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身特工 第五百四十八章 杀人放火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近身特工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一秒钟记住度娘小说网www.duniangxiaoshuo.com

    将车子交给严小开的时候,毕瑜其实是很想跟着去的。

    不过她不是尚欣,也早过了蛮任性的年纪,何况她清楚自己去了也帮不了自己的男人什么忙,反倒会成为他的累赘,所以他只是叮嘱道:“小心些,注意安全,家里的事情你不用担心,我会和盈姐替你圆好场的!”

    严小开感激的看她一眼,“办完事,我会立即赶回来的!”

    车子驶出儒步村的时候,从倒后镜中看到依然站在那里目送自己远去的毕瑜,严小开心里是感觉温馨的。

    上一辈子,命运对自己有些不公,刚要大展拳脚就无疾而终,这一辈子,老天爷或许是有意弥补,让自己遇上一个又一个的好女人!

    既然有重来一次的机会,那就全力的去吧,绝不能辜负上苍的垂爱!

    严小开如此想了一下,这就掏出刚才陆陆续续震动了好几次的手机,查看起信息。

    信息,全部都是眼珠发来的,每一条信息都是那个可疑号码所在的最新位置。

    蓝口镇,蓝口大桥,土陂村,下江岭,秀星庙,下麻塘,云下岭……

    每隔一段时间,手机所在的位置就改变了,这证明手机正处于移动中,而且从速度来看,持有手机的人还驾着交通工具。

    从小在周边长大的严小开对整个东源县城十分的熟悉,尤其是附近几个镇的地形与路线,他倒着都能背出来。

    从手机信号一连串的位置变化中,他清楚的意识到,持有手机的人正从蓝口镇往这边赶来,而自己的前方,无疑就是黄村镇。

    这,是不是就意味着带着这个手机的朱美娇正前往黄村镇与张木新及张志怛接头呢?

    如此一想,严小开就加快了速度,驶出开铭路后,在蓝口镇通往黄村镇必经之路的叉路口找了个不起眼的位置将车停了下来,然后一边观察着前面来往的车辆,一边给上官云尘打电话。

    昨儿半夜将上官云尘与雨女扔在黄村镇之后,两人一直都没有给他电话或信息,尽管没有音信就代表着没有动静,但严小开还是想知道在黄村镇那边现在到底是个什么情况。

    电话很快就接通了,听到上官云尘的声音后,严小开立即就问道:“上官,那边现在什么情况?”

    上官云尘道:“没有情况!”

    严小开汗了一下,“没有情况是什么情况?”

    上官云尘道:“没有情况就是……嗯,雨小姐回来了,让她跟你说吧!”

    严小开道:“好!”

    雨女接过上官云尘递来的手机后,下车往外走了一段这才道:“主人,是我!”

    严小开忙道:“那两人怎么样了?”

    雨女道:“他们睡到将近十一点多的时候才起来的,然后在温泉酒店隔壁的饭店吃了一顿饭,吃过饭后回到了酒店,现在正在浴池里泡澡呢!”

    严小开道:“这其间他们有接听或打出电话吗?”

    雨女道:“没有!”

    严小开又问:“那有没有谈及朱美娇!”

    雨女又道:“没有!”

    严小开微微皱起眉头,“那他们有没有谈及什么可疑的人物。”

    雨女道:“有!”

    严小开忙问:“是谁?”

    雨女道:“他们说起一个叫大鬼光的人,不过说起他的时候,语气中有些许敬畏,虽然没有细说,但可以听得出,他们俩就是跟这个大鬼光混的!”

    严小开道:“除了这个人,还有其他吗?”

    雨女道:“没有了!”

    严小开道:“那他们谈论最多的是什么?”

    雨女沉吟了一下道:“……昨晚和那两个小姐所用的姿势,她们的反应,两人的时间长短。”

    严小开汗得不行,“那他们在醒来之后有没有和别人接触过?”

    雨女道:“酒店的服务员,饭店的服务员,对了,他们刚才去泡澡的时候又叫了两个小姐!”

    严小开疑惑的问:“昨晚那两个?”

    雨女道:“不是,又换了两!”

    严小开骂道:“这两个家伙倒是风流快活啊!有什么异常的情况吗?”

