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身特工 第五百四十八章 溜得比兔子还快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近身特工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一秒钟记住度娘小说网www.duniangxiaoshuo.com

    严小开与尚欣及秦盈回到村的时候,已经是凌晨四点半钟了。

    远远的,严小开就看见自家的老屋还灯火通明,门前也隐约可见人影,车子开到门前,果然看见父母在里面忙碌着整理新居入伙仪式所需的东西。

    新居入伙,是一件喜事,也是一件麻烦事,因为礼节实在是太多了,首先要选一个黄道吉日中的某个时辰搬迁,在搬迁前要准备生鸡一担,一般要取双数,米、谷、酒、烟、茶、盐、糖合一担,寿头果、发糕合一担,每一担礼品都放一把玉桂叶和柏枝叶,玉桂表示发贵,柏枝象征添丁。米担要备一把算盘一杆秆,以及针线等物……

    正忙碌的准备这些东西的严母看见严小开进门,立即炸毛了,“严小开,你个小混蛋,一整宿的不归家,你野到哪儿去了?不知道今儿个是什么日子吗?”

    严小开吱唔着道:“妈,我去办事儿了!”

    他不应声还好,一应声严母就更是噼哩啪啦的连声质问道:“深更半夜的办事儿?办什么事?什么事能比你进新宅重要?”

    严小开没敢吭声了,只好求助似的看向秦盈。

    秦盈原本想上前说话的,可是看看严母的身后,最终什么都没说。

    严小开疑惑的抬眼看去,只见严母的身后站着一个熟悉又俏美的声音,那人赫然就是自己的青梅竹马——毕瑜!

    毕瑜眼神略带幽怨的看一眼严小开,然后就凑上前来对严母道:“婶,开子这不是回来了嘛,没耽误吉时,你就消消气,今儿个是大日子,不适合发脾气的。”

    被毕瑜温婉的这么一劝,严母终于稍稍止了火气,冲严小开喝道:“还愣着干嘛,还不赶紧去换一身行头。一会儿时辰就到了!”

    严小开看看时间,这才记起搬迁仪式举行的吉时是凌晨五点半,这个时间还是自己挑的呢,被朱美娇这事一搅,他都差点儿忘了,于是赶紧的进屋,回房间去换衣服了。

    毕瑜随后跟了进去,秦盈原本也想进去的,但为了不引起毕瑜的反感,终于还是留在外头。

    严小开进了房间后,看见毕瑜跟进来,忙问道:“姐,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毕瑜闷闷的道:“昨儿晚上,接了晓芯一起回的!”

    严小开瞧瞧她的神色,“姐,你怎么不太高兴的样子?”

    毕瑜横他一眼,埋怨的道:“这么大的事儿,你竟然不跟我说,要不是叔婶给我打电话,我都不知道呢!”

    严小开道:“那不是因为我知道你在忙着家私城开张的事情嘛!”

    毕瑜没好气的道:“我再忙能忙得过盈姐,她你都告诉了,你竟然不告诉我?”

    严小开忙道:“姐,不是这样的,我原本只是让秦盈给我送些新居入伙的家具,没想成她一来就赖着不走了!而且……”

    毕瑜追问道:“而且什么?”

    严小开抬眼左右看看,然后凑到她耳边低声道:“而且我回来,并不是为了新居入伙这事儿。我是回来执行任务的。”

    毕瑜愣了一下,“那你刚才……”

    严小开点点头:“我在追捕嫌疑人,上官他们还在那边蹲守着,如果天亮之后有什么消息,我还得马上赶过去。”

    毕瑜忙问道:“有危险吗?”

    严小开摇头,“危险什么的,我倒是不在乎,就是我爸妈这头不好交差,毕竟今儿个是我家的大喜日子!”

    毕瑜沉吟一下道:“那一会儿你要是真得走,我想办法给你打掩护。”

    严小开欢喜的点头,凑上去亲吻一下她粉嫩俏美的脸颊。

    毕瑜脸红了一下,紧张的回头看一眼栓上的门,然后赶紧将床头叠好的一条新裤子递给他,“赶紧换上吧!”

    严小开道:“这是?”

