探去的冲动。可是他又不敢放任自己,因为他不知道尚欣的底线到底在哪里,万一她承受不住,突然的失声叫起来,那自己不是糗大了。

    正在他心内犹豫挣扎的时候,尚欣突然幽幽的冒出一句,“阿大,其实你也挺坏的!”

    严小开心中一惊,“呃?”

    尚欣道:“你忘了吗?我们第一次住进深城大宅的那个晚上,我和你还有婞姨三个人一起睡。”

    严小开窘得不行,那只揽着她纤腰的手不但没敢往下摸,反倒有点想缩回来,心虚得不行的道:“那晚我什么都没做的!”

    尚欣伸手拧他一把,“还说什么都没做,我明明看到你摸婞姨来着。”

    严小开被闹了个大花脸,吱唔着道:“这个……你当时不是睡着了吗?”

    尚欣笑了起来,“看,不打自招了吧!我就知道你是个大色痞。”

    严小开这才意识到自己上了这小妖精的当,那天晚上她明明睡得跟猪一样的,别说自己摸了郝婞,就算自己和郝婞在她身旁大战,她都不可能知道。所以就赶紧翻供抵赖道:“不知道你在说什么。那晚我一下子就睡着了,睡着了发什么事情,我怎么可能知道,不过我记得天蒙蒙发亮的时候,好像不知道是谁拉了拉我的手,然后将我的手夹在……”

    尚欣心中一阵羞急,打断他道:“我,我那时在做梦。”

    严小开好笑的问:“做梦?”

    尚欣羞窘得不行,恼羞成怒的道:“不许说!再说我急了。”

    严小开哭笑不得,又是你自己先提起来的,不过这个时候明显不适合再和她讨论那晚的事情了,因为这小妖精已经羞得有点挂不住了,不过更关键的是,他已经听到树林外传来了一阵轻悄的脚步声……如果你觉得本站不错,请记得点击左边的分享哦,度娘小说网有你们的支持会做的更好。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