    雨女摇头道:“没有,他们带着小姐一进私人浴池,就开始**,然后就……我有点儿看不下去,这才退出来的。”

    严小开道:“这其中他们没有说什么话吗?”

    雨女道:“说的话虽不少,但没有一句正经的。”

    严小开道:“还有别的情况吗?”

    雨女道:“这就是全部情况了!”

    严小开道:“好吧!”

    雨女道:“主人,其实……”

    听见她吞吞吐吐的,严小开道:“有什么话直说无妨,你现在不仅仅是我的丫环,也是我的女人了!”

    雨女道:“主人,那我就说了啊!你听了可不许生气”

    严小开道:“说吧!我保证不生气!”

    雨女道:“主人,我觉得你的办案方式完全是错误的,仅仅只是两个无足轻重的小毛贼罢了,完全没有必要费力气这样监视跟踪的,昨晚在半路上,咱们就该直接将他们拿下,然后来个严刑逼供,只要手段够狠辣,不愁问不出朱美娇那个贱人的下落,以前暗门的人就是这样干的!”

    严小开刚才虽然保证了不生气,可听了这话还是忍不住有点儿郁闷,不过他并没有像以前那样黑着脸训她,而是语气平和婉转的道:“雨女,你说的也是一种办法不错,但明显不是最稳妥的办法,太野蛮,也太粗暴一些,而且有可能会打草惊蛇,弄巧成拙!这个神秘组织的案子,我查到现在,朱美娇可说是唯一剩下的一条线索,如果断了的话,那就前功尽弃了!”

    雨女半响才道:“好吧,主人你说怎样就怎样,我全听你的。”

    严小开道:“那你现在回去继续盯着他们,我也在半路上了!”

    雨女道:“在半路上?主人你家里今儿不是摆喜宴吗?这儿有我和上官就足够了!”

    严小开道:“那个很可能是朱美娇的手机号已经开机了,这会儿正往黄村镇方向移动,我想很可能就是朱美娇要和这两人接头了!你把这个情况和上官说说,让他做好准备。”

    雨女答应一声,挂断了电话。

    通话结束后,严小开打开手机信息,发现上面又多了十几条信息,全都是地理位置,而最后一条信息是五秒钟前发来的,手机信号源在在前方约一公里左右叫做山下桥的地方。

    严小开赶紧伏下来,运足目力往来路看去。

    约一分钟左右的样子,一辆桑搭纳从眼前经过,只是看清楚车上的人后,他又失望的错愕当场,因为车里面坐着的并不是朱美娇,而是一个男人。

    当车驶过之后,严小开又扭头往来路上看去,希望有第二辆车子出现,可是等了好一阵也没有别的车子经过,正在这时,眼珠又发来了一条信息,手机信号源在前方一个叫胡连布的地方,已经越过了自己的位置。

    这几分钟前后,仅仅只有有那一辆桑搭纳经过,毫无疑问,那个手机就在桑搭纳车上。

    只是,为什么不是朱美娇,而是个男人呢?

    严小开来不及多想,赶紧的发动车子,朝黄村镇驶去,追上了那辆桑搭纳之后,却并没有在后面尾随,而是超了过去,率先一步抵达黄村镇。

    到了黄村镇,他也没有第一时间与上官云尘会合,而是在靠近黄村温泉酒店附近的路口停了下来,然后拨通上官云尘的号码,“上官,注意一会儿驶进镇的一辆灰色桑搭纳,车牌号为粤P447XX,驾车的是一个男人,光头,年纪约三十五六岁左右。那个手机就在他身上。”

    上官云尘心里也浮起了严小开一样的疑惑,不过还是赶紧答应道:“收到!”

    不多久,桑搭纳驶到了镇上!

    不过这车上的光头男显然也不是一般的狡猾,他并没有将车驶进黄村温泉酒店,而是绕着它在周围转起圈来,显然是在观察有没有人跟踪或是可疑情况。

    严小开和上官云尘都是受过严格特训的特工,自然不可能被他发现踪迹。

    光头男确认没有什么异样之后,终于将车停了下来,不过他并没有进入酒店,而是掏出手机打电话。

    在他挂断电话后不足一分钟的样子,严小开的车侧轻响了一下,扭头看看,发现雨女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出现在车旁,这就赶紧的弹开中控锁让她上来。

    雨女上车后立即道:“主人,那个叫张志恒的接了个电话,然后就打发走了两个小姐,回房间收拾东西,准备退房了。”

    严小开点点头,伸手指了指前面远处的那辆桑搭纳。

    雨女恍然明白过来,还待说什么的时候,严小开的手机震动了一下,还是眼珠发来的信息,不过这一次发来的并不是地理位置,而是一段通话录音。

    “……阿志,你叫上小新,到十里坡的那个红土树林里等我。”

    “现在吗?”