    毕瑜道:“我爸给你准备的。”

    严小开愣了一下,很快又明白过来,新居入伙的仪式中有一个规矩,那就是男主人必须换上一身由岳家送的新裤子。尽管严小开和毕瑜并没有成家,但在毕父眼里,严小开无疑就是他的准女婿,所以这裤子老早就给他准备好了。

    严小开这就当着毕瑜的面把自己身上那长裤子给脱了。

    毕瑜有些羞臊,差点忍不住背转过身去,但最终还是忍住了,嗔道:“晕死,你知不知羞呀?就不能背着我点儿!”

    严小开笑笑,“我身上哪个地方你没见过,还装模作样呢,那天晚上……”

    毕瑜忍羞不住,脸红耳赤的道:“你再说,再说我不理你了!”

    严小开笑得起劲了,“都老夫老妻了,还害臊呢!”

    毕瑜伸手使劲的拧他,“你还说,你还说!”

    两人闹了一会儿,换上了裤子后从房间里出来。

    这个时候,要准备的东西严父严母已经通通准备好了,时辰也已经到了。

    “啪啪啪啪……”随着鞭炮声响起,严晓芯挑着一担生鸡走在前头,严小开挑着米担跟在后面,严父则挑着另一担装有算盘,秤杆的箩筐跟在后面,然后是严母,再后面就是别的严属。

    然而让人有人些奇怪的是,毕瑜和秦盈竟然也跟在严母的后面。

    不过主人家都不说,别人也自然不好说什么,一行人就这样在不绝于耳的鞭炮声中从老屋走到了新宅。

    到了新宅,跨火盘,设供桌,上香,杀鸡宰鹅拜祖先,祭神灵,点煤油灯,贴红纸,切发羔,摆寿果……

    一系例的仪式结束之后,天已经大亮了,严家的人与秦盈找来的那些厨师服务员等也彻底的忙开了。

    到了九点钟,宾客们陆陆续续的到来。

    严小开原以为今儿个没他什么事的,可他家新居入伙,请了这么多亲朋戚友,哪能会没他的事儿呢,仅是招呼应酬就够他忙活的了。

    被父亲拉着这儿上几根烟,那儿敬几杯酒,叔呀伯呀哥呀姑呀婶啊姨啊姐的喊个不停,屋里屋外,几十上百圈的转下来,腿酸了,头晕了,嘴麻了,一张脸也笑得抽抽了。

    不过吃苦受累的却不只他,也不只严父严母严晓芯,还有毕瑜和秦盈,两女这一个上午,几乎是寸步不离的跟着严小开,他给客人敬酒,她们就给客人上茶,他给客人敬烟,她们就给客人拿糖果羔饼,最离奇的是,他管亲戚喊啥,她们就跟着喊啥。

    亲戚们很是纳闷,询问这两清新靓丽的女孩是严家什么人,这将严父严母严小开都问得有些尴尬,可是秦盈却落落大方的给众人介绍道:“我叫秦盈,是咱爸咱妈的干女儿,毕瑜是咱爸咱妈的未来儿媳妇。”

    这样一说,众人才释然。

    严小开抽了个空儿,感激的对秦盈悄声道:“谢谢。”

    秦盈冲她眨巴眨巴眼睛道:“谢我什么?”

    严小开横她一眼,轻声道:“明知故问!”

    秦盈笑了起来,“你可别太高兴,我只是今儿个将大妇的身份让给毕瑜罢了,将来鹿死谁手还不一定呢!”

    严小开知道她就是嘴硬,心里并不愿看自己笑话的,所以道:“反正就是谢谢了!”

    秦盈伸手轻抚着柳腰,风姿尽展的倚在门边道:“那好,你说怎么个谢我?”

    严小开左右看看,见没人注意他们,这就道:“今儿个晚上,你想让我怎么谢你就怎么谢你!”

    秦盈难得的脸红了一下,啐道:“呸,这算什么谢法,今天晚上我可没功夫搭理你,我和毕瑜说好了,晚上我跟她一块儿睡的。”

    严小开闻言心中微紧,“秦盈,你可别乱来啊!”

    秦盈白他一眼,“你有什么好担心的,就算乱来也不会怀孕。”

    严小开哭笑不得,看着秦盈远远的看向毕瑜那如狼似虎的目光,暗里又阵阵心惊肉跳,正待再警告他几句的时候,却听到父亲在那边喊道:“开子,开子,你西门大叔来了!”

    西门大叔,自然就是西门耀铭的父亲,严小开赶紧的迎上去招呼应酬。

    到了中午,总算是正式开席了,严小开这才总算有了暂时歇脚的机会,坐下来正喘气的功夫,手机响了起来。

    严小开拿出手机来看看,脸色微变一下,因为上面显示的是眼珠的号码,赶紧的拿着电话悄悄的走到后门接听起来,“喂,眼珠师姐。”

    眼珠也是个干脆果断的人,直接就道:“你让我监听的那个号码已经开机了,最新的一次位置是海源市蓝口镇。”

    严小开疑惑的问:“蓝口镇?怎么会是那儿呢?”

    眼珠没好气的道:“信号源显示在那儿就是那儿,我还会瞎编不成?”

    严小开想了想道:“那成,我这边立马彩取行动,你每隔一阵,就把向我汇报一下号码的最新位置。”

    挂断了电话后,严小开抬眼看看屋里屋外坐在席上的一班亲朋戚友,心里却感觉十分的为难,这样的场面,自己可以一走了之吗?

    正在他为难之际,一个声音在身侧响起,“小开,怎么了?”

    严小开回头看看,发现毕瑜和秦盈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走到自己的身旁。开口询问的正是毕瑜。

    严小开看了两女一眼,吱唔着道:“那个……我要出去。”

    两女微吃一惊,“现在!?”

    严小开点头,“事情很急,你们帮我想想办法,让我脱身。”

    毕瑜急道:“我们怎么帮你呀?这么多你的亲戚朋友都在,都等着你招呼呢!”

    秦盈也是一筹莫展,爱莫能助的看着严小开。

    正在这个时候,严父又在走廊那边喊道:“开子,干嘛呢?跟我去给你的叔伯们敬酒去。”

    听了这话,严小开心里更是着急,苦笑着答应着道:“等一下,马上就来。”

    为难得不行的时候,秦盈突地弹了个响指道:“有了!”

    你的环不是刚取掉么,这么快就有了?严小开正纳闷间,秦盈跑走了,不一会儿又走了回来,但手里已经多了一个装满了洋酒的透明大玻璃瓶,扬了扬酒瓶道:“一会儿你把这瓶酒喝下去之后,就装醉!”

    严小开苦笑道:“姑奶奶,这一瓶我要喝下去的话,还用得着装吗?当场就醉了!”

    秦盈白他一眼,拿了个杯子倒了一点儿给他,“你先偿一下再说!”

    严小开拿着酒瓶杯闻了一下,酒味浓郁扑鼻,胡疑的偿了一口,却发现淡而无味,而且还带着甜,显然这酒是假的,脸上顿时就浮起了笑意,冲秦盈一个劲儿的点头。

    秦盈又横他一眼道:“傻笑个什么劲儿呀,一会儿可记得装像一点,毕瑜,你借个茬儿,把车子开到村口去等他。”

    毕瑜点头,这就去拿车钥匙了。

    接着,严小开就跟着父亲去敬酒,秦盈则亦步亦趋的紧跟着他,喝完一杯给倒一杯。

    待得里里外外警完一通酒下来,严小开就脚步轻晃,摇摇欲醉了,为了装得更像一些,还逼了一口内气上脸,弄得自己脸红耳赤,装得比真醉了还要醉。

    回到自己那桌上刚坐下,这就“咣当”一下倒在了桌上,将众人吓了一跳。

    严父急问:“开子,你怎么了?”

    秦盈忙道:“爸,他可能喝醉了!”

    严母道:“他喝了多少?”

    秦盈扬了扬手中那个空空的大玻璃瓶,“不是很多,就这一大瓶!”。

    严母吃惊的道:“天啊,喝这么多,死老头子,你怎么不看着点儿子,你不知道他不能喝酒的吗?”

    严父冤枉的道:“我,我……顾不上他呀!”

    严母狠瞪他一眼,正要数落,秦盈赶紧的道:“妈,我扶他上楼休息去!”

    严母连连点头,“嗯,快去吧,这孩子,不会喝酒,还偏要逞能!”

    在严母的念叨中,秦盈将严小开扶上了楼。

    进了房间之后,房门才一关上,严小开就腾的一下站得笔直,然后一把搂过秦盈,在她的樱唇上狂吻了一通,吻得秦盈七荤八素还没回过魂来,严小开突地又放开了她,然后奔至窗边,一把拉开窗户就整个人飞扑了出去。

    “哎,你~~”秦盈大惊,赶紧的扑到窗边,却见后院空空荡荡的,哪还有他的人影……如果你觉得本站不错,请记得点击左边的分享哦,度娘小说网有你们的支持会做的更好。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