    “对,就是现在!”

    “那东西呢?”

    “东西也带上!”

    “好!”

    显然,这就是眼珠那边用技术手段监听到的手机通话内容!

    听完这段通话录音后,严小开立即发动车子,抢先一步驶向十里坡。同时将自己的动向通知了上官云尘,让他见机行事。

    车子驶到十里坡,严小开很快就找到了红土树林,让雨女将车开走后,他快速的进入了树林,然后攀上一颗大树潜藏了起来。

    过了约有十分钟那样子,张志恒与张木新首先驾着车进来了。

    看见他们进来,藏在树上的严小开掏出了手机,开始悄悄的摄像。

    他们进入树林之后,又过了近十分钟,那个狡猾的光头男才驾着桑搭纳出现。

    两车汇合后,三人相继下车。

    光头男首先问道:“东西呢?”

    张木新从他们那辆车的后备厢里拿出了一个大号登山袋,赫然就是昨晚他从朱美娇家的地下室带出来的那个。

    光头男人赶紧拉开拉链检查起来,清点了钱和储存卡的数目之后,这就冲两人点头道:“不错,这事儿你们办得很漂亮!”

    张木新和张志恒互顾一眼,脸上都浮起了兴奋的笑容。

    张志恒道:“老大,那我们那份呢?”

    张木新道:“对呀,老大,你之前说过的,这钱到手后,一分为三,我和志哥各占一分的。”

    光头男人笑了,伸手轻拍张木新的肩膀道:“放心,咱们是兄弟,我怎么会亏待你们。点钱,分摊吧!”

    两人喜出望外,这就赶紧的打开登山袋,将里面的钱一叠叠的掏出来,分作三堆。

    在张志新两人欢天喜地的数钱的时候,藏在树上的严小开感觉有点儿不对劲,因为这光头男人脸上虽然带着笑,可是一双眼睛里却泛起阴险之色。

    张志新道:“老大,这儿足足有一百多万,咱们三人分摊,每人可以分到将近四十万!”

    张志恒跟着道:“老大,你真厉害,下次有这样的活,记得一定要通知我们俩。”

    光头男哈哈大笑,轻拍着张志恒的肩膀,声音却突地一沉道:“没有下一次了!”

    张志恒愣了一下,还没发应过来,光头男已经迅速的从怀里掏出了一把装了消声器的手枪。“就!”的一声轻响,站在他面前的张志恒应声而倒,倒下去的时候额头上已经多了一个花生米大小的血洞。

    “大鬼光,我草你大爷,你过桥抽板……”一旁的张木新惊恐万状的叫骂起来,只是叫声未完,“就就”两声连响,他的身体也跟着倒了下去。

    叫做大鬼光的男人又继续开了两枪,确定两人都已双双断气后,这才道:“只不过是替我跑了一把腿,就想分掉我三分之二的钱?你们可真够傻的,带着这么天真的脑子竟然也好意思出来混社会,还是重新投胎换个脑子再跟我混吧!”

    跟两个小弟说完了最后的几句话后,大鬼光就将两人的尸体双双拖回到他们的车上,然后将钱通通又装回登山包提起来,放进了他自己车尾厢后,又从车尾厢里提出一个事先准备好的大铁罐,拧开盖子后,这就将铁罐内的液体直往车内的两具尸体淋去!

    随着液体淋上去,一股股刺鼻的汽油味从树林中弥漫开来。

    淋完之后,大鬼光就划着了打火机,点了根烟后,吞云吐雾一口,随手将打火机朝后一扔,“轰”的一声响,身后那辆车就剧烈燃烧了起来。

    大鬼光像电影里的发哥一样,咬着烟,头也不回的上了自己的桑搭纳扬长而去……如果你觉得本站不错,请记得点击左边的分享哦,度娘小说网有你们的支持会做的更好。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